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凝凰同人之一生征战何人陪+番外 作者:醉婉愔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篇凝凰文,已电视剧《琅琊榜》中的演员刘涛所饰的霓凰郡主和电视剧《华胥引》中演员蒋欣所饰的宋凝为主人公所写的百合文。可以当作古风涛欣看,本来是打算写古风安樊,后来发现凝凰不错就干脆开了这个坑。新人写文,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凝,霓凰郡主 ┃ 配角:两部小说中的一些人物 ┃ 其它:
 
 
  ☆、第一章:南楚灭国
 
  这黎国和大梁之间隔着南楚,本是两个毫无关系的国家,可自从姜﹑黎两国因宋凝和沈岸两大将军的婚事而修好后,这黎国便趁着云南穆王府和南楚的一次大战后直接攻下了南楚这块肥肉,并向大梁提出了皇帝面谈的请求。这时的大梁皇帝早就是萧景琰了,这萧景琰做事也果断,一收到这请求就立刻派了使臣去黎国请要来面谈的一干人等。
  清晨,黎国宫殿——
  “陛下,您此次去大梁还是应该带些武功高强,地位不低的官员,也好陪在您的身边保护您。”黎国皇后边说边帮皇帝整理着朝服。“嗯。”黎国皇帝点了点头,“你这提议不错,你身为皇后也是要随我同去的,所以你想想看应该派谁跟随为好。”“臣妾有一人选。”皇后抿了下唇随后突然跪地,“求陛下召回身在姜国的宋凝宋将军。”
  皇帝听闻脸色一变,绕开皇后望着门外的景象,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宋凝已嫁入姜国那么多年,既是国婚又是她自己求的亲事,召她回来又是什么意思。”“陛下。”皇后跪走到皇帝脚边抽泣着哭诉道,“您也知道宋凝的母亲是我的旧友,那孩子还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前几天问了家里面安置在她身边的人才知道,她现在活的竟连她那夫君沈岸身边的一个小妾的丫鬟都不如呀,您叫我如何忍心……”话还没说完,这皇后便又梨花带雨地哭出了声。
  “唉……”皇帝心痛地叹了口气,“宋凝这孩子是你看着长大的,也是你的心头肉,可她又何尝不是我看着长大,委以重任的孩子呀。”“皇上。”皇后缓缓起身双手从皇帝的身后环住了他的腰身,“如今您已攻下南楚,只要您提出要回凝儿,姜国又岂能不答应。”皇帝拍了拍皇后环在他腰间的双手:“这事岂是你想的这般容易……也罢,我为了那丫头试上一试又有何妨。”“臣妾代凝儿多谢陛下。”皇后听到皇上同意,忙跪下谢恩。“你起来吧,朕也该去上朝了。”皇帝说着走出了殿门,“要是宋凝那孩子当初没有上战场,没有被那沈岸打败从而动心该有多好……”
  清晨,大梁朝堂之上——
  “陛下,臣认为黎王此次前来大梁无非是为了为他们新攻下来的南楚示威,臣觉得这黎王以后既然成了云南穆王府以后的敌人,那就应该请霓凰郡主前来与陛下一同赴宴。”大殿之上,户部尚书沈追提议道。“爱卿所言朕也有想过,可这穆王府现在已是穆青在管理,这次赴宴是不是应该请穆青前来。”萧景琰身穿龙袍坐于大殿之上。“陛下所言极是,但穆王爷在外的名声终究是不及霓凰郡主的十分之一,所以臣恳请陛下邀穆王爷和霓凰郡主前来一同赴宴。”沈追说道。“朕正有此意。”萧景琰点了点头,“朕命霓凰郡主和穆小王爷即可快马回京,准备随朕与百官一同赴宴。”
  “皇上圣明。”沈追忙跪下行礼。“皇上圣明。”文武百官见沈追跪下行礼忙都随声附和道。“行了,这次宴会还得劳烦众爱卿好好准备,今天就到这吧,退朝。”萧景琰见事情处理完了便下了退朝的命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二章:宋凝回国
 
