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极传说之墨行天下 作者:轻年(上)

字体:[ ]

 
文案
 
她,是墨家八岁顽童,名曰璟肆,一岁识字,两岁习武,年仅七岁已然尽得一代神医药青叶一身医术之真传。
她,是风海帝国帝女,复姓轩辕,单字为晨,天资聪慧,惊才绝艳,小小年纪,已经是风海帝国少有的风云人物。
天有不测风云,璟肆于八岁生辰当日不慎触动红河阵法,被卷入异族之界,落于异界位面,史称无极大陆。无极大陆之上大小国家不计其数,风起云涌,强者争鸣。
璟肆来到这片天地是机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看不羁顽童如何拐跑帝女称霸异世!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异世大陆 传奇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璟肆,轩辕晨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红河阵法
 
  绿树婆娑,曲径通幽,逍遥仙居内,欢声笑语不断,其间夹杂着哗啦啦的水声,不绝于耳。两个□□岁的孩子沿着小溪流奔跑,忽而跃入水中,就着溪水嬉戏起来。
  闹得最欢的孩童备受宠溺,她咧着嘴笑,一巴掌拍在水面上,掌中含了些许内劲,掀起的水花落在对面一个男孩儿的脸上,沾湿了他一头的发和身上刚换好的衣衫。男孩却没有生气,笑着甩了甩头,叹道:
  “四妹,你可真厉害,爹教的武功你总学得最快,四娘一身医术,尽都给你学了去!”
  听他说话的孩子笑眯了眼,浑身*地从小溪里爬起来,眼里尽是狡黠的意味:
  “三哥莫要耍滑,再怎么夸我,你还是要准备我的生辰贺礼,逃不掉的!”
  男孩儿眼中闪过瞬间的尴尬,果然他的小心思瞒不过眼前这个玲珑剔透的小人儿,不由无奈地笑了,不再答话。女孩儿上岸之后盘膝而坐,内力在体内运转两周,身上的衣服便全干了,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轻柔的呼唤:
  “叁儿,肆儿,回家吃饭了!”
  “是我娘!”
  女孩儿听见声音,立马从地上蹦起来,欢天喜地地朝声源扑过去。男孩儿见状,也忙跟在女孩儿身后追上去,同时苦着脸思考这小丫头的生辰他要送什么才好。不怪他如此推脱,只怪这丫头的喜好太刁钻,每年他送的礼物总是被这丫头评价为最没有水平的礼物……
  “娘!”
  “四娘!”
  两个孩子同时开口,站在梨树下的药青叶眯起眼,笑得恬静而温柔,她伸手拍了拍女孩儿的脑袋,然后抱起她,再牵起男孩儿的手,往回走。整个画面美好得仿佛一场梦,女孩儿在娘亲的怀里嘻嘻哈哈地笑,伸手抓起一缕药青叶耳边的青丝,任由那柔顺的发从自己的指间滑落下去,她和爹爹一样,爱极了这种简单的小游戏。
  每每此时,药青叶总会异常温柔地看着她,由她在自己怀中嬉闹,她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孩子,她有如此温柔的娘亲,还有一个名扬天下传奇万分的爹爹。如果一切都按照原先的轨迹走下去,她或许会一辈子都过得如此幸福,但世事总是无常。
  药青叶带着两个孩子回了逍遥仙居内的阁楼,一身白衣的墨轩羽正躺在白玉质地的躺椅上,沐浴整个石窟中夜明珠的光亮,仿佛享受着日光。另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趴在她的肚子上睡觉,墨轩羽听见声音,微微睁开眼睛,看见药青叶怀里抱着墨璟肆,手中牵着墨璟叁,脸上笑意温柔。
  一瞬间,墨轩羽被这和谐美丽的风景迷了眼睛,她呆愣愣地看着药青叶越走越近,趴在她肚子上睡觉的女孩儿这时候醒了过来,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走近的药青叶,转头又看见墨轩羽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不由嬉笑着爬起来,一把扯住墨轩羽的耳朵,笑道:
  “娘亲!爹爹又看着你发呆!”
  墨轩羽一下子回过神来,感受到一只小手抓在自己耳朵上不轻不重的力道,还有那嬉笑的话语,蓦地红了脸庞,抬眼看见药青叶抿着唇,忍俊不禁地笑,脸上挂不住,轻呼道:
  “伍儿快松手!真是没大没小!”
  药青叶怀中抱着的墨璟肆见状也挣扎着跳下地,三两步便扑到墨轩羽身前,一把抓住墨轩羽另一只耳朵,瞪着眼睛,祥装生气,眼里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爹爹不准吼妹妹,快道歉!”
  此言一出,墨轩羽哭笑不得,倒是药青叶不忍心,牵着墨璟叁走过来,柔声道:
  “肆儿伍儿莫要对爹爹无礼。”
  墨璟肆与墨璟伍听娘亲发话了,这才松了手,这时,阁楼的门打开,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站在门口,朝墨轩羽等人挥了挥手,招呼道:
  “爹爹!四娘!午膳已经备好了,带着叁儿和两位妹妹过来吧!”
