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轻歌曼舞,才能花枝乱颤 作者:念念有词

字体:[ ]

 
  今天早晨在车上看到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忽然才思泉涌,很是有灵感,想到了一个很得意的故事,想记下的时候却找不笔,我在心里痛骂我自己:做为一名知识分子,你怎么可以不带笔!?!!
  今年北京的夏天不是一般的反常,雨水大的我一点脾气也没有,对我最直接的迫害就是没有一次航班不出问题,不是飞不起来就是不能降落,最长的一次航班延误了13个小时,坐火车的旅客们都早到了,我还不知道什么起飞呢。每次呆在滞留了大量旅客,象难民营一样的机场我就开始担心是不是又一夜不能睡觉了,我这青春的小尾巴啊,就这样被熬夜无情的蚕食了。
    一个不用出差的早晨,刚出西直门地铁,看到外面下起了惊心动魄的大暴雨,我发誓那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疯狂的一场暴雨,我不禁怀疑站在壶口瀑布面前是不是也就是这个感觉,看来想准时上班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公司离地铁还有15分钟的车程,而这个时候想打到车是根本没可能的,我只能顶着乌烟瘴气的暴雨去坐公交车。从西直门地铁走到公交车站,虽然有伞,但是腰部以下也已经全部都湿透了。 
   湿淋淋的上了车,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请假迟到,开始安心的坐公交车,看着自己湿透的裤子,觉得很过瘾,在这种雨里走路还真是挺好玩儿的,这雨干吗不下的再大一点,把路淹了,连车也走不了了,大家谁也别上班,那多有意思,我想起了北京脆弱的交通,和使北京交通陷入瘫痪,让北京人津津乐道了半个多月的那场著名的大雪。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发觉旁边多了个人,转头一看,一个神色略有些惴惴不安,十分美丽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右边。高高的个子,瘦挑的身材,卷曲的长发,染成了黄色,白得过分的皮肤,纤细的十指,涂的无色指甲油,一件宽松肥大的不是很合体的白色运动夹克上衣,显然不是她自己的,下身一件收身紧臀仔裤,肩挎着今年很流行的大的有点夸张的白色帆布包,嗯,还不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没有被淋湿。可是,这么多地方,干吗非站我边上,我开始莫名的有些不自在,美女美女,心里盘算着,nnd,真不争气,我知道我开始有点骚首弄姿......这么没有定力,我嫌弃着自己,可是,那是一名美女......我心里小声辩解着,顺便原谅了自己。
  上车的人多起来,随着人流走过来一个小伙子,在我左边停住,看着他扶着扶手的手我就倒了胃口,粗壮的手,拇指和小手指留了长长的壮壮的脏脏的指甲,呼着浑浊的烟酒气,俺的神呀,谁要是嫁给这样的男人,还真是挺有挑战性的哈,靠近这种人比靠近美女还让我心神不安。我不由得皱了皱眉,绕过美女,站在了她的右边,那男子也跟着向右动了动,呵呵,变成了美女挨着他,我有些不好意思,果然,美女很快也开始有反应,偏过头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并无恶意,我诡异的朝她一笑,我很同情她,但是没有办法,右边没有地方了。接下来我怎么也忍不住不笑,只好转过身,低下头,美女在一旁委屈的玩手机,面目含笑。那天之后,我禁不住怀疑,这暧昧绝对是可以制造出来的。
  我该下车了,雨还在咆哮着。
  “你是这站下车么”是美女在问我。
