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找的替身把我当替身 作者:发呆的不不

字体:[ ]

 
文案:
     嘛~反正是小短文,就懒得写什么文案了。
 
总之就是一句话:脑洞大开
 
…哦,好像不是一句话。
 
那就不要在意细节了。
 
直接看题目吧。
 
脑子有坑但幸运S的总裁之故事。
 
FOR MY HAREM
 
TO MY READERS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依,林瑾颜 ┃ 配角:宴璆,刑箬、华黛,宁殷 ┃ 其它:多CP
==================
 
  ☆、嘿嘿嘿
 
  身为一个狂霸酷炫拽的女总裁,牧依是一个无情,冷酷,无理取闹……啊,不好意思,跳频了。
  她其实是一个多年来,一直保持单身,没有谈过恋爱的人。
  因为,她一直觉得成功的女性需要什么恋爱,她只要事业就可以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想的,直到一个穿着小白裙的,骑着单车的女孩子把她撞到了,还撞倒了。
  没错,是撞倒了。虽然牧依一直都是坐着法拉利去上班,但是这一天,她突发奇想,想尝试一下走路去上班。结果,就被这个女孩子给撞倒了。
  被撞倒的牧依痛苦地揉着脚踝。因为牧依穿着高跟鞋,她被撞倒时其中的一只高跟鞋的根都折断了,她脚踝也扭到了。牧依再看了一看自己的脚踝,她发现自己的整个脚踝都肿了起来。
  她有点愤怒地抬起头,想看看这个骑车不看路的人到底是谁。
  之后,她就看到了一张着急地看着自己的脸,那张脸宛如出水芙蓉。那张脸的主人嘴抿着,好像在为自己担心。而且她还微微蹙着眉,那略带感伤的感觉,让牧依很想为她抚平她眉间的皱。
  女孩把牧依拉了起来。
  牧依看到那纤纤素手搭到自己的手上,看愣了,不由得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眉皱的更紧了,她沉默了一会儿,说到:“我叫宴璆。”
  牧依听到了女孩那如鸣佩环的声音,心中想着:啊,我对她一见钟情了。我喜欢上了她。我要和她在一起!
  于是,牧依掏开自己的小手包,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名片,给女孩,说:“我是牧依。”
  女孩僵硬地扯出一个笑容:“不好意思,我还有课,能不能等我上完课再联系。我的手机号是哔哔哔~”
  牧依惊喜极了,她也对自己有了好感了吗。所以我们才交换了联系方式啊!不过,既然她要上课,那我还是不要耽误她上课了吧。这样,她才会对我有更多的好感。
  于是,牧依点点头,“好的。”
  之后,宴璆就又骑着单车走了。牧依掰断了自己的另一只高跟鞋的跟,开心得恍恍惚惚地一瘸一拐地向公司走去。
  牧依不知道的是,其实宴璆心中的想法是:一个行人怎么在非机动车道上走啊!被撞到了,还问我名字,肯定是想讹我!哼,还好我聪明,给了她错误的手机号码。
  身为一个懂得股票的走线图的总裁牧依其实是完全不知道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的区别的:反正她有专属司机,干什么要记这些路标呢。
  得到了喜欢的人的手机号,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牧依总裁在一日的工作中就让了好几个王氏破了产。
  到了夜晚,牧依开心地拿起她的手机,按下了早上宴璆告诉她的号码,电话打通了,牧依有些羞涩地说:“那个,宴璆啊……”
  牧依还没说完,手机就传出了一个大叔的声音:“瓜娃子大晚上的打啥子手机,还给不给老子睡觉了。”
  “……请问,宴璆是这个电话吗?”被这粗犷的声音吓了一跳的牧依小心翼翼地说道。
  “格老子的,你打错电话了。”对方挂了电话。
  牧依:……
  牧依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号码,号码输入的没有错啊。难道,是自己在当时听岔了?
  但是,身为一个很叼的总裁,牧依怎么可能因为弄错了宴璆的手机号就放弃寻找宴璆呢。她很果决地打电话给自己的秘书,“我要找一个人,她的名字叫宴璆。”
  秘书华黛很好脾气地问:“请问是哪个yan哪个qiu啊?”
  牧依总裁很直接地说:“不知道。”
  华黛:……连名字都只有一个音,没有字,这样怎么找人啊?当我是超人啊!
  华黛保持淡定的语气说:“总裁,你这样恐怕是找不到她的。”
  牧依:“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的话,要你何用。”
  华黛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妈的智障,如果这样都能找到人,那就不是现实世界,是小说了!哼,如果不是你有钱,谁要理你这个拽到飞起来的人啊!
  华黛再努力地保持淡定的语气说:“总裁,请问还有什么线索吗?”
  牧依把今天这个浪漫的邂逅告诉了华黛。
  华黛:唔,有课代表那个女孩应该是学生,骑单车去上课,学校应该离那个被撞的地方不远。好像离那个地方不远的学校只有H大了……不过,总裁这是想要索赔?堂堂的一个总裁居然这样,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身为一个能干又能干的秘书,华黛很快就真的找到了宴璆。
  华黛把宴璆的照片,学校,手机等等一系列信息打印下来,给了牧依。
  牧依看了看后,对华黛说:“嗯,你,不错。行了,你可以走了。”
  华黛:……谁要你的表扬啊,我要加薪加薪啊!还有奖金!要知道找到宴璆真的很难的啊!
  华黛紧紧地盯着牧依,希望她能发现自己想要加薪的愿望。
  牧依一抬头看到华黛还在自己的办公室,还用一种期盼且有种含情脉脉的感觉之眼神看着自己:唉,╮(╯-╰)╭,我就知道,我的魅力很大,我的秘书都喜欢我。可惜啊,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
  有了自己喜欢的人的总裁大人牧依难得温和了一点,对华黛说:“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就不要喜欢我了。”唉~大家都有不由自主喜欢的人,我就不怪她了。
  华黛:excuse me???见过自恋的,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自恋的。
  华黛抽着嘴角走出了办公室。
  牧依再仔细地看了一下华黛给自己的资料,她发现,宴璆给自己的手机号和资料上的手机号几乎没有重合的数字。
  重合的只有一开头的13……
  但是牧依完全没有想到宴璆是故意地把错误的给自己的,她只是以为宴璆记错了号码而已……虽然这个一听就知道不怎么科学。
  为了给宴璆一个好的印象,牧依决定要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到宴璆的学校去,把自己最美好的样子呈现给宴璆看。
  没错,牧依她选择了一套深蓝色的露背鱼尾晚礼服,配上一套钻石首饰,再穿上银色镂空高跟鞋。
  她乘坐着林肯加长,到了宴璆的学校里。
  华黛帮牧依找来了宴璆,牧依就缓缓地从林肯加长中下到了地上。
  如果牧依是在宴会上,她一定是最光芒四射的那位。
  ……然而,她现在是在学校里,看到牧依的同学们纷纷表示:我们学校怎么混进了神经病?!
  宴璆看到了牧依,很是不解:这人为什么要找我,我认识她吗?
  牧依看到宴璆后,缓缓开口:“你还记得那日,你撞上了我的情景吗?”
  宴璆:……居然坐着林肯加长来讹我,您还真的是太行了。
  宴璆尴尬地笑了笑,“怎么会不记得呢。”我第一次见明明旁边就有人行道却要在非机动车道上大摇大摆走的人。
  牧依:果然,我已经给她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了。她肯定对我抱着浓烈的好感。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再之后,我们就会在荷兰结婚。婚后,我们就领养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吧。小女孩就让她学艺术,小男孩就让他……
  想了自己和宴璆在一起后十几年的事情后,牧依想先对宴璆说些什么,但是一个穿着背带裤的妹纸却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宴璆旁边,搂住了宴璆。
作者有话要说:  啊,让我刷一发存在感。
嘿嘿嘿,猜猜里面的人物谁是谁。
中的有小红包。
在的朋友,刷一发评论吧。让我看到你们!
 
