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莫将尘事挂心头 作者:终夜牧

字体:[ ]

 
文案
 
 
 
“尘儿,你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莫将尘事挂心头,师父给我起名莫将尘,是希望我能一生快意潇洒,红尘俗事,万般不缚于身。”
 
 
“你知道就好。”
 
 
“可是师姐,滚滚红尘,哪里及她。”
 
 
 
 
内容标签:穿书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将尘、小龙女。 ┃ 配角:黄蓉、郭芙、李莫愁、程英等。 ┃ 其它:神雕世界,穿书。
第1章 序
 
 冬时的桃花岛,一眼望去全是翠绿的松竹。岛上郁郁葱葱,薄雪枝头,别有一番雅致韵味。
午后时分,一道青色人影偷偷地跃进一扇半开的窗户。屏息在窗台边蹲着,发觉屋内似乎没什么异样,青色人影才直立起身子,慢慢悠悠地踱步到桌椅旁翻开倒置的茶盏,坐下来,倒了壶凉茶。
 
屋外的阳光透过窗子打在人影清俊的眉眼上,恍然映出少女秀气精美的轮廓五官。
 
 “啧,还是岛上舒服。”少女满意地喟叹一声,放下茶盏伸了个懒腰。
 
 “岛上舒服,你还一个劲儿往外跑?”冷不防珠帘外一道清脆冷声传来,让少女僵了僵身子,适才的愉悦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呵呵……师姐……”看着拨开珠帘走进的面色稍冷面容娇俏的年轻女子,少女嗫嚅了唇,尴尬辩解道:“我也是见师姐姐夫你们带着芙儿出岛去寻师父,想着我也去或许寻到师父的几率会大些……”
 
声音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中渐渐弱了下去。
 
 “怎么?继续说。你不是去寻你师父了么,结果如何?”
 
女子慢条斯理地坐下来,看着故作沉思的少女似在回想着什么实则在思索着怎么胡编乱造蒙混过关——
 
 “……我一路循着行人的描述追着到了嘉兴,奈何总是比师父晚了一步。听闻陆家惨案与那魔女李莫愁有关,我自忖奈何那魔女不得,就没有凑这个热闹……又听闻师姐你也在嘉兴,想着我再去别处也无不可……”
 
少女顿了顿,这一番停顿成功让对面坐着的女子不耐挑眉,在女子催促示意下少女缓缓吐了口气,故作无奈道:“可惜,仍是没有师父的踪迹。我多番打听,师父却好似消失了一般,无奈之下,我只得辗转回来了。”
 
女子曲指敲了敲桌沿,略略有些质疑地看向少女:“你说去了嘉兴?”
 
要说她真信这个生性不羁的小师妹是为寻她爹爹才出的桃花岛,她是不信的。可是师妹所说又与自己寻爹爹的踪迹分毫不差,嘉兴自然她也是去过的,不然也带不回那几个孩子。
 
 而对面的师妹毫不迟疑地点头,又让她陷入沉默。
 
 ——非是她不信师妹,只是因着她这师妹与她那脾气桀骜的爹爹一个鼻孔出气。爹爹离岛,指不定师妹在背后怂恿了多久。
 
丝毫不知自家师姐心里怎么编排自己的莫将尘,一派正经地抿了抿凉茶。
 
至于师父的踪迹……呵呵,她怎么管得到。以师父的武功造诣,左右只要师父不去为难别人,就已经是风平浪静了。
 
莫将尘是一个孤儿,前世今生都是。前世的她一直身体不太好,可能是自出生就被遗弃,出娘胎还开始享受父母的疼爱,就已经被迫面对寒冬腊月的严寒。自小带的寒疾,伴随着她由此引发的体弱多病,让她不过二十便没命了。
 
莫将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醒来,醒来睁眼发现自己变回了婴儿,被路经的一身青衣的桀骜老人,她的师父黄药师收留,取名莫将尘,教养长大。
 
可能是前世受了太多病痛磨折,莫将尘很多时候都是云淡风轻的。是以即使知晓她现今所处境地,也没什么不适。
 
因着虽是拜黄药师为师,除却学艺外却实为养在药师之女黄蓉身边,莫将尘与师姐的关系格外亲厚。郭芙还未出世时黄蓉还是古灵精怪的少女心性,猛然见着比自己小了那么多的一团婴孩,高兴的不得了,本来就是独生女的她一直希望自己有个妹妹弟弟什么的,对着莫将尘俨然就把她当亲妹妹教养。
 
唔,也许是女儿,也说不定。
 
不过想着自家师姐在她幼时偶尔顽劣的捉弄行径,莫将尘觉得女儿这一项可以叉去了。
 
这几年黄蓉受郭靖影响越发循规蹈矩,不复往的灵动,对莫将尘的管束也多了不少,让莫将尘同药师一样不堪其扰,逮着机会就往岛外跑。
 
因着年纪尚轻,也不会离岛多远,转个几日就被师姐抓回来,然后是一顿责罚。黄蓉虽然渐渐束于礼教,但骨子里的促狭分毫无改,每次都把她折腾地悔不当初。莫将尘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只得安生受着。
 
 “权当你说的是真的,但你擅自离岛,还去往那么远的地方,没有知会我,就是不该。”黄蓉沉吟了片刻,在莫将尘故作镇定下,敲定了主意:“我也不罚你什么,你就……”
 
 “什么?”
 
