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前任“上”位 作者:大D萌

字体:[ ]

 
 
 
文案:
 
     首先,此文肉多、口味重、虐身虐心!【严肃脸】
 
洁癖党别来,清水党小心,小清新慎入,圣母婊别进!
 
一句话文案:
 
这是一个前女友死缠烂打□□主角从而过上了没羞没躁的性福生活的故事。
 
深层文案:
 
齿间感受到的是激烈的碰撞。
 
中指感受到的是滚烫的温度。
 
“景然,每次你在我身下绽放时,我都想拉你与我一同……下地狱。”
 
“祁一澄,我对你、对我爱你的我、保留的最后一点尊严,便是‘我爱你’。”
 
ps,有的章节无法发上来,转至微博去看截屏!
 
pps,世态炎凉,卖肉很难。所以我们要多一些真诚:比如收藏、留言、打分~……少一些套路:不要举报!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强强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一澄,景然 ┃ 配角:故卿,唯然,佘皖亭,杨俊 ┃ 其它:洁癖党别进,清水党别进,小清新别进,白莲花别进,圣母婊别进
 
 
  ☆、(一)一直,在想你。
 
一个女人独自一人拉着一个不大的暗银色行李箱从B市机场走出。白色的丝质衬衫微微有些透,能隐约看到里面的暗色bra,高腰的黑色修身九分裤显得她双腿修长,这一身最后配上一双黑色马丁靴,性感里带着一丝狂野。女人染了一头灰绿色的蓬松短发,偶尔的一些蓬乱发梢给她添加些活力,黑色的墨镜遮住了她半张脸,却不妨碍人们从她略薄的红唇上猜出,这女人长得肯定不赖。
 
祁一澄拉着行李往出走着,还没出机场,就已经感受到自己的心情已经不平静了。多少年没回来了?大概……有5年了吧。从兜中取出手机,刚关闭飞行模式,就有电话进来。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祁一澄嘴角一弯,墨镜下的眉眼带上一丝玩味。涂着透明色指甲油的手指滑动屏幕,将手机放到耳边,接听。
 
“就这么想我么?”刚打开信号就进来了电话,可想而知电话那边的人可能掐着时间一直在打。
 
“对呀~一直,在想你。”透过话筒传过来的声音,是酥酥麻麻的,伴随着低吟。“嗯~一澄,我已经在酒店了……”这句话似乎没有说完……但是却比说完更让人心痒。
 
嘴角的笑意加深,眸子却反而多了些清明。“我很快,就到。”尾音有些沉重,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你先洗好。”
 
对面传来一阵低笑,低低的、柔柔的。祁一澄的脑海中能想到那个像媚狐一样的女人此刻一定笑得花枝招展,她的眉角定是好看地扬起,性感的嘴唇挂着得意。
 
“就这么想我么?”媚意地声音学着祁一澄清冷的句子,听得她喉间有些刺痒,眼中的清明不再那么透亮,蒙了层笑意。祁一澄突然也想用自己的语调说出她刚才的那句“一直在想你”来回答她,可是刚开口便又收回了声音,沉默了一会,最后只回答了一个字。“嗯。”
 
电话对面的人像是知道她的这番纠结,又轻声笑了一声,没有再多说别的,只回了一句。“我等你。”便不再作声。
 
祁一澄没有回话,放下拿着手机的手,垂眸看着手中亮着的屏幕。
 
屏幕上还亮着她的名字——景然。
 
最后,按下了红色挂机。
 
将手机放回裤兜中,拉起行李箱继续往出走,步伐看似比刚才迈得大了几分,也快了几分。从透明落地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打在她的侧脸上,耳垂上的耳钻反着耀眼的光芒。
 
B市,就连阳光……也是冷的。
 
  ☆、(二)骚狐狸
 
午后的大厅并没有多少人,祁一澄将一张半透明的黑卡放到柜台上,没有说话。长时间的飞行很累人,将她多余的那些闲情消磨得所剩无几。柜台小姐将卡接过,核对后将卡递给她,“您可以上去了。”并没有给她任何房卡。
 
祁一澄独自拉过行李箱,拒绝了旁边要来帮忙的服务生,熟悉地转身向直梯走去。脑中回忆着之前助手给她订的房间号。“709…”按下楼层,静默地等待电梯上升。
 
“叮——”电梯门打开,祁一澄拉着行李箱走出。马丁靴踩在厚软的红色地摊上,发不出任何声音。莫名地让她开始想象,那个女人…今天穿的会是哪双高跟鞋…又是如何从这里走过去的。她会穿什么样的裙子,会是什么颜色,更重要的是会有多短…捏着行李杆的手用了用力,脚下也加快速度。
 
很快地走到了属于她的房门前,心情反而平静下来。祁一澄知道,这只是她特意压下来的成果。
 
刚抬手敲门,房门便被推开了。原来这门…根本没关。
 
祁一澄将行李随手放到门关处,把墨镜摘下,环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她将视线转到关着门的浴室方向,抬脚向那个方向走去。
 
门开了。
 
入眼的是一个穿着浴袍的女人。白色的浴袍穿在身上,只是腰间系着那个白色腰带,不过看得出,这女人只是随手一系,胸前的开襟大开,雪白的肌肤和深深的沟壑让人看得一清二楚。暗红色波浪长发披在肩上,发梢还挂着水珠,一滴一滴地滴到浴袍上,滴到地板上…
 
