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岁岁年年 作者:萧璟宁(上)

字体:[ ]

文案:
 
     双生之子,迥异性格,擦出异样的火花。
 
在岁月和沧桑都静默的这个年代里,看着滚滚红尘,随着茫茫人海
 
是谁,又错过了什么?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怅然若失前世今生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瑾,萧瑜,墨云烨┃ 配角:萧天仁,路怀安,墨云泽 ┃ 其它:三大世家与三国皇族
 
 
  ☆、吾家有女初长成
 
  南宁大陆,被记载的历史是一千二百五十四年。分分合合之中有太多的王朝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下。西北方夜枢国,帝传三世,虽说只占据了南宁五分之一的面积,却是山脉连绵,拥有极为丰富的矿藏,冶炼发达,一定程度上牵制着大陆的军事力量发展。西南方辰耀国,世代占据着肥沃草原,治下百姓骑术剽悍,生性疏狂,世系记载不详,令人颇为在意。至于清洛国,如今在位的是第五位皇帝祥琪帝,清洛国名义上占据着南宁五分之三的面积,广阔的平原和交错的河流使得耕作发达,百姓生活富足。大陆和平了一百八十多年,野性和热血正在慢慢的消退,也在慢慢的滋长。
  萧瑾和萧瑜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投胎了。如果能够让萧二小姐再选择一次,萧瑜会一脚把阎王踹进十八层地狱以泄心头的恨!
  《修罗诀》是一本很薄的册子,枯燥乏味的连萧瑾都没法静心。放下书本,萧瑾用右手按了按太阳穴,抬头看向了门外,眸子里是无奈的浅浅笑意。空地上,萧瑜正吃力地挥舞着手里的长剑,被撕裂的空气与剑身相互摩擦,冒出一丝丝微不可见的火花。
  “呼……累死我了。”萧瑜长出一口气,随手一抛,手里的长剑瞬间飞出,回到了架子上的剑鞘里,“阿姐,你还在看这东西?”二小姐顺手拿起桌上的糕点,不经意皱了皱眉头,“好甜。”
  萧瑾哭笑不得,用书敲了敲妹妹的脑袋:“还有心思吃东西。”
  十二岁的萧瑜抱着头嘟着嘴,不满的道:“再敲就扁了,我可不要变成大扁鱼。”嘴里的糕屑四处飞散,萧瑾见怪不怪的抚额低笑。
  “小姐,家主请您过去。”小丫鬟说完就快步跑开了,临走时瞥了萧瑜一眼,脸上浓浓的不屑没有丝毫遮掩。
  萧瑜不解的对萧瑾道:“阿姐,我招她惹她了?”
  “你没招她没惹她。不过是我们挡了某些人的路而已。”萧瑾不以为意把书塞进萧瑜怀里,叮嘱道,“你也该内外兼修了。自己先看吧,等我回来。”萧瑜点了点头。萧瑾见她神色认真,便迈步出门。刚走到门边偶然一回头,发现萧瑜又在和糕点做斗争了。萧瑾无奈的叹了口气,肃声道:“子钰,早些睡吧,不用等我了。”
  萧瑜挥了挥手里还在掉渣的桂花糕,示意萧瑾知道了。
  萧家正院,萧仲勤坐在主位上,端着茶杯细细的品尝着,余光时不时飘向门外。萧仲勤的右面坐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少年正在研究着手里寒光闪烁的匕首。
  萧瑾进门看到的就是这副怪异场景。她微微抬手行了个礼,不再说话。
  “你妹妹怎么没来?”萧仲勤有些奇怪的道。
  萧瑾看了一眼少年,淡然地回答:“这个点她还没起床。”
  少年惊异地抬头看向窗外,一轮圆圆的太阳正挂在天空正中。
  萧仲勤习以为常地点点头,斟酌着对萧瑾说:“后儿个就是九月初九。”
  “我会叫她起床的。”萧瑾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看着欲言又止的萧仲勤,“没事我就回去了。”
  “等等!”萧仲勤叫道。
  萧瑾回身,冷冷地看着他,嘴角勾勒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带着你弟弟一起去吧,”萧仲勤忐忑又坚决地说道。
  “什、么?”萧瑾一字一顿地说反问,“我怎么不记得,我还有个弟弟?”言罢,也不管萧仲勤的难看脸色,迅速抽身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新手,求安慰
 
