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约 作者:裤宝

字体:[ ]

 
文案:
   时隔多年,旁人眼里的花心浪子阮慕自以为捂化了景菡这座冰山,却没料到对方比自己还徘徊不定,在她以为两人终于可以确定关系的时候,却换来景菡淡淡地一句:对不起,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跟你在一起;初次见面,薄婧便被沈沁摸得浑身发热,可就在气氛暧昧到不能自已的时候,她却偏偏不让薄婧吻下去,三番两次之后,薄婧终于忍不下去了:你看我像只想跟你玩玩吗?恨得咬牙切齿,她们却依然情不自禁地陷了进去。孽女王攻臂闷骚攻敦背景,纯八点档,真的,信我),与《暗示》剧情无衔接性,没看过完全不要紧。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业界精英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慕,景菡,薄婧,沈沁 ┃ 配角:苏苑,钟凝 ┃ 其它:
 
  ☆、第一章
 
  club,伦敦。
  晚上九点左右,对于club来说时间还尚早,但今天这里一早就挤了一些人,是为着今晚nouvellevague的伦敦巡演。
  离演出开始还有一阵,舞台上的乐器已经摆放好,而两侧的灯差不多暗了下来,只等暖场音乐放到结束的那一刻,便是夜晚真正的起、点。
  舞台边靠近前两排有位身材高挑的亚裔面孔女人,正搂着她身侧的女生,附耳跟她讲着话,音乐声并没有嘈杂到听不见的地步,她却一直环着对方的腰身,唇瓣几乎贴在对方耳边。
  “你是不是还闹别扭呢?”
  一道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苑眼眸微弯地看着钟凝,语调中满是宠溺的意味,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就真的那么不愿意陪我来看演出?”
  而一旁那位身着黑色裙子的女生好像有点害羞,她下意识便推了推苏苑,“没有,我只是对你非要来看前女友喜欢的乐队有点意见。”
  苏苑笑了笑,还没来得及低眸跟她说些什么,余光却隐约留意到钟凝背后的一个身影,那身影看起来熟悉极了,她怔了怔,细眉微微抬起,“laura?”
  钟凝注意到了她的视线,转过身也回眸望去,只见一个身形瘦高的女人站在自己身后,那人正准备从她们后面的人群中穿过,但因为苏苑刚刚的声音,她很快注意到了她们俩,便停下脚步。
  那被称做laura的女人长着一副亚洲人的面孔,柔软的黑色长发披在肩头,鼻梁挺拔,薄唇微微抿着,双眸间的眼神直直望过来,显得深邃极了。
  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薄衫,下身纤瘦的双腿被瘦腿牛仔包裹着,虽然光线不好,但隐约可以辨认那瘦削高挑的身材。
  可紧接着,钟凝不知为何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人似是一直提着件机车衣,灯光闪了闪,她左手小臂处的纹身恰好露了出来,格外显眼。
  那人直直地看着苏苑,过了几秒,她眸光缓缓又向苏苑怀中拥着的钟凝望去,双眸中随即泛起些深意,“……”好像苏苑跟钟凝的关系已经一目了然。
  她倒也没有开口调侃的兴趣,只是看着她们俩勾起薄唇道,“苏苑,我还以为你只听朋克来着。”
  “……”
  苏苑闻言便笑了笑,视线随即落在她小臂的纹身上,“你才让我意外,我都没想到你会来听新浪潮。”
  苏苑眼看对方不置可否地抿住薄唇,这才想起来给钟凝介绍,她稍微垂下双眸解释道,“抱歉,亲爱的我刚刚忘记了,这位是薄婧,或者你叫她laura也可以,她是意大利长大的华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去年进了巴克莱投行部。”
  她停了停,又看着薄婧说道,“她跟kate关系很好,很久之前一次朋友聚会认识的,你应该还记得kate是么?”
  钟凝当然记得了是苏苑的朋友,这个满脸写着‘生人勿进’的高冷女人,据说暗恋苏苑了很多年,曾经刚认识的时候差一点就要在一起,不过阴差阳错的还是没有成,但这场错过并没有让她断了这念头。
