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臣 作者:小哟哟

字体:[ ]

 
文案:
 
     一生为你,只为了那个诺言。
 
她当过乞儿,而在乞儿之后她为她当过护卫,将军……一切的一切只为她
 
北寒“主子的恩情,定用此生来报!”
 
顾无言“但也不过是颗棋子罢了。”
 
北寒“北寒愿意。主子的愿由北寒来实现;主子的命由北寒来护;主子的情由北寒来承载;”
 
顾无言“痴。”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恩怨情仇 天之骄子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北寒顾无言 ┃ 配角:顾江婕顾凌顾宇宁语 ┃ 其它:
 
 
  ☆、承恩
 
  地上的雪已经有几尺了,却还不见停,这怕是璃国最冷的冬天了。
  位于最北方的小镇,街上荒凉一片。家家户户紧闭着窗门生怕那寒风袭进自家门中。而在那昏暗的角落里,那堵早已破烂不堪的墙下却有一个穿着破烂的孩童,这是个可怜的乞儿。
  乞儿嘴唇已冻的发紫了,小小的牙齿不停的打颤,那被破布包裹着的身子使劲卷缩着,试图在这冰天雪地里寻找一丝温暖。
  雪依旧在下着,那么的美丽。
  “驾,驾,驾,迂。”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乞儿身前。
  骏马的鼻子不停的喷出热气,健腿不时的蹬几下。从马车下来了一个身穿黑色皮大衣的青年男子,他自是看到了那个在瑟瑟发抖的乞儿,眼中闪过一丝怜惜。又微微转头半弯着身子恭敬的朝着马车说道“主子,这里有个小孩。”
  “怎?”一股清凉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怕就是这马车的主人了。
  男子听了,冷俊的脸上也不由出现为难之色。再看看了那乞儿。这小孩是撑不过今晚了。男子想到。虽然沿路上见到不少因太冷或太饿而死的乞丐,到不见得像对这个乞儿那样产生了怜惜之情。在主子身边的都是冷血的人,他也不例外。怕是因为看到这个乞儿不如其他乞丐那样为了生存不要尊严,她只是一个人卷缩在那里,小小的身子颤抖着。让他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咬了咬牙,男子又对马车里的人恭敬说道“主子,何不把这个小孩带回去。您不是说过在别人快死的时候救下来的人更听话吗?”
  许久也没见马车里传出回应。男子失望的摇了摇头又从怀里掏出刚刚在街上买的一袋热乎乎的馒头,猛地塞给那还在颤抖的乞儿,这倒也算自己最后的良心,男子想到,便准备上马车,继续赶路。
  这是马车中却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来,又听见马车里那清凉的声音响起“要活下来,也要看人有没有这个价值。”
  男子一愣,但也马上回神,恭敬的站在了马车旁。
  马车帘子被掀开了,从中出来了一个衣着白色大衣的女子,容貌如她声音一般,是一种让人感到寒意的美感,尽管如此,脸上却还有一些未脱的稚气,怕不过及笄年龄。
  女子踏着雪靴,完全无视那男子直径走到乞儿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乞儿,眼中一片冰凉。嘴唇微启,冷冷道“小乞儿,你可愿意活下去?”
  乞儿是听到了的,咬着下唇抬起头。那双如宝石一般的眼睛自是显露出来,没有说话,到那双眸子写满了活下去的欲望。
  女子见此,脸上有一丝波动,嘴角竟轻轻弯起,轻笑道“小乞儿,你可愿意跟孤走?”
  乞儿听罢,浑身一颤,抑制不住脸上的兴奋,露出在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的笑容,清脆的童音从乞儿小嘴中流出“愿意!”然后小小的身子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就朝女子身前重重一跪,又磕了几个头。
  女子仍是轻笑着,尽管眼中是一片冰凉,道“你叫什么名字?”
  还跪在雪地上的乞儿听到这个问题,面露难色,只能支支吾吾说道“我…忘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不起…恩人。”
  “那好。既然如此,那孤便赐你个名字。不过以后就要叫孤为主子了。”女子轻轻开口道,又望了望天,看到那还在下的雪,顿时有了主意“今年北方的冬天真是冷啊,你却活了下来。孤就赐名,以后你就叫北寒吧。”
  乞儿,不,应该说是北寒了。北寒哭了起来,晶莹的泪珠落在雪地上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边哭边道“谢…谢主子赐名!”又磕了几个头,道“北寒永生难忘,定用此生报答!”是的,她要拿她的此生来报答一个巨大的恩情,这是她作为一个小孩心里最大的想法。她什么都忘了,可从这一刻起,她新的记忆开始了!
  女子道“罢,孤名顾无言。但若你真要如此报这个恩,可是要受到很大的折磨,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孤身边的。”
  北寒坚定道“北寒不怕!”
  顾无言沉吟片刻,转头朝那一言未发的男子说道“雨,这孩子交给你了。无用,丢掉便可;有用,必当重用。”
  被叫为雨的男子也就是那个同情乞儿的男子。雨恭敬道“是,主子。”
  北寒只是个孩子,尽管在这世间看了很多人事百态,可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顾无言深深望了北寒一眼,便转头又直径走回马车。
  “驾,驾驾…”马车又在前进着。雪也还在下着,而命运之轮却开始运转。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支持,谢谢
 
