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世说·女相gl 作者:欢喜莲(上)

字体:[ ]

文案:
 
     “世行饿鬼,见女貌娇,心性动之,以不食央女同归;女见鬼饿,叱鬼舍生,非天道为,以自死求鬼食之。”
 
青叶的王说,我有一兽 当出
 
自出者 为王
 
牵出者 为食
 
系出者 为器
 
王食器 当屠
 
为君者 国泰民安 垣市
 
为臣者 忠君护国 晏子鱼
 
为将者 生死沙场 林中月
 
为艺者 百世流芳 师流洇
 
为工者 千秋筑势 江心逐
 
为商者 南通北货 佘九钱
 
为医者 看尽生死 为民者 侧耳无心 
 
三教九流的人生,三教九流的主角,三教九流的随笔之事,三教九流的通画之卷,三教九流的饿鬼女相,三教九流的嬉笑怒骂,屠手一绘,快哉苦哉,皆由人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垣市,晏子鱼 ┃ 配角:林中月,师流洇,江心逐,佘九钱 ┃ 其它:
 
==================
 
  ☆、潜龙(一)
 
  临夏,天醒的早,可上了山,山上还是湿重重的,水雾一团团的绕在山涧峰峦,浓郁翠白,似是仙境。
  顾怀君扯了扯左手粘嗒嗒的袖子,对前面拿着树杈分着林丛的少女喊了一句,“喂,小郡主,还要走多久啊?天没亮就绑了我来,若是见不到你那大人物,我可告诉城主去,说你徇私枉法,拎了我们顾家小将军出城胡闹了哈!”
  “就你话多,腿脚还比不上我一个女儿家灵便!”
  少女回头,左手的树杈朝顾怀君虚晃地甩了一招,乌墨似小兔子的眼睛挑起了细长而英气的黛眉,远山也似。额头汗渍晶莹,细密地在弧廓的鼻头凝润了一滴水润,她伸手一点抹了过去,娇艳汗白的脸有着少女应有的细嫩,纤长的血丝透过薄嫩的肌肤,似乎就要滴出血来。
  顾怀君不屑地冷嗤了一声,“要不要脸?是谁说天太黑,走不动的!亏得我劳心劳力地背你上来,转身就翻脸!”
  “得了,小马儿少耍嘴皮子了,赶紧走!”
  少女一甩袖,火红的箭袖短衣撩开了雪白的内衬,灵动的兔子霎时就变成了小狐狸,尾巴一窜地溜进了绿翠的林丛中。
  顾怀君摇摇头,将马鞭插入黑色轻甲的腰带,一个纵身跃到了少女前面,张臂一拦,“好连华,这事儿蹊跷,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走了!”
  顾怀君一招突变,被称作连华的小郡主霎时也愣了神,继而眼眉一狠,枝杈一挥地打在了顾怀君未裹护甲的臂膀,雪白的衣衫沾了泥迹,显眼极了。
  “哎哟!你来真的啊!”顾怀君一跳脚,捂着肩膀委屈地瞅着连华郡主。
  “你都敢唤我封号了,还不算正经?”连华郡主又一树杈往顾怀君脚上打去。
  顾怀君连忙一个闪身闪开,侧步躲在连华郡主身后,歪了头凑近连华郡主耳际,“好连华,你也知道,我和你一样好奇心多嘛,否则也不会和你来了啊。”
  “乖乖正经儿走,我便告诉你。”
  连华郡主侧首睨了顾怀君一眼,那张放大的俊俏少年颜霎时薄上了一点儿羞红,却不退开地径直欺了前。
  连华郡主忽地勾了勾唇,眼眉儿一撩,指尖点在唇上,抵住了顾怀君欺近的唇,“我这张唇呢,第一个要亲的,定然是山上的人,你啊,排在老后面呢。”
  “这么说,我还有得排?”顾怀君扬眉一喜,一手握住连华郡主的手,激动的几欲跳起来。
  “好了好了,别疯了,快走!京里闹的事情大,我怕赶不上她就跑了,届时乱了局面可就不好了。”连华郡主拍了顾怀君额头一巴掌。
  顾怀君傻傻一笑,捂着额头蹲下身,“本小将就再委屈一下,再做一回马儿了。”
  “真是,给了一点儿甜头,你就上天了。”连华郡主一扔手中的树杈儿,往顾怀君背上一跳,贴着他的耳朵笑,“再不走快,我就拿了马鞭子抽你!”
  “走走走!”顾怀君稳住了连华郡主,拔腿就往上跑。
  这山真是高,两人又行了个把时辰,才到了山腰,眼见了一片不大的阔原,连华郡主拍了顾怀君的肩头,“顾家马儿停下,就到了。”
  顾怀君心有怀喜,一路也不觉得累,放下连华郡主,走到眼前的溪流,扯开领子捞了一把手凉了凉脸,回头道,“是顺着这溪流上去?”
  “是啊。”连华郡主甜甜一笑,“她挑的地方好,这玉峰山可不是谁都住的稳的。”
  “玉峰山?”顾怀君眉梢一挑,将腰间的汗巾取下,沾了水拧干了走来。
