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此关离情关 作者:白夜水(下)

字体:[ ]

 
 
☆、试探与共舞
 
  两人解决了五脏庙,坐在院子里,太阳暖暖的,让人心生困意。
  年景容趴在小院的石桌上,一只手搭在睦轻痕的手背上,眯着眼似乎只剩下一条缝隙,说:“睦沐我困了,你等下做什么?”睦轻痕看着年景容露出孩子气的样子,捏了捏她的脸,心里生出一种不可思议来。
  明明不久之前,她还在想到底要怎么面对眼前这个人,到底到什么时候才是她放手的底线。是的,她有过灰心的时候,也不止一次想过,不如放弃吧,这个人已经这般冷漠对自己毫无留恋。
  而此刻,这个女子在她的眼前,放下了冷漠的伪装,放下了戒备,一副旁人无法见到的可爱模样。这种转变太大,让她一时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不会是黄粱一梦吧。
  于是加了一分力道。下一秒便听见年景容说:“你干嘛。”然后看见年景容坐直了身子,用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揉了揉被掐的脸。睦轻痕看着年景容把整张脸都皱起来看着自己,突然就笑了出来。
  年景容莫名其妙,说:“不就问你一句等下做什么,你就掐我。”
  “我想抱你。”睦轻痕却说。
  “如果你不介意抱着我睡一觉的话。”年景容只说了半句,却如愿以偿的看见睦轻痕红了脸。那么容易脸红,还像以前一样,年景容想。
  年景容突然意识到,要一个内心如此害羞的女子一直追逐着自己,需要多大的勇气。心里生了几分怜惜,年景容把睦轻痕抱在怀里,说:“傻瓜,你不需要小心翼翼的对我,我们在一起了,可以牵手可以拥抱可以亲吻,可以尝试着一辈子走下去。”
  “你突然对我那么温柔,我转不过来。”睦轻痕的脸贴着年景容裸露的肌肤,声音小小的,气息化在皮肤上,成了看不见的香薰。年景容心神一动,松开环在睦轻痕腰间上的手,捧起她的脸,在那樱唇上落下一吻,说:“我会让你习惯的。”
  睦轻痕眼睛迷蒙,感受到年景容的吻从一开始的蜻蜓点水到不断的深入,让她敏锐的听觉开始失聪,让她的眼睛闭上不再发挥作用,让她的身心环绕着年景容的气息,美好得不想停下,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吻可以如此的美妙。
  她以为吻只是两个人亲近的表示,她以为吻只是急切的想要占有。
  所以她不久前差点咬破了年景容的嘴唇,她甚至听见了她们牙齿的撞击。连睦轻痕自己也并不觉得有多愉快,她不过是想证明眼前这个人是属于自己的。她看见年景容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却很快的消失,年景容并没有责怪,反而气喘吁吁后笑着说:“下回换我咬你哦。”
  而此刻年景容只是用牙齿轻轻的碰触她的唇,用舌尖轻扫,试探,进入,共舞。是柔软的,让人无法拒绝的,停不下的舞步。
  说什么自己能够让她失控,骗人。明明就是她随随便便就能让自己无力,空有一身独步天下的武功。
  睦轻痕摸了摸自己微肿的唇,人还在年景容的怀中,年景容的脸近在咫尺。那不怀好意的坏笑,像是蓄谋已久的坏小孩得逞后的模样。
  “陪我睡午觉吧。”睦轻痕听见年景容在她耳边说。
  睦轻痕能够感觉到自己耳朵上的热度,她有莫名的害怕,只是一句话,就让她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她有些慌张地摇了摇头,说:“我约了楼主。”
  “看来你比较爱你的楼主。”年景容开玩笑说。
  睦轻痕看着年景容,看着她的漫不经心,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她没能控制住,话语直接跳出了舌尖:“不准乱想!”
  认真的脸让年景容有些晃神,说:“好啦,开玩笑的。你去找她干什么?”
  睦轻痕也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激,让眼前人取笑了,有些懊恼,“楼里有些事情要处理,下午我去找你。”
  年景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掩饰过去,她笑了笑,说:“好。”松开了手,温度瞬间剥离,已经入秋了,身体有些微的凉意。年景容打了个哈欠,说:“我去睡觉了。”
  睦轻痕点了点头,看着年景容走进屋内,才离开了院子。
  正午时分,室外是一片阳光铺洒,秋亦不显得萧索。然而睦轻痕踏进华芷文的住处,却只感到冷。窗被关上,屋子里并不明亮。没有太阳的照射,尽是微凉的空气。
  一眼望去并没有看见华芷文的身影,却听见了不远处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循着音源走去,睦轻痕看见华芷文正撑着桌子,脸色苍白,咳嗽声是从她的喉咙处发出来的,令人揪心与难受。睦轻痕走过去,轻轻的帮华芷文顺背,说:“我叫你去看大夫的,你越来越严重了。”
  华芷文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听到熟悉的声音,脸上撑起一个笑容,说:“死不了。我自己明白。”
