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美女,又有你的快递!(GL) 作者:三月图腾

字体:[ ]

 
    文案:
    柳舒晗是个兢兢业业的小快递,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没想到也有被人讹的一天!
    虽然被人讹很可怜,但是那个救了自己的美女姐姐真的好美好帅啊怎么办!
    等等,这个美女姐姐怎么那么眼熟?
    这不是她从高中开始就觊觎了的程秋亦大美女吗?
    程秋亦不仅是个美人,还是个网购狂魔,买衣服买首饰就算了,居然连牙刷都在网上买?
    你走两步路去个楼下小卖部又不会怀孕!关爱快递员好不好啊!
    柳舒晗连续给程大美人送了两个月的快递,一脸幽怨。
    程秋亦捏着柳舒晗秀气的小鼻子笑了:“我不这么做,能天天看见你吗?”
    柳舒晗整张脸涨得通红:“你个直女怎么这么会撩呢?求放过!”
    程秋亦搂住她漫不经心道:“谁跟你说我是直的?”
    阅读指南:
    1.CP:程秋亦VS柳舒晗(程秋亦是T!)
    2.属性:控制欲强御姐T&大大咧咧痴女P(所谓痴女就是和痴汉对应吧……毕竟痴汉有点不太合适?)
    3.好好谈恋爱,甜甜甜!有小折腾,可能小虐怡情,绝对没有大虐!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秋亦,柳舒晗 ┃ 配角:程博明,程天宏,柳森 ┃ 其它:双向暗恋,HE
    ==================
    
     第一章  美女姐姐好帅!
    
