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迟来的冰山攻[娱乐圈]GL+番外 作者:姬游游

字体:[ ]

 
    小穷降鬼师浅落为生计所迫,违背师门禁忌接了个案子,结果得罪师门,得罪同门,连家里那只猫都得罪了,最后被死对头追着砍着跑遍了全城的街。
    浅落被追着砍了一个月,细细思量起那小美人死缠烂打外加间歇性脸红的特质,恍然大悟——
    这小美人该不会是……
    喜欢她?!
    PS:CP章又薇
    1.HE,HE,HE!主受,主受,主受!
    2.攻最强,攻最强,攻最强。
    3.攻嘴硬,攻嘴硬,攻嘴硬!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种田文搜索关键字:主角:浅落,章又薇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突如其来的收入
    
    a城下了一场冷雨,把整个城市浇得死气沉沉的,然而这死气也就只持续到了10月7日的凌晨。
    国庆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整个平静无波的假日被一条消息彻底轰炸得尸骨无存,被秋雨浇地阴沉的城市一下子喧闹了起来,就像是滚油的锅里,一直静静滚着,终于洒入了那要命的一杯水——
    轰。
    深夜寂静的星空之下,浅落一个人盘着腿坐在床上,面前是一直播放的电视机,屋子里没开灯,只见电视机的画面一幕一幕地投在浅落的脸上。
    浅落是个降鬼师,还是个很穷很穷的降鬼师。她住的是公寓顶层的小阁楼,开的是几十年前流行的小夏利,总之生活在即将报废的衣食住行里。降鬼师总是很顽强的,就像浅落,她硬是在高高低低的阁楼里面勉强塞下一张床,一不小心站起来没看上面就要磕头顶,至于这种事情一直循环的下场——
    她师姐浅臻深情款款地摸着她的脑门,说:“我都能摸出一个坑来了。”
    浅落说:“滚,你才脑子有坑。”
    然而师姐此刻不在,要是在,眼前这穷苦落魄的时节她还能强取豪夺点生活费用来应应急。
    浅落甩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继续百无聊赖地看着新闻。
    就在今天清晨,娱乐圈里当红的十七岁童星周小冥被发现服用安眠药自杀,一张少女死亡的照片迅速传遍了整个网络,那女孩子脸上仍然是天真的笑容,又密又长的睫毛如同脆弱的蝉翼一般,覆盖在那双原本水灵的大眼睛上,嘴角勾着甜蜜的笑,一头乌黑的长发在洁白的枕头上散开。
    这张沉睡的少女美丽微笑的照片在一瞬席卷了所有媒体的头条,引起轩然大波。
    那少女死去时安详而又美丽的笑容,深深刺痛着人们的心。
    一时间,所有娱乐圈相关不相关的秘闻都被扯出来轰炸一番,人心惶惶,一片混乱。
    这时候,一只黑猫悄无声息地跃上浅落的肩膀,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在浅落的脖子上舔了一下,就在浅落肩头缩成一团准备睡觉。
    浅落伸手戳了戳它柔软的肚子,说:“夜夜,你看着姑娘,多漂亮。”
    夜懒懒的扭了脖子,一双幽绿色的漂亮眼眸转过来,看了一眼,软软地喵了一声以后,换了副低沉的嗓音:“你个恋童癖。”
    “都十七岁了我怎么就成恋童癖?”
    “没成年,就是恋童癖。”
    “……”
    浅落一把将这只猫拽下来,手拎着她的尾巴笑道:“说谁呢?”
    夜被倒立拎着,愤怒地嗷呜了一声,肉爪子扑腾几下:“放手!”
    浅落看着它,坦然地挑了眉毛,嘴角牵起一丝怪笑。
    夜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只见浅落把它一点点拎高,然后,骤然松手。
    夜惨叫一声,向下面重重栽去。
    就在这个时候,浅落久久无人问津的门上,被人轻轻地敲了一下。外面是一个礼貌的声音:“浅小姐您好,很抱歉夜色已深还来打搅,请问您睡了么?”
    外面又传来一个女人高傲的声音:“睡了就叫起来,大不了把门踹开。”
    方才那个温柔的声音礼貌而又带着几分疏远:“小姐,请注意您的言辞。我不记得我曾经教过您这样的话。”
    那个女人冷笑一声:“我那个好妹妹可刚刚死于非命,你让我冷静?!滚开!”
    2.
    黑猫在浅落的腿上轻轻一跃,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黑色弧线,美丽的猫眼看向那扇狭窄低矮的门:“没有礼貌的女人就要进来了呢。”
    它的尾巴优雅的在空中摆了一下,那扇紧闭的门缓缓打开——
    浅落大惊,顿时伸手下意识摸胸口:“丫的我还没换衣服!”
    门打开了,那个站在门外且在深夜里还带着黑色墨镜的女人就要走进来,却被眼前的人温柔地拦下了:“小姐,门里的主人并没有邀请我们进去。”
    浅落嚼着薯片,颇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那个带着墨镜的女人冷笑一声:“你是说这个住在三流公寓的顶层杂物间里的家伙?”
