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后宫·百♀合♀传 作者:姬督教大护法

字体:[ ]

 
文案
 
本故事分为三段:
 
第一段,主线——不想当皇帝的妃嫔不是好将军。不想睡姑娘的皇后不是好宫女。这是一个“无意争宠的贵人小主女扮男装冒充王爷在御花园撩小宫女,却不慎撩到了假扮宫女视察基层的皇后娘娘”的故事。
即,皇后娘娘与一位张牙舞爪的宫嫔相亲相爱——【慕幽兰&萧玄芝:普♀度♀众生的幽兰仙子和萧艾仙子。】
 
 
第二段,支线——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大马猴子妹妹挺身保护胆小怯懦的柔弱姐姐,结果被姐姐反攻以后变得乖乖巧巧、服服帖帖的故事。
即,同父异母的长公主与二公主相亲相爱——【温敏&温婕:刺猬的心是软的。】
 
 
第三段,支线——这是两个别扭精的内心戏。长公主的妈,淑妃娘娘;和二公主的妈,德妃娘娘的故事。一开始两厢很对付,后来生了孩子以后两厢不对付。一个明面儿上不对付,暗地里想对付。另一个明面儿上不对付,暗地里处处维护。反正就是如果开诚布公的话,她们能少演好几集。
即,曾经两厢不对付的德妃娘娘与淑妃娘娘相亲相爱——【许婉嫣&刘玉昙:别扭精谈恋爱真费劲!】
 
 
至于倒霉皇帝(♂)……嗯、自然是被挤兑出家的。
阿弥陀佛,皆大欢喜。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女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玄芝,慕幽兰,温敏,温婕,许婉嫣,刘玉昙 ┃ 配角:邀月,怜星,元昊 ┃ 其它:无删节请至新浪微博→_→@霜月深雪。不要打赏,只要评论,谢谢各位!
慕幽兰&萧玄芝:普♀度♀众生的幽兰仙子和萧艾仙子
第1章 要嫁你自己去!
 
“爹!我不嫁!要嫁你自己去!——”
 
“哗啦”一声,伴随着泠然脆响,一个价值不菲的白玉冰裂纹细颈插花瓶便被萧玄芝反手一扬,以一个优美的弧度狠狠地摔落在了地上。
 
“你你你你你?!——”萧将军指尖颤抖,食指几乎快要杵到他宝贝闺女的鼻尖儿上了。
 
“我甚么我?!”
 
萧玄芝下颌微扬,双手叉腰,索性眉眼一横,便将生死就此置之于度外了,“有本事你便打死我罢!将我打死以后,你岂不是当了意了么?!到时候,你愿意将我许给谁、便可以将我许给谁!女儿绝无怨言!
 
哼哼、大不了到时候将我许给那十王爷配冥婚嘛!反正他在战场上刀光剑影、飞火流矢的,哪下不合适,弄不好还真就嘎嘣儿了呢!~~”
 
“一派胡言!——”萧将军怒发冲冠、吹胡子瞪眼。
 
 
“老爷……您消消气……”
 
萧母慌忙横身一挡,把萧将军向后拥了三两步,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手抚上他的心口,轻轻地为他顺着气,“罪过……罪过……灵草这也是口不择言,老爷你千万莫要与她见怪呀……”
 
“娘子!为夫……为夫这哪是要与她见怪?!……
 
为夫……为夫这是心疼死了这件好玩意儿了!——你看看她这败家的不肖女儿!真是……真是要气死我这个当爹的了!”
 
说着,萧将军一捋胡须,狠狠地一甩衣袖,索性别过脸去,不再去看他那不肖的女儿了。
 
“哼!——”
 
 
心……好痛……
 
 
这件尚未在手里摩挲热乎,便被萧玄芝给摔了的白玉冰裂纹细颈插花瓶便是那位十王爷送来的。
 
十王爷是当今圣上的弟弟,出于先皇的顺妃陈氏。
 
因着幼年丧母、无所怙恃,便在十五岁时早早地请了封地,远离帝京,到边疆当护国大将军去了。
 
自然,这位十王爷便是萧玄芝的父亲萧将军在军中的长官了。
 
 
萧将军名忠国,字赤心。官拜正三品“精武将军”,便是那正一品“护国大将军”、一品武相国、十王爷元谨的麾下。
 
元谨年少有成,年十五便随军出征。
 
十年来平戎踏狄、东征西讨,保得边境泰平、治下子民安居乐业,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将相之材,也是当今圣上元昊最为爱惜倚重的左膀右臂。
 
只是,由于连年的东征西讨,使他错过了谈婚论嫁的大好年华。
 
待到如今边境民安,十王爷想找一位体己佳人共享和美的时候,却是发现,朝中五品以上的大臣之女,哪一个都是早已嫁做人妇,连最晚出阁的,如今也已是身怀六甲,在家里安胎待产了。
 
 
官宦人家最为讲究的便是门当户对,莫说是一位王爷了。
 
更何况,这位王爷还是一位专情之人,自始的心愿便是携一人白首,生死相依、共度此生。
 
是以、至今,他的身边竟是连姬妾也无一个。
 
 
“哼哼,一派胡言?我管你狐言还是狗言的?!——就算是当今圣上的龙言下来了,我萧大侠也敢不听!”
 
