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此关离情关 作者:白夜水(上)

字体:[ ]

 
 
 
第一卷【离】:
年将军最讨厌不可控制的东西。
作为秦国战无不胜的将军,她要掌控整个国家的命脉。作为乱世中人,她要把我自己的心不被随意影响。
年将军可以在战场如鱼得水,可以让秦国第一美人戏月倾心,可以算计别人的感情。
但她没想到自己会玩火自焚,有一个人,让她从神坛降落,如同丧家之犬。那个人,叫睦轻痕。
她要占有,她要把握,别忘了,年将军最讨厌不可控。
你可知未曾同心,离居更苦。
此去山高路远,一路小心,或许过了此关,此生不见。
此之谓,离秦关,亦是离情关。
 
第二卷【情】:
没有人是不会变的。
但故人之心是否易变,并没有人知道。
有些人有执念,有些人却放下执念。
人生不过一场修行,我只问,你是否与我同行。
 
第三卷【关】
天下不过一念之间。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睦轻痕,年景容,戏月 ┃ 配角:华芷文,宁浅,宴笙 ┃ 其它:专一
==================
 
☆、暗影楼
 
  “睦,你知不知道什么才是最痛苦的死法?”阶梯上铺着鲜红的地毯,让人感觉有点刺目,顺着地毯看上去,是紫檀木的书案,上面放着一卷书,书页被一只美丽的修长的苍白的手牵引着。只见那女子身着淡白色纱裙,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那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着髻,她没有笑,脸上是几分淡淡的忧愁,她的眼神清冷,犹如谪仙。 
  “楼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何一镖致命。”回答的女子身着一袭淡紫色纱裙,裙尾缝上了淡蓝色的边,几千发丝被梳成个松松的髻,留了一段发丝,扎上了个月牙色的发带。因未施粉黛,所以能看到那洁净的脸,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她神情平静,犹如天塌也不会变色。
  被叫做楼主的人看着窗外的月色,暗蓝的天空,衬得月亮更加神圣而光洁,太阳光芒总是骄傲而蛮横的冲破黑暗苍穹,从而震撼心头,而月亮的清辉,只是静静的渲染,却有种不容亵渎的美。而观月的人不知,在她人眼中,她亦如那弯明月一般,遥,而不可近。
  江湖上,无人不知暗影楼。暗影楼出手,招无虚发。但,没有人知道暗影楼有多少人,没有人知道暗影楼的力量有多强,更加没有人知道暗影楼的楼主是谁。这个神秘而强大的组织,崛起于十年前,十年以来,无数的武林高手死于其下,暗影楼只认钱不认人,就连朝廷官员也敢动手,只是暗影楼有个规定,不杀皇室成员,但又仅仅是,华国的皇室成员。
  楼中成员都知道楼主的名字,但这个名字的存在似乎又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没有人敢随随便便喊出这个名字。
  于是,所有人都只喊楼主。
  楼主轻启丹唇,说道:“睦,你的暗器使得如此好,甚至比我还好,可以插入别人的心,一击毙命。却不知道情之伤心,朝朝暮暮,直至老死,这才是最痛苦的。”
  被叫做轻痕的女子微微抬头,看着那盛颜仙姿的楼主,没有说话。冷不防,楼主转头凝神看着她,说:“我忘了,你未曾动过情,不过还是不要动情的好,情这一关,可比蜀道难。”
  睦轻痕点点头,粉红的唇色里,吐出一句:“轻痕记住了。”
  楼主却笑了,嘴角处晕出动人的弧线,让身为女子的睦轻痕也不由得愣神,她说:“我并不是要你记住这些,记住这些做什么,该来的会来,再多的道理,也抵不过那人的一个顾盼。或许是今天的景色太迷人了,才说了这些有的没的,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那么晚了找你过来?”
