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绝对锋刃 作者:沧海一禾

字体:[ ]

 
文案
在星际中,各地区组成了联邦,由联邦军事同盟负责保卫与行政。联邦军事同盟各家族每年推选出优秀的子弟继承重要席位,韩家在大战中立下赫赫战功,却人丁单薄,到了韩泷将军一代只生下一个女儿——韩仪。
各家族虎视眈眈,韩仪为了自己的家族与荣誉,毅然女扮男装进入高级军校,运用自己得天独厚的精神力闯出一条路。她知道,自己势必要成为无人可挡的锋刃!
 
 
 
这是百合机甲文,看女主怎么一步步升级成长吧=W=
PS:里面的CP不仅是GL,也有BG、BL等多种(毕竟是在男人的世界里升级),任君调戏哟。
绝对1V1,手速渣,大家可以养肥再看,更不了的话阿禾会在微博请假哒
 
 
内容标签: 女强 未来架空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仪;阿絮 ┃ 配角:很多 ┃ 其它:有机甲元素,不主机甲主升级
 
 
 
  chapter1
 
  韩仪站在人潮涌动的校门前,脸上洋溢着希望与憧憬的男孩们在她身边来往,她盯着校门上方遒劲有力的铁画金钩,日光下联邦高级军事学校那几个大字晃得人眼花。
  这是联邦最高军事学校,这是通往军部的唯一途径,这也是她将要生活五年的地方。
  “你真的要去吗?”临行前父亲将自己叫到书房,脸上充满了无奈与疲惫。她为父亲流露出的苍老与疲态而心惊,从小到大,这个男人挥斥方遒把控一切,好像永远不会倒下的巨人。自己这样一个决定却仿佛要将他击垮。
  韩仪有些难过,还是点点头。他们家到了她这一辈只有一个女孩子,可是韩家的荣誉不能断,联邦军事委员会其他家族也在虎视眈眈,如果不能在父亲退位前掌握军部实权,他们家怕是要就此陨落。韩家在历次大战中立下赫赫战功,也因此子息单薄,身为军事委员会十家之首,如果推举不出一个强势的继承人,那么势必会被排挤出军部,甚至遭到灭口。
  父亲拍了拍她的肩,欲言又止,最后只是说一句照顾好自己,便让她走了。
  她将头发剪下来时,母亲在一旁哭个不停,直念叨着她将来要如何嫁人。看着散落一地的头发,她却不觉得可惜,她从来不愿做一个男人的附属品,更不愿意做一个比自己弱的男人的附属品,五年的时间可以让她得到暂时的解脱,以后的事以后再作打算。
  其实她心中明白,未来生活中难熬的绝不是母亲担忧的高强度训练,而是自己的身份。一个女人,擅改性别混入军校,已经挑战了联邦的法律和人们的观念,一旦被发现,就是一条死路。在此期间,她也不能透露一星半点自己与韩家的关系,否则容易暴露秘密不说,还易引起上层的关注,这样今后要进军权利中心就难了。
  对那些世家子弟来说,这里是掌握权力的一个阶梯,对平民学生来说,这里是一个充斥着最高理想与使命的地方,对她韩仪来说——这是她的第一个战场。
  韩仪搬进宿舍才发现这里的住宿条件还是相当好的,四人一间,每人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分布在客厅四角,设施齐全,就是隔音差了些,不过要屏蔽精神力已经足够了。
  “哟,你是韩仪?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舍友了。”韩仪刚进去,一个男生就从卧室里跑了出来,兴奋地跟她打招呼。
  韩仪点点头,瞟了一眼男生胸前的铭牌,何兆,那男生还在喋喋不休:“诶,你是从哪里来的?我是从拉普星来的,这军校好豪华啊。那时候他们突然找上我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结果竟然让我来帝星上学……”
  是军部亲自找上的?想必精神力值很高了。韩仪有些诧异地看了看那男生,一张脸长得清秀,身上穿着辨不清颜色的长袍,从外表看是看不出有过人之处。走到自己门前,韩仪站定,男生停下喋喋不休的唠叨,问道,“呃……我是不是太罗嗦了?抱歉抱歉,这几天宿舍里没人和我说话,所以就……”说罢,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韩仪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我刚来到这里有些累,想休息休息。”她声音本就比较中性,现在刻意压低了声音再加了些精神力的波动,倒也像个男生。
