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六]拾昭华(GL)+番外 作者:夏至白夜

字体:[ ]

 
文案:
 
     仙剑系列那么多部游戏,除了最早的仙一,其他都陆陆续续只玩了一半甚至不到,只有仙六因为洛昭言一直玩到了最后,当然也无数次想咬死某只大狗狗。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篇文=_=
 
北方神秘的安陵山脉上无数的林木开始枯竭,上古神兽的血脉遗族遭遇灭族绝境,毒物丛生的死亡地域,相同而又不同的人物经历……
 
1、游戏中的角色会出现,但游戏主线在本文最多算是支线。
 
2、主角毫无疑问是洛昭言,昭言,昭言!CP原创。
 
3、文中会出现其他九泉,游戏中未言明的部分,纯属原创发挥,请勿考据。
 
4、在朋友的争取下明绣同样有一个原创CP陪伴=_=……
 
以上,可能与各位对仙六有自己喜好和看法的玩家发生些冲突,所以,请先考虑下再选择是否要看。
 
另外,白夜会尽量将文写得没玩过游戏也能看懂。
 
PS:作者强迫症,过08:08:08没更新,当天多半就没更新了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灵异神怪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昭言,寒拾 ┃ 配角:洛埋名,明绣,暮青,葛清霏等 ┃ 其它: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明下故事大背景:
    世间众生分为神、仙、人、鬼、妖、魔六族,分居六界。其中神、人、鬼、魔四族各居一界,而仙妖两界实为天地间众多洞天福地的统称,气清为仙,气浊为妖。
    相传盘古大神□□,身躯化为六界山河,血脉化为天地灵脉,其中蕴含世上最纯粹的灵力。灵脉之中,有九处灵力极盛之地,名为九泉分处六界。因神农与九泉渊源深厚,这九泉也被统称为神农九泉,分别为:照胆,寒髓,热海,无垢,雾魂,春滋,炎波,毒瘴,龙潭。
    上古之时,神农发现九泉灵脉之后,担心各族觊觎其中能量引发灾难,便秘而不宣。千年后,各族因私欲而争端不断,最终演变成祸及六界的大战。神农为防九泉遭受波及,更将其入口封印。
    神农取天地灵物为引,制成九个钥环,可以开启其封印,进入泉脉,并将钥环授予九名守护者,命其守护九泉。
    九泉钥环并非世代相传,而是由上一任守护者传于自己选中的继任者,若守护未交出钥环便死去,那钥环便会变成普通手环一般,直至遇见下一名有缘之人。九泉形态各异,泉眼也各不相同,非人能想象。泉脉相连,守护者可以凭借钥环开启泉眼通过泉脉接触其他泉眼。但是泉眼各有卫戍,若不持有相应钥环便接近泉眼,或许会被卫戍攻击。
  时近亥时,洛家庄各处的烛火渐渐熄了。结束了一天的生计,大家早早地休息,偶尔能听到哪家传来婴儿啼哭的声音,然后被哄着放轻下去。
  岸边,有一人划着小舟靠了岸,未等停稳便匆匆地一跃而下,大步跑进庄中。
  那人双手小心捧着什么,穿过几道半月门洞,半刻不停地直奔洛家庄最靠里的一个院落,快到时又不自觉地慢下脚步,迟疑了片刻,还是朝着里面走去。
  他太专注于自己想的,没注意到有个小小的身影悄悄跟上了自己。
  院子里的房屋还亮着灯,那人推门而入,顾不上关门,急切地将手中捧着的盒子打开,递给床榻上坐着的小男孩:“我取到妖怪的内丹了。”
  小男孩看上去有些病恹恹的,原本在烛光下看还不明显,但有进来的人一对比,肤色明显苍白了很多。他抬眼看了看进来的男子,一双眼显得有些狭长,双唇也抿得紧紧的,仿佛只留下两条没有血色的线。
  他接过男子递过来的盒子,取出里面的一粒银色丹药看了看:“这并非内丹,而是妖怪用自身修为炼成的丹药。”他轻嗤一声,男孩稚嫩的声线听着格外诡异,“哪个妖怪这么白痴,竟然真肯将修为给你?”
  男子急于知道结果,立刻回答男孩的问题:“我与那狼妖约定,他给我半生修为救我女儿,三个月后,我会回去让他吃了我。”他见男孩依旧拿着丹药却不动,语气更着急了一分,“若是此药能成功为昭言续命,那我死也是值得了。”
  男孩感受到男子目光中的迫切,抬眼看了看他,将丹药掰碎一半置于掌中,一道光华闪过,他平白的声线再次响起:“你得失约了。”
  “什么意思?!”男子紧张了起来。
  “这丹药中的妖力,无法为我所用,看来,只要天谴仍在,我便无法从他出补充生命力。”男孩把盛着另一半丹药的锦盒丢还给男子,“你尽可让昭言服下另一半丹药一试,恐怕直至她身死,这些妖力也不过是白白消散罢了。”
  男子看着还散发着银色光辉的丹药,闭上眼咬牙:“……这该死的九泉天谴!”
  到这一刻,他终于露出一丝疲态,连日来的奔波加上拼了性命于药物为战,他身上也还带着伤。
  又一次的希望落空,让他难免沮丧。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儿,男孩突然说,眼底掩着一丝残忍和快意:“洛望平,若我告知昭言,她作为洛家双子之一注定早逝,是因为我占据了她无缘的兄长的躯体,借取她的寿元偷生于世,她还会待我这般亲善吗?”
