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笺鸿信寄相思GL 作者:江焉(上)

字体:[ ]

 
文案:
 
炽羽凤凰在浴火重生前,都需要经历一段脱胎换骨的人间历练。从而披焰展翅,呼唤神鸟,庇护古族,效卫天帝。
双凤双凰在同时爱上一位水族女子后,又怎么在情仇与利用下而做出公平的决定?
神凤一族以律法公正铸就尊严的传统,背后却隐藏着血淋漓的欲望,为权相杀,又为爱住手,为胜而斗,又
为正而止。
 
神寂岭上的风云更换,清水溪畔的救命之恩,取舍难定。
 
从此,漫漫神途穷天日,对珠垂泪念旧事。
别后,迢迢无尽王者道,一笺鸿信寄相思。
 
春风年如是,静坐空禅寺。岂料情棋错,满盘皆输子。南峡不安日,凤焰烈雄志。丹笔描伊容,水墨鸳鸯羞相视。
极苦天罚至,遥途替咫尺。甘我凤凰心,浩荡天恩赐。允福允流年,神山鉴此誓。莫怨芳心错,一笺鸿信寄相思。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江湖恩怨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希允年(希雁),荻秋 ┃ 配角:希缘凤,嵇远,柳沐灵(轩辕筝灵),商靖鸿,樊湘,净炎谨,高夕烈,曲怀瑾,云空,季贤殊,等 ┃ 其它:希雁,荻秋,江焉,互攻
==================
 
☆、楔子
 
  乌云滚滚的苍穹惊伴一条极细闪电,刷拉一下劈裂前方的高木。满身泥泞的红衣少女充血的瞳孔睁了睁,看着半米不到的前面,那一团正在熊熊燃烧的雨中的烈火,把右手的缰绳勒得更紧了些。
  跑马吁吁嘶叫两声,在少女缰绳的牵扯下,避开那团火,改了行走的方向。足印深深地印在泥土中,混合着脏水,也让后少女的短靴沾满了污泞。她抬手抹开脸上的雨水,清秀的容颜露出一股倔强的不屈。直到前方出现了路口,她停了步子,抬头望向前方金碧辉煌的大门前。
  马车一顿,从车上下来一位姑娘。忙把雨伞举过她的头顶,轻声道:“殿下……”
  少女不耐烦地用左手直接把人推开。任凭自己站在滂沱大雨中。“回去看着她,你不用下来。”
  “殿下,您不顾自己了吗?”
  “回去!”少女扬高了声音。
  那姑娘抿了抿唇,又点点头,“是。”
  前方大门里的小门慢慢启开了,带着吱呀呀的响声。有守卫站在白玉阶前,神色威猛地,将长矛的另一端往地上一顿。“请来访者报上名来。”
  “我是你家少主人的未婚妻,你未来当家夫人。让你家少主人快快出来见我。”
  “只言片语,如何信服?姑娘可有凭证?”那守卫高声质疑道。
  少女抬起清澈却坚韧的眼睛,傲慢地扬起声音,“普天之下,有谁敢妄称少尊主夫人的名。我没有时间跟你啰嗦,你怠慢于我,小心日后自己日子不好过。”
  守卫面色一动,又上下打量浑身肮脏的少女两遍,见她头发湿漉漉地粘着她的侧脸,身上的衣服也好似几日没有换过,看起来像遭了劫难一般。尽管如此,这女少小小年纪,眼中却镇定如一汪老水,说起话来也中气十足,背脊挺得笔直,整个人却散发着不可冒犯的尊贵和严肃,一时间,竟然心头犯难,不知当不当报。
  少女见守卫犹豫,心中又担忧自己心上人不能及时得到救治,便一狠心,解下自己随身佩剑,朝前方一扔。那重重的宝剑刷拉一声落在白玉台阶前,剑身滑出剑鞘一半,少女又看了那剑一眼,此刻,借着力道推引,一个古老的“希”字从剑柄上方若隐若现了出来。守卫眉头一跳,又听少女冷道:“用此剑去报。”
  那守卫捧起剑,“小的去去就来。”
  方才车上的姑娘听得外头的动静,面露忧色地用手指慢慢拨开车帘,打算瞧一瞧。忽见她面上一惊,顾不得外头的大雨,连忙手脚并用地从车上跳了下来。一把抱住了少女朝后倒下的身体,急急唤了一声,“殿下,殿下!”
  少女慢慢睁了睁眼睛,却仍旧支持不住近日来的连连折磨,随即再次脱力地闭了起来,是彻底晕了过去。黑色的长发倒是散了一地。
  姑娘着急地搂住她的身体,举过雨伞,不让雨水再打湿她。心焦地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刻,前方,高耸入云的大门深处,正有一人持剑信步走出。 
  
 
☆、第一章 鸿雁相思(1)
 