  接过顾怀君的汗巾,连华郡主擦了擦汗,“你日常窝在家里,若不是这次武试得了筹,叔父也不会放你出来。玉峰山是明州最灵气的一座山,山里灵人秒士不少,窜出去的土匪头儿也多,我跟母亲行军处事的早,也就见得多,明州往北,好些悍匪都是这山里出去的,剽悍的紧。”
  “既是彪悍,那你见的这人,该不会是个五大三粗的麻脸汉子?”
  “呸!你给我去亲个麻脸汉子去!”
  连华郡主将手中的汗巾丢过去,娇俏一横眼,背着手往前走,走了几步回头道,“若你也是个麻脸的粗汉子,你看我理不理你!”
  “还好,还好,我可没有麻子!”
  顾怀君轻俏一笑,汗巾塞回腰间,扯出了马鞭,“既然彪悍,你就该早说,我连剑都没佩上,权且拿马鞭儿使使了。”
  连华郡主等他凑前,才一并往前走,横他道,“你这鞭子,在她面前,连根指头都算不上。”
  “这般厉害?”顾怀君不信,“待会定要比试比试,好歹我也是正式拿了武试头名,名正言顺地做上小将军的,可算不得家世关系!”
  “你这是在损我了?”连华郡主一停步,“说得好似顾家也不是凭祖上庇佑的?”
  “没呢,没呢。”顾怀君连忙打哈哈,跳着步子往前退着走。
  “摔你个大跟头去!”连华郡主一笑,走上去,一挽他的手,把他给捋正了走。
  顾怀君轻轻笑,指尖勾住了连华反握住,“好了,快到了,你就正经说上一说,省得我待会失了礼,以后不大好见人。”
  “你也知道?”连华郡主轻笑,正经起来。
  “你还记得垣市长公主不?”
  “该不会是七岁时封了皇太女的长公主?”顾怀君皱了皱眉,“她不是自神武年初避出宫外了么?十年没有消息,怎就在这了?”
  “武帝起势,她当年是避往明州来的,我小时候见过她,她挺喜欢我的,可惜后来就没了消息。”连华郡主道,“去年我随母亲查了一桩案子,扯到后面竟和玉峰山有些关系,我便寻上来了,也合巧,她受伤,就托我办了一些事,就此我就和她常有了来往,只是不大敢告诉母亲的。”
  “城主自来无私,这事儿要是翻出来,你肯定讨不了好,当然该瞒着。”顾怀君想了想道,“去年!那不是……”
  “对!就是那件事儿!”
  连华郡主忽地幽幽看了一眼顾怀君,低道,“若是有一个人肯为我那般,我想我定然死也不会嫁给别人!”
  顾怀君尴尬,挠了挠头,“晏师那样的人,也只有长公主才能配得上了。”
  他刚说完,似是想到一件事,睁大了一双星眸道,“该不会前几次晏师出嫁,都是长公主出的手?”
  “应该是。”
  连华郡主叹了口气,“神武三年,光照二年,及至去年,光照九年,晏师三次出嫁,准夫婿皆是死在迎亲的路上。在场的人都说,来人女相,一袭青衫蒙面,眸似流星,身如惊鸿,杀人不过一剑之事,而后策马随走,竟也无人敢拦她。”
  “那她如何受伤?”顾怀君愁眉不解,“以她的身手与气势,谁敢拦她?”
  “不大清楚,有人说经历过两次之事,防备重重,她一路没寻到机会,直至拜天地时,她无视重重陷阱,于喜堂面前亲手杀了那准夫婿,而后一身血衣地从晏府中走出,几如鬼煞。”
  连华郡主敛了敛眸,轻道,“我见到她时,她卧床不起,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说句话都是艰难。我照顾她时,她口中时常胡乱叫着一个名字,像是小名儿。后来醒了,也时常坐在院中的鱼池前发呆,一动不动的竟能坐上一天去。”
  “这么说来,传闻中武帝和长公主当真是为了晏师而决裂?”顾怀君讶然,语气轻了起来,“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争一个女人?岂非有些可笑?”
  连华郡主突然屈指敲在了顾怀君头上。
  “你敲我作甚?”
  “女人怎么啦?我母亲和娘亲难道就不是女人啦?”连华郡主瞪着顾怀君,气道,“若非当年四国守着子生池水不放,我母亲也不会拼着命要建功立业迎娶娘亲!也不会有这明州的大半繁华!你如今白享了功勋后福!眨眼就忘了祖上的血汗?”
  顾怀君自知失言,不敢争辩,小声道,“我也不过随口说说,何况我也不是女人,不懂你们的心思,失口失言也是常理,你别怪我啦。”
  “哼!”连华郡主撒开顾怀君的手,自个儿气冲冲地往前走,“我也是女人,我也要和母亲一样守住明州,你若瞧不起女人,也别瞧上了我,趁早儿滚回去!”
  顾怀君见这丫头当真生了气,再也不敢说话,几个纵步追上去,一并钻入溪流源头深处,几个拐身便不见了。
  
