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极传说之墨行天下 作者:轻年(中)

字体:[ ]

 
☆、第十三章 药家针术
 
  “晨儿,我喜欢你。”
  墨璟肆的声音似乎还回荡在轩辕晨耳边,她愣愣地看着不远处的一片空地,阳光依旧明亮耀眼,墨璟肆已经随着林子陌回了云阳皇宫。两名白胡子老者同时出现在轩辕晨身后,他们默默地看着轩辕晨,却默契地什么都没说,轩辕晨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微微垂着肩膀,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公主。”
  站在左侧的风海武皇轩辕临突然出声,轩辕晨轻轻应了一声:
  “嗯。”
  “那孩子可是陛下与公主口中常说起的墨璟肆?”
  轩辕晨闻言抬起头来,看着墨璟肆离去的方向,回答:
  “是,她就是璟肆。”
  站在右侧的轩辕风接口道:
  “此子之才惊世绝艳,虽然不知与晨儿相比能有几何,但如此年纪便有这般能力,放眼整个无极大陆,也不出五指之数,若是能将此子留在风海,留在晨儿身边,让她倾心效忠,对晨儿日后登临圣位当有利无害。”
  “像她这样的人,不该为谁效忠。”轩辕风还要说什么,却被轩辕晨打断了,她没有抬头,却继续说道,“她本就是要立于苍穹之巅的人,风海皇宫只会束缚她的才智,她生来就有自由的魂识,没有人可以束缚她,我也不允许任何人阻挡她。”
  轩辕晨说得认真,字字斩钉截铁,让轩辕风哑口无言。轩辕临看了轩辕晨一眼,也只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墨璟肆回到住处,她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顶,回想今日自己冒失的举动和轩辕晨脸上诧异的神情,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但结果如何对她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她在这世界本就无拘无束,她从来做事随心而动,只要是决定了的事情,便努力做到。
  她将右手抽出来,五指张开,抓向虚空,她看见自己的手如此瘦小,她还太小了,十一岁,生命才刚刚开始不久,尽管她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但终究还保持着一颗稚嫩的心。
  “爹爹,我好像有些明白了你说的话,如果,她就是那个特别的人,我想留在她身边。爹爹,娘亲,你们,会不会怪我?”
  墨璟肆的声音低低地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没有人回应她的话。她摇了摇头,暗骂自己傻,却又忍不住一阵心酸,不知何年何月,她才能再见到她的爹娘。她就这样躺着,没有再想轩辕晨,也没有再修炼,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她从床上翻身坐起,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昨晚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伸手抹了一把眼角,竟然还有湿润的感觉。墨璟肆勾着嘴角轻轻笑了笑,将情绪调整好,面对崭新的一天。
  第二轮的比试与第一轮相去无多,同样抽签决定对手与顺序,昨日武比第一轮结束之后,剩余的十名弟子中,墨璟肆等丹药阁弟子占了六个名额,剩余四人中,有两人来自风海,另外两人分别来自景龙和中州,云阳皇家药阁以及世家弟子,竟然无一人进入前十,为此龙治感到十分不悦,却又不好多言。
  这一次丹药阁弟子的运气都不是很好,龙晴和墨璟肆都抽到了本阁弟子,唯有萧澄和龙凡宇抽到的对手不出自同门。墨璟肆这一轮竟然是第一个上场,等她走到场地中央,诧异地看见齐默苦着一张脸站到她的对面。
  墨璟肆哭笑不得地耸了耸肩,她双手环抱在胸前,朝齐默笑道:
  “没想到,我这一次竟然遇上了你。”
  齐默苦笑着摇头:
  “哪怕面对龙凡宇,我都敢与之一战,怎么偏偏就抽到你了。”
  言罢,他摆了摆手,朝一侧的傅乾行礼道:
  “此局,我齐默认输。”
  齐默认输,对在场众人而言皆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先不论他在全盛的状态下能否在墨璟肆手中走过十招,如今他还是有伤在身,更加不是墨璟肆的对手。见齐默认输,墨璟肆也没有多言,只是朝齐默抱拳,道:
  “承让。”