  睦轻痕扶着华芷文坐下,一手扶着她的肩,一手在她的背上轻轻拍着,说:“现在像病猫一样的女人,真的是人们口中那个永远雍容华贵的大公主吗?又真的是暗影楼里永远风华绝代的楼主吗?”
  “传说都是骗人的,那你呢,你怎么看我?”华芷文的脑海里想起了很多东西,想起了睦轻痕第一次见她的畏惧,之后的尊敬,再到后来是隐忍和针锋相对,而现在是相依为命的珍重。是的,珍重。她看着睦轻痕的成长,也看着她受伤,她们知道彼此的秘密,知道对方心中珍藏的人,也能读懂对方的心事。如果非要定义,她们算是忘年交。毕竟她的年纪也足以把睦轻痕当做她的女儿。
  她们之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不对对方设置多少防线,如果有,那一定是底线,譬如她的宁浅,譬如睦轻痕的年兮夜。当然她也不希望睦轻痕对她小心翼翼,毕恭毕敬,她们像是朋友,对彼此都坦诚的朋友。但她从来没有问过睦轻痕,怎么看自己?
  这是第一次,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听真话的。
  睦轻痕凝视着华芷文,只说了两个字:“可怜。”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啊,睦。”
  “对,可恨,恨你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睦轻痕看着她,面无表情的,华芷文知道她在生气,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睦轻痕面无表情的说:“给你两个选择,你跟我走,或者我点你的穴,带你走。”她顿了顿,又加了一句:“第三个选择,我立马去皇宫,去找皇后,说华芷文要死了,你管不管?”
  “你……”华芷文认命,说:“没想到活到一把年纪,被自己养大的小姑娘威胁。”
  睦轻痕握着华芷文的手,来到了阿迷的医馆前。
  阿迷看见睦轻痕并没有给什么好脸色,只是冷冷的说:“睦姑娘那么有空?”又看见睦轻痕握着一个女人的手,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声音也变得更为生硬起来:“怎么着,我还以为你和年景容重新在一起了?哼,原来你牵起别的女人的手来那么随便。说吧什么事?”
  睦轻痕一愣,她看了一眼华芷文,华芷文便问她:“你和姓年的和好了?”
  睦轻痕轻轻点了点头,并不知道阿迷哪里来的消息,也不急着问,只是指着华芷文说:“她的身体很不好,终日都在咳,能请你看一下么?”
  阿迷见睦轻痕点了头,心中更为不悦,说:“我不想看。”
  华芷文见此,转身便走,说:“睦,大夫不想看,我们走吧。”
  睦轻痕抓住华芷文的手腕,对阿迷说:“你不喜欢我,针对我就好了,医者仁心,希望你帮她把把脉好吗?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什么要求都可以?”阿迷冷眼看着睦轻痕。
  睦轻痕点点头,阿迷正想开口,却听见睦轻痕说:“我不会放开年景容,除了这个。”
  “你嫌害她不够是么?”
  华芷文看着这两人针锋相对,见阿迷咄咄逼人,便说:“感情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轮不上你插手把,大夫?”
  阿迷转头看着这个女人,或许是刚激烈的咳嗽让她脸色有些红,看再看却是不自然的脸色,阿迷不敢说自己的医术天下第一,但治过的病人也是不计其数。只观面色,便料想她应是把小疾拖成了大恙。暗想:长得挺好看的,却是个没脑子的女人。
  不和没脑子的女人计较,阿迷想,继续盯着睦轻痕,看她嘴里能吐出什么辩驳之语来。
  “她那么聪明,能分清我是真情还是假意。”睦轻痕说道。
  “聪明?她就是一个傻子,被你耍的团团转。看出来你骗她又怎样,她还不是照样往下跳?我还以为她这三年学聪明了。”阿迷低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又抬起头狠狠的刮了睦轻痕一眼,她才不怕睦轻痕会武功,反正她要和年景容在一起就不敢把自己怎么样,有些口不择言道:“你这次又耍了什么手段让她相信你?我本来还想,为什么戏月姐不能让她心动,那是因为戏月姐坦坦荡荡,而年景容就是喜欢被你骗的大傻瓜!”
  “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睦轻痕叹了一口气,“不过她一定不希望你这样想她。你骂我没有关系,别骂她,她是你的朋友。如果有一天我对不起她,你就毒死我好了,不是说医者都是用毒圣手吗?”睦轻痕苦笑了一下,说:“不过我不会让你想毒死我的,讨厌就够了。年景容当你是很好的朋友,当初我差点伤到你,她对我好凶。她那么好的朋友,却这般讨厌我,这也是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回了家,床被亲戚占领了,为了不和别人睡,我去睡沙发了……
没带电脑回来,结果存到网盘的文档又出了意外,只好重新码,真是悲剧的假期……
 
