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画中缘GL 作者:万年晋江受

字体:[ ]

 
文案:
 
     千年古卷,几经百转。辗转反则,重启尘封。画中姻缘,对眼相看 
 
“世人皆爱画中仙,无人怜爱世间魁。”我在画中苦修成仙,也只是为了来爱你   
 
场景一:
 
顾寻涵(惊恐万分):雾草!#古董画卷里的美人跑出来了怎么破!#在线等急!
 
墨涩:我此生必倾尽所有护你周全!
 
场景二: 
 
顾寻涵(揉着腰痛苦的叫道):墨大小姐!求放过啊,在下一介凡人经不起你折腾!!   
 
墨涩(抱臂不屑):千年前本座不过纸墨一堆,但你天天把本座捧手里翻来覆去的折腾,本座喊过什么呢。[千年前的顾寻涵:我那是帮你弹灰] 
 
场景三:
 
顾寻涵(可怜兮兮):小墨,你是画中仙,那我岂不是不能与你偕老?
 
墨涩(安抚状):无事,你若愿意,倾尽半身修为与尔共存永生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因缘邂逅 前世今生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涩,顾寻涵 ┃ 配角:兰琪,君嘉韵,左卿言,左蓦然 ┃ 其它:前世今生,古穿今
 
==================
 
  ☆、第一章千年古卷
 
  细碎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透过,照在顾寻涵白稚的脸上。那翘挺的鼻子轻轻耸了耸,嘴角是两个浅显的酒窝,可见主人睡得香甜。那一头散乱的乌发随意的披散在白色的枕间,一部分掩住了细嫩的脖子。
  ? ? 本是被安静笼罩的房间在此刻却被打破“铃铃铃——”恼人的闹铃声里夹杂着顾寻涵不满的呓语,几乎是瞬间,一只纤细的玉手从薄被中伸出,洒脱的一个横扫,一直响的不停的闹钟终于砰地落地壮烈牺牲,将手收回温暖的被子,床上的人儿又再次传来了几句呢喃,顾寻涵拉了拉被子翻了一个身又继续着自己伟大的春秋梦。
  ? ? 然而老天貌似就是要和顾寻涵过不去,还未等她睡着,手机的铃声又不耐的响起,顾寻涵崩溃的掀了被子,苦着一张脸似是有着深仇大恨,深深吐了一口气,一手擦着眼睛,一手摸着拿起床头震动的手机,迷迷糊糊的接通后躺倒在被子里,用有些沙哑的声音愤恨的叫道“谁啊!有事烧纸,没事去死!大周末的让不让人活了啊!”挺着精神说完后,顾寻涵就打算扔了手机继续会见周公。 ?
  ? 但是手机里传来的声音犹如一道平地惊雷,瞬间将顾寻涵的睡意打散,“顾寻涵,你要是让我回家看见你还在睡觉,你就等着办吧!记得,把你那副从难民窟里滚了一圈的样子收拾的能见人。我等下带你去一个顾客家里收东西。哦,对了现在你只有二十分钟了。”
  ? ? 随着阴冷的声音停止,顾寻涵惊恐的跳了起来“我累勒个去!老妈!我早起了!我正吃饭呢!”虞言显然是不会信这种鬼话的,自己的女儿的脾气自己自然是知道的,当下皱眉说道“我不管你起没起,我回去后你看着办。”不想听自家女儿鬼话的虞言很明智的挂断了电话。 
  ? ? 迅速的放下手机,顾寻涵捧着母上大人刚颁布的圣旨跐溜的蹿下床,也来不及穿鞋就这么揉着睡意尚存的脸冲进浴室,迅速的把自己的鸡窝头收拾好,以免老妈回来后看自己这幅样子不把自己的头拧下来当靠枕才怪!
  ? ? 虞言放好手机拿起包走出了办公室,和店员吩咐了一声便走出了自家的古董店。顾家经营的是一家古董店,名叫缘来,是顾寻涵的父亲早年开的一家店。顾宇是一个职业的古董鉴定师,专门鉴定一些古玩字画。这家小店主要经营的是鉴定一些古董,副业是卖点小古玩、字画什么的,这些货源也都是顾宇亲自去古淘市场和同行朋友那里获取的。
  ? ? 不过自从十五年前顾宇和其老师去石川市学习,就在也没有回来过。据他回来的老师说是顾宇一次独自外出后就彻底失踪了,即便报了警,警察也没有丝毫的线索。而那年的顾寻涵只有十岁。