  洛望平急了,他踏上前一步:“她真的是将你当成自己重要的兄长!难道你心中就无半点亲情?”
  男孩笑了:“哼哼,亲情?”他垂着头,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玩笑,笑了会儿才抬眼冷冷看着洛望平,“我首次借命重生后,便告知族中长老血缚热海有违天道,洛家与我都会遭受天谴。你猜,他们作何反应?”
  “为防我解除血缚,使得洛家失去热海水源,当时的家主,我第一世的兄长,当机立断将我格杀。”男孩说出了答案,他依旧是在笑,就好像只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洛望平看着男孩,不知该作何回答。
  好在,男孩停下了笑容,似乎恢复了正常:“洛望平,你是一个聪明人,可替无法离开洛家的我做许多事,迄今为止,你是个不错的盟友。”他似乎累了,轻轻说,“你先离开吧,我有新想法,会再告知你,希望我们能一直愉快合作。”
  洛望平张了张口,最终还是将盒子收好离开了屋子。
  过了会儿,坐在榻上的男孩才有了新的动静,他低声如叹气般轻笑一声,侧过头看向屋门:“昭言?”
  门一动不动地开着。
  “昭言,别躲了,我知道你在。”男孩的声音笃定异常。
  “不在,我不在!”从门外传来一个小女孩倔强的声音。
  “呵呵。”男孩笑了笑,“可你都听到了,不是吗。”他一字一句地重复着自己刚才说的话,“你听到了因为我分了你的寿元,才让你注定早逝——”
  “我不听,我不在!”门晃了一下,一个小女孩捂着双耳一股脑往外跑,“我什么都没听到,埋名你坏蛋!”
  屋子里,听着洛昭言的声音渐渐跑远,洛埋名勾起嘴角躺倒在床上,看着上方的屋顶嘲讽地笑了起来。
  第二日天明,一夜无眠的洛望平梳洗完毕,看了桌上放着的那个盒子,最终还是咬牙拿了往女儿洛昭言的居处过去。
  可是推门而入,洛望平原本再三努力才挂起来的笑容一下子变成惊疑,洛昭言的床上平平整整,看上去像是根本就没人睡过,而洛昭言却不知所踪。
  “昭言!”洛望平着急了,女儿一向乖巧伶俐,平时都在这个时间起来,也不会乱跑。
  他转身就冲出房间,直奔昨晚去的那个院子。
  门静悄悄地关着,洛埋名的身子一向不好,早上都会起得晚些。
  “洛埋名,昭言在哪里?”洛望平冲进屋子,对着床榻上还睡着的男孩质问着。
  洛埋名被惊醒,一时心底发悸。但他脸上却不显半分,除了脸色发白外并无异样,反而在看清洛望平着急愤怒的神情时笑了起来。
  “呵呵呵,昭言她不见了吗。”洛埋名低笑着,小小的身子微微颤动,“也许,是躲在什么地方哭泣着,怨恨着吧。”
  “你告诉她了?!”洛望平克制不住,一把抓起洛埋名瘦弱纤细的手臂,双目里满是血丝。
  手臂传来一阵难以忍耐的剧痛,但洛埋名却对这种疼痛毫无反应,任凭洛望平抓着,身子无力地吊在那儿,脸上却依旧是那种个笑容,黑白分明的眼睛斜觑着他:“洛望平,是你自己昨晚不慎,没能发现跟着你过来的昭言。要知道,昨晚那番对话,昭言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呢。”
  洛望平震惊地看着洛埋名,无意识地松开手,退后了两步:“你……你说,昨晚……?”
  洛埋名跌落在床榻上,另一只手撑起自己的身子,依旧笑着:“大概,是看到最爱的爹爹回来,所以想来给爹爹一个惊喜?呵呵呵。”
  洛望平顾不上理会洛埋名,急忙往外跑去。
  洛埋名笑着笑着,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稚嫩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被撕裂一般,他不得不松开支撑的手臂放任自己躺下,捂着心口蜷作一团,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洛家庄不允许族人擅自进入的一个小院中,洛昭言躲在草丛里双眼通红,看样子哭了好一会儿。
  突然,她感觉全身传来一阵难耐的疼痛,四肢隐隐有种力量不断流失的感觉,她疼得滚倒在地,靠着墙用尽全力将自己缩成一团,希望这样能减轻一些这种如跗骨般的疼痛。
  这种疼痛哪里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能够忍耐的,她努力咬着牙强熬着,却还是受不住痛苦地叫喊出来。
  洛望平原本着急地满庄子到处跑,正懊恼着找不到洛昭言时,听到了洛昭言的痛呼声。
  他急忙跑过去,看到的就是在草丛里疼得满头大汗,身上粘满泥草的小女孩。
  “昭言!”洛望平一把抱起洛昭言,试图将自己的功力传给洛昭言一些,希望多少减轻洛昭言的痛楚。
  可是洛望平本身功力并不高,加上连日奔波本身也很疲惫,没能看到多少效果。
  眼看着洛昭言疼得不行,洛望平只好抱着她重新去找洛埋名。不管怎么样,他经历了那么多次,总该有暂缓的办法。
  
