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想我不会爱你 作者:贝繁月

字体:[ ]

 
文案:
     温无忧你爱过若冰么,你爱你的舞蹈胜过一切,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跟我谈话。
 
温无忧,你就是个自私自大目中无人的家伙,你配不上若冰的好。
 
阳光西下,余暇映入,季若冰,她是我人生中的意外,在我人生所有的棋局里,她也是唯一输掉的一盘。
 
生命的尽头反正一场空,我想看到你温暖的笑容。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无忧,季若冰 ┃ 配角:靖琳玉,惠雯 ┃ 其它:
 
 
  ☆、第一章
 
  当我在回国后的朋友聚会上看到若冰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做不到死水般的平静,还记得七年之前她在机场流着眼泪问我:“为了我留下来好么。”那个时候我们还都是无人知晓的舞蹈演员,我没有给出回复而是留下了一个足以让她死心的背影,这一走便是七年的时间。
  在这七年里时间带走了我们曾经浓烈的爱情,带走了我们对于彼此的痴迷与执念,它让我的心归于平静,它也让若冰在五年之后遇到了懂得珍惜她的那个人出现。我跟她的那段前尘往事被朋友们称为过往,如今大家谈笑风生不再避讳难免会被大家当做谈资说笑几番才肯罢休。
  “无忧你看我们若冰如今除了名气没有你享誉国际之外,在国内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呢。”
  “而且啊我们若冰的舞技可是一流的,要不然怎么能一举赢了你们无忧夺得金奖呢。”
  “喂,我们无忧当天可是顶着高烧比赛的,要不是最后没站稳哪能将第一名拱手相送。”
  这么多年过去每次相聚最后两方人都要掐起来,若冰盯了我许久见我没有开口稳住局面的意思,最后笑着举起酒杯说道:“你们这是聚一次掐一次,在这样下回我可不来了啊。”若冰这边话音一落地朋友们随即话锋一转开始聊别的,我坐在人群里淡淡的看着她笑,然后举起手里的酒杯晃动透明杯子里的黄色液体。
  凌晨时分人群散去,我在人群最后走出来深夜的温度泛起了丝丝凉意,她站在大门口静静地看着慢悠悠最后出现的我。
  “我回家了,你去哪。”
  “团里”
  “你住在舞蹈教室”
  “恩,最近有些忙没时间找房子。”
  “回家去住吧”
  “不了,看见我妈心烦。”
  “我们也不在一起了,阿姨也不会再给你脸子看,况且叔叔还那么疼你,一直惯着你。”
  “我还是小孩子么,都是奔四的年纪了。”
  “才刚过三十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老。”
  “别说我了,你怎么样啊,听说跟你家那个大主编小日子过的很滋润呢。”
  “我们挺好的,她对我很好,我跟她在一起也很安逸。”
  “改天有空我请她吃饭”
  “别了,你自己吃吧。”
  “怎么怕她吃醋,怕她不开心。”
  “你跟你女朋友前任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要是你,你能开心得起来么。”
  “我啊,当然不能。”
  “那你还这么说,存心的吧你。”
  “你怎么知道我不安好心”
  “你一张嘴我就知道你那脑子里能蹦出多少歪点子来”
  “你可真是了解我啊”
  “你身边指不定还藏着一个比我更了解你的人呢”
  “呵呵,女人太聪明可不是一件好事情,车来了快走吧。”
  “好,那我先走了,有机会见。”
  时隔七年后的相见没有预料中的尴尬,只是平常的像是多年不见的朋友,我望着那辆远去最终消失在视线里的淡绿色出租车许久才走去自己的车旁拽开车门坐了进去。 
  今天阳光大好,在经过小半个月的排练之后我们登上国内公演的舞台,台下的观众给了我们全体舞蹈演员最热烈的掌声,每一次看着台下当观众不经意间露初惊叹神情时,我都是那般的欣喜若狂,我爱我的舞蹈,我爱我的舞台,我更爱那些喜爱我,给我最大鼓励欣赏我的的观众朋友们。
  “冰块拿来快点”惠雯在我下台后立刻扶住身子不稳的我,随即扭头对身后的工作人员大声命令到,我扶着她的胳膊说:“这是在国内,你注意点,别害我冠上耍大牌的头衔。”
  “咱本来就是大牌,难道不应该特殊照顾么。”
  “你这是什么逻辑思维,赶紧扶我回去。”
  这一次公演的成功为我日后舞蹈团的立足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惠雯送我回到舞蹈教室之后便离开了,她这个人性子急脾气大爱玩爱闹,但是心地很好对待身边的人尽心尽力的帮忙毫无怨言。
  她跟着我帮我打理日常的事物也快五年的时间了,除了在正常的工作交流上说句实话我在私下里还真是很少看到她的身影,因为一旦工作结束,这人指不定跑哪里疯玩。
  团里的舞蹈演员陆陆续续的回来然后提着自己的物件回去宿舍休息,说是舞蹈团其实加上我和惠雯也才五个人,看着空荡荡的舞蹈教室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将其填满。因此在演出后我立马挂出了招收学员的牌匾,以及开始四处挖墙脚以来增加自己团内的实力,现如今在资产运营的状态下,没有资金流动的团体最终会被淘汰在浪沙当中。
  相比于在国际舞台的声名大震,在国内我的号召力的确还抵不过若冰的十分之一,当我通过一名德高望重老师的引荐,出现在若冰学校的练功房里时,我的确要对如今的她另眼相看。她被刚刚发育的少年少年们围在中间,在几个动作后舞蹈房里随即尖叫声四起,我在那些稚嫩的面孔上看到了崇拜的神情和仰望的神韵。
  中午休息时我跟她来到食堂吃午餐,我问:“这舞蹈学校你开的么”她没做声点点头,我又说:“你现在真是出众了,跟以前果然不在一个级别了。”她顿了一下反问我:“难道只有你一个人是在不断进步的么”我被她摆了一道但是没有不悦,餐罢我跟着她去到操场,绿油油的主球场地让我出了神,竟然一时忘记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你来找我不是来跟我叙旧的吧,说吧目的是什么。”
  “你知道的,我的舞团需要优秀的舞者。”
  “不是有你么,还需要别人。”语调上扬,用了疑问的口吻。
  “当然需要,我一个人终是办不了大事。”
  “我你就别指望了,在有我跟K老师的团体有协议,不外借学生。”
  “不会全学校一个学生都不可以吧”
  “在我这一个都不能少”
  工作上的第一次碰面她给了我一个果断的回绝,我没从她那里借到一个学生,回到舞蹈教室看着刚招进来的几名舞者,虽然内心有些着急但并不担心这样的情况会继续恶劣下去。
  我想我不会爱你 
  演唱:田馥甄
  你的呼吸还有你的声音
  你的呼吸穿过身体我来不及反应
  你的声音躲在耳里让我生病
  谢谢你给的让我沉迷让我丢掉了姓名
  在好奇的时候 拉不住眼睛
  我想我不会爱你这样下去
  渺小的自尊 都快要抛弃
  我想我不会爱你只是也许
  你的叹息散落一地让我歇斯底里
  靠得太近一不小心弄伤自己
  谢谢你给的让我沉迷让我困住了自己
  在迷路的时候 舍不得离去
  我想我不会爱你这样下去
  渺小的自尊 都快要抛弃
  我想我不会恨你伤的痕迹
  住在我心底变成了秘密
  我想我不会爱你害怕失去
  所以逞强的远远看着你
  我想我不会恨你只是也许
  我想我不会爱你这样下去
  渺小的自尊 都快要抛弃
  我想我不会恨你伤的痕迹
  住在我心底变成了秘密
  我想我不会爱你害怕失去
  所以逞强的远远看着你
  我想我不会恨你只是也许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打算不再开文,现下又开坑,完全出于心血来潮,没想过会写成什么恶心样,也有可能会弃文,还是谢谢大家的宽容。
 