  ☆、晚霞里的萌正太
 
  萧瑜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绚烂的晚霞烧红了半边天空。圆圆的太阳已经没有了炽热的温度,挂在天边显得有些寂寞。这里是哪里?我又是谁?襁褓里的小家伙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开始思考这种问题有点太过惊世骇俗。
  七岁的萧铭逸和五岁的萧铭迩偷偷地溜进了宁桦园,两人身后跟着的是两岁的墨云烨。三个小家伙一个挨着一个的挤在摇篮边,瞪着眼睛看着里面那个睡得昏天黑地的小肉球,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萧铭逸甚至伸手戳了戳小婴儿的脸蛋,实在不觉得这个小家伙和那个被骗到宴会上当挡箭牌的四岁的萧天佑小时候有什么不同。墨云烨慎重的围着摇篮转了一圈,认真的对萧家两个哥哥说道:“要不要提出来看看?”
  萧瑜如果醒着,一定会喷墨云烨一脸盐汽水!
  萧铭逸和萧铭迩思考了三秒,默默地挪到摇篮两边,准备把睡得正开心的萧玥拎出来看个明白。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沉稳厚重的声音问道。
  萧铭逸和萧铭迩连忙回头转身,恭敬地向那人行礼:“大伯福安。”
  “嗯。”萧伯信随意的点了点头,等着两个人的回答。
  “小堂弟说想看看妹妹,我们陪他一起来看看。”萧铭迩不等萧铭逸想好说辞就先开了口,“伯伯怎么来啦?”
  萧伯信疑惑的向四周看去,并没有发现儿子的影子,心里想着这两个侄子贪玩怕被责骂就编了个小谎吧。这种品行可不好,不过这也不是自己能管得了的。也就不再说什么,带着两兄弟离开。宴会结束还早着呢,到时找不到两个嫡出少爷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太阳的余晖又黯淡了一些,还有一两抹微光带着暖暖的温度照进宁桦园。墨云烨等三个人走远了,才默默地从奶娘休憩的床榻底下爬出来。萧瑜睁眼看见的就是一张胖嘟嘟的小脸,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正好奇地盯着她,好像她脸上长了朵花儿似的。红黄融合的夕阳晚霞映照在他的脸上,头上的簪子散发着幽静的气息,高贵典雅,美人如斯。
  墨云烨可不知道这个才刚出生的“堂妹”对他怎样一番评头论足。他只是想,嗯,一个人把这个小东西拎起来看看哪里不一样!除了皱巴巴的脸比较特别之外,还有什么不一样吗?学着萧铭逸的样子,墨云烨伸出了右手食指,想要学着萧铭逸的样子戳戳萧瑜的小脸儿。
  已经醒过来的萧瑜才不管正太有多萌,想戳我?别说门,窗户都没有!面对手指,果断张嘴,咬你丫个混蛋!萧瑜小朋友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她有牙齿吗?!
  墨云烨善很奇怪,这个吸着他手指的软软的是什么呢?感觉,很好玩的样子?再看摇篮里的小丫头,似乎一脸的悲愤?咦?她怎么生气了呢?墨云烨看着自己湿哒哒的手指,软软的,还有点硬硬的,她嘴巴真奇怪,牙齿去哪里了呢?每天来试试好啦。然后,墨云烨满意地溜走了。
  萧瑜绝对不会想到这个正太的无耻腹黑。以至于在她未来成长的道路上会一次又一次无语的质问苍天:“正太的腹黑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后人在翻阅到这一篇相关的记载时,给出了一针见血的评价:
  正太腹黑,从小养成,萧氏出品,必属精品。                        
作者有话要说:  忽然间有一种守一座空城的感觉。
 