  第二场上场的是龙晴,她的对手也是丹药阁弟子林蕊,林蕊见自己与龙晴抽到同样标记的竹签,心里虽然知道自己此局赢不了了,但她没有像齐默那样直接认输,哪怕她面对的是墨璟肆,她也不会认输,她要堂堂正正地输,哪怕输,也要努力一下,证明自己曾经努力过,全力以赴,虽败犹荣。
  龙晴也没有留手,但林蕊竟然爆发出惊人的战力,她与龙晴相战,竟然放弃了防守,全力攻击,这场战斗持续了一个时辰,龙晴见林蕊攻势缓了,知道她体内灵力即将耗尽,当即转守为攻,林蕊喘着粗气,全力防御,但她终究不是龙晴的对手,百招过后,她被龙晴笔下两匹苍狼逼出战圈,宣告失败。
  萧澄愣愣地站在场外,诧异地看着林蕊,她没想到林蕊与龙晴对决,竟然可以坚持那么久,好像在不知不觉中,林蕊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她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着,不怎么说话,但眼神却一直坚定,不再像往常那般,总藏匿着怯懦,现在在她眼中总有一种期待,尽管萧澄不明白那是什么。
  林蕊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她朝龙晴笑了笑,道:
  “你手下留情了。”
  龙晴却摇着头,赞赏地看着她:
  “我没有手下留情,是你自己达到了这样的高度,几乎能与我并驾齐驱。”
  林蕊走到场边,见萧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不由疑惑地偏了偏头,她朝萧澄走过去,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笑道:
  “澄儿,你在看什么?”
  萧澄被她的动作惊醒,惊得朝后退了一步,不知为何竟有些窘迫,她猛地摇了摇头,像是想起了什么,怒道:
  “林蕊,之前的比试你是不是让我了?”
  额?林蕊被萧澄突然揭发以前的小动作,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哪料萧澄又低下头去,双手绞在一起,抿着唇,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你刚才,干得不错!”
  她说完这句话,立即撒开脚丫子跑到墨璟肆身边,将视线投入场中,不再看林蕊。林蕊见状,苦笑一声,她还以为经过刚才那一战,萧澄是不是对她稍稍有些改变,现在看来,估计是自己想多了,萧澄还是同往常一样,墨璟肆才是她视线的中心,自己依旧是站在她身后的那个人。
  第三场是龙凡宇对战那名来自中州的弟子,龙凡宇诧异地发现这名弟子的实力当真不俗,哪怕是他,也费了些手脚才将其拿下。第四场比试是风海两名弟子的对决,这一场竟也是以其中一方认输而结束比试,胜者是那名穿红衣的女孩儿,舞霓裳。
  萧澄第五个上场,她的对手是来自景龙的季襄,那季襄竟然惯用银针,他一出手,墨璟肆的就猛地站直了身子,双眼瞪得老大,一眨不眨地盯着场中。那叫做季襄的少年出手迅猛,手中银针不是为了伤人,却让人防不胜防,萧澄不出意料地落败,她有些丧气地走到场边,墨璟肆的视线却依旧没有从那少年身上挪开。
  林蕊走上前来,关切问道: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萧澄看了墨璟肆一眼,摇了摇头,道:
  “没有,他只是将我逼出战圈,并未将我创伤。”
  墨璟肆这时候才将视线转过来,看了看萧澄,问道:
  “刚才那人,你与他交手,感觉他手中的银针如何?”
  萧澄不知道墨璟肆为何要这样问,但还是回答了她的话:
  “他手里银针虽然小,但却出得明,不似暗器,针出认穴,这针若是不取人性命,便该是治病救人的。”
  墨璟肆闻言,突然笑了,她伸手拍了拍萧澄的肩膀,道:
  “澄儿,谢谢你。”
  萧澄被墨璟肆这一句话说得一头雾水,但墨璟肆突然跑开了,不知道要去做什么。第五场比试已经结束,墨璟肆从侧边绕过,朝那叫季襄的少年跑过去,赶在季襄回到看台之前,挡在他身前,阻了他的去路。
  季襄看见墨璟肆,微微愣了愣,认出她是来自丹药阁的那名使枪的弟子,不由疑惑道:
  “你为何要阻我去路?”
  墨璟肆看着季襄,开门见山地问:
  “你的针术受传于何人?”
  季襄明显没有料到墨璟肆会这么问,他眼中的疑惑更甚,但还是礼貌地回答:
  “乃是传自我的师父。”
  “你的师父可是姓药?药青城?”
  墨璟肆突然踏前一步,神色激动,她有些不能抑制自己的情绪,前日虽然得知了药青城的名字,但她并没有找到药青叶与药青城之间的联系。但是如今,季襄一手用针之术,与药青叶惯用的针法如出一辙,墨璟肆有理由相信,若是季襄的师父就是药青城,那药青城与药青叶必然师出同门,她们很有可能就是姐妹。
  季襄蓦地睁大眼睛,他的师父虽然没有说过不能将名姓透露给别人,但至少在这四海阁中,她还未露过面,为何这墨璟肆竟能一口道出她的名姓?
 
