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养了一只齐云涵 作者:问天晴

字体:[ ]

 
文案
 
一场失事分开了两个人。
祁蕴涵看着躺在沙发的女人,再一次庆幸自己回来了,这个傻瓜总是照顾不好自己。
毛茸茸的爪子轻轻的抚过女子面庞。
七个月大的肚子,让女子总是有点难耐的幸福,祁蕴涵小心翼翼的守着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这是一篇很温馨的文,也许会涉及灵异神怪但一定不会很多,主打就是齐云涵。
 
内容标签:生子 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蕴涵,莫云馨 ┃ 配角:徐薇,林泽兰,高丽,狗爸,狗妈 ┃ 其它:我不是故意的
==================
 
  ☆、第1章 起述
 
“老婆,我上飞机了,明天早上就能到,就是瑞士这边有点冷,不过机场里很热和,你不用担心了,我马上就回来了。你要不就在家等我呗,我明天大该八点就能到的。恩恩,你别来接我,我自己打车回来,记着在家等我,我太想你了。”这是祁蕴涵上飞机前,给自家媳妇儿的报备。
    只不过飞到大西洋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夹杂着电闪雷宁,这一班飞机到第二天八点并没有达到音山机场,这也是祁蕴涵最后一通给自己媳妇的通话。在床上躺着的莫云馨,伸个懒腰,看看时间,阿七快回来了,就收拾着起床。
    莫云馨穿着家居服,走到厕所里看到镜子里,自己貌似又隐隐长了一颗痘痘。镜子里的美人,一张清丽的脸配着长长的头发,显着人既温和却又带着一点清冷的疏离感,不过这都是表象,在祁蕴涵心里她老婆就是迷糊蛋加懒虫。
    莫云馨慢慢的收拾着,阿七出去登了半个月的山,家里已经被弄得一塌糊涂了,再不收拾好,她回来又得骂人。
    莫云馨在家左等右等的,拿着手机看了又看,明明都快十一点了,怎么还没到,难道今天堵车,飞机晚点了吗?莫云馨又不敢去机场,要是错过了怎么办?就在家里耗着,倒是心慌慌的,莫云馨扳着手指算算好像大姨妈快到了。
    叮铃叮铃......莫云馨听着门铃响了,心里一阵高兴,快步到门口打开门,却看见自家爸妈和自己的闺蜜一起来了。
    “你们怎么来了啊,难道祁蕴涵通知你们来家里聚啊。”莫云馨从厨房里拿出杯子给大家倒水。
    徐薇看看莫爸莫妈几次都想开口,就是出不了声,只好自己来了。“云馨,祁蕴涵回来了你们打算好久要个孩子啊。”徐薇都简直快咬掉自己的舌头了,怎么问这个话题,自家好友特别不想生,徐薇看着自家好友狐疑的眼神,心虚的拿着水喝着。
    莫云馨看着这三个人坐立不安的神态,越觉得有什么事,可是是什么事自己又没有半点线索,所幸懒得管,自从和祁蕴涵结了婚,他们就总这样,直到一个电话打进来。
    “您好,请问是莫云馨莫女士吗?我们是x市音山航空。”
    “啊,对我是怎么了。”
    “您和祁蕴涵小姐认识吗?她的保险单第一联系人是您,昨晚从瑞士飞回x市的飞机航班dx459472在大西洋坠毁,现原因未明,具体情况正在查明,还有生还人员没有还是未知,希望您来音山机场认认已知的遗体有没有祁小姐的......”莫云馨愣愣的望着莫爸莫妈,连手机从手上滑落也不知道,木木的看着正在摸眼泪的徐薇,至于电话那头说的什么一点也没有听下去了。
    不可能,不可能,明明昨晚才通了电话,她让自己在家等她的,怎么可能呢,估计没睡醒。莫云馨摇着头否认,喃喃的说着,朝着卧室走去,啪,一脚踹开了电话。
    徐薇看着失魂落魄的闺蜜心里说不出的难受,莫云馨赤脚走回卧室去,咚的一声,关上了门,也关上了自己的心。“小薇,你说云馨会不会想不开啊。”莫妈眼睛红红担心的说着。
    “不会的,她只是一时半会难以接受。”徐薇拦下着急想进去看看的莫妈,让云馨一个人自己缓缓,想着今早自己还在睡觉,莫阿姨就打电话,吵醒自己,说话说的乱七八糟的自己才知道,祁蕴涵坐的飞机失事了。
    自己都蒙了,何况莫云馨这个身边人会怎么样,自己和两个老人商量半天,估摸着以莫云馨的性子,肯定不会打开电视看新闻,所以就急急得过来,他们正不知道怎么告诉她的时候,航空公司居然打电话通知了。
    免了他们的难开口,可是这个让人绝望的消息,让人心碎,只希望祁蕴涵命大的就像荒岛求生的那个人一样还活着。
 