  睦轻痕又低下了头,楼主俯视而下,只看见睦轻痕那乌黑的长发,她听见睦轻痕说:“但凭楼主吩咐。”
  “睦,你还是那么见外。”楼主抬步走下了台阶,走到睦轻痕的面前,她轻轻的抚过睦轻痕的脸,说:“十年了,你都那么大了。我也老了,你该出去看看了。”
  “楼主要赶轻痕走?”睦轻痕睁着明眸,就这样一脸不可思议的直视着眼前这美丽更盛初见时的楼主,却哪里有半分年华老去的痕迹?
  楼主只是轻轻一笑,丹唇微启,是令人蛊惑的声音,“不,让你去执行任务而已,只是此去千里,不知道何时你才会回来,你愿意去吗?”
  “但凭楼主吩咐。”睦轻痕却还是这句,她低了低头,想掩盖眼中的不舍。楼主却用那白玉般的食指轻轻的把睦轻痕的下巴挑起,说:“那么美,怎么却跟了我,要做刺杀这种行当呢。此去险而又险,如若不是其余人等已经有要务在身,我也不想派你去。”
  睦轻痕眼睛眉梢微上,抿着嘴不甘的说:“楼主这是不信轻痕。”
  楼主笑了笑,是平静无波的眼眸,仿佛早就料到睦轻痕会急于反驳,只说:“目标在秦国,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出过远门,我不放心而已。不过,此次行动,只是先探而已,如果不能得手,一定要平安回来。因为,对方不是一个轻易能够对付的角色。”
  门外风声大作,显然即将有一场暴风雨,没有关紧的门被狂风推开了一寸,漏出了灰色的天空。门口的守卫迅速关紧了门。殿内再次限于沉静。
  “目标是谁?”
  “秦国将军,年兮夜。”
  “轻痕一定不负所望。”睦轻痕一脸坚定的看着楼主,脸上是年轻的自信。
  而楼主话锋一转,貌似不经意的说:“睦也十八年纪了吧,按平常人家的女子,早就嫁做人妇了,这样说来,倒是暗影楼耽误你了。睦是否想过,想要一个如何的良人?”睦轻痕低着头,长发垂落,是别样的顺滑又黝黑,遮挡了她的表情,她轻声说:“轻痕没有想过,楼主对轻痕有大恩,大恩未报,轻痕不敢想。轻痕愿意一直追随楼主。”
  耳中传来如诗般的笑声,楼主轻抚睦轻痕的脸,说:“这孩子怎么能不为自己想想呢,你不想,我都得着急了。”楼主顿了顿,又说:“前不久,你跟我过去面见圣上之时,殿内还有一名年轻的少将军,不知你是否还有印象,只是他对你一见钟情,念念不忘的,得知你尚未婚配,甚至还向圣上请求是否可以赐婚。只是啊,圣上问我,我就只好来问你了,若你愿意,便是一桩好事,若你不愿,我也可以帮你拒了。”
  楼主停了停,看着睦轻痕含羞的样子,又说:“这邱少临将军,我倒是见过几次,人长得玉树临风的,看起来也颇有涵养,没有世家子弟那种纨绔之气,如若你拿不定主意,便再想想,毕竟是人生大事,我也不好为你做主了。不如,秦国归来再告诉我,这样可好?”
  “轻痕听楼主的。”
  楼主见睦轻痕的耳朵都微红起来,知是女子的羞颜,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嘱咐了睦轻痕出门需要注意的事宜,毕竟这是轻痕第一次出远门。以往的任务,都是在国境之内,轻痕一个独身女子,即使有武功防身,但也不是万无一失的。只是轻痕每次出楼,必然很快的完成任务,也不拖延,立马就回到楼里来。
  楼主有时候也想,对于她这个年龄来说,会不会太苛求了些。作为楼主,她是知道要长久的在暗影楼留下,需要历经的考验,要在一群人中脱颖而出,必然需要极大的努力。睦轻痕有天赋,更有勤奋,不过十八年华,便把一手暗器使得天下无双。
  十年前把她捡回楼里,不过是因了那一双眼睛。那是求生的眼,这种韧劲让楼主的心为之一颤,世上活着的人那么多,但大多数都是浑浑噩噩的,眼中黯然无色,不过是得过且过,她不明白这个孤女经历了什么,让她年纪如此之小,就有这种眼神,坚定得让人不舍得把她抛下。她不是没有问过睦轻痕她的身世。睦轻痕只说不记得了,她把身上携带的东西拿了出来,只有一个小小的木牌,上面刻着一个“睦”字。
  楼主又问她叫什么,睦轻痕依旧摇了摇头。楼主看着她戒备的眼神,知道要驯服这样一个孩子,得花不少功夫,但只要训练得当,将很有可能得到一生的忠诚。不过是一日三餐,再教她些武功,是否成才靠她自己,而这笔买卖,自己一点也不亏。这点钱,还不在楼主的眼里。于是楼主叫她睦,一个单字。捡到睦轻痕的那一年,也是暗影楼,出现在江湖上的那一年。注定是个不寻常的一年。
