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陪嫁 作者:何处饮川

字体:[ ]

 
 
 
文案
向孑晴是在佛前第一次见到冉冉的。她第一次见到那人就觉得佛前参拜的女子实在是眉目温软,惊为天人。
她是向丞相家的长女,地位尊贵,那时她刚被皇上钦点为贵妃,下月就要进宫,进入幽静的重重冷楼,一生都要在那尔虞我诈的后宫之中博取生存。
那一瞬间她心中突然掠过无数微弱而迷茫的想法,她想要那个一身素衣的参佛女子,做她的陪嫁,和她一起入宫。
谁知道,在佛前的那一场遇见,是上天眷恋,还是早有所谋?
 
高能高能:请一定要注意,我一贯的思路是脑洞比较大,结局会很出人意料,请非战斗人员注意撤离(捂脸遁走~~~~~)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因缘邂逅 爱情战争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冉;向孑晴 ┃ 配角:向孑雨;阿栀 ┃ 其它:陪嫁;一见钟情 
==================
 
☆、萌芽
 
  向孑晴是随意出来散心的。
  下个月她就要入宫,成为庆国新任皇帝的贵妃,以此来稳固家族的地位和荣光。
  但她自己是不想的,她不想进入那宫墙之内,不想被束缚于一个要万千雨露均沾的男人。
  于是她没有告诉父母便偷偷出来了,漫无目的地到处走。
  她只叫了一个马车夫,一路毫无目的地转悠很久,最后到了一个寺庙面前。
  无常寺。
  世道无常。
  那是个很奇怪的名字,但香火却是从不来曾缺少的,总是烟雾缭绕,念经声四处余音袅袅。
  向孑晴走进去,走过了烧香的鼎,一跨过门槛就是一尊金佛,威严庄重,面色可怖。
  她垂下眼,跪了上去,在蒲垫上求佛保佑家族兴旺平安。
  然后她慢慢叩首,磕了三个头,起身准备离开。
  她正要离开的时候,门外正好进来了一个一身素衣的女人。
  向孑晴在那一眼里看得呆了,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跳的非常快,快到她觉得下一秒那颗心就会从喉咙里跳跃出来了一般。
  她是丞相长女,这二八年华里见过不知多少美人,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给她这样的冲击。
  那人一身素衣,头发轻轻挽在身后,装扮及其寡淡,耳朵和手上也没有寻常女子喜爱的首饰,发饰更是没有任何一点。
  在庆国,发饰可以说是地位的象征,越是位高权重,发饰越是华美。男子的发饰必然是上好和田玉或是贵重金属;而女子必然是愈加贵重而繁杂的头饰,有些甚至能把人压的头都抬不起来。
  向孑晴虽说偷偷溜出来,可头上也带了几个非常名贵的装饰,虽不隆重,但也足以体现身份。
  可面前的人,却真是非常素,只用的一根皮绳绑住了头发,那皮绳劣质,和那人的秀丽长发完全不搭。
  但凡有一点点钱,也不会在头上不做装饰的,向孑晴想。
  然后她看向这女子全身,看着真是寡淡,想来是个很贫穷的人家了。
  真是可惜了这样一张蛊惑人心的脸。
  这真的是一张足以祸国殃民的脸,整张脸虽是不施脂粉,却棱角分明,五官深刻而精巧,眉如墨染,漆黑瞳孔,睫毛像是镶了一圈在眼睛周围,皮肤吹弹可破,眼里一片乌黑光泽,唇色娇艳粉嫩。
  她的身子算是很高的了,腰肢盈盈一握,那腰带轻轻打个结,甚至能看见露出来的伶仃锁骨。
  那人走过向孑晴身边,带起轻微的新鲜香气,然后非常虔诚地跪在地上,她略过了蒲垫,没有跪在蒲垫上,膝盖在和泥地触碰时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慢慢闭上了眼睛,然后分开手掌,埋下身去,诚心叩首。
  向孑晴此时本应该离开的,可不知为什么,她站在那人身后,看着那人的虔诚背影,实在移不开脚步。