 “就帮师姐走一趟吧。”
 
 
 
 
 
 
第2章 初回  遇
 
夜上,月亮自后山升起,罩着郁郁的树林,寂静得只能听见虫鸣声。
 
溶溶月色下,一青衫少女悠悠散散地踏步走着。本是夜深人静,山林之间笼在夜色间,说不出的可怖景象。少女却没有一丝紧张胆怯,手中捏着一根长长的竹子,拨开杂乱的草丛,一步一步往前走。
 
 “夜黑风高夜,杀人扮鬼时。”少女忽的念出这么一句,想起往日在桃花岛被师姐家的大小姐带着扮鬼去吓唬武家兄弟,不由笑了笑。
 
不过说来已经许久未见师姐她们,倒是有些想念了。
 
青衣少女正是莫将尘,因着近几年黄蓉见她年岁稍长,行事也不似以往那般轻率直性,就不怎么拘着她,由得她自由出岛,自生自灭。
 
莫将尘向来是云游的性子,黄蓉不拘着她之后,她更是畅意地收敛了一些银钱离了桃花岛,携着从不离身的物品,潇潇洒洒地开始了江湖游。
 
游着游着,就经过了这终南山。
 
四年前她曾受师姐指使暗中随郭靖送杨过上终南山,在这终南山也留了一些时日。而今故地重游,想着昔日那让师姐不甚放心的孩童如今还呆在这山头未出世,不如就先去看一看,看看日后大名鼎鼎的西狂杨改之,今时是何等的少年意气。
 
莫将尘只是出于一时的好奇,她虽知晓日后对方的坎坷的人生发展,也没怎么挂心,杨过于今世的她来说也不过是挂了名号的小辈而已。重来一世,她无意去搅合别人的人生,只想快活地享受自己的生命。
 
 白天太阳大,莫将尘就在山脚下的小镇休息足了,选了晚间赶路。一路走走停停,走到了一山谷处。
 
现在已是午夜,莫将尘想随意找个地方睡半晚,明天早上再去探一探那活死人墓。
 
她寻着一处平坦开阔之地,将将找了块巨石躺着,就听见有人在大喊“姑姑,姑姑”。
 
那喊声由近去远,莫将尘拧了眉心,暗叹自己真是好运。白天还在念着去见见那杨过,现在就能得偿所愿了。但现在她不太想动,仍是躺在巨石上没有起身。
 
躺了一会,看着皎白的月亮出了会神,莫将尘还是耐不住好奇,运起轻功向着声音消失的方向追去。
 
追了十余丈,行至一处花丛,仍是不见人影,莫将尘思忖:莫不是方向错了?
 
 方向错没错她不知道,不过在她停下步子往前看时,却见前方不远处有两道身影。其中一个躺着,一个跪在其身侧不知在做些什么。躺着的人似乎是在说话,跪着的却并不搭腔。莫将尘习武多年,纵是夜间也能视物,更何况月色明亮,莫将尘一瞬便看清躺着的人是个女子,眼上系着一条布,跪着的人影身着杏黄道袍,双手颤抖地正要去解躺着人的衣衫。
 
莫将尘再不识眼前状况,也知这人欲对女子行不轨之事。
 
莫将尘冷哼一声,素指捻了一瓣花瓣,灌着内力,弹了出去。
 
那道士本就心中惊慌,受此一惊,四处张望,大骇出声:“谁?!”
 
躺着的女子听着声音并非熟悉之人,立时知晓是有人趁人之危,奈何现在动也不能动,心中焦急,面色愈发地冷了。
 
 “嘁。”莫将尘不屑地冷斥一声,“时常听说全真教门风严谨,门下弟子侠义辈出,如今却见尔在此欺辱女子,当真让在下明白传言不实。”
 
再一指弹出,击在道士的腰际,道士吃痛,听了她的话却不敢还手,只匆匆站起来慌张地跑了。
 
莫将尘懒得去追,几步走至女子面前跪下,发觉女子是被人点了穴,难怪任由那道人胡作非为。
 
莫将尘解下女子眼上的布条,借着月光低头去看女子,刚好对上女子乌黑冰冷的眸子。女子生的一副好容貌,清丽秀雅,神色间却是冰冷淡漠,洁若冰雪,也是冷若冰雪。虽是处于这般任人宰割境地,也是毫无慌乱之色,冷沉沉的一双眸子,月光落在里面,说不出的晶莹醉人,却无端叫人心底发寒。
 
莫将尘愣了愣,刚才一时情急她没有多想,现下帮人解了围,才恍然发现这幅场景莫名熟悉。
 
杨过,月夜,被点穴的女子,欲行不轨的道人……
 
这女子,莫不是……小龙女罢?
 
 “多谢相救。”小龙女一直长在古墓中,不通俗世,虽然知道是眼前的姑娘救了自己,也只能干巴巴地想起杨过曾言对恩人要说感谢的话,再多却是不知了。更别提要自报家门了。
 
莫将尘心中猜想已被她这番表现证实,既然她是小龙女,刚才那人定是那虚伪做作的伪君子尹志平了。
 
她是东邪门人,对全真教本无好感,对尹志平赵志敬之流更是厌恶透顶,今次误打误撞让小龙女免受尹志平那厮折辱,倒是好事。
 
不过西毒的逆劲点穴法她可不会解:“姑娘这穴我不会解,只能暂时委屈一下姑娘了。”
 
小龙女点点头,这穴她都解不了,眼前这少女不过双十,不会解也是正常。
 
夜色愈浓,月亮也渐渐有隐去的趋势,莫将尘想小龙女现在不便运功,山间寒气又重,就将外袍脱去盖在小龙女身上。双腿盘起,坐在小龙女旁边打算守着她等着杨过回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