  “是啊。”
  “我可不可以跟你合用一个伞,我没有带伞。”
  “没问题,我在这个楼里上班,你呢?”我指了指对面的写字楼。
  “哦,我还要往前走一点。”
  “那这样好了,你先送我到楼里,然后你把伞带走,方便的时候再还给我,我就在这个楼里上班。”那时我心无杂念,一心一意的想助人为乐,这么大的雨,不用伞是不可以想象的。
  “好,谢谢你。”
  打开伞,先下了车,很自然的等她下车,为她撑伞,她也很自然的钻进来,搂住我,没办法,伞太小,雨太大,而且这雨的气势,让人心慌,不自觉的让两个弱女子往一起凑。很快到了我楼下,她问我的名字和电话,我的名字绕嘴的连我自己都懒得念,索性给了她一张名片,她拿着名片皱着眉读了半天,才念顺当。她在我的本子上潇洒的写下了她的名字和电话,她叫“章杨”
  回到公司,张罗了一身干衣服换上,却没有心思工作。望着窗外疯狂的世界,我感觉到自己好像有点不安分,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早晨,不是么,给了我不寻常的经历和心情,都说雨天容易发生故事......我有一种想做坏事的冲动。
  做了这么久的好孩子,从来做事都一板一眼,自己觉得腻烦透了,为什么非要做一个这么没劲的好孩子呢,我笑话着自己,难道我就不能做点让自己眼前一亮的事么,可不可以试着活得舒展一点......回头看看自己灯光明亮的办公室,我感到自己禁锢多年的脑筋一点一点的开始松动,思想变得轻盈。
  “去吧,亲爱的,去活得轻歌曼舞些。”我摘下沉重的条条框框,在心里微笑着对自己说,感觉象极了上苍下给我的一条魔咒,我仿佛已经看到我自己在世间千姿百态的妩媚着。
  “你真够变态,但是,亲爱的,你真是太可爱了”我高兴得花枝乱颤,按捺不住的夸奖自己。
  将轻盈的灵魂释放出去之后,我知道我再抬头注视世界的目光已经变得快乐,轻松,清澈,迷离,一切没所谓。
  老要张狂少要稳,我已经老到可以张狂的年龄了,我为自己的想法兴奋的热血沸腾,快要笑出声来。
  是的,这次我要积极迎战这个章杨,谁让她在我变得张狂的时候出现了呢?
  “章杨......”我象一个不怀好意的流氓一样在心里盘算着,这时我才明白坏人为什么都是那样的一副嘴脸,此时此刻我就坏得洋洋得意,我终于不再是一个死板的人了,我那叫一个开怀。
  下班的时候,正被一堆电话搞得晕头转向,一只手接着坐机,另一只手接着公司子机,手机也响起来,顿时办公室跟炸锅了一样,好不容易挂掉坐机看也没看接起手机,你好了半天也没听明白是谁,只好告诉对方稍等去应付子机,挂掉了絮絮叨叨的子机之后手机也断了,看号码,是章杨!一下从工作中清醒过来,哦,那个章杨,一定是送伞过来的。这个样子当然不能见章杨了,呵呵,章杨,我要讲究战略战术,当即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东西结束战斗,关机,回家。章杨,那个章杨,我回想着她玩手机时含笑的表情和暧昧的气息,直觉告诉我她有伞,谁能这么大的雨天不带伞呢,嘿嘿~
  我关机回家的代价是漏掉了一个重要电话,第二天我穿得花枝招展的来到公司,接了N个电话之后不得不当天晚上出差。我连一件换的衣服都没有带,挣脱了一堆缠人的公务冲出办公室,踩着高跟鞋,拖着装着沉重的资料的箱子直奔机场,坐在出租车上才看到手机的一条短信
  “昨天没有打通你电话,我今天急事出差,回来找你。--章杨”
  出差?她也出差?我以为只有我们公司把女人当作男人使唤。风风火火赶到了机场,得知飞机又要延误晚上11点,我无限沮丧,又要半夜才能到A城了,我有点胆怯,担心在A城这么晚打车是不是安全,正在那里愁眉不展的时候。
  “念青?”章杨一脸惊喜的站在我面前。
  “章杨?”不会吧,真的有这么巧么。
  “你也出差?怪不得你昨天那么忙”章杨束起了头发,一条牛仔裤,一件红黄兰格子衬衣,帅气不失妩媚。
  “是啊,你去哪里?”