  ☆、熊熊烈火为谁燃
 
  “子钰?不是叫你早点睡吗?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萧瑾推门而入,担忧地看着萧瑜。
  萧瑜含糊地点点头:“在想后天的事儿。”蓦然抬头,发现萧瑾的眸子幽暗深邃的盯着自己。萧瑜心头一颤,低声道:“阿姐,你还记得墨家少爷么?”
  萧瑾的右手微微一动,淡然的点了点头。
  “小时候,我和他有些过节。”萧瑜的食指在桌面画出一个“宁”字,“我想,该送点回礼了。”
  萧瑾默然。萧瑜的性子直来直往,贪玩好吃,虽然没有什么害人之心,却时常睚眦必报。为了一块桂花糕和族中子弟打架都是家常便饭。何况,墨云烨得罪萧瑜的太多了。
  “后儿个初九,家主叫我带着萧天仁去,我已经拒绝了。”萧瑾叮嘱道,“你最近当心些。算了,我还是让小五和小六到时候多看着你点儿吧。”
  另一方面,五岁的萧铭流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先生还是那么吚吚哑哑的讨人厌!还总要找自己的麻烦!萧铭梧都趴桌子上睡了,怎的就不找他呢?!
  “小六,为了后天的事?”萧瑾一句话就把萧铭流一肚子的抱怨堵了回去,把六少噎的直翻白眼,只能默默的点头。
  萧瑜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她不是第一次看到萧铭流被噎的说不出话了。有时候甚至可以肯定,阿姐是故意的!真是个奇怪的人。有时候冷漠地让人心疼,有时候又调皮的让人无奈。萧瑜正要继续笑,就接到了萧瑾锐利的眼刀!嗯……为了未来不被阿姐收拾,为了美味可口的糕点,萧瑜小朋友果断决定,匿了!
  “长姐,你可是说了会帮我的。”萧铭流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萧瑾的嘴角忍不住直抽。萧瑾才十二岁,心里承受力比起萧仲勤也毫不逊色。萧铭流的小心思又哪里能瞒得过去。折腾先生是假的,要折腾萧铭梧才是正经的。
  萧瑜和萧瑾就不明白了,为了糕点而已,这弟兄俩还能不能好好过日子了!?一个二房嫡次子,一个四房嫡长子,住在萧家本家大院,会缺这么一份甜点吗?你们俩至于每天抢同一块糕点打的灰头土脸吗?还有没有点和世家气度?!貌似,刚出生那会儿,萧铭流还试图抢走萧铭梧的奶娘?最后那事儿萧仲勤是怎么解决的?
  再一次打量五岁的萧铭流,萧瑾暗想:年龄长了,脑子也许长了吧?
  ……
  “小六挺可爱的。”打发走了萧铭流,萧瑜坐在床边,笑意盈盈的对萧瑾说道。
  “少来!”萧瑾没好气的说,“他和小五这么着,真是那什么来着……”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慢悠悠地吟诵着千古名句,萧瑜感觉到的是一种陌生的熟悉。看着萧瑾略带薄怒的脸,脖子蓦地一阵发热。心里暗自说着:这是怎么了?太阳晒多了么?
  恍惚间萧瑾的脑海里划过那个一身火红的寂寞女孩儿。转念道:还是没长高多少呢。难怪老是打量着小五和小六的头顶。
  “子钰,早点儿睡吧。”萧瑾走到门口,“大晚上甜的少吃点,对身子不好。”
  萧瑜塞的满是糕点嘴巴模糊的应了一声。萧瑾摇了摇头,叹息的走远了。
  夜色渐深,宁静如水。
  “走水啦~~~走水啦~~~~”
  “来人~!快来人呐~~!”
  “救命啊!快救我!~”
  ……
  ……
  嘈杂的声音里带着慌乱和恐惧。萧瑜猛然坐起身,迅速套上一件长袍,跑到门口却发现不知何时门已经被人上锁。
  这宁桦园的主卧室并不是起火点,也就是说,不是想杀她?
  那窗儿虽然还开着,萧瑜却不敢保证自己能从那个地方活着出去。因为那窗下是养着食人鱼的池塘。养了一大池子食人鱼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年仅五岁却立志吃尽天下美食的萧铭流在两年前的杰作。
  她还记得去年,一个奴仆失足落水,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几乎就剩下单薄的骨架。她曾经悄悄的去神主牌位那儿问过萧铭逸,那个仆人是不是连灵魂都被吃掉了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