  把睦轻痕带回楼里,楼中的元老看着楼主,很不解楼主从哪里捡来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女孩子,楼主没有解释,只是让人准备水,带睦轻痕去沐浴梳洗。梳洗后,楼主看着睦轻痕清秀的脸,对楼里的其他人说:“是个美人胚子,等过多几年长开了,必然是更美的。”
  说完,楼主带睦轻痕去了暗影楼里的武器室,一进门,睦轻痕就被林林总总的武器所惊住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锋利的宝剑,一束光照进来,宝剑青锋闪进了睦轻痕的眼,楼主说:“这里有各种刀剑棍铁爪暗器□□等等,每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既然你要留在暗影楼,你就必须对我有用,没有用的人,是不配留在暗影楼的。所以现在,你可以选择一样武器,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多样,然后找出最适合你自己的,然后你要给我做到,把这件武器发挥到极致。”
  楼主走到兵器架前,只听见噌一声,抽出了一柄锋利无比的宝剑,剑柄上是繁复的花纹,闪着寒光,楼主见睦轻痕不动,便递到她的面前,说:“我认为你可以使剑。这把剑,你应该拿得起,试试看。”
  而睦轻痕摇了摇头,她开口,尚带着稚嫩的童音,说:“我选暗器。”
  楼主轻笑了一声,“选最轻的啊,睦真是会偷懒呢。”而睦轻痕轻轻抬起头,正视着楼主的眼睛,说:“不,因为,我爹就是死在暗器之下。”
  楼主愣了愣,便收了宝剑,唰的一声,整个武器室又沉于寂静。楼主抬步,缓缓地走到武器室的一个角落里,说:“好,这里的暗器,全都是你的了。”
  睦轻痕没有道谢,只是默默的走上前,凝视着这些精巧的暗器,她拿起其中一个,蹙着眉,感受到了这小小兵器上冰冷的质感,即使染上了血,也永远不会热起来的冰冷质感。这是用来杀人的,杀,一切,可恨之人。
  睦轻痕突然发狠,把手中的暗器猛地甩向相反方向,力道却不够,微微□□了木质的柜子,停了一秒,哐当一声,掉下地来。楼主却笑了笑,说:“我相信,你能用好它。”说罢,便不再看轻痕,款款莲步,是说不出的优雅,谁人曾想这女子,竟是杀人组织的幕后人?
  只是谁也没想到,只是五年后,睦轻痕的暗器就已经达到了一流高手的水平,她第一次杀人,就达到了一击毙命。楼主在她了结了目标人物之后,从暗处款款走出,她笑,是不明的含义。她说,带着些许的欣慰。“一般来说,第一次杀人,会害怕,会下不了手。只是我没有想到,睦,你那么冷静。”
  睦轻痕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那天穿着浅紫色的纱裙,看起来就像尚未出阁的大家闺秀,比起五年前,更高,是愈发的清丽了。但她,站在刚被了结了生命的尸体旁,只是冷冷的吐出了一句:“他跟那群人是一伙的,我见过他,他该死。”
  楼主走上前,伸出白皙的右手,轻轻抚过睦轻痕的嘴角,说:“睦,你该多笑笑,你这个年纪,不应该如此的。”睦轻痕没有避过楼主的亲近,只是说:“我这个年纪,也不应该杀人的。”楼主不予置否,转头看着那死去的目标人物,除了中镖的地方微微的渗了些血,并无其他伤痕,双目怒张,是死不瞑目的样子。估计是不可想象,自己竟然死在一个看起来弱质纤纤的女子手里,便说:“暗器使得愈发好了,已经比我好了。”
  而睦,之所以叫轻痕,不是楼主取的,也不是睦轻痕自己取的。只是在执行了不知道多少个任务之后,江湖里渐渐流传出这样一个说法,神秘的暗影楼里,有这样一个女子,喜着浅紫衣裳,擅使暗器,一击毙命,死者身上往往只有一个浅浅的伤口,因只知其姓睦,却不知其名,于是江湖人称其“睦轻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