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岁岁年年 作者:萧璟宁(下)

字体:[ ]

☆、本是同根不同心
 
  “我想,你是想和我谈谈的。”墨云晔端着清茶,表情古怪的看着萧瑜,“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萧季晨会逃走?甚至会站在你那边?”
  “四叔并非逃走,而是不得不被人带走。他当时已经有了小七。如果被萧传正发现……”萧瑜淡淡地回答道,眸子里带着冷冷地忧伤,“至于为什么会站在我的一边……墨少爷,你好像忘了一件事。”萧瑜抬头看着那杯早已冷掉却还握在某人手里的茶水,“我姓萧。”
  “伯祺,我也是萧家子弟吧?”墨云晔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嘲弄地说道。
  萧瑜眉心一挑,不知是觉得这个说法太无耻,还是觉得这个人太无耻。再次认真地打量了一遍墨云晔,好像在确定他是不是在说谎。萧瑜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对这张和萧瑾不差分毫的脸,萧二小姐表示从来都不排斥。“墨家少主,孤觉得,你我之间不必再多说什么了。”萧瑜自嘲地低头,端起茶杯细细的喝了一口。
  “子钰,我……”墨云晔看着那双眼睛突然住了口。
  萧瑜冰冷的眸子里酝酿着难以想象的狂风暴雨:“墨家少主,你僭越了。”
  “对不起。”墨云晔转脸看向窗外,“伯祺,值得吗?那个人,真的值得吗?”
  “值得不值得,你现在问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晔表兄,已经回不去了。从你,又或者从我,动手的那一刻。”萧瑜从容的微笑让墨云晔的心慢慢陷入了低谷。有生以来,墨少爷从没有觉得有什么是不可挽回的。但此时此刻,他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是吗?”墨云晔的声音微微发颤,放下手里一直握着的茶杯,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对萧瑜解释,“是啊。”
  “放不下,如何?放下,又如何?不过都是……”萧瑜突然伸出右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嘴唇微张,冷汗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她的额头不断的流下,“怎么……会……?”萧瑜顾不得墨云晔还在面前,静静地阖上双眸,咬紧了牙关。灵力顺着经脉一遍又一遍的在萧瑜体内流转。空间里的水元素像感受到了神明召唤一样朝着萧瑜所在的地方疯狂涌动。
  “以我墨云晔之名,轩辕之道,启!”
  血脉的力量也只有血脉才能压制。萧瑜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知道。当那温暖的感觉包围着自己的时候,萧瑜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轩辕之道是和轮回之道一同诞生的。不同之处在于,轩辕之道是水元素的传承之道。墨家,这个火元素的传承世家,竟然会有人继承轩辕之道?萧瑜一直觉得这是上天对贪婪逐利的世人最绝妙的讽刺。
  “你到底是,怎么了?”墨云晔带着不安的神色问道。在他接触到萧瑜身体里的力量的瞬间,他感觉到的就是一股堪比魔君的杀戮血腥!而他更明白,萧瑜所传承的轮回之道代表的是万事万物的开端,即便有杀伐之意,也绝不会如此不加收敛。那么,剩下的就只有……
  萧瑜的右手渐渐松开,过了片刻,终于睁开了眼睛,声音如常:“没什么,我累了。晔表兄无事,瑜先告辞了。”
  ……
  “这……!”萧瑾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左臂,右手广袖一挥,迅速带上的房门和瞬间张开的结界给守护在房门外的暗卫们心头平添了好几份压力。