 
  ☆、潜龙(二)
 
作者有话要说:  为何修改文名!体裁啥都不能修改了!郁闷啊!!!!
  两人沿着溪流上行,拐过一条两山狭径,入眼开阔起来,放眼一望,不大的小谷良田开拓,一顶小院顶着炊烟袅袅,隐归世外中也不失人间烟火。
  溪流在眼前放宽了身体,于眼前此景隔了一道天然屏障,唯有那一两人宽窄的小桥可过。
  连华郡主转身,扯着顾怀君的领子理了理,随手拍了几下他肩头的泥迹印子,见拍不大干净,也就不管了,闷声无言地上了桥。
  顾怀君自己也收身看了看,见确实没什么不礼之处,便将马鞭别在了后腰上,跟着上了桥。
  两人在走了一路,远远见了一名少女挑着水桶走来,见了连华郡主,颜上见喜,看似没怎么快,却不大时候就到了跟前儿。
  少女十五六岁,一双妙瞳狐疑地打量了一眼顾怀君,对连华郡主道,“郡主安好。”
  “折春,皇姐可在?”连华郡主笑笑,摆手示意折春不要放下水桶行礼了。
  “一大早就去莲池里倒腾泥鳅了,我去挑点儿水,烧热了好洗洗。”折春礼貌道。
  “好,那我自个儿去寻她。”连华郡主让开身,顾怀君也跟着让开。
  折春行了个简礼,便挑着水桶走了。
  “这丫头身手不错。”顾怀君低声道。
  连华没理他,他自讨了无趣,摸摸鼻子跟上了。
  连华郡主轻车熟路,一路轻快地走过了院门前,径直往后院绕去,转过檐角,入眼而见的先是自山上倾泻而下的流水清瀑,好似自山顶儿流下,可山后还有山,分明险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