  ☆、第2章 你怎么能离开
 
莫云馨的在床上躺着,没有哭,因为没有眼泪,只是觉得好难过,好难过。
    莫云馨晃的一下就坐起来了,急急忙忙的拉开门,看见徐薇坐在沙发上,他们三人看着莫云馨着急忙慌的出来,都站起来走到莫云馨身边。
    莫云馨慌慌的拉住徐薇,心慌的告诉他们自己要去机场,她要去看看,要去接祁蕴涵回家。
    徐薇他们开着车,一路闯过红灯赶到机场的时候,看见外面都是人山人海的,那些失事人员的家属,都堵在机场外面,还有很多记者保安,都围着机场门口,吵吵闹闹的声音盖过了拿着喇叭的工作人员。
    徐薇他们费劲儿的走拢,告诉保安,他们是祁蕴涵的家属,经过核实,有人就领着他们到了会议室,里面二十多个人,眼睛都红红的,还有一些小声的抽泣着,听见推门声都以为还有奇迹,结果来的人是和他们一样的家属。
    莫云馨急急的拉住打算离开的工作人员,表示自己要去失事的地方等消息,因为也许还有那百分之一的希望,其他情绪激动的家属也拉着工作人员,大声的质问,他们还要等多久,他们都要去失事地点。
    音山航空的董事长和总裁,经过临时紧急讨论,现在必须安抚所有家属的心,所以安排一架飞机下午飞往,临近失事地点,库里斯群岛,外国那边经过外交,m国同意了安排音山航空的飞机,在库里斯群岛停留,并且给予最高的帮助。
    经过协商,每家可以去两位家属等待消息,徐薇担心莫叔叔和莫阿姨年龄大了,经不住折腾,商量后决定就她和莫云馨一起去库里斯群岛,等待消息。
    当飞机降落到库里斯群岛时,疯狂的海风掠过众人,一颗颗小小的雨没有预兆的落下,淋湿了所有人的心,莫云馨轻轻的用手捋了一下头发,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跟着海军人员一起前往库里斯哨所。
    “可以一起参加搜救吗?”莫云馨眼睛红红的看着穿着海军上尉服的瑞秋上尉。
    “现在库里斯群岛周边随时都有暴风雨的到来,到时候会给搜救工作带来非常的影响,如果带上你们,会给我们增加很多不必要的工作的。”瑞秋上尉委婉的解释给众人听,这次的失事一共造成了70人的失踪,而找到的遗体才十一二具,说实话他们对生还已经不抱希望了,只希望能找到失事人员的遗体。
    瑞秋抱歉的离去,莫云馨坐在m国安排的房间里,徐薇看着坐在床尾沉默不言的人,心里也是焦急万分,看着窗外的小雨不断的洗刷着玻璃,呼啸而来的风让她的心更加沉重。
    徐薇也不敢走来走去徒惹莫云馨心烦,只能干坐着,房间里一时无言。
    “瑞秋上尉,在海域101处发现,有不明物体,你们快去101海域。”无线电里传来了,彼得下士的声音,瑞秋指挥着搜救船靠近,就看了101海域上沉浮着的飞机残骸。
    当搜救人员将飞机残骸打捞上岸时,所有人都沉默了,瑞秋看着数十具烧焦的残破遗体,默默的摘下帽子,众人也随之摘下帽子,静默了十几分钟。
    才开始慢慢的清理,小心的将每具遗体封好,带回库里斯群岛,那些心存希望的家人还在等他们回去,哪怕只有一丝,那也是希望,可现在希望全都破碎了,瑞秋看着正在分开那一具相拥的遗体,雨水缓缓地流过他的嘴角,今天的雨有点咸。
    穿着红衣的搜救人员,一不小心哭出了声,他分不开这两人,他怕太用力了,这粘灼在一起的胳膊就断了,最后两具一起装走了,缓慢而巨大的工程,几个小时就结束了,而剩下的后续,就移交给其他部门。
    远处的海岛不大,确实周围唯一的一座岛屿,上面修着军事驻地,从远处眺望回来这里就像一块平地,光秃秃的只有一些椰子树和不知名的热带大树。