“看来…我似乎回来得太快了。”祁一澄懒懒地靠在浴室的门框上,眼睛看着这刚出浴的美女,由发到脸到让人移不开眼的雪白上…
 
景然柔软下来时有一种妩媚到骨子里的气质,带着雾气的媚眼看着祁一澄,涂着正红的嘴唇靠近眼前那张挂着坏笑的女人,若有若无地厮磨她的耳廓。发梢上的水珠还在滴落着,滑落到她的双峰之间。景然看到祁一澄的眼睛顺着那个水滴划过的痕迹,眸色加深。她闭上眼睛,轻轻亲吻起祁一澄的耳垂,压低声音吐露着她心底的欲望。
 
“可我还是觉得,你让我等了好久。”
 
左腿靠近祁一澄,摩擦着她的裤子。裸露的肌肤大面积暴露出来。祁一澄能感觉到景然的浴袍下…什么都没有穿。
 
这个…骚狐狸。
 
  ☆、(三)用力要我。
 
“…不要把我的裤子弄湿。”一直没有动的人终是受不了这种诱惑,张口的声音有些沙哑,其中蕴含着浓浓的欲望。环上在自己身上厮磨的女人的腰间。祁一澄带着景然向前推进,手臂用力,把她放到洗手池的大理石板上。冰凉的石板刺激着景然的肌肤,什么都没有遮盖的私处此刻受到的冰凉尤其明显,刺得她微微颤抖。
 
祁一澄感觉到景然的战栗,眼中透出明显的笑痕。手探进她的双腿间,感受着洞穴传出的湿热气息。指尖轻轻滑动,在洞穴周围滑动…
 
“已经…这么湿了。”轻轻按压,双指交替地抚摸。”告诉我,什么时候…开始湿的。”
 
发梢染湿了两人的衣服,景然隔着祁一澄沾了水而透明的衬衫,亲吻着她的肩膀。舌尖慢慢滑过她的脖颈,含上她的耳垂。腿间因那人突然的指尖触碰而发出一声呻吟。她拥抱着的这个女人…总是会恶意地欺负她。果然…下一刻耳边听到了她的问话,那么…直白的问句。
 
景然含着祁一澄的耳垂,并没有马上回答,牙齿轻轻磨着她的耳朵,鼻尖的气息因为祁一澄的手指而加重。喉间也渐渐有些低吟。
 
“从…电话接起开始…”景然将一个一个吻落在祁一澄的脸上。透明的吻痕蔓延到她的下巴上。
 
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祁一澄轻笑。另一只手扯开景然的浴袍,将白色的布料褪到她的腰间。低头吻上她的肩膀,由肩膀到脖颈到脸到…那发出诱人声音的唇上。
 
祁一澄吻得很火热,有时舔弄,有时轻咬…在腿间的那只手一刻也没有停,依旧在温热的外围逗弄,时而按压顶端的凸起,却迟迟没有进去已经完全湿润的洞口。另一只手不知何时也抚在景然柔软的丰胰上,或轻或重的揉捏着,拇指刮弄着顶端已经硬到涨起的红豆。
 
“你在想什么?”脑袋下移,含住梅尖,舌尖轻轻卷起舔弄。
 
“嗯…想你…”细碎的呻吟不断地从口中溢出。
 
“想我…?只是想我?”加重牙间的力量,啃食她敏感的顶端。
 
“啊!…澄…”景然没有抑制自己的叫声,反而将自己靠在冰凉的玻璃上,腾出双手紧紧地抱住祁一澄的脑袋,双手插入她柔软的短发内。“还想…还想你要我。”
 
祁一澄划着那湿得不像话的股间,慢慢将中指探进泉水的源头。
 
刚进入了一个指肚,祁一澄便停住了。控制着自己的手指不动,感受着景然私处的火热。抬头看着景然已经有些迷离的表情。“这样?”
 
“不…不是…不够啊…”景然咬着下唇摇摇头,眼中充满了湿湿的雾气。“进来,一澄,进来!完全进来!”声音急切,腿间更多的液体流出,流在石板上…流在祁一澄的手掌上。
 
祁一澄另一只手捏住景然的下巴,让她的视线对上自己的视线,眼睛看着景然的眼睛。从她那雾气的眸子里能看到自己破碎的影子。“景然,你现在在跟谁做爱?”
 
“祁一澄!”景然温暖的双手捧住祁一澄的脸,指腹温柔地抚摸着她指下的肌肤。“我,景然,在跟祁一澄做爱。”
 
不知道脸上是发间流下来的水还是身体燥热流的汗,有些水珠从景然的脸上滑落。景然靠近祁一澄,红唇轻轻说出了让祁一澄终于失去理智的话。
 
“要我。用力要我”双唇贴近,“祁一澄,完全占有我吧。”
 
猛烈地吻,
 
猛烈地深入…
 
齿间感受到的是激烈的碰撞。
 
中指感受到的是滚烫的温度。
 
景然的夹紧能勾勒出祁一澄手指明显的骨骼轮廓。而祁一澄则被景然的紧致烫得浑身兴奋。
 
大理石台面上…伴随着激烈的*插声…含糊不清的齿间- yín -语…
 
还有不断滴落到地板上的液体…
 
欲望在不断沸腾,而理智已经殆尽。
 
 
  ☆、((四)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