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白养成记GL 作者:也行

字体:[ ]

 
文案:
某路痴咬着手指,表情要多纠结有多纠结:她怎么就跑错公司了呢?怎么就一步错、步步错,慢慢成了林冰山的囊中物呢?与此同时,某冰山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惦记上那个连路都不大认得的呆子,还把她拐上了床。最糟糕的是,被吃干抹净的居然是自己?!“不服气,一定要扳回一局”—叶不沾身,结果被新来的助教勾的丢了魂。从此,陆颜歆的生活天翻地覆陆颜歆觉得自己一开始就不该让景夏这只妖孽靠近,要不然怎么会发了疯,着了魔“糟糕,小歆歆有男朋友,不管了,抢过来”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清寒,纪宝,景夏,陆颜歆 ┃ 配角:宝妈,苏煜蘅,沈浩,于杨 ┃ 其它:萌
==================
 
  ☆、第1章 路痴癌晚期
 
  唔······好气派的会议室,比她家客厅还要大!
  纪宝咬着嘴唇,眼睛滴溜溜的绕着会议室转了好几圈。
  不是说“青莳”只是家小杂志社么?!办公大楼怎么会大的如此没天理?这个问题纪宝从踏进公司大门就开始考虑了。
  景夏的消息一点都不靠谱!
  纪宝撇撇嘴,望向对面正低着头翻看简历的人事部经理——沈浩。又再看了眼坐在角落里的女人。
  女人眼睛微眯,身子半倚在沙发椅里。阳光淡淡的投射在她的脸上,衬的脸部线条优美流畅,五官精致协调,微卷的睫毛下,一双眼睛深邃如蓝宝石,闪烁着冷冽的光芒。女人的位置离她们很远,周身带着无形的威压,看起来似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又似不问世事。
  纪宝的脑袋里飘过一个词——仙女!不不不,纪宝咬了下唇,又摇了摇头,自我否定。她太清冷了,应该是雅典娜女神。
  察觉到异样,纪宝回过神,发现林清寒也在看她,慌忙收回了视线,不自觉的的垂下了头。
  会议室的气氛有些压抑,加上空调的温度调的很高,纪宝只觉得脸上不断的升温,一路红到了耳根。咽了口口水,纪宝开始坐不住了,可是又不敢出声。她很清楚的感觉到一抹冷冽的视线一直在自个儿身上打转,被那道视线这样注视着,纪宝心里没有来由的觉得发毛,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天呢,赶快结束行不行啊,我只是来应聘的,拜托别这么折磨我!
  “先自我介绍下吧。”
  沈浩单指按在简历上,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向纪宝。
  呼······纪宝松了口气,胡乱的抹了把汗,说道:“我叫纪宝,毕业于xxx大学,主修新闻系,唔······”纪宝挠了挠头,脸又一次蹭的一下红到了耳根,明明准备了一长串说辞的,怎么就忘了呢?
  “纪宝?!我没让你说乳名,大名呢?”沈浩的表情有些难看,要不是纪宝看起来呆呆的,他很怀疑她是来砸场子的。
  “我就叫这个名字。”纪宝撇撇嘴,眼里掺了一丝哀怨。从小到大,她可没少因为名字被人嘲笑。
  “噗······”这下沈浩不淡定了,也不管林清寒有没有在场,直接笑喷。这孩子的爸妈有够缺心眼的!
  “你看了这么久的简历,连人家的名字都没记住?”林清寒冰冷的声音响起,沈浩打了个哆嗦,立马收了笑。
  “对不起林总,是我疏忽了。”
  林清寒皱了皱眉,直接忽视了沈浩:“学新闻的?为什么会来应聘助理?”
  唔······我没有说来面试助理啊?!
  “我来面试编辑的。”
  话音刚落,沈浩的眼睛瞬间瞪的滚圆,他没听错的话,这孩子就是来砸场子的。
