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颜宰辅》同人 作者:灰原(上)

字体:[ ]

 
文案
婉儿的墓葬已经被挖掘出来了。据说墓葬遭到疑似唐朝官方的破坏。我想我要对婉儿好一点儿。无论此文如何崩坏,请相信我作为一个婉曌党对武皇和婉儿的爱。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婉儿,武媚娘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大唐仪凤二年。长安大明宫。
  “启禀天后,此次掖庭局考试,上官婉儿拔得头筹。”掖庭局宫教博士跪伏在大殿地上奏道。掖庭局宫教博士的品级为从九品,绝少有目睹天后圣颜的机会。现在她直接向传闻中动辄要人性命的天后禀报,心里自是万分忐忑,生怕出了差错。
  跪坐在御案前批阅奏折的武媚娘若有所思地抬起头,看着跪在面前的掖庭博士,重复地念着那个名字:“上官婉儿,上官婉儿。上官?”上官这个姓氏,她一点也不陌生。
  十四年前,上官仪草拟废后诏书差点将她从皇后的位置上拉下来。虽凭了平素经营后宫情报网有方,再加上对皇帝温柔犹豫的性格的把握,终于摆平此事。然而废后风波给她留下的阴影,没有人料想得到。正是从这件事,她发现,即使尊贵如皇后,她仍然不安全,她仍然处处受人掣肘。她不能将皇后的位置作为安身立命的居所。她必须继续前进。她不能停下。
  武媚娘提起朱笔蘸了蘸墨,闲闲问道:“那上官婉儿是何人?因何事入宫的?”
  宫教博士顿觉泰山压肩,硬着头皮答道:“上官仪与梁王、王伏胜谋大逆。依律法,上官一族男丁伏诛,女眷配入宫廷。那上官婉儿乃上官仪之子上官庭芝的女儿,跟随其母亲郑十三娘入宫。”
  果然。武媚娘微微一笑,又问道:“那上官婉儿来了么?”
  宫教博士额头的冷汗已涔涔而下,惶恐地答道:“上官婉儿正在殿外候召。”
  武媚娘点点头,说道:“你下去吧。叫上官婉儿进来。”
  宫教博士忙忙地施礼,起身退了下去。
  武媚娘起身离开御案,走到窗前,背手伫立。
  不过片刻,一粗布衣衫的女孩子走进来,看到武媚娘,跪下,声音平平:“奴婢上官婉儿,叩见天后。天后圣安。”
  武媚娘看上官婉儿音容丝毫不乱,暗想,不知是因为她身体里流着上官仪倨傲不屈的血液,还是拜她那出身世家大族的母亲郑氏的教导。
  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踱步走进上官婉儿。粗布衣衫,不施脂粉,身形又小,整个人苍白瘦弱。尤其是一双眼睛,寸草不生,空无人烟。不食人间烟火,在别人那里是超凡脱俗,在这孩子这里却是渺无生气。不过十四岁的年纪,仿佛暮气沉沉。可是,这似乎不能怪罪到掖庭那里。也有别的孩子从小生长在掖庭,七情六欲无一不备。
  脑中掠过万千云烟,武媚娘脸上神色丝毫未变,缓缓问道:“你是上官仪的孙女?”
  上官婉儿又撇了一眼武媚娘,仍旧面无表情:“是。”
  武媚娘又说道:“那你知道你祖父和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么?”
  上官婉儿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语气:“皆因失爱于天后。”
  武媚娘忽然觉得摸不透上官婉儿,便单刀直入地问道:“你既然知道上官一族皆因我获罪,你也因我从相府小姐沦为掖庭奴婢,想必是恨我入骨了?”