  ? ? 那时因为顾宇的失踪,店里的生意自然也是有影响的,但好在有一些顾宇的朋友和他的老师的照应所以不至于让缘来关门。而虞言的努力也没白费,缘来在这几年来慢慢的好了起来,加上尽心的打理和开拓业务,也让缘来在这几年间在南城市有了一些名气。而势要继承父业的顾寻涵也在这几年艰苦的学习,又和虞言一起在古董堆里打滚,渐渐熟悉了古董这一行业,给小店出了一份力。 
  ? ? 这边虞言已经上了车开向家里,而顾寻涵正在家里收拾自己的房间。顾寻涵生无可恋的将自己房间地上的垃圾扫干净,深吐一口气坐在椅子上,还未待歇上几口气,手机又不知死活的响了起来。
  ? ? 看到来电是谁,顾寻涵苦笑着“合着今天早上就没人想让自己睡一个好觉。”当下有气无力的说道“兰琪,有事儿吗?” 
  ? ? 电话那头的女子笑嘻嘻的说道“得得得,别跟要死了一样哈。打起精神来,老娘给你送生意来了!想必你家的母上大人早上已经跟你说了吧?”
  ? ? “说啥?我妈只是说带我去一个顾客家里收货···等会儿,不会是你家拍卖行的货吧?” 
  ? ? “嘿嘿,哪能啊。我家里的货目前没合适你们的,咋给你路子?也就可以给你们打折点手续费。”
  ? ? ?顾寻涵笑了笑。心里却对兰琪暗暗感激。自从大学认识了兰琪后,这几年来自家就没少受过她的帮助,自己也总是过意不去,想拒绝就被兰琪发一通牢骚,说自己不把她当朋友。这么几次三番下来顾寻涵也就只能接着兰琪的帮衬,但也都暗暗记下打算以后报答。
  ? ? 兰琪接着说“是这样的几天前我手机接到了一个新顾客的咨询,家里有一副祖传的画,家里出了事急需用钱。我闲的没事儿去溜了溜。成色还过得去,有大量损坏但还有修补的余地看,起来还可以,虽然没可能百十万,但应该还可以让你们小赚些。于是我扣下来了,没给拍卖行报备,和那个卖家说具体的等专业的鉴定师来。然后就直接告诉你妈了,这画你们就接下来给你们店里进点好货。”
  ? ? 顾寻涵听完正想说谢谢,话筒里又传来兰琪的声音“你要是再说谢我跟你急,得,就这么个事,你妈差不多也要回来了,我先挂了。待会儿见哈!”
  ? ? 不等顾寻涵回应,电话应声挂断,顾寻涵无奈的将手机扔一边去,家里门就开了。
  ? ?“我擦说曹CAO曹CAO就到!”顾寻涵迅速起身冲到门口,看到一身黑色正装的虞言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当下开口笑道“老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 ? 虞言架了架眼镜,看着装乖乖的女儿无奈的开口道“收拾好了就走吧。别让卖家等久了。听兰琪说这次是个不错的货。还有再不济你也是个女孩,你看看你,宅家里去店里,两点一线的也没看你多忙。”
  ? ? 顾寻涵打着哈哈“哪有,你女儿我很忙的,这几天都在整理店里新进的古董资料。”随后抱住虞言的手臂摇了摇“好了好了,快点走吧,母上大人你不是说别让卖家久等吗?”虞言摇了摇头,轻瞥了一眼顾寻涵,无奈的抬手摸了一把女儿垂在腰间的长发“走吧。”
  ? ? 开了二十分钟的车二人到了一个小巷,虞言见着路太窄,估摸只能走路就停了车和顾寻涵走进了小巷子。
  ? ? 巷子是老城区保留的那种小巷,两边是小小的院落,住着一些不愿离开老家打算在这安享晚年的老人。看着小巷的青石矮墙上布满的苔草和三三两两坐在自家门前打着瞌睡的老人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抹宁静。
  ? ? 走了不久,前方一个穿着白色衬衫和牛仔外套的短发女生正靠在矮墙上和一个年迈的老人家谈话,顾寻涵喊了一声“兰琪!”然后招了招手。兰琪转头看到了顾寻涵和虞言露出了微笑也招手示意。
  ? ? 走到兰琪身前后,虞言点头同兰琪打了个招呼后就看向坐在青石墙边上戴着老花镜,坐在木椅上的一个老妇人。约莫有七十多了,在阳光下似乎闪着光的白发映衬下,那张枯皱的面孔上所呈现的精神似乎不是很好。她的手上微微颤抖的捧着一个木匣子。看到来人,老人抬起头扯出一个微笑,有些含糊的说道“这画是我祖传的,最近家里儿子出了些事,急着用钱,想着我就这东西或许值点钱了。你看看这能卖上五万块吗?”