    “一单元三栋302……黄先生……”柳舒晗跨坐在小电驴上,仔细辨认着快递单上的字迹,小电驴后座上绑着一个装的跟小山一样的大麻袋。
    盛夏时节,又是晌午,蝉鸣声吵得人耳朵疼,地表的温度快把人烤干。尽管柳舒晗躲在树荫底下,她秀气的鼻头上还是冒了一圈汗。
    没错,柳舒晗是个送快递的,是他们这一片唯一一个女快递员。
    柳舒晗长得还算不赖,尤其是那一双杏眼圆溜溜的,看谁都跟眼睛里含着一汪水似的,是个惹人疼的小姑娘,任谁也想不到她会干送快递这种又累又不讨好的工作,可她不仅当了快递员,还当的不赖,甚至上过当地的媒体,被人戏称为美女快递员。
    现在这位美女快递员正拿着公司给配的大哥大型手机给客户打电话,“喂您好,请问是黄先生吗?有您的快递……好的,给您放在门卫处了……好的好的,再见。”
    和客户沟通完,柳舒晗掉转车头往小区外头开。
    小区有一个路口转弯时有死角,柳舒晗平时都这么开也没什么事,就今天倒了八辈子霉了,刚拐弯就“哐”的一声和迎面过来的大众车撞了个脸对脸。
    柳舒晗没有防备,被撞得连人带车摔出去两三米,电动车后头绑着的大麻袋被刮得四分五裂,里头的快递包裹洒了一地都是,她自己整个人被电动车压在下面,四肢蹭在滚烫的地砖上火辣辣的疼,头也被后视镜磕的血流不止。
    “你这人怎么搞的?没长眼睛啊你?会不会看路?”大众车司机是个有大啤酒肚的中年男人,他风风火火下了车,没有去把柳舒晗身上压着的电动车弄开,反而对着她破口大骂,“我这车是今天刚买的,多贵你知道吗?你看看你把我的车撞出来的口子!你赔得起吗?我告诉你,这事儿我跟你没完!”
    柳舒晗两只手掌心都被蹭脱皮了,忍着剧痛艰难地从电动车底下爬出来,把轿车司机眼睛都看直了!
    原来夏天衣服单薄,柳舒晗摔那一下,上衣被刮破了好几道口子,里头白皙光滑的皮肤在正午的阳光下若隐若现,真真是秀色可餐。
    柳舒晗头晕眼花地站起来,摇晃几下稳住身形,两手遮住上半身刮破的布料,羞怒道:“臭流氓,你看什么看!”
    司机回过神后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看柳舒晗就是个小女生,大肚子又挺起来,指着自己的轿车,态度蛮横:“你个小娘们还挺横哈?我告诉你,你把我的新车刮了,今天不赔钱别想走!”
    “你要不要脸!”柳舒晗气不过骂道,“明明是你撞了我!我没让你赔医药费就不错了!”
    司机仗着柳舒晗是个瘦弱的小姑娘,这大中午的小区里又没路人,悠哉地倚着车门,“那我可不管,反正是你撞了我的车,你得赔钱!”
    “我……”柳舒晗还要和他争辩,后头又一辆车开了过来,奥迪的四个圈被太阳照得锃亮。
    那辆奥迪被大众车挡住了去路,打了双闪灯停下来,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条穿着黑色的九分西装裤的长腿迈出来,接着从奥迪车里下来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大美人,手里还拎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那美人一头及腰的长发又黑又直,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只露出凌厉的下颚线条和着了裸色口红的薄唇。她净身高就有一米七五往上,大肚子司机和她对视都得微微仰视。
    美人仿佛没看到出租车司机似的,径直走到柳舒晗面前,把手里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车上就这么一件衣服,你先凑合着穿。”
    柳舒晗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眼睛直勾勾对着人家发呆,哪还听得清她说了些什么。
    那人勾起嘴角,右手蜷起二指轻轻敲在柳舒晗脑门上,“死木头,快回魂了。”
    柳舒晗听到这个称呼就是一激灵,果然立马被吓回了神,已经很多年没人叫过她外号了,而且会这么叫她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
    “程秋亦?”柳舒晗试探地问。
    美人摘下墨镜满意地微笑,“不错不错,木头,还好你没忘了我。”
    柳舒晗快十年没见程秋亦,看到她高兴得连身上的伤都忘了,兴奋道:“秋亦,真的是你啊!你这十年都跑到哪儿去了?连个信儿都不给我,担心死我了知道吗!”
    柳舒晗只有一米六五不到的个头,站在程秋亦面前跟个小孩子似的,程秋亦顺势摸摸她戴着太阳帽的脑袋,柔声道:“待会儿跟你说。”说完转头看向被晾在一边半天了的大众车司机。
    “这位先生,您撞我朋友的过程我已经全程录像了,我要求您现在立刻赔偿我朋友的医疗费、精神损失费以及误工费,当然了,这事您如果想闹大我们奉陪到底。”
    程秋亦的脸上还挂着笑,可大众车自己对上了她的眼睛,大夏天的生生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道:“你……你们这是碰……碰……碰瓷!”
    “我呸!”柳舒晗听他开口气就不打一处来,“刚才是谁吵着要我赔偿损失的?秋亦,你不知道他刚才有多嚣张!”她已经结痂的脑门又开始隐隐作痛。
    程秋亦握住柳舒晗的手腕把她的手掌翻上来,心疼得直皱眉。
    柳舒晗整个手掌的皮几乎全被磨破了,血迹混着尘土把整个手掌染成了深红色,程秋亦记得柳舒晗怕疼怕得要死,打个流感疫苗都得哭天抢地的,也不知她怎么忍住不叫唤的。
    “疼吗?”程秋亦轻声问,修长的指尖抚在她手掌上。
    柳舒晗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的伤,当即疼得龇牙咧嘴,苦哈哈道:“你说呢?”
    程秋亦点头,二话不说走到大众车司机跟前。
    “干、干嘛?”突如其来的压迫感让大众车司机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程秋亦猛然抬腿,一脚就踹在司机挺起来的肚子上,司机看上去一百八十斤的大老爷们,就这么被她轻轻巧巧的一脚踹翻在地上翻了好几个大跟头,然后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额头上全是冷汗,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旁边的柳舒晗看得直吞口水,程秋亦美则美矣,这武力值根本不是正常人啊。
    程秋亦收回脚走到司机面前,鞋跟踩着他的脸道:“我朋友的医药费我会让律师去您府上索要的,届时还希望您能配合。”说完牵着柳舒晗上了她的车。
    柳舒晗上了车才想起来她的小电驴和快递包裹还在地上躺着呢,就要下去拿,被程秋亦一把拦住,“你本来就伤得不清,还乱动些什么?”
    柳舒晗急道:“我车还在下面呢!还有那些包裹!今天不送完我就要被扣工资了!”
    程秋亦被她咋呼的头疼,按了下钥匙锁死车门,打电话对不知是谁吩咐道:“阿志,你过来一趟,在雅苑小区,待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我朋友有点麻烦,你帮她善后一下现场,嗯,再见。”
    “现在你能跟我走了吧?”程秋亦放下手机,对一脸傻不愣登的柳舒晗无奈道。
    “去哪?”柳舒晗对着程秋亦那么一张漂亮脸蛋魂都没了,哪还顾得上扣不扣工资,就是这时候程秋亦把她卖了她都心甘情愿!
    程秋亦又赏了她一个脑瓜崩儿,“去医院啊,你伤成这样还能去哪?身份证带了吗?”
    “带、带了……”
    程秋亦被柳舒晗这副丢了魂的傻相逗乐了,笑骂了一句就弯腰朝柳舒晗靠过去。
    “你干嘛?”柳舒晗大惊。
    程秋亦的手越过她扯住窗边的安全带咔哒给她扣上,“系安全带啊姐姐,就算我车技好您也得遵守交通规则吧?”
    “哦……”柳舒晗鼻子里都是程秋亦身上不知名的清香,心砰砰直跳。
    到了医院里柳舒晗又是一阵鬼哭狼嚎,她的伤口沾着灰,要用双氧水冲洗干净,旁边小护士的动作已经够温柔够小心了,她还叫唤得跟杀猪似的。程秋亦看不过去,夺了小护士手上的双氧水对着柳舒晗的蹄子就是一顿冲。
    “啊啊啊——要死人啦!程秋亦!你这是谋杀!谋杀啊——”柳舒晗对着天花板一通嚎,把整层楼的小朋友吓得哇哇乱哭。
    “这叫长痛不如短痛。”程秋亦冲干净她的猪蹄子,对小护士和颜悦色道:“行了,护士小姐,您给她上药吧。”
    小护士身子一抖,这个美女姐姐,太可怕了……
    上完药之后柳舒晗瘫软在医院座椅上,才想起来问:“秋亦,你当年到底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怎么这么多年都不联系我呢?”
    
     第二章  美女姐姐求收留!
    
    程秋亦看着窗外,半晌才道:“我出国了,最近才回来。”
    “哦……”柳舒晗其实还想继续说,比如你出国了也可以给我发短信啊,比如你怎么九年都没和我联系呢,比如很多很多,可是她看到程秋亦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识相地住了嘴。这是程秋亦的私事,从前她和她关系再好,现在她也只是个外人。
    “你呢?你怎么干起送快递的活儿了?”程秋亦走到柳舒晗身边,挨着她的胳膊坐下。
    柳舒晗一闻到程秋亦身上的香水味就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稍微往边上挪了点才答:“我当年高考不是落榜了嘛,没接着念书了,干了挺多工作都不太满意,现在开始送快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