  “咳咳······我们不招编辑。”沈浩轻咳了声,赶在林清寒发飙之前发了话。
  “可是你们的招聘启事上明明写了要招编辑啊。”纪宝挠了挠头,彻底蒙了。她是属于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就不会去顾人脸色的那种人,所以全然没有察觉林清寒此刻已经冷到极致的表情。
  “纪小姐确定没有走错地方?”林清寒捏起手指,强忍着胸中的怒意,很有耐性的问纪宝。
  “唔·····这里不是青莳吗?”她明明记得进门的时候看见大厅悬挂着两个烫金大字——“清时”,她虽然路痴,但是也不至于不认字啊!纪宝很认真的在思索,小脸皱成了一团。
  沈浩憋着满腹的笑意,手捂在嘴巴上,差点没笑喷。闹了半天,这孩子居然把他们公司认成了那家名不见经传的“青莳”杂志社。沈浩忽然有点好奇林清寒此刻的表情,不过他不敢去探寻,好奇害死喵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不至于在这个档口去掳胡须。
  林清寒盯着纪宝看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笑:“这里是‘清时’,不过不是你要找的‘青莳’!你要找的青莳杂志社,在对面!”
  林清寒曲起手指,指了指落地窗外。
  “······”
  纪宝觉得脑袋不够用了,涨红着脸尴尬的望着林清寒,看见她眼底越来越浓重的寒意。缩了缩脖子,拿过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刮出了会议室。在一众等候面试者探寻的目光下,溜了。
  “你们人事部在通知面试前都不筛选一下简历的么?”在纪宝关上门的一刻,林清寒斜睨向周期,唇角微勾,琥珀色的眼眸里透出危险的气息。从早上开始面试起,就没一个让她觉得满意的,林清寒的耐性已经被消磨到了极限。
  “林······林总,是我疏忽,你别生气,我立马让他们回去,筛选过简历后再通知面试。”沈浩被吓得不轻,怯生生的缩了下肩膀,舌头像是打了结,连话都不会说了。
  林清寒没理沈浩,冷冷的瞟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沈浩在林清寒离开后不久,也走出了会议室,费了好多口舌,总算把一众面试者打发走了。
  这个纪宝,路痴到连路都不会认,好好的跑来砸什么场子?害得他又要重新安排面试,还把林大老板给得罪了。沈浩捏着纪宝的简历,气的牙痒痒。
  纪宝离开“清时”后便直奔“青莳”去了,结果因为面试迟到,碰了一鼻子灰,心里郁闷的揪成了一团。
  “妈,我回来了。”纪宝踏进家门,有气无力的把包丢在桌子上,一屁股砸进了沙发里,团子脸皱出了好几层纹路。
  “怎么样了,面试顺不顺利?”宝妈听到纪宝的声音,以风一般的速度刮进了客厅,手里捧着一盆刚修剪了一半的芦荟,造型极其滑稽。
  纪宝幽幽的望了眼宝妈,一点都笑不出来。
  “没戏了。”
  “又没戏了?”宝妈闻言,身子抖了三抖,手里捧着的宝贝芦荟差点没cei咯。
  纪宝毕业小半年,林林总总算起来,这已经是第十次面试了,再一次以失败告终,宝妈心里急啊。倒不是嫌弃纪宝待在家里做啃老族,但是一直找不到工作也不是办法。明明自家女儿上学的时候门门功课优秀,到最后还捧了个优秀毕业生的头衔回家,怎么就找不到工作呢?宝妈愣是想破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什么原因呢?是面试官刁难你了,还是觉得你没工作经验所以不用你?”宝妈把宝贝芦荟仔仔细细的搁在茶几上,坐到纪宝身边,决定好好的和纪宝分析分析面试时的情况,这次失败不要紧,为下次面试做好准备。