  上官婉儿微微偏头,仿佛在思索,片刻后答道:“奴婢自记事起就在掖庭,也从未见过祖父和父亲,说不上什么恨。”
  武媚娘抿了抿嘴,走近上官婉儿,托起她的下巴。上官婉儿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可是,武媚娘偏不信。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还有母亲陪伴着,断不至于如此心如止水。她倒要看看上官婉儿究竟是什么样子。
  眼角扫到殿里尚宫呈上来的绢花,来了主意。走到角落里拈起一朵来到上官婉儿面前,说道:“上官婉儿,宫教博士说你诗文不错。现下你就以绢花为题,作一首诗来瞧瞧。”
  上官婉儿却是最爱诗文,看着武媚娘手里的绢花,凝神想了想,吟道:“密叶因裁吐,新花逐翦舒。攀条虽不谬,摘蕊讵知虚。春至由来发,秋还未肯疏。借问桃将李,相乱欲何如。”
  武媚娘一听,便忍不住笑起来。这首诗做得清新隽永,绝非心如古井的人的手笔。这孩子心里定另有乾坤。心念一转,又吩咐道:“你去案上取支笔,随便拣谁的奏折,在它背面把你刚才作的诗写出来。”
  挥毫落笔,须臾而就。上官婉儿将诗作呈上来。武媚娘拿着奏折仔细端详。笔法峻险坚劲,骨力劲峭。所谓字如其人,这不是一个放眼皆空的人写出来的字,可也不是吟出那样婉转柔媚的诗的人的字。到底,什么才是她的本性呢?
  看着眼前身形柔弱的上官婉儿,沉吟半晌,武媚娘说道:“上官婉儿,你回掖庭收拾一下,明日来这里找阿刘。她会安排你的。”
  上官婉儿听不懂武媚娘的意思,迷惑地看着她。
  终于在上官婉儿眼里看到了一丝懵懂的表情,武媚娘忍不住笑,说道:“你以后便在我旁边的偏殿住。”
  上官婉儿惊讶了一下,问道:“奴婢是要来侍奉天后么?”
  武媚娘笑着说道:“我不用你侍奉。你还是去内文学馆读你的书好了。”
  上官婉儿只是惊疑,想了想,说道:“奴婢谢过天后。只是,奴婢还有一事求天后开恩。”
  武媚娘心里怀疑自己一开始看到的那个冷心冷面的姑娘根本是错觉,饶有兴味地问道:“哦,那是何事啊?”
  上官婉儿郑重其事地说道:“奴婢自幼长在掖庭,性情顽劣,不懂宫中礼仪。日后若犯了宫中规矩,请天后责罚婉儿一人,不要处罚母亲。”
  武媚娘点点头:“这是你一番孝心,我自然会成全你,依你便是。”
  武媚娘一开始听她说话,还以为她要自己饶恕她,却是为她的母亲求情。按理说,这样维护母亲,本是一个孝女,可是看她提起母亲来面容漠然。这其中的幽密难解之处,越发让武媚娘觉得神秘,直想探个究竟,看她无情无欲的面孔下面到底藏了些什么。
  上官婉儿谢恩,退了下去。武媚娘转身朝御案走去。今日召见上官婉儿花了她太长时间。说不得,夜里又得多花些功夫批奏折了。
  这边厢,上官婉儿跟随宫教博士回了掖庭。
  掖庭的宫人都知道上官婉儿今日被天后传去召见了。现在瞧见上官婉儿,大家都站在远处窃窃私语。上官婉儿心里冷笑不止,漠然地从她们身边走过去。
  与博士分别后,回到自己的小屋,上官婉儿开始整理自己的衣物。其实也没什么好整理,不过是两身换洗衣裳。薄薄一个包袱已是她的全部身家。
  我这算不算两袖清风一肩明月?上官婉儿自嘲地想。
  郑氏回来了。一个形容憔悴的妇人。郑氏是诗礼传家的名门出身,本应安享富贵以至终身。帝后之争将她的人生颠覆了。大家闺秀变成掖庭罪奴。这其中的痛苦与屈辱,只有她自己明白。在以践踏别人尊严、从别人的痛苦中榨取欢乐的掖庭,郑氏迅速衰老下去。
  郑氏看到上官婉儿身边放了一个包裹,问道:“天后指派你到别的地方去么?”