萧玄芝气焰嚣张、毫不示弱。
 
“你?!——”萧将军气结。
 
这不肖女儿还真敢说!
 
这也就是在深宅大院儿里了,周围都是亲信。
 
万一在外头给人听去了,他们一家人的脑袋可真就是不用要了。
 
 
萧玄芝、字灵草。便是这位萧忠国萧将军的女儿了。
 
年逾十八,依旧待字闺中。
 
莫说是民间的女子了,便是官宦人家的大家闺秀,在她们十五六岁的时候,也是孩子都能满地爬了。
 
结果这位萧大侠竟是一直都未有出阁,至今守闺待嫁。
 
 
只不过,她却并不是一个老实孩子。
 
所谓将门虎女,这位萧玄芝、萧大侠便是如此,自幼习武、舞刀弄枪,勇毅英武远甚于寻常男子。
 
是以,至今都未曾有过一个能入得了她法眼的“非常男子”。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便总喜欢干些子惊世骇俗之事。
 
 
寻常的女儿家通常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素日里的娱乐活动便是在家关着门、堵着窗地穿针刺绣。
 
便算是出门去见太阳,也顶多是在自家的院子里头跟侍女、亲眷一起踢个毽子、投个壶,鲜少有外出的。
 
而她萧玄芝倒好,整日价闲不住地女扮男装,翻墙出门,而且还涂脂抹粉地去冒充那白玉面首、招摇过市,与那路上的俊男美女们眉目传情。
 
 
每逢初一、十五的庙会时候,她萧玄芝自是轻浪更甚,总不住地到那来往庙里的路上明送秋波、招蜂引蝶。
 
直惹得那些子尚未婚配的年轻男女心动情牵,一个个儿地竟是都害了她这“浪荡子”的相思病。
 
 
不仅如此,她萧玄芝竟还总喜欢女扮男装地往那青楼里钻蹿。
 
倒不是因为她阴阳颠倒、偏好女风,只因她怜惜那些被迫寄身风尘、沦为玩物的女子,是以便去“体察民情”,极尽所能地为那些苦命之人赎身。
 
事实上,如今她家府上的所有侍女,便都是她与她的两位哥哥从这帝京、望京、环京各处的青楼艺馆里头赎出来的。
 
 
萧玄芝的家中有两位兄长及一个妹妹。
 
她的父亲只有一位正妻,并无妾侍,是以、他们四个皆为娘亲所出。
 
大哥萧玄煌,字立威。方今二十有六,在那禁宫之中执金吾,是帝前的乾元宫二等司卫,官居正五品。已有婚配,妻子便是那正三品的太医院院判、林孝贤的女儿,林氏,闺名木患。
 
二哥萧玄烨,字立德。方今二十有二,在西南国境驻守边疆,身上也有个从六品佐校尉的官职。尚未婚配。
 
小妹萧玄兰。一十有三,尚且待字闺中,并无指婚。
 
 
“灵草,你这话便说得太过分了!天子脚下、朗朗乾坤,你这犯上作乱的胡话一旦被人听去,你我全家的脑袋还要是不要了?!”萧母故作厉色地说道。
 
萧玄芝唬了一跳,这才方觉失言,当下便低眉顺眼地捣住了嘴,偃旗息鼓,不再说话。
 
萧母萧李氏,闺名彩月。寻常时候慈眉和蔼、与人为善,对待下人更是视同亲属,绝无施威。与坊间大娘并无两样。
 
若不是每逢国宴,她要穿金戴银地伴同夫君一起去宫庭里头走上一遭,甚至连她自己都快要忘了,她还是一个身负三品诰命、食皇家俸禄的诰命淑人了。
 
 
沉默片刻,萧玄芝方才嘴唇翕动,小心翼翼地说道:“娘……我、我不想嫁人!……
 
这世间男子一个个儿歪瓜裂枣儿的,没一个我能看得上眼的。……若不然,你且放我在闺中老死算了……反正我就是不嫁!……”
 
现下,萧将军的气也顺了,也不再似先前那般地吹胡子瞪眼了。
 
于是对萧玄芝温言道:“女儿啊,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世间道理便是如此。你怎地非要去离经叛道,窝在家里当老姑娘呐?!
 
是,你爹我的俸禄是能养活得了你,你娘也是食俸禄的诰命淑人……但……但你若是真打定主意待在家里当老姑娘了,那么,你、你这可让爹娘的老脸往哪里放嘛?到时候,你爹我可还有没有脸面在朝堂之上与同僚们打交道了?”
 
萧玄芝哂笑一声,不以为然:“爹?您觉得女儿是甚么?”
 
萧将军道:“你自然是爹娘的掌上明珠。”
 
萧淑人附和地点了点头,一脸温善。
 
萧玄芝不以为然,撇嘴道:“哼哼?……‘掌上明珠’?呵……到底不过是你们手中的玩物罢了。”
 
萧将军面色不豫,沉默不言。
 
萧淑人摇了摇头,皱眉道:“灵草,你这是怎么跟你爹说话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