  “A城”
  “A城?我的天”我感谢这一系列的天赐巧遇。
  “你不会是也去A城吧”
  “哈哈,这下有伴了,你打算住哪里?”我挪开行李让座位给章杨。
  “哇!是真的么,我定了南洋酒店,你呢”
  “哦,我定了牡丹酒店”我有些失望,这次没那么巧了。
  “没关系,可以改的,飞机延误了,到A城太晚了,我们住一个酒店吧,你住哪里?能再定一个房间么”
  “OK,我问一下”拨了电话过去,加定一个房间。
  “你还没办手续吧”我想着可以一起办手续,座位可以挨着。
  “没呢,正要去的时候看到你在这愁眉苦脸的坐着呢”呵呵,老天啊,委屈了我这么多年,您老人家终于想起我来了。
  事不宜迟,先把座位搞定再说,有话留着一会儿慢慢说。
  欢呼雀跃着和章杨走出安检,我的心溢满了欢快,延机的沮丧一扫而光。南征北战的峥嵘岁月,深刻的体会了天涯孤旅的清冷和寂寞,黑夜或是白昼,被飞机火车大巴带往一个又一个繁华的花花世界,却有被世界遗忘的惊惶,披星戴月,路过万家灯火,游走于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旅馆,孤寂的只想落泪,我曾无数次的想,天使是不是也会寂寞呢。如今有佳人相伴,我的心如被慈祥的太阳公普照,暖洋洋的,如同流浪的孤儿又回到温暖的人间,我的情绪瞬间上升,轻舞飞扬。
  坐在登机口旁边的水吧,我才敢仔细的端详章杨,生了一张精致的恰到好处的小脸,比较上镜的那种,白皙的皮肤,衬着束起的卷发更显得妩媚秀气,里面一件黑色背心,外面棉质格子衬衣,一身艺术家的打扮又添几分野性,一双手纤细修长,瘦削骨感,充满灵气。一举一动落落大方,优雅而坚定,我知道有无数眼光投向了这个精雕细琢的女子,顺便打量着我这个同伴,在众人目光的游弋下,她轻声细语,顾盼生辉,我想起了李大嘴的“低调,低调”掩饰不住,很可能是露出了一丝坏笑。
  “怎么那么邪笑,你”还是被章杨当场抓获
  “低调,低调”我含笑相告,尽量制造着神秘和迷离。
    “说什么呢,什么低调”
  “你打扮的这么靓乘夜机,不怕遇到色狼么”我狡诈的低声逗她
  “你不也一样么,出差有你这么打扮的么”章杨反唇相讥
  “我今天上午才知道自己要出差,连套内衣都没带”我才想起我仓促出差的狼狈,又一次沮丧,刚才只想着快点拐章杨办手续,忘了在外面买些日用品,不知道这么晚了酒店会不会有卖。
  “啊?这个我可帮不了你,看来今晚你只能光着了,你可要锁好门,不然隔壁住着个裸体美女,我都要失眠,难保不出差错。”章杨笑得尽量收敛,但还是接近前仰后合,神情极其可恶。
  “看你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这么流氓啊你”我象已经被剥光了一样窘迫。
  “别急,你穿着高跟鞋不方便走路,我出去帮你去买。”章杨收敛了大部分笑容,起身。嗯,这还差不多,我确实需要她帮我这个忙。
  “什么码的”她却又象想起什么似的按住我的肩头在我耳边吹着气说,眼神温柔促侠而又挑衅得看着我。我们之间的气息顿时变得有些不那么透明,章杨的身体散发着迷人的诱惑,让我有种不是在出差途中的错觉,我宁愿这是一次旅行,美好而温馨。
  “本小姐我自己去,只是没有我护花,你自己小心哈,我去去就来”
  哼~我怎么泻漏这个天机给她,没想到我已经轻歌曼舞了,还是败在这个小妖精手下。我刚要起身,却被章杨按下。
  “还是我去吧,很远的,我帮你买下边的,上边的明天你自己解决”章杨趴我耳边细语。嗯,好象也可以。
  “快去快回啊”我真舍不得她离去。
   章杨说她是学环境艺术的,这拨动了我的隐痛。
  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奋怒的将我从他偷偷拿来的画笔拦腰折断时的表情,记得父亲看到我书本上偷偷画的素描后,把书本撕得粉碎时我的心悸。直到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父亲才给我解禁,允许我去他的画室看他画画和他的书,允许我碰他的画笔,那天父亲和我彻夜谈心,那是我长这么大,父亲和我说话最多的一次。我曾经是多么的恨我的父亲,恨他强硬的剥夺了我童年的快乐,那天之后,虽然我还是没能理解他的话,但是看到一向威严沉默的父亲,第一次把我当成大人,很尊重的把我作为谈话的对象,我骄傲的感到自己长大了,我想也许他是对的。从那以后,父亲带我去看各种展览,带我去听他的课,父亲要我抓紧时间加强艺术修养,要我在最短的时间内看懂他的作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