☆、最初的笼子
 
  其实阿迷一直最不擅长的就是为难别人,平时她总是笑,村子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阿迷是非常好相处的一个人,甚至连脾气很不好的病人,一到阿迷手里,都会服服帖帖的。
  阿迷只是觉得非常的不爽,于是她强迫自己,不能给睦轻痕好脸色,不能给她好语气。毕竟在她心里,睦轻痕就是一个坏女人。年景容喜欢睦轻痕,就是瞎了眼。即使阿迷根本没有和睦轻痕相处过,唯一的交集也只是第一次见面,睦轻痕给了她一个终身难忘的见面礼,她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即使她知道睦轻痕从来都是“一镖封喉”,那一天睦轻痕根本没有想伤害她。
  而后即使是在同一个村子,两人也鲜少见面。阿迷总是见到她就绕路走。戏月不在村子里,阿迷认为她有义务阻止这个女人靠近年景容。她打不赢这个女人,她想把这女人气走。于是才有了那一巴掌。村里的那些女子怎么会无端端针对睦轻痕,阿迷不知道年景容是否知道,那件事情是她在背后煽动的。
  睦轻痕现在在华国可是举足轻重的身份,她不信睦轻痕会受这样的屈辱。
  结果出乎她的意料,睦轻痕死赖在这个村子里。
  还不走啊。烦死了。
  彦轩这死小子是吃了迷魂药吗?老是往那女人身边跑,烦死了。
  年景容是没脑子吗?才几天啊,就和那女人和好了,还被村民看到她们牵手,现在村子里都传开了,烦死了烦死了。
  这个女人现在还敢走到自己的面前,自己冷言冷语她却态度不卑不亢的,弄得自己好像一个要拆散一对鸳鸯的恶女人。戏月姐你快回来,再不回来年景容这个白痴又要被骗了。
  她一副难过的样子也不知道演给谁看。
  “睦,看来人家是不想帮我看了,我们就走吧,免得碍了别人的眼。”
  “阿迷姑娘……”
  “干嘛!”阿迷恶狠狠的应道。
  睦轻痕吓了一跳,却带着一丝不依不饶“你有什么要求吗?”华芷文看见了睦轻痕的固执,摇了摇头。
  阿迷却没有再说话,强硬的执起华芷文的手,按在桌上,华芷文顺势坐下,她是无所谓自己的身体,但她知道睦轻痕在乎,她也知道睦轻痕害怕,睦轻痕从来不说的害怕,从她父母在她面前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落下阴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