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子桑gl+番外 作者:K兽(上)

字体:[ ]

 
文案:
 
  文案 
数百年的子桑皇朝,一朝覆灭,血脉皆断。
百年权臣柏氏接管帝位,建立新的王朝。
她,一出生就是亡国遗孤;
她,一出生就是新朝公主。
“公主,那个什么少年英雄要来当您的驸马爷,万一…不是个好人呢?”
“我只是想不到,与我同床共枕的人,竟是我杀父仇人之女。”
柏倾冉从来没有强烈地盼望过一个人回来,
而今,
子桑聿,你回来吧,家仇国恨我都可以不要了。
错着成缘,情深致恨。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子桑聿,柏倾冉 ┃ 配角:主角以外一众人 ┃ 其它:子桑,帝王
 
 
==================
 
 
 ☆、楔子
 
 
  数百年的子桑皇朝,一朝覆灭,血脉皆断。
  百年权臣柏氏接管帝位,建立新的王朝。
  她,一出生就是亡国遗孤;
  她,一出生就是新朝公主。
  恨,总伴随着爱而生,是一味地滋长,还是被爱渐渐扼杀。
  错着成缘,情深致恨。
  “这天下,为我子桑皇族。”
 
  ☆、第2章 帝子殇
 
  大延顺和四十八年。
  这一日,正是正月十五元阳佳节。
  数百年前,子桑氏统一天下登上帝位,正是这元阳节时;这几百年来,元阳节便如同建国之日,热闹非凡。而同样的这一天,年过花甲的顺和帝子桑怀,下令举国欢庆,共贺佳节,还取消了宵禁。百姓们载歌载舞,皇宫之内百官兴致高涨,一派繁荣昌盛。
  的确,如今的大延王朝,是一个繁荣有势的国家。顺和帝次座的当朝太子子桑统,望着下座欢庆的百官,心情复杂。
  从先帝开始,大延便重用柏家。现今,同样年逾花甲的柏元兴身为左相,其长子柏道成身居尚书台一职,次子为户部尚书。谈及柏家,无人不说那是三代忠良,祖上有光。但是…太子紧咬牙关,柏家已是百年权臣,这十几年来,兵权重任早已在柏家之手,文武百官也有多人是柏家门生,只怕一句,足以覆朝。
  太子却是空有计谋,门下人才也未成气候,无力拔了这皇朝隐患!
  只因一字:权!
  念我子桑氏为帝数百年,现今却要毁在我辈之手!太子一阵神伤之后却又是坚决目光:但是他日,定然反了他柏家!
  上座的顺和帝仍在席上言笑,见太子一人在座上发呆,便笑着唤道:“皇儿,何以出神?怎么不见筝儿?”韶筝,为当朝太子妃。
  “回父皇。筝儿毕竟临盆将至,还是呆在寝宫比较好。”太子朝着顺和帝一笑,将先前的情绪暂时压下。
  “也对。”顺和帝捻了捻胡子。论起这太子妃肚中血脉,倒是他子桑家现今的皇嫡孙。虽然长子子桑扬早已有了一子一女,但又因长子是为庶出,两名儿女又是平平无奇,故而顺和帝平日也不多在意。
  倒是这一个未出世的孙儿,定是非凡的人物吧。
  元阳盛宴此时已是到了热闹时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墨绿锦袍的男子,头戴金冠手捧着锦盒走进宴席来。
  “儿臣参见父皇!”
  “皇儿免礼。”
  文武百官皆是停下了手中的敬酒嬉闹,带着一种敬意的目光看向殿中的这一个墨绿锦袍的男子——或者说,是看向他手里捧着的锦盒。
  这个男子,正是顺和帝的长子,太子的皇兄、明王子桑扬。
  明王对于自己的身世一直是耿耿于怀。事实上,自己乃是子桑家的长子,那储君之位本应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岂料,因为自己的生母只是侧妃、而后来而生的弟弟凭着生母是皇后所以为嫡出,转而立为太子。
  说好听些自己是个皇亲国戚,是个世袭的王爷。只是这样的虚衔实在是无用,谁人不知朝中多人不把他明王放在眼里呢?皇帝的儿子又如何、只要不是嫡出的孩子,那些庶出的终究是等着罢黜的废物而已!
  “皇儿,可平安归来?”
  明王脸色就是一沉,就知道这句话并不是问自己,而是问自己手中带回来的东西。“回父皇,儿臣不负所望,将元阳圣酒从故城护送了来!”
  说着,便半跪下地,双手高高捧着锦盒。
  说起这元阳圣酒,乃是子桑氏建国开战之时大军出征喝的酒酿,冲着欢庆建国的名头,大延开国皇帝便为此酒取名为元阳圣酒,并且派人世代负责圣酒的酿造,长埋在子桑氏发迹起兵的江南一座城池、承运城里。
  每年元阳佳节,大延皇帝都会派出皇子前往承运城取圣酒,带回大延皇宫来让皇族子弟以及文武百官品尝。故而,大延子弟对于元阳圣酒就如同见了天子一般敬畏。
  顺和帝一扬手,下列的公公便会了意。
  三名公公缓缓走到明王跟前,先是向着明王手中的锦盒行了礼;行礼之后,一人将那锦盒轻轻打开,一人则是套着布帛将锦盒里装满元阳圣酒的青花白玉壶拿了出来。第三人连忙递上早早准备的托盘,接过酒壶,往皇帝那走去。
  按着礼数,公公拿起酒壶往皇帝和太子的酒杯中倒满了酒、复又有一个公公上来,接过一杯酒端给明王。
  元阳圣酒先由皇族人品尝,品尝过后,方按着官阶分予文武百官。
  “大延王朝繁荣鼎盛,全赖父皇治理有方!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以及明王二人端起酒杯向顺和帝敬去,方一饮而尽。
  明王则在喝下去之前,手指带着些粉末在酒杯抹了一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百官一众拜倒,顺和帝心情大好,也是端过那圣酒饮落喉中。