  何兆慌忙道歉:“不好意思啊,你去休息吧,小孩子总要休息休息才长得高的。”
  韩仪肖似父亲,一米七三的身高在女孩里已是少有的高个,在何兆面前却还是矮了半个头……再加上她面嫩,想来对方是将她当做了小孩。
  韩仪只是笑笑,便进了自己房间。
  房里各种日常设备一应俱全,只是隔音不大好,仅能勉强阻挡日常精神力的波动。韩仪将行李整理好,围着整间屋子考察了一下环境,换上了学校提供的军服。镜子里的“男生”轮廓稚嫩,面庞秀致,却有一双深邃的黑眸与刀锋一般的眉毛,笔直挺括的深绿色军装勾勒出身体流畅的线条,略有弧度的胸部经过处理后看不出痕迹,韩仪满意一笑。
  她盯着镜子里的影像良久,忽然立正,对着自己行了个军礼。
  “一年级一七零八号,韩仪,报道!”
  两天后指挥系的学员在教学楼前集合,一个浑身痞气的男人拿着手中的帽子扇风,笑着自我介绍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训练员,我叫商行,你们既然进到这里就要时刻牢记自己作为军人的职责。现在,从这里跑步前进到训练场。”
  到了训练场,商行下达立正指令后便慢悠悠地踱到树荫下打起盹来。
  烈日下的曝晒持续了一个下午,知道日光西斜,天色渐暗,商行才舒展着身体悠悠醒转。
  “你们还在啊……”商行打着哈欠摇了摇头道,“散了吧散了吧……看来没什么好苗子……”
  韩仪冷眼看着商行,站在这里的都是从联邦各地区万里挑一的最优者,能进入指挥系的更是精神力数值过七的人,越是优秀的人自尊心越强,怎么能忍受这样的低估。他让所有人在煎熬了一个下午,却抛出这一番话,怕是会遭到抗议。
  果不其然,学生中立刻有人报告出声:“报告长官!我认为您的判断没有根据,请您收回自己的话!”
  商行嗤笑道:“你觉得我说的不对?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站一个下午吗?”
  “报告长官,是您的命令!”
  “你们身为指挥系的学生,却只会盲从命令,这一个下午是给你们的惩罚。”商行的话给在场所有人巨大的冲击,一时无人出声。“服从命令,是一个军人的职责,判断命令,却是一个将军的基本能力。”
  “作为指挥者,你们要做的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利益,判断形势,随时调整战术,甚至是改变命令,这是你们要做的事情。而我的命令一个下午都没人出来质疑,作为指挥系的学生,你们已经不合格了。”
  “报告长官,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原则,即使是指挥官我们不也需要服从命令吗?”
  商行笑了:“如果你们是命令的制订者呢?我要培养的是最高指挥者,你要为自己领导的队伍负责,就要学会制订命令,哪怕是单位最小的队长,你也要知道该如何运用自己的头脑与力量做出正确的命令。有句话叫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当你站在战场上,对你领导的队伍来说,你就是最高指挥者,就是头脑,要保命要胜利,我们需要的是有判断力的头脑。”
  “作为指挥系的学生,你们的精神力都很强大,可是你要知道人外有人,真正的精神力真正的力量强大与否在于你如何cao控,除了支撑机甲的运行外,精神力的运行可以分为内循与外持,内循的基本能力就是判断力,内循的判断力与外持的执行力是一个优秀指挥者的基本素质。你们,还差得远呢。”
  “这是我教给你们的第一课。”商行说罢,摆了摆手,又恢复了流里流气的模样,“真是,菜鸟就是菜鸟。你们站了一个下午,可能会有些晒伤,有需要就去趟医务室吧,那里的小姑娘们会是你们这五年的心灵安慰的。”