    莫云馨和其他家属等在码头停机坪,刚才传来消息,他们找到人了,阴沉沉的天配合着大家的心情。
    轰鸣的飞机声不断靠近,一个红发女子忍受不住,大声的哭了出来,她在瑞士上学的女儿,才17岁,就这样消失在大洋彼岸了。
    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看着蹲在地上哭的女人,再一次揉乱了自己的头发,那么注重形象的人,在此刻,都是暴躁不勘的。
    徐薇看着漠然的闺蜜,轻轻走上前抱住她单薄的肩头,祁蕴涵你真是不作不死的存在,呵,你可不就死了吗?
    飞机终于降落了,瑞秋上尉坚硬的身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看着终于在沉默中爆发的大家,他几次嚅动嘴唇,搜救船一声鸣笛打破了这个难熬的时候。
    很多的工作人员赶紧扶走承受不住的家属,来来往往的人都没有撼动半分莫云馨站在那里等的心。
    半个小时后,莫云馨手上拿着一枚戒指,和她右手无名指戴的一模一样,只是烧焦的痕迹太重了,就连钻石都快脱落了。
    你怎么就能走呢?我们在一起十年了,从16岁就在一起,一起读书,一起考大学,一起留学,一起结婚,你不是答应了妈妈的,要好好活下去连同他们的那一份吗?你怎么就做不到了呢!
    莫云馨趴在一个白色的袋子上,站在外面的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为难的看着,许多人都轻轻擦掉眼泪,看着趴在遗体上的女子,是那么柔弱而坚强,只有在这里是最理智的168的身高,却拥有着男人般的坚强。
    几天后,x市的机场里,徐薇托着行李,拉着手上抱着盒子的莫云馨慢慢的穿过人流,分拨而散人群,各自离去。
    “小薇啊,云馨怎么样啊?那孩子回来了吗?”莫妈妈担忧的拉着徐薇的手,站在莫云馨和祁蕴涵的房门外,紧闭的房门让二老不知怎么办,哎,祁蕴涵那孩子是他们看着长大的,都说女婿如半子,祁蕴涵在他们心里和亲生女儿没多大差别。
    两位老人在家一次次的祈祷着,终究奇迹还是没有出现,莫爸揉揉红肿的眼睛,就去联系殡仪馆了,总归还是要有个仪式,让这孩子回家。
    房内莫云馨沉沉的抱着骨灰盒,躺在真丝棉被上,这是她们结婚时,祁蕴涵亲自挑的,只是因为她的皮肤太过小气,容易过敏。
    眼泪终于划过了高山落到了低谷,听到祁蕴涵失事没哭,看到祁蕴涵烧焦的模样没哭,可是躺着两人相拥的床上哭了,只是因为她带着她回家了。
    “云馨,人死终归是要落土的,你不能让蕴涵这孩子,走的不安心不是吗?她在的时候最担心的是你,她走了最记挂的还是你,别让她在担心你了。”
    莫云馨坐在躺椅上,想起了前几天父亲话,看着一下子老了好几岁的爸爸妈妈,心里所坚持的动摇了,最后给祁蕴涵那个笨蛋选了一个坐北朝南的位置,等自己将来去找她。
    “没事儿的,阿姨,我会看着她的,怎么会麻烦呢?我是她最好的朋友,现在她是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大家都要坚强起来不是吗?恩恩,别担心,你们好好处理后续吧。再见。”徐薇挂上电话,依靠着厨房的菜台上,视线穿过客厅看着躺在阳台的人,再一次鼓励起自己,可是还是忍不住想哭,那个笨蛋没事儿做什么飞机啊。
 
  ☆、第3章 这是一只色狗鉴定完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