  ? ? 顾寻涵赶忙拿出包里的手套带上,又拿出工具说道,“这个要鉴定了才知道,您稍等会儿。”随即稳稳地接过老人手上那黑色的木匣,虞言也戴着手套,将木匣子打开,看到一卷画安静的放置在红色的锦缎上,无不暗示着这画卷的主人的爱惜。
  ? ? 兰琪帮忙捧着木匣子让顾寻涵鉴定,小声说着“刚刚我看了下,是成色不错的古物,不像是仿的。这么久远还保存得很好。但看得出这是还可以的东西。这玩意儿是老人的儿子欠了赌债差点被催了命才被迫出售的,只求能卖十万还儿子的赌债。对了,那画上的妹子真心不错,你看看,这古代果然都是天然美人。是个月下美人赏月图!”
  ? ? “是吗?我倒看看你说的妹子有多美?”顾寻涵笑着小心的打开画轴,当下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顾寻涵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是惊讶,随即轻缓的用手将画卷彻底展开。画是深黄色,是每一幅古董画不可避免的颜色,有些损坏也在意料之中,但好在大体无碍。
  ? ? 画上的东西很简单,是一个月下美人图。兰琪倒是说的没错,画上的妹子的确养眼,倒不是说有多像真人,毕竟中国画讲的是意境,画的人物倒真没个像真人的。但这就是美在不知名的那个作者仅用寥寥几笔就将这看不清模样的美人的气质凝聚在纸上,朦胧的月色和周旁的本应该很突兀的残损的建筑物十分融洽的糅合。仿佛就是再现了当时凄美的场景。
  ? ? 顾寻涵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第一眼就觉得这幅画是凄美的,因为大概所有人的第一眼都会觉得很美好,一个美人月下观景。除非重新看到周围不起眼的断壁残垣才会重新审视,甚至估计有的人会像兰琪那样,完全忽略掉美人周边的景物,眼球只被月亮和美人吸引,误认为是美人赏月图。
  ? ? 顾寻涵盯着画上仰天而看的女子,看不清的面孔不知道是岁月沧桑的模糊还是作者本就未画,她竟然错觉的看出画中的女子在哭泣?!心中一颤,顾寻涵抖掉了胡思乱想的心思,不着痕迹的避开那个让自己差点着了魔的画中女子。
  ? ? 经过一番检查,顾寻涵惊讶的发现这画没落款,不过看这画中女子的服饰,以及这感觉囯破家亡的意境,约莫是唐末的画作。然而就是可惜在没有作者落款不知姓甚名谁的画就算是唐朝的也没多少价值,画的艺术价值没了凭证,加上这画虽然看起来十分吸引人的眼球,有意境,但的确连清代名家出品的价值都比不上。
  ? ? 古董画讲的不是年份是艺术价值,这么一来就算这画再久也没有啥特高的价值,即便保存还过得去。虽然奇怪的是这画居然没有任何的落款,但好在年岁是个噱头,加上这画的技艺也不差,这就算是个不入流不有名的画家,扛上这年份深远的标签糊糊不熟悉行道的也能卖个好价。毕竟古董行业的,只要是真品顾寻涵就觉得不亏自己的良心,至于值不值这个价就和自己无关了。顾寻涵将画收好放回匣子。
  ? ? 虞言看着顾寻涵有些可惜的表情领会在心,开口道“你就说保守多少吧。”顾寻涵看了一眼老人说道“不瞒您,这画有千年的历史,保存也还过得去,有修补的可能。但可惜它没有作者落款,加上即便有作者也绝对不是唐朝名家的画风。可想而知价值会打多少折扣。虽然一千年的历史听起来很珍贵吗,但是艺术价值才是定古董画的准则。顶多有些收藏价值,我保守估计这画至多只能卖上六万。与同期名家相比简直云泥之别。”老人激动地点头“好,好!六万也够多的!卖给你们了,现在能拿钱吗?我急着用的。”
  ? ? 虞言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开口道“签份合同,把您的银行账户告诉我我立马打给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