  墨轩羽立即翻身坐起,一把将两个女孩儿抱起来,一左一右让她们坐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大步走向阁楼内。一楼大厅里已经摆好了一桌丰盛的午宴,墨轩羽一边走一边笑着对两个孩子道:
  “今儿是你们俩八岁生日,可有什么愿望?说与爹爹听!”
  姐妹俩笑着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道:
  “我们只想要爹爹娘亲一直在我们身边!”
  墨轩羽和走在他身后的药青叶听闻此言,脸上绽放出止不住的笑意。雪落等人已经等在厅中,刚刚来唤墨轩羽等人的少年墨璟壹坐在雪落身边,而慕容云身边还有一个乖巧恬静的女孩儿,她偏着脑袋笑看墨轩羽几人走进来,朝墨轩羽甜甜地唤了一声爹爹。
  墨璟叁进屋之后又蹦又跳地跑到慕容君身边坐下,至此,墨轩羽一家人齐聚在逍遥仙居,幸福美满。热热闹闹地吃过饭,墨轩羽回了一趟书房,然后从房间里取出两块白玉牌,她将墨璟肆墨璟伍两姐妹揽在怀里,从怀中取出两块玉牌,递到姐妹俩面前,道:
  “肆儿,伍儿,这是爹给你们俩准备的生日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两个孩子听说墨轩羽给她们准备了礼物,皆都笑开了,从墨轩羽手中接过玉牌,拿在手中把玩,墨璟肆拿着玉牌靠在墨轩羽怀中,道:
  “爹爹,这玉牌做什么用的?看起来并无多么特别吖?”
  墨轩羽笑着刮了刮墨璟肆的小鼻子,道:
  “小家伙,怎么,不满意?这玉牌可是好东西,往后就算你们离开逍遥仙居,想要去外边闯荡,只要有这玉牌,我们便可知道你们的情况,这楼上还有两块与你们这玉牌成对,玉牌不损,则人安在。”
  墨璟肆和墨璟伍两个孩子将玉牌捧在手心,喜笑颜开,心满意足地收下墨轩羽给她们准备的生日礼物,而后逍遥仙居众人皆都将准备好的礼物给了二人,连墨璟叁也红着脸,从身后掏出两个小盒子,交到墨璟肆墨璟伍手中,然后迅速退开,躲到慕容君身后,只露出两只小眼睛偷偷看两人的表情。
  当日下午,几个小孩子一起在逍遥仙居中的竹林里玩耍,墨璟肆和墨璟伍不小心跑远了,沿着鹅卵石的小路来到了竹林外,抬眼便看见了一条长长的台阶,还有台阶上一扇巨大的玉门。墨璟肆仰着头,指着那条玉阶上的玉门对墨璟伍道:
  “小伍,那扇门是不是从我们小屋的窗户看出去能见到的那扇?”
  墨璟伍顺着墨璟肆指的方向看过去,想了一会儿,点头道:
  “应该是吧,可是爹爹说了那边有怪物,不能过去。”
  墨璟肆闻言,笑着敲了敲墨璟伍的小脑袋:
  “爹爹那是吓唬我们呢,你想不想进去看看?今天是我们的生日,偷偷进去看一眼就出来,爹爹不会责罚我们。”
  墨璟肆说完,墨璟伍皱着小眉毛仔细思考了一下她说的话,片刻之后,认为墨璟肆说得有理,于是好奇心战胜了心里的疑虑,墨璟伍重重地点了点头。墨璟肆见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二话不说,拉起墨璟伍的小手便朝那玉阶上跑。
  不多时,两个孩子便登上了玉阶的顶部,来到石门前,墨璟肆好奇地伸手摸了摸玉门的表面,只感觉这玉门上的浮雕真是栩栩如生,美妙极了,连一扇门都如此美丽,不知这门后又是怎样的天地?墨璟肆稍稍用力推了推玉门,随着一声轻响,玉门轻易便被她推开了,墨璟伍躲在她身后朝门里边看,却只见到一扇玉质的屏风。
  “走,我们进去看看。”
  墨璟肆拉起墨璟伍,绕过屏风,出乎她们的意料,这屏风后边竟然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空地,而屋子两侧和左前方各有一条甬道,空无一物的大厅在夜明珠的光亮照射下,显得分外清冷,似乎随时有什么东西要跑出来。
  墨璟伍有些怕,她用力抓了抓墨璟肆的衣角,弱弱地提议:
  “姐姐,不然,我们还是回去吧。”
  墨璟肆却摇了摇头,好不容易进来了,还是背着墨轩羽她们跑进来的,如果不搞清楚这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她会感到十分遗憾。所以墨璟肆没有听从墨璟伍的话,而是拉着她继续朝里面走,她选择了最左边那条甬道,毫不犹豫地钻进去。
  黑漆漆的甬道让墨璟伍心里慌慌的,她总觉得今天似乎会发生些什么,还好这条甬道并不是很长,她们很快便来到一间石室里,石室中有一座石台,而后整面墙竟然又是另外一扇石门,石门上刻画着纷杂的阵法。墨璟肆松开墨璟伍的手,走到正中的石台前,发现那石台上有个小孔。
  墨璟肆想也不想就将自己的手指伸进小孔里,却意外地感到针刺一般的疼痛,她立即将手抽回来,但指尖上渗出的血滴却落在了石台上。一时间,石门上的阵法突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亮,墨璟肆大吃一惊,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禁锢,下一瞬,红光将她淹没,眼前除了耀眼的红光,她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第二章 异兽之战
 
