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把你当姐妹你却想那啥我 作者:小小小小结巴

字体:[ ]

 
文案
万茜:林希做我女朋友吧!
林希:这怎么行!
万茜:那我喜欢别人了!
林希:不行!
万茜(坏笑):那你做我女朋友。
林希:那、那好吧!
一句话总结,就是个小白败给腹黑青梅的傻白甜故事。
(此文正在修改中,章节名后无“修”字的慎看哈~)
内容标签:甜文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希万茜 ┃ 配角:万一凡余姚 ┃ 其它:纯纯的百合故事
==================
 
☆、少女的烦恼(修)
 
  一,二,三,翻身向左边,睡不着。三,二,一,翻身向右边,想不通。呼~重重平躺,抓脑袋。
  为什么万茜这家伙会突然表白呢?吓得我瓜子都掉了!
  林希躺在床上难以入眠。
  这家伙可不是什么爱煽情的小姑娘,说她是面瘫冷笑话王一句话终结话题者还有点靠谱...
  林希心里暗暗嘀咕。
  她是开玩笑的吧?喜欢什么的,我也喜欢她啊,十年的交情不是白来的。林希红着脸自我安慰到。
  可是她又说了给我三天想明白然后给她答复.......
  林希想起了下午两人在教室的对话。
  答复?答复什么啊?我是不是也喜欢她?是啊,我喜欢她啊,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闺蜜,是我的姐妹,我当然喜欢她!可是,可是,心里老觉得不对劲。
  犹豫了下,林希从枕头下掏出手机,打开常逛的论坛发了个帖子,“认识十年的姬友突然表白说喜欢我怎么破?在线等,急!”。
  林希纯属病急乱投医了,没想到就一会儿工夫哗啦啦冒出来好多条回复,一众潜水党都被炸了出来。
  “卧槽!大半夜还刺激单身狗啊,白天吃狗粮已经撑了啊啊啊!楼主不人道!嗝~顺便建议句,楼主还是从了吧嘻嘻嘻(抠鼻)”
  “这年头不光有基友,姬友也是层出不穷啊呵呵~城里人真会玩(挥手)”
  “哎哟好萌!认识十年什么的肯定蓄谋已久啊呸,情根深种了吧嘻嘻嘻,酷爱在一起在一起~~”
  楼下跟帖的要么起哄“在一起”,要么围观求后续,少有正常的建议。
  林希脸一僵,噼里啪啦一顿按键:“胡说什么呢你们,我从个屁啊我!都说了是我姬友,不对,是好朋友!”
  立马有人回复:“哎呀呀,楼主表炸毛嘛~摸摸~性别不是问题,交情不是阻碍,矫情才是牙白!男男女女都有真爱!”
  “楼上做得一手好湿23333”
  “加1”
  “加2”
  “加10086”
  …
  林希猛地关掉手机,重新塞到枕头下面,然后用手掌捂住枕头,仿佛这样就能把乱成一团的心情藏起来。
  早知道腐女不靠谱,马丹竟然都蔓延到这儿了…不对不对,重点是我的重点是不是错了…
  我们可是朋友啊...林希沮丧地想着。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都是女生啊!林希烦躁地坐起,认识三年了,我可从来不知道她喜欢女生诶,这家伙,这么大的秘密居然瞒着我!不对不对,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表白啊?还有那什么鬼答复,我答复个what呀?不明白!不清楚!不懂啊啊啊啊!!!
  林希扑向枕头无声尖叫,最好的朋友向她表白这件事让她陷入了惊恐疑惑不安烦躁的情绪里。
  最后的最后,林希打定主意要装鸵鸟,不知道怎么答复,好多问题想不清楚,这个难题不知道怎么解决,脑袋里仿佛塞进了一团浆糊,于是她决定假装什么都不曾发生,照常和小茜相处,绝口不提昨天发生的事。遮住我眼,掩住别人盗的铃。
  第二天,林希睁着熊猫眼起了床,失眠什么的伤不起啊。
  打着哈欠坐在餐桌前。“砰!”地一声,林希妈妈把一杯牛奶重重放在了她面前:“希希,你是不是熬夜看小说啦?”“没有啊!”林希疑惑地回答。