 
  ☆、第 2 章
 
  
  当昭言醒过来的时候,身上还残留着未褪尽的痛觉,疼得她眼眶不自觉地泛红。
  她怔怔地看着上方的屋顶,空气中飘着的是苦涩的药味,不用猜都知道是谁的房间。
  前一晚因为看到许久没见的爹爹直接去埋名的房间,堵着气跟过来却听到了那样的真相,埋名和爹爹说的话不断地在脑子里翻滚。
  原来,从记忆里来不时会这样疼,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埋名他……不是哥哥?
  泪珠从眼角滑落下来,洛昭言抽了抽鼻子,伸手要抹去自己脸上的泪痕。
  “昭言。”身边传来稚嫩却带着不对等淡漠的声音。
  洛昭言转过头,看到洛埋名坐在一旁,阳光透过窗柩照射在他脸上,本来就白得过分的脸看上去让人生出被阳光穿透的错觉。
  “埋名……”洛昭言嘟哝了一句,默默地坐起来,靠着床头抱着膝盖把自己抱成一团。
  “又疼得哭鼻子了?”洛埋名看看身边小小的洛昭言,他借着洛家双子中的一个不停地转生,但之前都是兄弟,这一世还是第一次遇到同胞妹妹的。
  偏偏,这个妹妹还自小就喜欢粘着他,捧着药碗吹吹了再喂他喝这种事情数不胜数,不过……那也都是因为她不知道真相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