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愿灵 作者:蛋挞鲨

字体:[ ]

 
文案
你想要的,我帮你得到。
双向为你而来的故事。
——
*无敌怂的闷骚老胖妞X披着好人皮的老油条
*没什么用的重生X系统
*两个披着少女皮(有少女心)的大姐的恋爱故事
*每周三不更~)
内容标签:重生 前世今生 怅然若失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于薇,程知 ┃ 配角: ┃ 其它:怂胖子和怪瘦子的终极对决
 
第1章 重来
 “妈,我走了!”汤于薇背着书包系好鞋带,顺口喊了一句。
  听到卧室里的女人应了一声,她才关上门,转身走了。
  小区里住的大多都是老年人,花坛前那小的可怜的空地也被老人占据着,每天早晨她去上学都可以掐在对方打太极快结束的时候,那缥缈无比的声音在小小的音响里戛然而止,然后提着剑穿着白色褂子的老人才慢慢的走回家。
  瞧见汤家的胖姑娘正准备去上学,还会问候一声。
  “哟,上学去啦?”
  和干瘪的老头形成鲜明对比的胖姑娘汤于薇在心里叹了口气,嗯了一声就低着头朝外面走。
  她背的书包也很大,加上她宽厚的背,显得跟座小山似的,这姑娘长得不高,还总是驼着背,那张脸隐藏在长而微卷的头发里,偶尔才显出一点面目来。
  若是个好看的姑娘,那倒是让人兴味十足。
  但是汤于薇的话,这些老人家只会看着小姑娘庞大的背影摇摇头,嘘叹口气说:“哎哟,这兰娟是怎么养的女儿唷,体格这么好的,这小姑娘家的……唉……”
  汤于薇觉得自己用后脑勺都能猜出后面那群老头老太太又在感叹自己的庞然身躯了。
  换做以前,真真正正十六岁的自己,或许在每天早晨这种“重创”下绝对又是黑暗的开始,导致一天的阴郁重重,然后在心里握拳坚定一百遍“减肥!变成一个无敌好看又苗条的人!”
  除了身材和外貌,没什么能让青春期少女过的如此压抑了。
  虽然这只是占了生活的一小小部分。
  虽然每天发出宣言后,她还是一日三餐照常吃,有时候是她妈夜半回来瞧见她没睡还会一起分享一碗鸡蛋羹的状态了。
  但她已经不是真真正正的十六岁的自己了,变瘦变得好看也不是当务之急了。
  胖姑娘还是背着书包驼着背走路,头发很长有些卷,她走的不紧不慢,路过小区门外的早餐店还买了根油条。
  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人。
  被她忘了好多好多年的人,莫名其妙消失在大家记忆里的那个人。
  
  早餐店的老板娘是一个围着白色围裙的女人,衣服上都是面粉,正站在油锅前炸油条,她的丈夫站在一旁麻溜的烧水煮馄饨,这个点恰逢上学,倒是有不少学生在,生意还挺好。
  “杨阿姨,给我一根油条。”汤于薇站在女人和面的木桌前,说道。
  “呀,是小汤啊?”老板娘瞧见站在面前和自己一般高的胖姑娘,笑的很和善,她余光里的丈夫已经端着馄饨进去了,她手里做油条的动作还是飞速无比的,一边转头朝店内喊:“项满,你赶紧出来,给小汤拿根油条,妈这腾不开手!”
  “哎呀知道啦——!”里头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声音有些低,但听起来倒是很明快。
  下一刻,收拾完桌子的项满就跑出来了,是一个短发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T恤,还有一根长长的细小揪儿头发垂在胸前,外头是一件牛仔外套,看上去老旧无比,一看就是许多年前的款式。
  “哟,是你啊!”项满瞧见汤于薇安安静静站在木桌前,迅速的拿塑料袋套了一根油条递给对方,笑着说:“我说你早晨就吃一根油条吗!”
  胖姑娘还是那副安静的模样,从书包的外层掏出一个小小的零钱包,掏出硬币递给项满。
  项满收下,把钱扔进了桌上装着硬币的小碗里。
  也没在意汤于薇没接她的话茬,自顾自的又进店里了。
  项家妈妈笑了笑,“哎呀一根油条不用给的。”
  她在这小区门口开早餐店也很多年了,小区里的人一来二去的也都眼熟了,汤于薇的妈妈邹兰娟她也经常碰见,聊得挺来,两家孩子同龄,初中还都是一个班的。虽然汤于薇这个姑娘体格是好了些,但人乖巧懂事,大人也看着喜欢。
  “要给的。”
  汤于薇低低的说了一句,“阿姨,我走了。”
  “嗯,慢走。”
  