  那人参佛毕,慢慢起身,又看了那佛祖一眼,眼里盈满冗杂笑意,然后她慢慢转身,正和向孑晴的眼睛对上。
  她看了一眼向孑晴的头饰,眼里掠过一丝讶异的光,然后微微欠身。
  向孑晴知道这是本朝人平民对位高权重之人表达尊敬的动作,可这人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并不让人觉得卑微,反而非常自然。
  她轻轻咳了一声,感觉声音都不像是自己的了:“你是谁,是哪家的姑娘?”
  没有头饰的话,必定非常贫穷,那么自己完全可以把她买下来,做自己的婢女。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向孑晴的脑子里只闪过这一个想法。
  那人微微垂首:“小姐,小女名叫冉冉,我是个孤儿,没有父母,住在在寺庙外的小棚子里。”
  向孑晴愣了一下:“孤儿?”
  她看向这个女人,感觉她说话的时候口音似乎有些奇特,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奇特,便继续问道,“你愿意跟着我吗?我是向家的大小姐,你可以做我的贴身婢女,我们府里的待遇很好的。”
  冉冉惶恐地跪下,嘴里小声说道:“小女惶恐,不敢叨扰向小姐,我今日不知小姐在此才来参佛。。。。。。我没有这个福分伺候小姐。”
  她语气非常紧张,语序凌乱,又上下文不接,一看就是文化程度不太高的人。
  向孑晴大概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开口安慰道:“别怕,我带你回府,以后你就会有一个家了。”
  她上前想要把人搀起来,可那人似乎很是柔弱,非常害怕地跪在地上,一直起不来。
  向孑晴只好蹲下来,耐心问:“怎么了?”
  向大小姐的面相有些凶恶,大概是因为脸的棱角太过于突出了,不够柔和,好在五官却都像极了水乡女子,眼睛明亮多情,嘴角有些下撇,只是山根不高,因此五官扁平,侧面看过去看不出什么,正面却非常好看,加之妆容衬托,笑起来左脸还有一个漂亮酒窝,自有一番风情。
  冉冉跪倒在地,眼里惶恐可怜:“小姐,我。。。。。。我孤身一人,能得小姐垂青,是我的荣幸,多谢小姐。”
  向孑晴看着她受了惊的脸,不自觉心软了一下,她好言劝着,柔和把人慢慢扶起来,叫外面等候的马车夫进来,把冉冉弄回去。
  。。。。。。
  冉冉坐在马车里,还十分紧张,左顾右盼很久以后,才小心翼翼问:“向小姐,您为什么,垂怜我让我做您的贴身婢女呢?”
  向家在朝中权势如日中天,连皇帝都忌惮三分,否则也不会急于和亲,向家的家仆走在外面都是招摇过市自觉高人一等,更遑论是向家大小姐贴身婢女了,这个身份定让无数人垂涎不止。
  向孑晴没有回答。
  要她怎么回答呢?她应该怎么回答呢?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难道要她告诉这人,她就在看见她的第一眼里,便心跳加速,想要把这人留在身旁吗?
  这种想法太奇怪了,别说这柔弱女子,连她自己都接受不了。
  向孑晴冷下表情,说道:“不过是因为我看你可怜罢了,你可以拒绝。”
  她手掌不自觉握紧,如果冉冉拒绝。。。。。。如果她拒绝。。。。。。
  冉冉没有拒绝,她垂着头,脸上是讳莫如深的微妙神情:“谢谢向小姐怜爱,做您的婢女是冉冉这一生最大的福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去年初我去泰国的时候突然萌生的场景。我在那里拜佛的时候看见了高高在上的佛祖,非常威严,这个故事便应运而生。
其实说起来整篇文章和佛并无关系,不过是个相遇的契机罢了。
这也会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文章比较慢热,而且剧情依照我一贯的思路自然是你们想不到的哇哈哈哈。
至于嫉妒的第二部,再等等吧~~~~~
 