  ☆、初入地狱
 
  “咔”那漆黑的牢门又被打开了。里面那些个蹲在地上满是污迹的孩子们个个兴奋的抬起头,那里面写着生的渴望,可让他们失望的是,站在牢门口的却只是两个人,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牵着一个孩子,而那被大衣包裹住的孩子也见不得是什么模样。那些个孩子又一个个失望的低下了头,他们知道这不过又是送进来一个孩子罢了,和他们一样罢了。
  雨是一路上牵着北寒到这儿的,而一路上看到这里笼的黑暗他不免也惊了惊,他能感觉到这里每个角落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虽然他是一直知道主子用这些工具培养她的“死忠”的,可他却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这个地狱,而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孩子推进这个地狱。心里有许不忍,雨低下头,附在北寒耳边轻轻道“记住,活下来。”便把北寒狠狠的推进牢中,一丝不不留恋的离开了。
  北寒紧握拳头,她知道接下来她只能靠自己了,她会努力活下去的!而面对周围那些好奇还有贪婪的眼神,北寒自是感受到了,她不想管这些人,静静的找个角落便坐下了。
  “喂,新来的,我叫风信子。”一个男孩朝着北寒走开,坐在北寒旁边友好的打着招呼。
  不过北寒连个正面都没有给他仍是一脸冷漠的坐着,这让风信子不由有些泄气。但他转念一想看这个孩子似乎比他还小一点,应该是被吓到了才会这样,她一定在害怕!所以风信子又给了一个他自以为很温暖的笑容“不用害怕,我们都是一样的。你叫什么名字?”
  北寒还是没理他,而周围的人早已司空见惯。他们跟风信子一起呆了十多天了,每天那风信子都那样儿,不过他也是给这无止尽昏暗的牢房带来一起乐趣。
  “好吧,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来给你介绍介绍其他人。”风信子有些无奈的说。不过又马上兴致昂昂的给北寒介绍着一个个小孩。
  直到,那扇木门再次开启。
  “喂,小东西们,你们可以解放咯~”一个莽身大汉一边开着牢门一边调侃的说着。
  不过这样却让那些孩子更害怕了,一个个卷缩在一起,当然除了北寒还有那奇葩的风信子。
  “死老头,你不要吓着这些孩子了!”一个长得甚是妖艳的女子嗔道。又朝着牢门里的孩子们笑道“你们快出来吧!今天开始你们就不用在这儿了。”
  那些孩子仍是惊恐着,这也无怪他们,因为前几天他们亲眼看到另一个牢房的孩子被带出去然后是凄惨的叫声。都死了。还有血流进来。这个时候甚至连刚刚一直笑嘻嘻的风信子都变得沉默了静得出奇,但是一直静静的北寒却站了起来。拖着身上那明显尺码不对的黑色大衣直直朝门外走去。
  “这才乖嘛!”妖艳的女人笑道。
  大概是耐心没了,朝向牢门里的眼神也变得锐利了“你们还有谁要出来?”
  语毕,风信子缓缓的站了起来,他也走出了牢门。跟着风信子后面走出来的也有几个。到最后,牢门里只剩两三个孩子了。
  “你们不出来?”