  韩仪走在人群中,望了坐在树下的商行一眼,这个人不简单,为什么却只是在学院里当个训练员?比起在军部里的职务,联邦军事学校的训练员只能是块鸡肋。或许,这个人,可以成为今后的助力。
  “韩仪,你去不去医务室?”何兆赶上来攀住她的肩,“我脖子后面有些辣,可能被晒伤了,一起吧?去看看小护士也好啊。”
  何兆身旁的男生将他的手从韩仪肩上拉下来,皱着眉头说:“你想去看小护士?”
  “没有没有。”何兆干笑,指着那个俊朗的男生介绍道,“这是我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朋友彭斌,这是我室友韩仪。”
  韩仪朝那男生点了点头,心中盘算起来,今后怕是有用到药品的时候,去探探也好,至少有备无患。
  军校里的医护室分为四区,指挥系的常驻地靠近东区,东区的医务室是全学校配置最高环境最好的,所以伤兵集中在这里。
  进去后,何兆和彭斌去了诊室,韩仪借故出来,绕着医院层层上去。一二层是急诊和各类科室,三四层是手术室,五层是办公室和档案室,住院部另在后边。三层以上不允许随意进出,韩仪只能在一二层瞎晃。
  她伸出精神触觉慢慢延伸,痛苦的□□声,低声的安慰,满怀希望的轻笑,垂死之人的挣扎,如潮水般涌来。生死之地,世间百态,森罗万象,无不现形。
  一个杂音穿过重重的声潮闪现,渐渐由弱变强,救我……救我……夹杂着粗重的呼吸声,又渐渐低了下去。
  韩仪集中注意力,循着那丝声音找去,最终找到走廊尽头的一扇门,旁边写着更衣室。她侧身靠墙,慢慢地推开门,一个小护士倒在地上抽搐,急促地喘息着,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杂音,正努力地把手伸向不远处的药瓶。
  韩仪冲进去扶起地上的人,边倒出药边问:“几颗?”
  三……小护士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韩仪立刻将药倒进她嘴里。看着那小护士呼吸慢慢平复下来,汗湿的脸上慢慢有了血色,韩仪才松了口气。
  “谢谢你……”小护士抬起头望向韩仪,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韩仪这才注意到小护士右颊上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斑。
  小护士注意到韩仪视线的落点,立时低下了头,韩仪被她这个动作提醒,有些后悔自己的无礼,便轻声交代几句注意身体便欲告辞。
  “那个,谢谢你……”在韩仪快离开时,小护士叫住了她,“今天多亏有你的帮忙……我、我叫阿絮,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
  韩仪无奈地笑笑,看来自己当真冒犯了人家,否则人家不会急着跟自己撇清,心里虽这么想着面上却也没怎么表露,点点头算是应下了。
 
  chapter 2
 
  韩仪回到诊室,何兆看到她连忙问道:“刚刚你去哪了?可别乱跑,万一迷了路可回不去了。”
  韩仪注意到后面的彭斌微微皱了皱眉,对何兆笑笑道:“我只是随便走走。”
  何兆推着她坐到医生面前:“有什么不舒服的给医生看看,小孩子的皮肤嫩些,被晒了很容易不舒服的。”
  韩仪抱歉地站起身来对医生说道:“我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何兆,多谢你关心,但我不是小孩子,你不必这么……呃……照顾我。”在这里她不能跟任何一个人走得太近,她的秘密绝不能让人知道,再说——那边还有个人在警告呢。
  何兆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呃……对不起,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只是你看上去跟我弟弟年纪差不多……我可能有些溺爱小孩子,哈哈。”
  韩仪笑了,真诚地说了一句:“谢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