  这黎国攻下了南楚,兵力虽然减弱了不少可这实力却变得更加不容小觑,这要人的折子一到姜国,姜国皇帝便立刻命人联系了宋凝,说是要尽快送她回国。这沈岸不疼媳妇独宠小妾的事姜国皇帝倒也早有耳闻,于是还特地命人宣了宋凝进宫,对其进行了一通安抚,生怕她回黎国后会把所受之苦都说出来,这黎国皇帝和皇后疼宋凝可是出了名的,宋凝就算是不添油加醋都够两国这些年之间的和平毁于一旦了。
  “小姐在这受了这么多苦,如今总算能脱离苦海了……”宋凝的贴身丫鬟说着竟落下泪来,她是黎国皇后的人,也是她告诉了皇后宋凝所受之苦。“你跟随我多年又岂能不了解我,这苦是我自愿所受,也原本就是我的过错,你快别哭了。”宋凝说着给自己倒了杯水,环视了一下四周,这自己原先期盼而后由愤怒转变为失望的地方终究是不属于自己的。
  黎国很快便派了人马来接宋凝,宋凝在上那黎国华丽的马车前回过头,最后望了一眼沈岸的将军府,这个带给自己无数噩梦般遭遇的地方,她后悔自己当初把沈岸交给柳萋萋医治,后悔嫁入姜国因柳萋萋而受百般羞辱,甚至被自己心爱之人废掉那舞刀弄枪的右手,但终究是从未后悔过自己当初救下沈岸的决定。
  宋凝把自己陪嫁的数万两财物皆留于这沈岸的将军府之中,只带走了自己的衣物和当年带来的一把宝剑,宋凝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可能是希望补偿沈岸于自己这几年相互伤害的情感,又或许是希望沈岸以后在用到﹑看到自己这些嫁妆时可以想起自己,想起这个爱他至深又被他伤的遍体鳞伤的一代绝色女将宋凝。
  宋凝坐在马车中,左手轻抚上了自己右手的手腕,自己这手根本无法再舞刀弄枪,要是回了黎国皇上皇后问起来又该如何是好……
  “将军,前面就是黎国了。”一名随行的将领走到马车旁说道。
  宋凝掀开窗帘看了看那将领,随后自嘲一下:“我都这样了你还唤我将军。”这将令宋凝认识,他原先在自己的兵营里训练过一两年。“将军这是说的什么话,末将一直记得将军,黎国也无人能忘记将军当年的英姿和战绩。”那将领忙说道。“你也说了,是当年……”宋凝感慨了一下,“行了,你回去领队吧。”说完放下了窗帘。
  宋凝抬起左手,狠狠地砸在了右手的手腕上,那旧伤刺骨的疼痛就仿佛在迫使自己回忆这几年的耻辱。宋凝低下头,回想着黎国那些将领叫自己将军,自己练习舞剑并表演给黎国几乎所有官员和皇室看以及在战场上领兵杀敌的威武景象不禁缓缓落下泪来。
  到了黎国境内,宋凝跟队伍里的将领要了匹马,她本想看看这黎国现在的样子,却发现自己竟连骑马都变得有些困难。
  宋凝小心地骑着马,回想着当年御马的景象,却发现自己现在竟还不如当初年仅十岁的自己,宋凝深深地吸了口黎国境内的空气。是呀,不仅自己变了,连黎国的气息自己竟都觉得有些陌生了。
  宋凝先是回了自己的将军府进行了梳洗,随后未曾耽搁片刻便赶着进了宫。
  是呀,又有什么可耽搁的呢?虽然这将军府一切如常,甚至连物品的香气在宋凝的印象中都和原来无异,可宋凝的脑海里出现的却还是那远在姜国的沈将军府,那葬送了自己除肉身以外几乎一切的沈将军府……
 