  最让钟凝无法接受的是,确定关系后,苏苑第一次带自己见朋友时竟直接给自己脸色看,还私下同苏苑说自己配不上她。
  想到这事钟凝便有点烦闷,但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听苏苑有些没把握的声音响起,她看着薄婧确认道,“我刚刚没讲错什么吧?”
  薄婧勾起唇瓣答道,“错误倒没什么,”她将视线投向钟凝,眸光幽深,“不过我父母都是大陆人,我出生是在新加坡,五岁才跟父母搬到意大利,所以严格来说也算不上什么意大利的华裔。”
  钟凝见她眸光望了过来,莫名有些脸红,“嗯……”
  苏苑点点头,将手揽上钟凝肩头,又向薄婧介绍道,“钟凝,你应该一直没见过,她最近刚被一家基金公司录取,应该会留在伦敦了。”
  薄婧一直看着钟凝,似乎对她并不陌生,“我听kate说你跟苏苑都是lse的,是吗?”她竟直接用中文跟钟凝交谈,没去管一旁的苏苑。
  钟凝怔了一下,她不知是因为薄婧竟然知道自己,还是因为那幽深的眼眸过于深邃,她只觉自己脸颊越来越红,“嗯,是……她读的金融数学,我读的banking”
  钟凝语调好像越来越害羞,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跟她之前是偶然认识的,然后……就在一起了。”
  其实照理说暗恋苏苑那么多年,又当着苏苑面说过自己配不上她,自己应该很讨厌面前这个所谓的kate的朋友才对,可每回看到对方眼睛的瞬间,钟凝都禁不住有点面红耳赤。
  “……”
  “其实一开始谈恋爱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好几次以为可能要分手了,结果最后决定留在伦敦……发生了很多事。”
  钟凝语速缓慢地解释着,因为涉及到很多私事,亦或是被薄婧深邃的眸光注视着,她又有些组织不好语言,到后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
  好在这时灯光又暗了些,薄婧很有颜色地指指右边,示意自己要去那里,“嗯,差不多要开始了,我去找我朋友,不打扰你们。”
  她最后看了两人一眼,朝钟凝勾唇笑笑。
  ……
  演出终于开始,整个舞台的灯光似乎变得更暗了,唯有两束光投向舞台中央,“……”人群中开始骚动,已经有人按耐不住地吹起口哨来,也有些不知内容的尖叫声。
  两个穿着性感的女主唱走到立式话筒前,稍微撩了撩发丝,便引起了在场观众的尖叫声,而接着,两位瘦高的法国男人拿着吉他上了台,分别坐在舞台两侧的稍暗处。
  “marc!!”
  “olivier!!”
  两个法国男人反倒引起了更大的欢呼声,他们向观众示意,很快,便专心开始了演奏,慵懒轻快的va风格响起,是一首改编自性枪手的《》
  而这个时候,钟凝还忍不住在往右边看,这时,薄婧已经穿过人群,走到整个舞台的最右侧了,“……”苏苑敏感地注意到她不安分的视线,勾上她的腰,低声问道,“我说,你在往哪儿看?”
  “……”
  钟凝脸一红,刚想解释,结果很快声音便被周围的尖叫声盖了过去,她咬住嘴唇,只好侧过身,红着脸勾上苏苑的脖子,害羞道,“我只是觉得她好像你。”
  苏苑闻言先是一怔,随即便觉得有点好笑,“你说什么?”她虽然觉得好笑,却不自觉下意识去找薄婧的身影。
  很快,她便在右侧人群中看到那格外出挑的面孔,薄婧正神情专注看着舞台,侧颜对着她们,恰好露出一点漂亮的轮廓,“……她哪里像我?”苏苑转回来时,依旧觉得那话有些莫名。
  钟凝想了想,却不知该怎么说,“……”
  但她又怕苏苑误会,便忙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我只是感觉,你们给人的感觉都蛮像的,都像是那种一路顺风顺水的,看起来特别……”
  她差点说出‘自信过度’这个词,赶紧咬住了自己舌根。
  所幸苏苑倒没特别介意这一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亲爱的,她可比我要顺风顺水。”
  钟凝觉得苏苑话中有话,刚想再附耳问些什么,却被苏苑打岔过了去,“好了,专心看演出,不要聊她了。”
 