  她一边走一边咬着油条,这样走路去上学的日子真的太遥远了,以至于重头再来,每走一步都觉得是惊喜。
  虽然小区里有聒噪的老头老太太,虽然自己还是个胖子。
  
  她抬头看了看清晨的天空,想起自己突然回来的那天,似乎也是清晨,连滚带爬的下床,拖着笨重而久违的身体,看着镜子里那张因为肿大而显得其丑无比的脸蛋,虽然皮肤很好,但一笑总觉得有些惨不忍睹。
  但活过来的感觉太好了。
  对于卡在死的一瞬的她来说,这简直是一场暌违多年的救赎。
  
  还包括那个生死关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身影。
  那个高高瘦瘦的,永远脊背挺直的身影。
  她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这样,会在某一瞬间,想起一个你乍然觉得陌生,实则熟悉无比的人,就像是突然落入了时间的缝隙,缝隙的两旁都是你失落的记忆,那个记忆里的人被包裹在那里,连同对方曾经带给你的感动,带给你的温暖,都被层层包裹着,封存在里头,仿佛这辈子,都不会被破开。
  成为一个别人都窥探不了的秘密。
  成为你自己都遗忘的曾经。
  
  现在她触到了那层柔软而坚硬的屏障,她一点一点的去窥探那段曾经,她甚至回到了那个曾经。
  她的少女时期,自卑的、敏感的、小心翼翼的少女时期。
  但同样是这个时期,她又变得光芒万丈起来,以至于后来想起,只是觉得无端变成另外一个模样,而那对别人来说神奇无比的改变过程,就像自己一个人努力。
  虚虚的接下别人带着酸气的恭维:“哇你是怎么坚持瘦下来的,这么好看。”
  摆摆手说:“不知道啊。”
  她是真的不知道,好像记忆缺了一大块,无论怎么去想,怎么去翻旧账,都是徒劳无力,别人记忆里的她,似乎也是这样一飞冲天,从一只丑小鸭脱胎换骨的。
  就好像是,大家的记忆都被洗刷了一遍,却唯独想不起来去追究,过去的岁月终究过去了,没有人会执意去探寻别人的过往。当下的烦恼都够多了,哪有空去好奇别人的无关紧要。
  
  但现在,她从那些缝隙里艰难的掏出一星半点的线索,拼凑出了那个身影的脸庞。
  一张似乎永远挂着笑的温和面庞。
  但她叫什么呢?
  汤于薇怎么也想不起来了,那个人的出现,就像是一场从天而降的流星,明明是一个存在已久的人,但她却是在对方出现的时候才恍然发现,原来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
  就像是为她而来的一样。
  从她写下那个愿望以后。
  那个“我想变得好看”的愿望以后。
  