  “我走错公司了,然后错过了面试时间。”纪宝抠了抠指甲,说的一脸淡然。
  宝妈闻言差点没气死过去,路痴成这样算是没救了!
  “你你你你!你怎么不把自己丢了!”
  “丢了就找不回来了。”纪宝茫然的望了眼宝妈,也不知道她怎么忽然发那么大的火,“妈你咋了,是不是老纪又惹你了?”
  老纪自然是纪宝的爸比,宝妈的老公了。老纪人到中年,心理年龄却是一直停留在十七八岁,和纪宝玩在一起没有任何代沟,两个人好的就跟最好的朋友似的。所以纪宝也就不爱喊他老爸,直接喊老纪,有是候玩到兴头上,还会喊几声小纪逗老爸开心。
  宝妈瞪了纪宝一眼,懒得搭理她,捧着芦荟就去阳台了。她怎么觉得植物都比纪宝可爱呢!
  “妈,你说你咋了嘛?老纪欺负你你和我说啊,我帮你欺负回去。”
  宝妈依旧没搭理纪宝,气的握着剪刀的手直发抖,咔嚓一刀下去,宝贝芦荟断了大半截。宝妈心疼的差点没哭出来。
  见宝妈不发话,纪宝灰溜溜的跟在宝妈身后,宝妈动一步,她也动一步。看看老妈都气成什么样了,老纪可真不懂事,老婆是拿来疼的,怎么可以惹生气呢?
  正义感蹭蹭蹭的在胸膛里四处乱窜,纪宝咬了下唇,掏出手机就给老纪去了个电话。
  “喂老纪,你在哪儿呢,赶紧回来跪搓衣板!”
  “我出差呢,跪什么搓衣板?”老纪彻底蒙了。
  “都是你不好,把老妈惹生气了,你说怎么办吧?”纪宝撅了撅嘴,老纪要是不给个满意的答案,等他回来被老妈罚跪搓衣板,她一定不会偷偷的给他送鸡腿。让你惹老妈生气,该!
  “啊?我出门前还好好的啊!”老纪的声音都在抖,老婆大人生气可是堪比唐山大地震的灾难片。
  宝妈听不下去了,把剪刀拍在阳台上,烦躁的夺过纪宝的手机,咔一声就挂断了。她生的什么孩子?连自家老妈为什么生气都搞不清楚。
  宝妈气的脸色铁青,纪宝瞅了眼宝妈,小心翼翼的从她手里拿过手机,很识趣的以一阵风的速度刮出了阳台,溜了。
  “妈,我出去一下晚点回来!”纪宝说这句话的时候,半个身子已经在门外了。
  纪宝了解宝妈的个性,一般生气也就两三个小时,等过了这个时间就好了。但是在宝妈生气的时候,千千万万不能惹她,否则就提前挖好坑吧,宝妈一定会二话不说把她埋了。
  可是这两三个小时怎么打发呢?纪宝一边走下楼梯一边思索,结果脚下一个不注意,呲溜一下滑了下去。
  “哎呦,谁这么没公德心,把香蕉皮丢楼梯上?!”纪宝揉了揉屁股,恨恨的瞪了眼已经被踩得稀巴烂的香蕉皮。
  唔······真是倒霉透了!纪宝揉着屁股,捏起手机拨通了死党的号码。
  “夏夏,陪我去吃麻辣烫。”
  “没问题,学校对面的老街见,到了给我打电话。”景夏雀跃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入纪宝的耳朵里。
  一般景夏用这种语气讲话的时候,就是又新交到女朋友了。纪宝盯着手机屏幕咋舌,真是妖孽一样的女人,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要快。
 
  ☆、第2章 突然的心动
 
  半个小时后,纪宝到了老街,景夏还没来,纪宝就先点了杯可乐,边喝边等。
  “小宝宝!”
  熟悉的声音传来,然后纪宝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不明物体给抱住了。稍稍回过神,纪宝就看到景夏像只八爪鱼一样巴在她身上,抱着她的脑袋就啃了一口。
  纪宝没有留校读研,毕业典礼以后,景夏已经很久没见过她了。以前天天像连体婴儿一样黏在一起,一下子没有纪宝在身边,景夏觉得浑身都别扭。好不容易能见到,怎么能不揩点油,逗逗她呢?景夏笑的眉眼都弯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