  ☆、第二章
 
  整个club逐渐被带有法式浪漫的音乐声包围,在场不少观众都听得懂法语,她们有些提着酒瓶,或者优雅的高脚杯,跟着女主唱性感的腔调唱着,每一曲终了,都有小小的欢呼声与笑容。
  舞台右侧,一个朋克装扮的英国女生穿过人群,因为怕手里的酒瓶碰到人,一路道歉着,一直走到薄婧身后,而后拍了拍她的肩,很自然地搭上胳膊,看起来似乎跟她很熟。
  “给你,”
  她把一瓶酒递给薄婧,然后随意向周边望去,很快,她便“嗯?”了一声,似是看见了苏苑和钟凝的身影,那朋克女大声跟薄婧说道,“那不是苏苑和她女朋友吗,苏苑怎么会来看这个?”
  薄婧细眉皱着,握上她的手腕向上抬,示意她压到自己了。
  朋克女很快把手抽走,玩笑道,“你以后可要找个170以上的姑娘,不然你会天天嫌弃她。”
  薄婧嘴唇一弯,不置可否地道了声谢。
  而后,薄婧像是终于想起来刚才她的话,‘苏苑怎么会来看这个?’她漆黑的双眸向左偏了偏,又向苏苑和钟凝两人望去,“我刚刚已经过去跟她打过招呼了,苏苑,还有她女朋友。”
  那深邃的眸光落在钟凝柔和的侧颜上,薄婧似笑非笑地说道,“真没想到给我讲过很多次,原来她的新女友是这样的。”
  朋克女看着她,突然开口问道,“你不会当苏苑面说什么了吧?”
  薄婧闻言便扫了她一眼,挑眉道,“我在你眼里是那种口不择言的人吗?”她见朋克女很直接地点了点头,也没恼,只是眉眼弯了弯,“没错,那个小留学生当然比不上阮慕,不管从哪方面来讲。”
  “但她恐怕很难再遇到一个像阮慕那样的女人了,”
  薄婧抿了口酒,带着纹身的左臂抬起,“聪明、多情、奔放、懂得拿捏分寸,任何时候都能保持优雅……”她停了停,看着舞台勾唇笑道,“我如果是苏苑,恐怕这辈子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
  朋克女叹了口气,“可阮慕一年前就劈腿了。”
  “阮慕跟她整整交往了三年,”薄婧回头看对方,似是觉得有些可笑,“对于阮慕那种玩惯了的女人来说,这时间已经够长了,分手很正常,莫非苏苑还想跟她天长地久吗?”
  她又仰头喝了口酒,继续说道,“不过也好,反正经过这件事以后,苏苑大概也差不多想安定点了,钟凝看起来性格蛮可爱,应该会挺讨她喜欢。”
  “从苏苑想帮她找工作留下的传言就能看出来,不是吗?”薄婧慢悠悠地说完,停了停,丝毫没有为自己的直白掩饰的意思。
  这时,随着演出进行,周遭的声音越来越大,朋克女靠近了些,“你觉不觉得自己跟苏苑很像?”
  “……”
  她这句话刚出口,薄婧不出意料地冷笑了一声,“你说什么,我跟苏苑像吗,我跟她哪里像了?”
  “你不觉得吗?我一直觉得你们骨子里都特别骄傲。”
  朋克女看着她,好像因为薄婧一直没意识到这件事感到有点吃惊,“难道不是吗,只不过她隐藏的比较好,心里想的都不会直接说出来,你全写脸上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