  “不,不,不!我们不出来,我…我不想死…!”那几个小孩还没说完呢,却已被那大汉提刀砍下头颅,牢门中立马被染上了鲜血,而那几个掉落在地上的头颅脸上还保持着惊恐的表情。北寒有些不自然的握了握手,黏糊糊的,她知道那是溅落的鲜血,没有多少感觉,这就是世界。
  砍完这些脑袋的大汉还忍不住踩了踩地上的头颅,嘴里碎碎念着“叫你们不出来,叫你们不出来…”
  出来的孩子们看到这一幕都吓的呕吐了,而北寒只是淡漠的看着这一切,因为这一切与她无关。
  “走吧,走吧,孩子们,要记住听话哦。”妖艳的女人还是笑着,只不过领头出了那大铁门,那语气仿佛警告着那些不听话的孩子就会是怎么样的下场。
  大铁门被再次关上,牢里的冤魂们又在彼此歌唱了,却永远也无法让世人听到。因为歌多了,再听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留下的不过是一具具白骨。
  妖艳的女人把北寒他们带到一块被几栋灰暗大楼包围着的一片空地上。那空地上放着一张桌子,桌子旁也有两个男人。一个衣着似书生一般,另一个便有些强壮,而满脸煞气。
  “好了,孩子们,恭喜你们获得新生。我叫聂凤,从明天开始是你们的炼毒导师。来来来,幸运儿们抽签吧,你们今晚可以享受一个舒服的夜晚。抽到相同数字的人便是一个寝室。”那妖艳的女人也就是聂凤笑着解说着。
  而十几个孩子大气也不敢出,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但没有一个人敢交流讨论。
  一个个孩子排着队去抽签。北寒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签——二五。也没太在意,只是不知在哪儿,她走到那自称以后是她们导师的聂风旁问道“导师,我住的地方在哪儿?”说着便把手中的签高高举起给聂凤看。
  聂凤瞧了瞧那签,又瞧了瞧北寒,她还有映像,是那个第一个出牢门的人。见北寒穿着黑色大衣,也看不到其面容,浑身脏兮兮的,她笑道“小孩儿,男孩抽签在另一边,你这是女孩儿的签。”聂凤耐着性子指了指。
  不料,北寒听罢,有些支支吾吾说道“导师…我…我是女孩。”幸好有大衣遮着面容,小小的北寒可是面色通红。
  “哦?”这倒是让聂凤始料未及,心里想着这个女娃看着身子骨虽然小,却又常人未及的胆量,毒师可就需要这样的人,何不收入门下?打着心里的如意算盘,聂风笑道“是导师糊涂了,那你叫什么名字?”
  北寒毕竟是个孩子,她想着自己的名字是恩人取得,心中特别自豪,她笑道“我叫北寒,北方的北,寒冷的寒。”
  “北寒啊。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有娃娃姓北呢。”聂凤故作惊讶道。
  “谢谢。”北寒深深鞠了一躬,便朝聂凤所指那栋大楼走去。受尽苦难与白眼,让她懂得如何珍惜自己来之不易再生之命。她深深把恩人的容貌刻在心里,她相信她一定会再次见到恩人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望支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