  一边走一边想,竟然也慢吞吞的走到了学校,这个小地方的高中只有两所,一个在城里,一个在乡下。
  重点的高中保持着它高高在上的尊严,固执的在城中心维持着运转,然而大多数成绩好的都是散落在城镇旁的小地方的孩子,每周周末来学校就像赶集似的,大包小包的,以至于学校一大半都是住校生。
  汤于薇从小对住校这两个字深恶痛绝。
  初中她曾经因为父母去外地赚钱住过一学期,就再也没有萌生过这样的念头了,一个小小的房间要挤上八个人,上下铺的铁架床总是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更别提她还是个体型庞大的女孩子了。
  夏天闷热无比,全寝室都靠着那小的可怜的电扇存活,极小无比的风力还是热风的,她总是半夜热醒,然后默默的掏出自己的小扇子手动散热。
  她讨厌那样的氛围,也讨厌那样的环境。
  洗个澡要和好多人挤在一起,状似无意的互相观摩着彼此的身体,其他女孩子小小的身体,又瘦又有一种青春的美感,而她,胖的活像个相扑选手,偶尔抱着脸盆走回来也许还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指点她那后背满满的肉。
  指点她与旁人的纤细截然不同的臃肿。
  她怕别人的目光,更怕这种不同。
  
  但她是个懂事的姑娘,哪怕可以住到亲戚家,还是选择了不给父母亲戚添麻烦,沉默的同意了父母的要求。
  在别人酣然入睡的时候头脑清醒的许下愿望。
  却也只是敢许下愿望,那些想与父母说的不同意却还是被咽下,化作沉默的妥协,变成懂事二字,在旁人的闲言中变成一个别人家的好女儿。
  
  所以她无比庆幸,高中母亲选择了回来工作,可以光明正大的选择走读,不用每日煎熬着露出自己满身的赘肉。
  像是毒瘤似的,自己厌恶的身体的一部分。
  
  早晨的北高门口还是有很多人的,早餐摊子,以及零零散散送孩子的人。
  汤于薇还是背着书包驼着背的走进去,路过文明岗的时候还要特意拨开头发露出胸前的校牌。
  旁边的学生大多三三两两,结伴的走到教室去,她一个人,默认的抬步,却在自己那一层的走廊留心着,难得的抬头去打量窗户里的人。
  一张张充满朝气的脸,有些眼熟,有些陌生,没人注意这个胖姑娘的视线,偶尔对上,也会立即撇开。
  高二八班、高二七班、高二六班……
  高二六班已经开始早读了,坐在讲台上的,是一个短发的女孩,从汤于薇的角度看,只能看到垂着的脑袋,和险些挡了半张脸的英语书。
  会不会是她?
  从回到这个年纪的那一天起,她就在不断的找着记忆里那个身影,每天经过走廊要探寻,每天的跑操要探寻,即便是在食堂吃饭,她也会张望着……
  期待有那么零星的片刻,眼里能撞进那个人的身影。
  “汤于薇,你看什么呢?!”一个声音切断了汤于薇的期待。
  她回过头一看,是同班同学。
  一个皮肤白皙,留着学生发的女孩,下巴微抬的看着她。
  “没什么。”她回。
  郑如佳笑了笑,目光在对方的身体上停留了一会,说:“该上课了,哦对了,今天的垃圾给你倒好了,我拎不动。”
  她说的理所当然,说完了转身就走。
  汤于薇恍若未闻,眼皮都没抬一下,慢吞吞的往教室里走。
  她是公认的好说话,长得又大只,每回的小组值日最大的垃圾桶总是她倒,男生们总是嘻嘻哈哈的,一下课就逃得无影无踪,而郑如佳总是一副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模样,擦个黑板就气喘吁吁了。
  全组就剩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子。
  是她同桌。
  一个看上去比垃圾桶还小的姑娘,汤于薇觉得让小熊去倒垃圾桶,活像是垃圾桶去倒她的!
  最后只能认命。
  她进了教室,放下书包,在小熊的目送下正准备提着巨无霸垃圾桶去倒,余光就瞥见从后门一闪而过的身影。
  好像就是她找的那个。
 
 
作者有话要说:
呀想了好久的新文)依旧是老掉牙的高中梗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