  上官婉儿点点头:“天后让我去她的偏殿住。”
  郑氏怔了一阵,冷笑道:“看来你们上官家是命中注定了去做她的刀下之鬼。”语气一转,郑氏的声音充满怨恨:“可是,我前生犯下什么罪孽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受你们家的连累?因为你爷爷不识时务,我成了让人随意打骂的奴婢。现在因为你,我连性命都保全不了。”
  上官婉儿微笑着说道:“母亲不必忧虑。我已向天后禀明,日后若是有错处,天后责罚我一人便是。一切与母亲无关。天后已经应允了。”
  郑氏料想不到上官婉儿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时无言,想了想说道:“婉儿,我刚刚也是一时情急。天后那样的人,一个不小心就要人性命,你去她那里实在让我担心。你又是这样生硬的脾气。”
  上官婉儿只是笑,也不说话。
  屋子里陷入沉默。
  
 
☆、第二章
 
  上官婉儿依照武媚娘的吩咐来找刘娘。刘娘打量了她几眼,便叫身边的侍女团儿带她去偏殿。
  这是一个小小庭院。院内两棵梨树长得郁郁葱葱。走进屋里,是个套间。屋子里干干净净,已被人打扫过了。外
  间靠墙的架子上摆着金银玉器,靠窗摆着一张桌子,上面笔墨纸砚无一不备,显是为读书用。
  上官婉儿看摆满金银玉器的架子,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团儿马上就觉得了。上官婉儿虽然只是掖庭出来的奴婢而已,然而天后竟然让她来偏殿住下,想来事情不会简单。团儿看上官婉儿似是不满意,也不敢怠慢,问道:“上官姑娘可是不满意?”
  上官婉儿略一踌躇,还是说道:“我不喜欢屋子里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团儿姑娘可否让人撤掉?”
  团儿看上官婉儿竟然将这些极其贵重的器物说成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微微一笑,果然是掖庭出来的人,嘴上说道:“本来上官姑娘吩咐,团儿不能不办。只是,这些器物都是天后吩咐下来让刘娘带我们置办的。我们不敢擅自
  撤掉,还望上官姑娘宽宥。”
  上官婉儿哦了一声,说道:“那就算了。”
  团儿又转身指着身后的四个宫女,说道:“这四个人也是天后吩咐派她们来服侍上官姑娘的。上官姑娘有什么事情尽管使唤她们就是。”
  谁知上官婉儿一口拒绝:“不用了。我本来就是掖庭的奴婢,日常杂事都做得,不用人伺候。”
  团儿心里暗暗生气。她是刘娘身边的人,还担着为天后奉茶的事情,也算是后宫里的红人,后宫里的人见了她没有几个不恭敬的。现在一个小小的掖庭奴婢几次三番对她的安排挑剔,让她很少恼怒。若不是刘娘说这是天后特意吩咐下来的,她早命人将上官婉儿拖到尚仪那里学习后宫礼仪了。
  团儿面色微微不善,语气却是丝毫听不出来,说道:“天后的吩咐,团儿实不敢违背。上官姑娘若是觉得不合心意,还得劳烦姑娘亲自向天后禀明。”
  上官婉儿想了想,面见天后更是麻烦,便说道:“那就算了。”
  团儿已是十分不耐烦,见上官婉儿不再多事,借机说道:“上官姑娘忙了半日,想必也累了。我这里就不打扰姑娘了。待会我再让人把天后赏赐给姑娘的东西送过来。”
  上官婉儿点点头,不说话。
  团儿忍气离开了。
  过不久,果然有宫女抬着几个箱笼来了。箱笼里衣服妆奁一应俱全,也准备了笔墨纸砚书籍。
  上官婉儿随意翻看了一下,盖上了箱子。果然一个人是不行的。上官婉儿微微一笑,叫了两个宫女进来,指着放着首饰妆奁的箱子说道:“你们把这个箱子抬到西边的那个屋子里。”
  用过晚饭,上官婉儿坐在桌子前静静翻阅书卷。
  灯火如豆,四周悄然无声。
  第二日清晨,上官婉儿梳洗完毕,一个人来到了内文学馆。
  内文学馆外,宝马香车,小厮仆妇,将内文学馆门口的空地都占满了。上官婉儿看着这纷闹的场面一阵心烦,快步走了过去。众人看她一身粗布衣衫,手里捧着笔墨纸砚,只以为她是谁家小姐的丫鬟,更是没把半分心思放在她身上。
  进了馆里拣了个空位子坐下,上官婉儿抬起头打量四周。馆里已来了五六个姑娘,各自带着一个两个丫鬟。众人穿得花团锦簇,相互喧嚷笑闹,十分熟稔,显得她一个人落落寡合。上官婉儿默不作声,打开书卷看起来。
  她不理会别人,别人却都注意到了她,窃窃私语起来。内文学馆向来只接纳勋臣贵戚家的女儿,怎么会让一个如此贫寒的人进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