  “天意……奈何……?”萧瑾在心里问着自己。左臂上紫色的脉络沿着上一次封印的痕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向上延伸,看样子是直直地逼向心口。萧瑾感受到五脏六腑不同程度的震动,全身的筋脉血管都像着火了一样。仿佛里面流淌着的不是血液,而是滚烫的岩浆!然后在霎那间逆血冲喉!不是不想压制,不是不想平息。萧瑾第一次知道,原来,并不只是萧瑜才会让自己感到无能为力。蓝色的血液从她的嘴角缓缓流出,还带着一股冰澈透亮的清寒之意。突然,空间里的五行元素开始不规则的朝着某一个方向涌动。
  “果然……牵……连……她……吗?”萧瑾除了苦笑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没等她再多想什么,蓝色血液争先恐后地被萧瑾吐了出来。血液落到衣衫上,染的整套衣服斑驳不堪。血液落到地面,一部分冒起了青烟,另一部分蓝色渐渐褪去变成了红色,只留下蒸腾的热气。
  不知过了多久,萧瑾终于压住了那可怕的力量,连手臂也恢复了正常,白皙细嫩,光洁诱人。
  “这就是我参赞阴阳之道的报应吗?难怪神光女帝……”萧瑾看着地上自己的血液留下的两种效果忍不住自嘲道,可不知是又想起了什么,脸色白的可怕,“不会!不可能!神光……信陵……神光之子……信陵城……南家还有……轩辕……”刚刚摆脱血脉反噬的萧瑾,原本就已经极度虚弱,再思考这么复杂的问题,大脑当即就罢工了。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萧瑾连忙用一只手撑住了一边的茶几,另一只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不停地搓揉,灵力顺着指尖在整个脑袋里外扩散。
  “难怪神光女帝会善待信陵君幼子。难怪轩辕城和南家会成长的令人胆寒。难怪当年三国倾尽全力,也不能动摇轩辕城的地位。呵……没有什么比这个答案更合理了。亏我还是她的后人,真是把先祖的脸都丢尽了。”萧瑾慢慢地坐到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椅子上,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残忍的真相”,或者说是“真相的残忍”。“南家和轩辕城,如果一开始就是为了这种目的,哪怕是神光女帝,也不会允许后人毁了。”萧瑾自言自语似的补充道。
  ……
  五天后,宁桦园。
  “萧瑾呢?死了没有?”萧瑜急匆匆地问道,守在门口的阿火嘴角忍不住一抽。另一个暗卫则是直接当做没听到。
  “少主怎么累成这样?有什么急事?”阿火面含微笑,并没有回答萧瑜的问题。
  朱雀马发出一声长嘶,然后打了个响鼻,马蹄子在地上蹬了两三下,好像在嘲弄萧瑜是白痴。
  “她,几天没出来了?”萧瑜难得没有和那匹傲娇的马计较,“凤凰又在哪儿?”
  “少主,要不要歇一会儿?热茶和点心已经准备好了。”阿火再次避开了萧瑜的话题。
  “火哥,那边既然没有讯息,你以为,孤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萧瑜不屑地冷笑,“长姐,还要躲到几时?”
  “吱呀”一声,房门大开。
  “你倒是闲的很。已经管到本殿的头上来了?啧啧啧,这墨家少爷对你果真是不同寻常。”萧瑾冷冽的目光让朱雀马瑟瑟发抖,发出一阵阵“呜呜”的低吼,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跋扈。
  “给长姐请安。”萧瑜抬头扫了一眼萧瑾身后的摆设: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我的错觉吗?不,不对。我清楚地感觉到,那种力量明明是阴阳之道和她的血脉相互碰撞的反噬。也就是说,她最起码会吐血。不可能!这房间里竟然……等等!那是……萧瑜的目光盯紧了地面上几个不规则排列的小洞,随即露出了讽刺地一笑。
  萧瑾看到萧瑜嘴角的笑容,强行压下心底的冲动,平静地道:“回去吧。水儿他们该担心了。”
  “长姐呢?”萧瑜看到萧瑾眉心微蹙,“长姐可曾想过,瑜会如何?”
  萧瑾转身,留给萧瑜的背影是如此决然,嘴里的话更是冷酷无情:“与我何干?”