  太子跪在地上,双手却是攥成了拳头,似是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消一会儿,那眼里已经漫起了泪水,一眨眼,眼泪便滴落在地。
  明王仍旧跪着,如同和文武百官一样静静等待。
  那顺和帝喝过圣酒之后,本想喊一声众卿平身、不料却觉得喉咙似被什么东西封住一般异常难受,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望着下列百官竟不住颤抖、全身痉挛!
  一旁的太子,同样是这样症状。
  “啊——”闻得一声痛苦的叫喊,文武百官惊恐地抬起头来:只见皇上和太子都瘫坐在地上,口吐白沫,七孔流血,甚是瘆人。
  一时间,明王便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明王望着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只是缓缓站起,朝他二人走近。“怎么会呢…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我也喝了圣酒啊……”
  此言一出,文武百官皆惊:有人毒害皇上和太子!
  “到底是谁、这样地狠心……”明王仍旧是一脸空洞的样子,却在背对着朝下百官的时候向着他二人勾唇笑了。“父皇、皇弟、为什么会这样,你们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我明明记得…”明王凑近皇帝:“我明明下的不是这样的药…”
  顺和帝一听,如受五雷轰顶。
  可笑啊,想不到养在膝下几十年的孩儿,今日竟将自己谋害!“逆子……”顺和帝很是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来:“为什么……”
  “父皇,我身为长子却对我视而不见,我才要问:为什么。”明王脸色淡漠,朝着皇帝退开了两步,大喊哭嚎着:“父皇,你不要离儿臣而去啊!父皇!”又是一个近身,明王上前紧紧地扼住顺和帝的穴位,导致血液不通。
  “逆……子……”顺和帝脸色通红,甚至发黑。最后,只是狠狠地瞪着自己这一个儿子,无力地失去了力气,垂下来的手紧紧地落在了身上的五爪金龙的锦袍上。
  明王转眼望向旁边那人,默默走近。
  “皇弟……”明王轻声唤着,眼里却有着积累多年的杀意。
  太子已是痛苦不堪,看着近在身侧、因为即将能登上帝位的兄长,苦笑。
  “你笑什么……”明王冷冷看着。
  太子伸出手来,扯住他那锦袍的一个衣角,轻道:“皇兄,你好生糊涂啊……怎可、怎可为他人作嫁衣……”
  明王的瞳孔骤地一缩,听得这一句话惊了惊。
  “什么…”明王想去问太子这句话的意思时,太子已经是毒发身亡、瘫死在他这个皇兄的身上了。明王不喜欢那种问不到答案的感觉,于是很是痛心地仰天哭喊:
  “皇弟——”
  朝下文武百官都吓得不轻,陆陆续续地跪倒在地上。元阳佳节,国日的时候皇帝和储君却被一同杀害,这样的事情是那样地严重!虽然有人怀疑是明王所为,但是明王也是喝了圣酒的人,怎么没事?
  一时间,哭嚎声议论声不断。
  就在此时,人人皆听到了一阵轻兵铠甲的金属碰撞声、以及大规模人数行走的脚步声在向这一边缓缓靠近。明王如同早已知晓一般,只是紧紧看着宫门的方向。
  文武百官连连退开,让出一条道来。
  来者是皇宫的御林军,带头者则是柏家长子、如今的尚书台柏道成。柏道成同样也是穿着一身铠甲戴头盔,来到殿中停下、只见座上的皇帝和太子已经毒发而死,明王则是坐在其中看向自己、甚至有喜悦的意思。
  柏道成看着他,却是冷漠。
  明王心中一震。
  “明王殿下!”柏道成高声喊着:“你下毒毒害皇上和太子,该当何罪!”
  百官里又是顺着这一句话而炸开了锅。原本猜疑明王手段的人则是更加地确认这个想法,加上一些柏家门生的臣子添油加醋,一时之间大臣们如同墙头草,大风一吹便换了个方向倒下。
  “我……”明王也是没有意料到有这一出,只是看着柏道成,疑惑万分。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太子的话来。
  皇兄,你好生糊涂,怎可为他人作嫁衣。
  原来…原来指的就是这个当日许诺说一同起事、立自己为皇帝的柏家人不可靠么。兄弟间的默契在这时却冒了出来,和太子一样,想到了当今形势。
  子桑无权,柏家称道!
  明王狠狠地咬牙,杀红的眼睛望着这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柏道成,你血口喷人!当日明明是你说一同——”
  “明王殿下!”柏道成身边一个亲信、颜天明打断了他的话:“我相信在座的文武百官都有看到,是你捧酒给皇上和太子,而皇上和太子、也确确实实死在了你的怀里!”
  在恐慌的情况下给予煽动,是很有效果的。
  明王看着四面八方都投来了质疑的目光,连连退了几步。
  小人、柏道成你这个无耻小人!
  “就算是这样……”明王突然觉得心口很痛,很痛:“就算是这样…我子桑家还有我那一对儿女…”今日自己恐怕是逃不出去了,但是子桑家的皇权自然会因此落在自己的孩儿身上、就算是沦为柏家的傀儡,起码这天下还是子桑的!
  “明王,王府上下谁人不知,你癫狂发作、杀害了世子郡主以及王妃。”
  柏道成冷冷地回话着,毫无怜悯他的意思。
  “你——”明王觉得大脑已经是一片地空白。都是成帝之路是用无数的尸体和鲜血堆积出来的辉煌大道、果真是这样吗?“言儿…恬儿…”明王喃喃地念着自己那对儿女的名字,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