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极传说之墨行天下 作者:轻年(下)

字体:[ ]

 
 
☆、第三十五章 各方动向
 
  轩辕弘的目光冰寒一片,他一直没有动轩辕辉亲王的位置,除了因为他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兄弟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轩辕辉手脚干净,哪怕上次中伤轩辕晨,也没有让他抓到丝毫把柄。轩辕弘明明心知肚明,却将其奈何不得,因着轩辕辉手中还有先皇特意给他留下的一百万兵马,更是让轩辕弘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现在,轩辕弘已经忍到极限,如此名目张胆的袭击皇宫,即便不是轩辕辉亲手所为,也必定在其间动了手脚,轩辕弘忍无可忍,任其发展,必然有一天,风海的江山会断送在自己手中。他用手指轻轻敲了敲玉质的桌案,一个黑影出现在他身后,轩辕弘没有回身,只轻声道:
  “不必再等,可以动手了。”
  那黑影轻轻一晃,便消失了踪迹,轩辕弘眼中闪过一瞬的狠厉,与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气质全然不同:
  “新仇旧账,是该清算清算了。”
  无极大陆南域边境,蛮荒秘境中。
  墨璟肆盘膝而坐,周身萦绕这一股白色的雾气,莹亮的光柱将她笼罩在内,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三个月,而墨璟肆身上的气息,也在这三个月之内,从师字之境巅峰,攀升到王字之境巅峰,如此飞速的提升,在旁人看来,绝对是惊世骇俗的。
  然而身处光圈中间的墨璟肆却是毫无所觉,她只感觉自己似乎跟着那一场战争辗转了漫长的岁月,天地枯荣,山河变迁,她的心在这样漫长的时间中慢慢苍老,直到最后,眼前开始出现盛开的繁花,万物蓬勃,熠熠生辉。
  那是历经死亡与绝望之后的繁华昌盛,在看到这样的景象时,她心中泛起淡淡的感动和怅惘,直到光圈一点一点淡去,接天的光柱缓缓消失,墨璟肆从沉睡中睁开眼睛,她眼中是看尽了一切的沧桑和深邃,梦中的景象,并不能完全清晰地记得,但那怅然若失的心情,却在她心中久久不散。
  “醒了?”
  这段时间,离海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他知道在蛮荒秘境之中这里已经算是绝对安全,但依然没有丝毫远离,让墨璟肆完完全全,毫无危险地渡过这三个月的时间。墨璟肆没有说话,她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她的额头上,一圈淡金色的印记悄悄淡去,最后完全消失。
  “你已经开启了刑天七子的传承,这三个月的时间,不止让你的修为更进一步,最重要的是,这个传承将你的体质完全改变,当世七子与你一起接受传承,现在你们七人虽然不在一起,却都已经是先天之躯,修行于你们而言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刑天七子的传承……”
  墨璟肆低声呢喃着,那漫长梦境中的景象还时不时回荡在她的脑海中,让她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她此刻的心境与三个月之前,已经大不一样,整个人沉淀下来,少了年轻人的盛气与浮躁,多了几分与年纪不相符的沧桑和冷静。
  墨璟肆轻轻呼出一口气,她知道,从这一刻开始,自己与以前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在这个传承开启之前,她心中对神字之境尚且心存畏惧,那是动辄天崩地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移山填海不过执掌间的恐怖存在,然而那漫长的梦境里,她眼见了山河破碎,日月更迭,那样气吞穹宇的气势,让她的心境骤然开阔,也将那一层桎梏骤然间砸得粉碎。
  她缓缓站起来,随着身体的每一个动作,她的筋骨在每一个细微的颤动中绷紧放松,灵力不断冲刷着她周身的经脉,当她完全站定,原本浮动在她周身的灵力竟然完全驯服,沉静下来,就这一个小小的动作,便让她的境界彻底稳固下来。
  离海眼中闪过一瞬精光,墨璟肆的天赋他真是前所未见,若是换了别人,在十六七岁的年纪达到王字之境的修为,任谁也不可能像她这般保持冷静,而且这种冷静并非刻意而为,离海一眼就能看出来,墨璟肆的心海是真正平静无波,哪怕整个世界此刻就在她眼前崩毁,恐怕她那双眸子里,也不会有半点波动。
  如此心性才最为难得,也唯有这般坚韧的性情,才能成就大事。离海皱巴巴的脸上见了笑容,从怀中掏出一个黑曜石的匣子,对墨璟肆开口道:
  “这便是你要的东西,如此一来,我的任务便完成了。”
  墨璟肆从离海手中接过黑匣子,她知道这个匣子里面应该就是蛮荒秘境中的那一块刑天之阵碎片,她仰着头看向离海,沉着脸想了想,才开口问道:
  “南域剩下的两块碎片,我想你应该知道在哪里。”
  她用的是确信的语气,离海身为圣级神兽,对刑天七子的一切都了然于心,哪怕它这么多年来一直待在蛮荒秘境之中,但它对外界之事,特别是南域之事必然也了如指掌。离海无奈地翻了翻眼皮,回答道:
  “从这里朝东南去,深入南域腹地,有两个庞大的种族,分别是精灵族和兽人,而你要的东西,两个种族各占一块。”
  闻言,墨璟肆不由皱起眉头,这意思是她还要与两大种族周旋?但不管如何,这个包袱她算是背上了,也没有中途退出的可能,精灵与兽人,再强大又能如何?刑天之阵碎片,她势在必得。
  墨璟肆从离海口中了解了精灵族与兽人的情况,得知精灵族与兽人之间有一个无法消除的恩怨,两大种族互相敌视彼此争斗的历史已经有了几百年,墨璟肆要从他们手中拿到刑天之阵的碎片,估计会遇到难以预料的阻力。
  她得知自己在这冰陵中竟然已经待了三个月,墨璟肆惊得瞪大了眼睛,诧异地张了张嘴,她想起之前妲洛说过,蛮荒秘境开启的时间一共也才一个月,如今三个月瞬间消逝,秘境的入口岂不是已经关闭?但随即她冷静下来,扫了离海一眼,道:
  “你可知晨儿在何处?”
  有离海在,必然有办法离开这里,莫说三个月,哪怕三年,又怎么能难住这个老怪物?离海知道她口中的晨儿就是外面那个小姑娘,他拂了拂胡须,回答:
  “她们在你离开后不久就深入秘境来寻你,现下也没有什么危险,我可以送你过去。”
  “那好,即刻就走。”
  离海大手一挥,旁侧的岩壁上突然多出一个洞口,阳光洒落在洞口的冰层上,闪闪发亮。墨璟肆快步走出去,离海纵身一跃,现出真身,朝前一蹿便将墨璟肆稳稳托起来,一个飞跃消失在天际,而他们身后的冰洞迅速凝结起来,飞快合上。
  东域,云阳。
  舞霓裳和竹音苏景二人同行,出现在云阳城的城门外,三人脸上都蒙了面纱,在城门外的小茶铺围桌而坐,竹音看着不远处盘查分外严格的城门口,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
  “看来,龙治也正在找你们。”
  舞霓裳葱白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撵摩着茶杯的边缘,她看了一眼拿着一张画像来来回回检查过往行人的守门士兵,眼中泛着寒光:
  “三个月前,两道光柱出现在云阳境内,据探子来报,那两道光柱是出现在云阳皇宫中的,况且,除了云阳境内两道光柱,无论风海还是你们所在的小院,都遭到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袭击。”
  “来袭之人皆是一些亡命徒,其实不难猜到,这些人必然是受了异族指使。”
  苏景眨了眨眼睛,神色沉静,纤薄的唇角稍稍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相比三个月前,简直判若两人,哪怕此刻墨璟肆就在这里,她也一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因为此刻的苏景看起来成熟了不知几何,她稍稍偏了偏头,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股无法言喻的韵味,有几分内敛,又兼并几分狂野,令人侧目。
  坐在她对面的舞霓裳也有了很大的改变,而这所有的改变,都源于那三个月的传承。舞霓裳在明白自己的使命时,立即从风海出发,动用风海在云阳的情报网,第一时间找到竹音和苏景,准备与她们二人一起前往云阳,和另外两人汇合。
  不料她找到竹音和苏景的时候,正巧遇到一场厮杀,前来相助竹音两人的几名皇字之境高手相继重创,竹音也受了很重的伤,眼看就不能抵挡,好在舞霓裳来得及时,风海高手一拥而上,将来袭的人尽数斩杀,又为竹音等人疗伤,这才与她们一起来到云阳。
  “龙治与异族勾结,看样子已经盯上了我们两个,而且我们的身份一早就暴露出来,若是我二人要入云阳城,怕是危难重重,这云阳城,现下就是龙潭虎穴。”
  舞霓裳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们还未进城,便发现城门口的盘查格外严密,想起三月前光柱降落的地点,竹音三人不约而同猜到龙治的想法。
  “丹药阁在云阳境内,当初风海和云阳大战,龙治已经对丹药阁下了手,我很多年没有回去,不知道如今的丹药阁又是怎样的状况。”竹音轻抿了一口茶水,眉宇间一股愁绪久久不散,“大长老苏长风还在龙治手中,老阁主重出江湖,丹药阁无需我过于操心,但如今天下隐隐有一种风雨欲来之势。”
  “往常风海云阳景龙三分天下,也算是保持了多年的和平,但现今异族突起,若无异族之变,这天下继续三分也无可厚非,可异族变成一柄利剑悬在我们头顶,云阳还横生枝节,若是继续任由这种状况下去,不等我们与异族正面对决,便会因为云阳背后所捅的刀子万劫不复。”
  对于竹音所言,舞霓裳和苏景都没有反驳,显然是默认了她所说。
  “现下云阳四处搜寻我等,进城之后行差踏错一步都会导致性命之忧,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做呢?”
  苏景稍稍倾了倾身子,正色问道。
 