  “还说没有,你看你的黑眼圈,跟熊猫似的,我可告诉你啊,你现在是关键时期,考不上大学一切就完了,你说我和你爸这么多年辛苦劳累是为了什么啊?还不是为了给你创造一个好的读书条件,你倒好,一点都不珍惜!”林希妈妈扯着嗓门训她。
  林希有苦难言,嘴里含着牛奶不知道该吞还是该喷。
  绝对不能跟老妈说实话,不然我就真的完了。脑子里转了转,林希摆出了无奈的表情:“妈~你说什么呢?你看我像那不懂事的人吗?
  林希妈妈斜着眼睛看她:“我看你就像!某人可是有过前车之鉴的!哼!”想到林希初三因为沉迷于小说而荒废学业的事,林希妈妈仍然耿耿于怀。
  林希语塞。显然她也想起了自己做过的蠢事。可是忏悔什么的都没用,目前最重要的是是怎么把眼前的难题对付过去。
  重新调整了面部表情,林希用更加无奈的表情看着林妈妈:“妈,我真没看小说了,我发誓!实话告诉你吧,明天我们要月考,我太紧张了睡不着......”
  “真的?”林妈妈面带怀疑。
  “真的!比珍珠还真!”林希信誓旦旦。
  “好吧,相信你了。”林妈妈终于松了口,转身走到厨房里开始煎鸡蛋。还没等林希喘口气,林妈妈又唠叨开了,在厨房里扯着嗓门喊:“希希,你别怪妈妈唠叨啊,妈妈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都高三了还没一点冲刺的样子,整天懒懒散散,我看了都为你着急!你自己要抓紧学习啊,我看啊,你失眠说不定是好事,这有学习压力么就说明愿意跟同学们争着学习,这可就是在进步哇!”
  林希对妈妈的话深感无奈,身为高三党,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家的心。失眠都能扯到学习进步上的家长也是没sei了。
  眼看着老妈又要开口,林希匆忙抓起一片面包塞进嘴里,边背书包边对林妈妈喊着:“妈!我上学要迟到了,先走了哈!”说着没等妈妈开口就一溜烟冲出了家门。
  端着煎蛋出厨房的林希妈妈发现她煎个蛋的功夫林希就跑了,连忙跑到门口冲着林希大吼:“林希!你给我回来把牛奶喝掉!”叫声惊飞了门口树上的鸟。听见这话不远处的林希跑得更快了。见状林妈妈无奈地摇头。
  跑了五百来米远,林希喘着气放慢了脚步。
  此时正是早上六点,路上行人寥寥,十月的天空因为太阳没出来还不甚明亮,林希把手上捏的最后一点面包塞进嘴里,嚼吧两下,抹抹嘴,咽下了。
  踢着一块小石头,林希低头走着,不自觉叹了口气。一安静下来就忍不住想到万茜。认识十年了,一起穿开裆裤一起扎小辫长大,这样的感情,要怎么收场呢?最后的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吗?
  “希希!”马路对面传来的呼唤让林希从沉思中回了神,啊,是小茜!林希有点慌乱,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万茜骑着脚踏车来到林希面前:“发什么呆啊?快上车,马上要迟到了。”
  林希支支吾吾地想拒绝:“不...不用了,我自己跑过去就行了!”
  万茜“哼”地一笑:“就你?跑八百米跑晕了的弱鸡?想自己跑到学校去?你该不是忘了这里距学校有九百多米远吧...要我提前帮你叫好救护车吗?”
  林希涨红了脸:“你!你!”
  万茜玩味地问道:“我?我怎么了?是你突然矫情了,还是”说着把脸凑近了林希,轻笑一声:“你怕我?”轻轻的气声喷在林希脸上,她脸爆红,嘟囔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见状万茜貌似很开心,笑着招呼她:“快上车!再不走就真的要迟到了。”
  最后林希还是坐上了万茜的车后座,在去学校的一路上她都在自我反省:WTF!我特喵的脸红个毛啊摔!(╯‵□′)╯︵┻━
作者有话要说:  在修改中(看我真诚的眼神0.0)
 