  ☆、第三章:重拾宝剑
 
  “宋凝拜见皇上﹑皇后娘娘。”走进皇后的宫殿,皇上和皇后早早地便在这等着宋凝了。
  “好孩子,快起来吧。”皇后见宋凝跪下立马站起身把她扶了起来。“谢娘娘。”宋凝低着头,她不愿意一向疼她的皇后看到她现在憔悴的面容。皇后轻轻地捧起了宋凝的脸蛋:“凝儿,你怎么都瘦成这样了呀,姜国那些人都对你做了什么呀!”皇后看着宋凝的面容越说越激动,最后竟是落下泪来。
  “宋凝。”皇帝站起身走到皇后身旁搂过了她的双肩轻拍着安抚。“陛下。”宋凝行了个礼,把头又低了下去。“你在那姜国受的苦我定会为你讨回个公道。”皇帝说着,拍了拍宋凝的肩膀。“陛下,这是宋凝自愿的……”宋凝急忙开口道,无论沈岸对她做过什么,在宋凝的心里,沈岸终究还是那个在山洞里被自己抱着,并说要娶自己的男人。
  “住口!”皇帝厉声打断了宋凝的话,“你要知道自己现在可不光只是黎国的女将宋凝,还是朕亲自收的义女,是黎国的敬武公主!你在姜国受的这些委屈可光是你自己所受,还是咱们整个黎国所受!算了,你先回府去吧,把自己养好了等着朕的旨意。”
  “是。”宋凝轻咬了下嘴唇,“宋凝告退。”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皇宫。看着宋凝的背影,皇帝搂着皇后的肩膀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孩子……”
  宋凝回到自己府中,看了看自己房中那陪伴了自己不知多少年的宝剑和屋外的院子,自己嫁去姜国前便是日日在这院中练的剑呀。
  宋凝让自己身边的所有仆人都先退了下去,自己拿起剑走入园中。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宋凝刚摆好第一个动作,右手腕便又开始疼了起来。
  曾经的宋凝和她兄长宋衍舞的剑在黎国可谓一绝,黎国国君曾说宋衍舞的剑是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而在宋凝嫁入姜国之前,曾在皇上收她为义女,封她为敬武公主的宴会上舞剑助兴,那时无人不对她舞的剑赞叹不已,皇上还说她舞的剑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宋凝深知自己不能再同原先一样,于是压下速度,缓缓地舞起剑来。
  “啊——”一个出剑的动作让宋凝不禁呼痛出声,她坐在石阶上,看着掉到一旁的宝剑,宋凝懊恼捶了捶自己的额头,一滴冷汗顺着她那憔悴却不失绝色的脸蛋滑落到了她的手上。
  宋凝用左手捡起剑,既然右手废了那这身武功自己便用左手从新拾起吧。
  在姜国的那几年,宋凝那功底早就被她自己消磨的差不多了,更何况她小时候虽也练过左手,可始终是没有右手灵活,但她生在大将军府,这基本功打小就是天天练的,所以也知道应该从何去练习自己左手的剑法。
  宋凝抓起剑,慢慢地向前方回去。只见那剑在她手中的剑越转越快,四周飘着少女淡淡的体香,剑光闪闪,与女子那柔弱又不失倔强的身影却无一丝违和之感。
  
 
  ☆、第四章:宴前准备
 
  
  自从穆霓凰与穆青接到了萧景琰的圣旨,便快马加鞭地赶到了皇城。
  “许久不见郡主和小王爷了,不知你们远在云南过的可好?”萧景琰和几位重臣亲自站在城门口,看到霓凰和穆青的身影连忙走上前迎接。
  “霓凰见过陛下。”穆霓凰连忙下马走到萧景琰身旁跪下。“穆青见过陛下。”穆青也连忙翻身下马,但他的变化却并不算大,行礼的语气还带着当年未掌管穆王府时的劲。
  “快快请起,郡主和小王爷在朕着自然不必拘礼。”萧景琰上前扶起霓凰又在她和穆青耳边轻声道,“和我未登基前一样就好。”“谢陛下。”霓凰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还是规规矩矩地行了礼。这穆小王爷本就不是个守规矩的人,这一听萧景琰的话立马起身走到萧景琰身边:“我跟你说这云南无聊死我了……”“穆青!”霓凰郡主脸一黑,狠狠地瞪了眼穆青。
  “郡主不必生气,这不必拘礼本就是朕说的,这几日郡主和小王爷就住在皇宫里可好?许久不见了,朕也想多留你们些时日。”萧景琰一看霓凰要教训穆青,忙把话拦了下来。霓凰无奈地笑了笑,又瞪了眼穆青道:“皇上安排就好。”
  一行人马浩浩荡荡地回了宫,萧景琰亲自把穆霓凰和穆青送到了住处,然后让他们先沐浴更衣,并吩咐了宫女备好饭菜,晚上要来这跟穆霓凰与穆青一同用膳。
  晚膳的时候,萧景琰先去给太后请了安,随后选了些太后亲手做的点心打算给穆霓凰和穆青送去。和太后聊了一会,萧景琰便起身去了穆霓凰和穆青所住的宫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