☆、第三十六章 谋定后动
 
  “现下云阳查得如此严,轻易是无法行动了,我们先要设法入云阳皇宫内打探情况,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竹音看了一眼渐渐沉下来的天色,脸上没有多余的神情。舞霓裳点了点头,接口:
  “既然如此,此事就交给我了。”
  舞霓裳并不是只身前来,在她身边跟了五名皇字之境高手,竹音身边的人手都已经重伤,这个任务的确只有她才能够完成。当晚,三人趁着夜色潜入云阳城,寻了一处偏僻且无人居住的院落落脚,舞霓裳派遣一人潜入云阳皇宫,一来探寻药谷长老苏长风的下落,二来尽可能打探另外两个刑天之子的情况。
  当晚,舞霓裳正在打坐,突然窗户被人敲响,她起身走过去,将窗户掀开一道口子,窗外之人紧贴着墙壁,将所得情报细细告知。半晌,舞霓裳挥了挥手,来人随即迅速遁形。第二日一早,舞霓裳将竹音和苏景聚拢来,将昨夜探查到的情报细细说来:
  “丹药阁的苏长老被囚禁在天牢,四周看守之人有一个皇字之境和二十余名王字之境,除此之外多是些不入流的角色,不足为惧。至于刑天之子的情况尚未打听到,但宫中有一个十分奇特的现象,二皇子和三公主的寝宫被重兵围裹,探子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她说到这里,竹音和苏景眼中同时一亮,舞霓裳见她二人神色,脸上露出一丝笑:
  “想来你二人也猜到,问题就在这个二皇子和三公主身上。”
  “不错,这二人极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寻的人,只是为何这两人会被龙治重兵看管起来,那情况,几乎等同于□□。”
  “不知,这二皇子和三公主是何许人也?”
  竹音凝神思考着,开口询问。舞霓裳脸上的笑容越发神秘,她勾着嘴角,缓缓开口:
  “说来也是真的巧了,这两个人你比我更熟悉,便是龙凡宇和龙晴。”
  “啊……竟是他们。”
  竹音微张着嘴,感觉有些出乎意料,又似乎一切顺理成章,她摇着头无奈地笑:
  “这两个孩子倒也是天纵之才,但如今尚未取证,一切都只是猜测,龙治乃是一国之君,即便再如何昏庸,终究不是无脑之人,若是今夜探子的活动,也都掌握在他手中,而他没有丝毫阻止,你们觉得该是如何?”
  竹音低垂着脸,拧着眉毛细细分析,舞霓裳脸色微变,有些惊诧:
  “他是故意将消息放给咱们,如果明日城中搜寻的力度减弱,则多半是请君入瓮的计策,让我等放松警惕闯入皇宫,一旦我们试图与龙凡宇两人接触,就会被大军围裹,陷入重重敌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