  ☆、第二章
 
  演出之后我陆陆续续的接到了大型演出的邀约以及各种传媒采访的邀请,一张张翻看着手上的邀请函和信件。扣下新买来的移动卡按在手机里,刚一开机移动的提示短信传来。将新的电话传给通讯录里的朋友,拿着XX杂志的邀约函按着上面的电话拨了过去。
  “你好,我是温无忧。”
  “温小姐你好,你好,你是同意我们杂志对你进行采访了么。”
  “我能问一下是谁采访我么”
  “这个我需要问过主编才能给你回复,抱歉。”
  “没事,这个是我的号码,你们那边安排好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好的,我们会尽快通知你的。”
  按照KL杂志在时尚圈的地位来说能邀请像我这种刚刚初露锋芒的小舞者实属我的荣幸,文本下方主编一栏里写着靖琳玉的名字,手在下一秒合上小册子。早就听闻朋友赞叹说若冰的现任女友是如何的女神范十足,现在遇到看来传言并非全部虚假,至少她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要不然怎会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主编的位置。
  距我给对方打过电话没多久,杂志社那边回信说可不可以下午三点见面,我说可以然后对方给了我见面的地址,下午两点四十我按照对方给我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僻静的咖啡厅。
  刚进门的时候我便看到了坐在门口位置身穿黑色职业装的女子,她将头发乌黑的秀发柔顺的如瀑布般披在身后,些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注目她微微偏过头来看我,我有些尴尬的走过去伸出右手介绍自己:“你好,我是温无忧。”
  “靖琳玉”她只是简单的跟我浅握了一下,然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对于她的亲自前来我还是有些颇感意外,按理说她不应该不知道我跟若冰之前的事情,回避还来不及,她倒是还挺执拗。
  我随后在她对面坐下点了一杯摩卡,沉默片刻后她说:“很开心你可以接受我们的采访,我希望除了接受我们杂志的访问之外不会在有第二家。”靖琳玉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毫无缘由的霸道,我笑了笑随后说道:“我刚回国需要宣传,靖大主编这是要断我后路啊。”
  “你温大舞蹈家的后路是我一个小编辑能断得了的么”
  ”日后还要仰仗您靖主编给我多美言几句呢”
  “按事实说话”说着她将录音笔放在桌上,然后拿出稿子和签字笔在准备之后按了开始键,不得不说她对待工作的严谨。在她问道当年为何选择出国时我沉默了大概有五分钟,在我沉默的期间她一直笔直的靠着椅背盯着我的眼睛,这让我莫明的生出压迫感,沉默过后我说:“为了我喜爱的舞蹈,为了更好的发展,为了拥有更多的机会。”
  我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便预料到了对方的反应,她在下一秒将录音笔关上顺手将桌上的玻璃杯拿起,半杯白水浸湿了我的发丝以及衣衫,我没动抬手抽出纸巾擦去挂在脸上的水渍。
  “温无忧,你爱过若冰么,你爱你的舞蹈胜过一切,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跟我谈话。温无忧,你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目空一切、盲目自大的家伙,你肯本配不上若冰的好。”她的情绪不是很激动,而是越加的冰冷,她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我,眼里尽是厌恶,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鄙视和唾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