  萧瑜的嘴巴动了动,最后阿火听到的四个字是:“诚如遵命。”
 
  ☆、做客也会惹风波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隐瞒什么东西,想来你也并不打算让我知道。从来都是这样,虽然你不是主人,但对我还真是有够独断专行的。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当然,作为一个合格的影子和代替品,我现在的想法的确太多余了。有时候,真的会把你当姐姐,当作是依靠。呵呵,这致命的温柔和浅淡的温暖,果然是世间最恶毒的□□。”萧瑜对晴朗的夜空举起了酒杯,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减,“阿瑾,你这么做是为什么?我看不懂,从来都不懂。你可真是个难伺候的主人。不过,要不是你这样纵容和默许,我也不会成为一个难以控制的影子。不要后悔,也不要怨恨,这是你说过的。如今,你也会做到的对吧?”
  “参见少主。”萧瑜看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的影子,并不知道那人究竟在哪里。听到这句话萧瑜也停下了胡思乱想,和颜悦色地对那人道:“看来你们也知道了?”
  “少主,我们不希望您参与。毕竟您还没三次加冠。”那个影子传达了整体性意见后,语气多了一丝期待和调笑,“个人认为少主可以好好地玩一玩。”
  “放过我吧。想玩就自己去,没什么大不了的。孤还要去南家做客,不陪你疯了。”萧瑜带着笑,面具下不知是不是也有如此轻快的笑容。
  “既然您这么说,臣必不负所托。”影子似乎是拿到了免死金牌一样,萧瑜只觉得耳边传来一阵破空之声。
  “我什么都没说好吗?”萧瑜无奈地看着那被撞开的窗户,心里暗想道:当年,他也这样看着我轻狂骄纵吗?
  ……
  “萧大小姐,您来得很早。”仆人弯腰,恭敬地让过身子,带路。
  萧瑾随着那人的步伐踏进南家的庭院,总觉得陌生之中带着一丝微妙的熟悉。萧瑾不由得仔细打量,却一无所获。
  “听家主说,大小姐幼时贪欢,在这亭台楼阁中大肆游乐,险些让整个南家伤筋动骨。”仆人似乎知道了萧瑾的意图,开口将需要的话传达出来。
  萧瑾冷冷地“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走到主屋的速度很快,仆人恭谨地行礼退下。正厅里,南邵锦这个老人精神矍铄,目光慈祥,落在萧瑾脸上还带着几分感慨。萧瑾快步进了厅堂,对老人点了点头便自顾自地坐在了一边。
  “孩子……”南邵锦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口。
  “南家主。”萧瑾淡漠地回应道,甚至有着十分强烈的抵触之心。
  南邵锦闻言,心中一阵酸涩。
  “哈哈~这里真漂亮!快点~快点儿嘛!”女子的笑声清脆欢快,如同银铃清响,令人心生愉悦。
  领路的仆人脚下速度稍微快了一些,心里也有了看法: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呐!
  “咦?碧玉?我可以摘吗?”仆人听到这句话觉得十分意外,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她会对这东西有兴趣?
  厅堂里,南邵锦感叹的神色更复杂了。萧瑾却是控制不住自己嘴角的抽搐:“你闹够了没有?还不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某人顿时头上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原本欢快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仆人还没搞明白就听到那人不情不愿的一句:“给长姐请安。”
  “水儿呢?”萧瑾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里酝酿着别样的情绪。
  萧瑜抬头看向别处,含混不清地道:“嗯……水儿姐姐……那个……挺好的。”
  “哦,挺好的?”似问似答的一句话出口,萧瑾没有深究。
  南邵锦诧异地看着萧瑜,疑惑地对萧瑾道:“双生之子?”
  萧瑾点头,看着萧瑜的目光别有深意。
  “外祖?”萧瑜试探道。
  南邵锦愕然。
  萧瑾在心里轻笑了一声。
  “家主。”门口,男人带着妻子站在那里,转脸看到坐在那里的萧瑾和萧瑜,眸子一闪,也只装作没看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