  一阵耀眼的红光之后,墨璟肆骤然感觉天旋地转,她的身体似乎悬在空中,而后被一股力量拉扯着,不断往下坠。恐慌的情绪从心底翻涌上来,她挣扎着想要脱离那股力量的束缚,尽管她调皮爱惹事,但终究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也会失去方寸,惶恐万分。
  终于,眼前的红色雾气散开了,就像冲破了一层云雾,缤纷的世界又闯入她的视野,但让她慌乱的是,这红雾外的景象竟然与逍遥仙居内的景色大不相同,而且她的身体还在继续坠落。一颗参天的古木出现在她的视野中,枝繁叶茂,而她正以极快地速度朝那棵树接近。
  墨璟肆下意识地用双臂挡住自己的头,身体蜷缩起来,尽可能地将自己浑身上下的要害护住,而后下一瞬,她的身体整个扑进古木茂密的枝叶里,一片咔咔哗哗的响动,将林中的鸟儿惊得四散而飞。纷乱的树枝将她身上的衣服划成一条条的碎布,而她用来护住脑袋的两条手臂也被划出好几道见血的伤口。
  最后,她生生撞在一条粗壮的枝干上,疾行的身体才终于停了下来,好在接近枝干的时候速度已经减缓了很多,否则这一撞之下,她不死也逃不过重伤。墨璟肆吊在古木的枝桠上,浑身的骨头都似乎散了架,脑袋嗡嗡作响,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
  突然,一声震天的咆哮在她耳边炸响,吓得她缩了缩脖子,整棵树似乎都随着那声咆哮而震动起来,哗哗地落了好多树叶。墨璟肆赶忙借着身下这条两人环抱粗细的枝干站起来,迅速躲到枝干根部粗壮的枝桠间,侧着脑袋朝声源处看过去。
  透过古树细密的枝叶,她看见两头巨兽正在殊死搏斗,那两头巨兽都是她从未见过的,其中一头看起来像是老虎,但浑身上下却冒着黑色的雾气,而另外一头像个豹子,可是身上却燃着金灿灿的火光。
  刚刚那声咆哮就是从黑色的老虎口中发出的,金色的豹子处在劣势,身上笼罩的火焰已经被黑老虎咬的残缺不全,一直苟延残喘,偏偏倒到地四处躲避。当墨璟肆掉落在巨树中的时候,恰巧是黑老虎要对金豹子发出致命一击的时候,而骤然出现的哗哗声打断了黑老虎的蓄力,所以此刻那头黑老虎正龇牙咧嘴地朝巨树之上咆哮。
  墨璟肆心里一惊,还没想好对策,就见那头黑色的老虎一跃而起,朝着自己扑过来,她心里顿时一阵哀嚎,爹爹不是说老虎不能上树的?这东西到底是不是老虎啊!她下意识地朝后一退,脚下踩空,仰面朝天地跌下来,狠狠摔在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