  ☆、哈哈哈
 
  宴璆往旁边一看,略感奇怪地问:“邢箬,你怎么来了?”
  “我见今天你这么晚都没回我们的租房吃饭,担心你,就来找你啦。”
  牧依一惊:什么,宴璆居然和别人住在一起!肯定是她太穷了,只能合租。我的宴璆怎么这么可怜啊。看来,我要帮宴璆准备一套房子了。
  “你们是什么关系啊?”对于宴璆与其他人住在一起的这件事有点介意的牧依问邢箬道。
  邢箬看到牧依看宴璆的眼神,有点不爽地皱了皱眉,而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啊,我们是情侣啊。”
  宴璆翻了个白眼,又在卖腐。不过,这个卖腐的时间地点人物都很不对吧!在动漫展的时候卖腐就算了,在这里卖腐算什么啊?
  ……难道邢箬看到了这个被我撞的人的服饰,以为她是在cosplay什么的,所以就不由自主地卖起了腐?但是,这个女人的服饰很明显不是很二次元吧,这很明显就是晚礼服吧。所以说,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要穿着晚礼服来讹我啊?宴璆百思不得其解,她看了看周围,见并没有什么人。放下了心,和这女的在一起,指不定别人认为我也是神经病呢。
  什么?!牧依大惊,她紧紧地捂住了胸口,向后倒退了整整两大步。不,我不相信,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在我终于找到真爱的时候,真爱居然已经有了女朋友?
  “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事了吗?”牧依用悲伤的目光看着宴璆。
  宴璆:我们之间除了碰瓷,还有发生什么事吗?怎么好像我对你做了酱酱酿酿的事一样?
  牧依继续悲痛地说:“你怎么会有女朋友了呢?那,我们,我们这样算什么?”
  宴璆:什么鬼!是我失忆了,还是你记忆出现了错误?
  宴璆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这位小姐,我上次撞到了您,我对此表示很抱歉。我会赔偿您的了。”语罢,有点心疼地拿出自己的小钱包,抽出了一百元递给了牧依。
  牧依又往后倒退了一步,“你居然拿一百元来衡量我们的那次相遇。”
  在一旁的邢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这女的好像在演琼瑶剧一样?
  宴璆更心疼了,这是要狮子大开口啊。宴璆用颤抖的手再次打开她那空瘪的小钱包,又抽出三百元来,递给牧依。“喏,这是我全部身家了。”
  牧依更悲伤了:“你居然用钱来衡量我们之间的关系。”
  宴璆茫然极了,啊?所以说,我们真的有过什么关系吗?
  宴璆不由自主地看了看旁边的邢箬,这是自己的青梅青梅,她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宴璆想问一下邢箬,自己到底有没有失过忆。
  牧依看到宴璆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反而看向邢箬,更悲伤了。
  她一转身,打开车门,快速地进了去,悲伤的她已经不想再见到宴璆了。
  她让司机把自己载了回家。
  -----------------------到家的分割线-----------------------------
  牧依回了家后,走到了家中的阳台上,她抬头望天:看,天空都在为自己而感到悲伤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