☆、第十四章 三甲之争
 
  “你如何知道?”
  季襄诧异地看着墨璟肆,很想知道墨璟肆是怎么知道他师父的名字,墨璟肆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我与你师父相识,今日赛事结束之后,你能否带我去见她?”
  季襄没想到墨璟肆找他是要他带她去见药青城,但见墨璟肆目光诚恳,再者墨璟肆虽然实力在与他同龄的人中算是出类拔萃,但与药青城却是不能相比,将她带去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事情,故而季襄稍作思索,就同意了墨璟肆的请求。
  这时候,傅乾又走到场地中间,高声道:
  “武比第二轮到此也结束了,留下的五名弟子分别是丹药阁的龙凡宇、龙晴、墨璟肆,与风海舞霓裳,景龙的季襄。”
  他说完之后,稍微顿了顿,又继续往下说:
  “接下来直接开始第三轮的比试,第三轮比试规则与前两轮不同,抽签只决定出赛顺序,你们五人每个人都要与其余四人比试一场,依照获胜场数决定排位顺序。”
  傅乾说完之后,让墨璟肆五人到他身边去,依次抽取一支竹签,龙凡宇抽到一支空签,墨璟肆抽到的对手是那个来自风海的女弟子舞霓裳,龙晴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季襄。
  舞霓裳看起来大概十五六岁的年纪,比墨璟肆大上一些。她穿了一身红衣,手中捏着一把琉璃羽扇,见墨璟肆走上来,不由偏头笑了:
  “你明明是个女孩儿,为何要着男装?”
  闻言,墨璟肆眨了眨眼睛,咧着嘴,露出六颗明晃晃的大白牙:
  “我要像爹爹一样,顶天立地,手掌乾坤!”
  她说完,右手将枪背在身后,左手前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女孩儿见状,便不再多言,待傅乾退开,她手中羽扇翩翩飞舞,场面绚丽至极,墨璟肆眼中闪过一片光彩,此女的招式之前她也曾见过,却未有像此时这般身临其境,那华美的招式背后,隐藏着让人猝不及防的攻击,舞霓裳之前的对手,皆是因为眼前的美景花了他们的眼睛,从而不慎中招。
  墨璟肆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心静气,在舞霓裳将攻击铺开的时候,她竟然缓缓闭上了眼睛,在旁观战的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傅乾微微眯了眯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墨璟肆当真有点意思。龙治皱了皱眉,对齐瑞鸿道:
  “这墨家的孩子在做什么,如此紧要的关头她竟然闭上眼睛,她到底想不想赢?”
  齐瑞鸿眼神奇怪地看了龙治一眼,在他看不到他角度撇了撇嘴,心里暗想:此子之才又岂是你所看到的那般,你只见她闭上了眼睛,却没看见她打开了心魂,如此无才无德之人,即便在这君王之位,也无所作为。
  站在场地中央的墨璟肆心神全开,身边一切响动都落在她的感知内,突然,墨璟肆耳朵微微抖了抖,她猛地睁开眼睛,手中银枪甩出一片残影,将漫天的羽扇剪影骤然捅破,只听叮一声响,飞射而出的枪尖突然顿住,墨璟肆双眼半阖,只见舞霓裳将将两把羽扇同时展开,将枪尖架在中间,那羽扇看起来弱不禁风,事实上内骨却是精铁制成,以至于墨璟肆的枪不能将其摧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