☆、入府
 
  向孑晴回府的时候,刚一下马车就正好看见她的侍婢小青跑出来,一见她就惊叫道:“哎呀小姐您跑哪儿去了,老爷到处找您呢,都要急疯了。”
  向孑晴压下自己疲于应对长辈的表情,对着还在马车上的人温柔说:“冉冉,你先下来,我让小青带你去以后你要住的地方。”
  小青有些好奇地看向马车的帷帐,这里面是谁啊?小姐的态度好像非常不一样呢。
  冉冉小心翼翼地从马车上下来,她脸上还带着卑怯和惧怕的神奇,站在马车车辕边,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如何反应。
  向孑晴非常温柔地把人牵过来,对小青说:“小青,这是冉冉,刚成为我的贴身婢女,先给她找个舒适的房间,一定要离我的房间近一点。”
  小青的表情立刻就有点复杂了,这女人虽说看着非常好看,但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有点奇怪,何况小姐不会就这么随便从外面找了个女人回来吧?一回来还就成为了贴身婢女了?她们服侍了多少年才有这个待遇啊。
  小青心里有些不忿,面上却没说什么,立刻答应了。
  冉冉非常讨好性地笑了笑,她长得精致,眉目又温软,加之轮廓比较深,虽说这表情比较卑微,可还是让人觉得看着可爱。
  向孑晴忍不住笑了笑:“冉冉,你别怕,这儿没人会欺负你的,你先去住着,等我见了父亲就来找你。”
  冉冉点点头,小声道:“谢谢小姐。”
  向孑晴又忍不住笑了一下,转身对小青说:“你们几个,我平时也挺宠你们的,你们可别看冉冉新来的欺负人家。”
  小青笑的调皮:“放心吧我的大小姐,我们还能把这么好看的妹妹吃了不成?”
  向孑晴点了点头,便进去找向老爷了。
  小青看向孑晴走了,虽说觉得这女人来的奇奇怪怪,却还是战胜不了孩子心性,忍不住又去偷看冉冉漂亮的脸,她为了显得自己没有在看她,便掩饰性地问:“你哪儿的人啊,以前是哪家的婢女啊?”
  冉冉有些局促,她跟着小青在府里到处绕,慢慢吞吞地说:“我以前住在无常寺外面的棚子里,没有伺候过别的公子小姐,是向小姐垂怜,看我日子过的不好才带我回府的。”
  小青愣了愣:“那你没伺候过人?”
  冉冉的眉头拧了一下:“恩。。。。。。确实是这样,但是我打小一个人生活,照顾人的事情我也会,府里有什么别的要求我也可以学得。”
  “这还差不多。”小青点点头,表情终于松弛了一点,“你住在小姐隔壁的房间吧,那以前是她奶娘的屋子,后来奶娘请辞回了老家,那屋子就空了出来,应该有些积灰了,你一会儿自己打扫了吧?这府里最近为了准备小姐入宫的事情,都忙得不得了,应该没人空的出来给你打扫,你就自己弄吧,反正你住城郊的小棚子都没问题,奶娘那房子除了积灰也还是很整洁的,稍微扫扫就好了。”
  冉冉看着面前的房子,点了点头,然后就准备推门进去。
  “等等,你没点东西?就这么直接来了?”
  小青看着冉冉寡淡的一身,没有像样的就算了,居然连个头饰都没有,这衣服看着粗布质料,显然也是穿了很久了,她这么一想,也就觉得冉冉那小棚子里估计没什么需要带的东西了,什么东西府里没有啊。
  “算了没事,你既然是小姐的贴身婢女了,奶娘这屋子也就住不了几天了,下个月小姐就进宫了,你铁定是要跟着去的。你东西带的越少越好,我们府里什么都有的,何况以后吃住用的都是宫里的了。”
  冉冉乖乖点头,推开了门。
  里面倒还真是挺整洁的,但也确实积灰,到处都是灰尘。
  小青显然不想留在这里,留着说不定还得帮冉冉打扫呢,她才不要,她可约了小姐妹们一起去听戏呢。
  想到这里她随便吩咐了冉冉一些东西,就赶紧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