    旁边的女子微微笑着:“要尊重降鬼师,这是第一条原则。”
    浅落往嘴里又塞了口薯片,用满是油腻的手招了招:“没事儿没事儿,进来吧,找个地儿坐。”然后她看向那个带着墨镜一脸高傲的女人,好心提醒:“你最好把墨镜摘了,不然——”
    话没说完,此目中无人的女子因为目中无墙一头磕在房顶上。
    浅落嚼着薯片耸了耸肩。贫民窟可是个所有人只要进来就不得不低头的地儿,她想着。
    那个女人一把扯下来墨镜丢到旁边人的怀里:“拿着!”
    来的正是周海灵和她家的管家殷童。
    周海灵弯了腰进来,艳丽而又凌人的眸子看着老旧电视机上播放的一切,盛气凌人地说:“想必你也看见新闻了,我妹妹今天凌晨的时候死了,死得蹊跷——你是降鬼师?”
    浅落捞出一片薯片来喂了团在床上佯寐看好戏的夜,等它张了那张尊贵的猫嘴接了薯片才缓缓道:“你谁呀?”
    周海灵一怔,“你不认得我?”
    浅落说:“哎呦这大半夜的我又没开灯,我又不记得你胸围,我咋知道你是谁。”
    周海灵成名早于周小冥,走到哪里都有几千几万的粉丝一路尖叫追随,此刻被眼前一个穿着腈纶睡衣住在杂货间里的女人嘲讽了,顿时一阵火上来:“你——”
    殷童微笑着:“要尊重降鬼师,这是第一条原则。不然若是有一*你犯了难,没人来救你。”
    周海灵满腹的话都被压下去,只得由着殷童去向浅落说话。
    浅落对这个所谓的仆人另眼相看。
    虽然是“仆人”,却从一开始就掌握着话语的主动权,说话做事温和有礼,然而——
    那一双看似平静的眸子里,却总是偶尔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转瞬即逝,难以捕捉。
    殷童低着头走进一步,向浅落微微一鞠躬:“浅小姐想必也看见新闻了,知道我家二小姐今天凌晨的时候死于非命了,我们对此都很伤心,也想早点找出二小姐的死因,所以着急之中多有冒犯,浅小姐能理解吧?”
    浅落还是盘着腿,歪头打量了一下周海灵:“我看怎么没觉得。”
    殷童微笑着,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似乎特有所指地看了一眼碎了玻璃的窗子,才又转过头来对浅落道:“不知道二十万够不够浅小姐来帮这个忙呢?”
    浅落往嘴里送薯片的手就是一顿,下意识捏了捏自己手里的过期薯片,感受了一下那种薯片放久了之后因为潮湿而变软的腻感,才说:“多少?”
    殷童说:“二十万。”
    那种声音既温柔又疏离,带着一种蛊惑的磁性,在浅落的脑海里一遍遍回荡着。
    妈妈呀二十万,啊哈哈哈哈!
    浅落终于说话了,故作深沉:“少。”
    殷童还是和蔼的笑着:“二十万只是预付,等浅小姐办完了事情,另一个二十万会立刻打到浅小姐账上,以我们家大小姐的名誉担保,绝对不会欺骗浅小姐。”
    浅落狐疑地看了看周海灵的样子:“她真关心她妹妹?”
    殷童笑道:“事实上,我们需要浅小姐来查出二小姐真正的死因,如果仅仅是自杀更好,如果不是,那么也希望浅小姐能帮着我家大小姐洗清杀人的嫌疑。因为如果二小姐死亡,大小姐将是第一受益的——周家全部的财产,都会由她来继承。”
    “但是凭借着大小姐现在的名声,根本不需要这些钱,所以我们真心实意请浅小姐帮忙来澄清事实。”
    浅落怔了一下:“等等,你说的是,自杀?”
    殷童说:“正是。”
    浅落下意识重复了一遍:“不是他杀?”
    殷童说:“这仅仅是一种假设而已,到底真相是什么,还需要浅小姐来帮着查清楚。”
    浅落沉默了。
    做了多年的降鬼师,浅落深知,师门有三条死的规矩,是万万不能犯的。
    一,不为凶手驱鬼。
    二,不接幼童自杀。
    三,不接恋人寻鬼。
    这件事正好触犯第二条戒律,一旦让师门的前辈得知,光是唾沫星子就能淹死浅落。然而,此刻盘着腿坐在电视机前的浅落关心的不仅仅是钱和禁忌,还有那个女孩子死时的笑容。
    这个案子,到底能不能接?
    浅落左右衡量许久,终于艰难地说:“你要知道,降鬼师一门是有——”
    殷童微笑着接了下去:“是有禁忌的,第二条,不接幼童自杀。”
    浅落更加困惑:“既然知道你没还来找我?”
    殷童脸上完美而精致的笑容带着一种魅惑,充满磁性的声音在黑夜里缓缓舒展,犹如一朵绽放着美丽的花朵,带着致命的香气:“因为我们知道,浅小姐非常缺钱。”
    
    第2章 仆人&小攻
    
    浅落在对上殷童那双幽深的眸子的时候,绝对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赤身*坐在这里,被这个女人看了个遍,然而殷童的目光很柔和,以及她说话的方式,甚至是一举一动无一不是柔和的,唯独话里藏着的凌厉锋芒,让人无处可躲。
    浅落被人揭了底儿,也装不下去那架子,只好垂死挣扎:“少。”
    殷童笑着:“其实已经不少了,但是如果浅小姐执意要求,一共五十万如何?依旧是二十万的预付,剩下的等到浅小姐做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