☆、爱我的话给我回答(修)
 
  终于顺利坐在了教室里,摸摸从狂跳中平息的小心脏,林希深深郁闷了。这是为毛?为毛我会对万茜那家伙脸红啊?脸红什么的不该是我的画风啊摔!都怪万茜那家伙调戏我!林希为自己的脸红心跳找借口,想到这个又不禁黑线...可是,被同性调戏而脸红什么的,我才更诡异吧?!
  早读就在林希的心不在焉中过去了。下课后林希心力交瘁地趴在桌上补眠。
  “林希!有人找!”同桌推醒了她。林希抬头就看到了笑着站在自己桌边的万茜,心里咯噔了一声,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呐!给你!”万茜把一杯豆浆和一颗剥好的鸡蛋放在林希桌上。
  “这是什么?”林希傻傻发问。“早餐啊!看不出来么?”万茜反问道。
  “我知道这是早餐!”林希气呼呼地说。悲哀地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保持冷静了...越不冷静不就越表示我在意?林希深呼吸,努力用正常语气看着万茜说话:“我是问,你给我干嘛?”
  万茜笑眯眯地说:“我猜你又没吃早餐,就好心把我的早餐分给你咯!对了,我记得你不喜欢吃蛋黄。”说着捏起鸡蛋咬了一口,分出蛋黄塞进了自己嘴里,然后把剩下的半个蛋白递到林希嘴边,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你吃啊!你吃!”
  林希把万茜的手推开了几次,万茜依然契而不舍地伸过来。
  同桌羡慕地看着她俩:“哇!你们的感情好好啊!林希,这是你姐姐么?”
  “不是!”林希大声喊了句,看到同桌讶异的眼神不由得脸一红,小声嘀咕了句“我才没有这样的姐姐”,接着对同桌解释道:“她是我的朋友,隔壁班的万茜,”犹豫了下,小声说:“我们以前是初中同学。”
  万茜眼睛微微眯了下,只是初中同学吗…
  面对林希慌乱的眼神她心里一软,好的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不过…
  “是啊,我们初中是同学,但是已经认识十多年了,堪称情谊深厚!”万茜笑得开心,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还用另一只手环住了林希的腰,嗯嗯,又细又软,举着鸡蛋的手又伸到了林希嘴边作势喂她。
  林希心里怒吼:你特么手往哪放呢...
  不想让同桌觉得有什么不对,林希笑着点点头,憋着气吃掉了鸡蛋。
  “哎呀哎呀!真羡慕你们这么好的关系。”同桌说着回头看到了帅气的学委走进了教室,立马整整发型,冲两人眨眨眼,娇羞地拿着错题集跑了过去。
  林希习以为常地撇撇嘴。
  万茜笑眯眯地坐下了,速度之快让林希来不及拒绝。
  万茜看着她憋屈的小表情,不经意地问:“你同桌这是?看上你们学委了?”
  林希回答:“是啊是啊,人家成绩好长得又帅,被看上有什么好奇怪的。”
  “帅么?你也觉得他帅?”万茜的笑容淡了点。
  林希低头整理课本,毫无觉察:“还行吧,挺帅的。”
  万茜的笑容更淡了,声音也带着一丝僵硬:“你喜欢他?”
  “你胡说什么呢?”林希脸红了,白她一眼:“可别让我同桌听见了,我怕她给我投毒!”
  “真乖!”像雨后初晴,万茜的脸色瞬间变好了,不由得摸了摸林希的头。
  “摸什么摸,我又不是阿汪!”林希没好气地挥掉万茜的手,万茜也不以为意,伸手去拿豆浆。
  不想让喂食事件再次上演,林希抢着拿起了豆浆自觉喝了起来,见状万茜佯装惊讶地说:“哎呀呀!那是我喝过的!原来希希你这么喜欢喝我的口水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