  荻秋被选为凤焰族的神官的那一天,是希允年有生以来过得最不是滋味的一天。
  作为凤焰神族的五公主,希允年也与长公主一样嫡出一母,可贵为一族公主,享尽荣华富贵,身份与人前尊卑却不能与长公主相比。族长希止天是五位公主的父亲,族长的两位夫人都早逝,二公主到四公主都因没有继承权而早嫁其他贵族。
  希止天亦年事老迈,有意将族长之位传给长公主希缘凤后,完全退隐。
  作为最小的公主,允年从未想过要和年长的姐姐们一争高低,尤其是那位霸气外露,终日利齿不饶人的缘凤长公主。就自身而言,她对封位一事,也并不感兴趣。年仅十六的她,每日除了修习道法,剑术,琴棋书画外,唯一挑起她兴致的就是一位叫做荻秋的女子。
  说起荻秋,倒也有些背景,或说蹊跷。这凤焰族以火凤为尊,族人擅红火与橙火,虽不及天界火神的纯青火,一指燃尽百里,或者嵇氏神族的圣银焰,三夜不息,但这红橙两色也是在三界威霸一方,少有水族之人敢惹动他们。可这荻秋,却恰恰相反,乃是一位擅水的神人。其容貌恬静温美,个性亦如水般柔和,慈眉秋目,讲话起来也是不疾不徐,缓声和气,静致优雅。
  荻秋原本是长公主同修之一,那时候的族长想要培养希缘凤,故而将她送去荻氏水族,本意是用相生相克的水族法术来促进她功力倍涨。据说,因希缘凤之故,荻家惨遭灭门之祸。荻秋为信守与凤焰族的承诺而保护希缘凤逃脱一截,却落得无家可归的惨境。希缘凤对她怜之悯之,更因同修情谊深厚、相救之恩没齿难忘,她便恳求族长留下荻秋,承诺自己登位后,封荻秋为凤焰族神官。
  老族长这才肯松了口。
  也就是说,荻秋封为神官的那一天,便是她断绝与抛弃体内水族神脉的那一日。除却削骨断筋的疼痛以外,荻秋还要完全接纳火族力量,作为神官,终身为希缘凤效命。不是说火族里,别人没有能力,或者做不到神官的位置,而是只有这样,荻秋才能是完完全全火族的人。
  旁人不知道这其中要付出多少忠诚和代价,但能让希止天破开原则,收纳水族之人,混入血统,想必定非易事。荻秋承诺终身不嫁,不留下后代,效命守护希缘凤身边。年仅十六岁的希允年,当真能看明白,荻秋对长公主的思念,已经达到了情深不悔的地步。
  希允年有两件关于荻秋的事,一直在脑海中回影不断,盘旋难息。一是十二岁那年,自己任性在湍急的河流里划水后不幸落水,恰逢王姐与荻秋回访凤焰族。荻秋第一次在她面前运用水族神术,将她救起。她在水蓝的光波中忘不掉的那双秋鸿深眸带着关切的凝视,和一身静蓝如汪洋般沉静的柔美长裙在和风缓景中慢慢飘动、以及神女手握神杖的高贵华影。
  二是,希缘凤继位大典,荻秋封为神官的那一日,为了废除荻秋体内水族神脉根基,而换骨散筋、徘徊在大殿上凄厉如杜绝失偶一般,哀鸣的持续惨叫。
  事实上,荻秋没有坚持到完全承受火族新生力量——新脉传承,就已经昏厥了过去。她的脸色苍白的十分可怕,嘴唇也没有一丝颜色,瀑黑的长发和着一滩水打湿在地上,荻秋就这样无助、无力、也无援地躺在那里。纤瘦的腰上的粉色彩带也一并湿透,贴在水里。那个一直弱风扶柳、仪态端庄的女子,此刻看上去是那么脆弱,需要人的怜悯。可全场的人,居然都在发愣。
  仪式失败,大家都在等希缘凤发话。大堂一片死寂,每个人都能听见自己小心翼翼的呼吸。
  允年本来以为王姐会心痛至极,叫所有人停手,甚至会不顾身份地冲下高阶梯,抱起那柔软的身体,不让其他人再来伤害这纯洁的人。可让允年惊愕的是,她看见的是希缘凤冰冷双眸里的片片失望,夹杂着鄙夷、还有恨、似乎连一点同情的温度都吝啬。希缘凤未言片语,从容地站起身来,速度不惊人,并且非常端庄。她拢起广袖华服,并起双手,挺直了背,然后,转身离开了族长金座。
  允年双脚颤抖地看着王姐的离去,她的手已经抬起了一半。看了一眼地上毫无知觉的人,又看了一眼那绝情离去的背影。想叫一声‘王姐你停步’,却才明白身份的巨大悬殊。此刻的王姐,已经贵为一族之长,一方之尊,高高在上。而自己,仍旧是一个只有头衔的五公主而已。
  “我想带她离开。”允年灼红的脸掩饰不住她内心的躁动,她分不清自己的感情是爱是恨还是同情,但她很确定,不愿意这样的事再发生一次。尤其是,看着自己明明一双好手,却什么都做不到,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不想反复尝试。她的心情糟透了,懊恼自己的无能,以及,生平第一次对那从无兴致的尊卑权位产生了不甘心。
  “我会带她离开。”允年整个下午都一个人坐在清寒殿,心中滋味陈杂。前方夏风渐暖,吹动池塘一方莲花,允年盯着红色锦鲤,哑着嗓子承认了一句,“原来我爱她。”
  “我应该可以做到,带她离开。”她跳下窗框,拍了拍褶皱的裙角。略有稚气的脸颊浮出了与以往不协调的严肃与坚定。
  十六岁的希允年没有想过,喜欢上了一个心里有别人的人,将会是什么光景。无知、无邪又情窦初开的她,只顺着自己天真的心,想去靠近对方、保护对方、而不顾结局。
  “五公……”侍女盈歌尚未完全启齿,允年已经做出噤声手势。她抬起脚,微微迈出一小步,轻轻凑到盈歌耳边说,“嘘嘘,我知道她在休息,悄悄看看,你不许通传。”
  “可是殿下,长公主她,噢,不,我说的是……”盈歌的声音太小了,速度也完全跟不上允年,允年已经跃入天穹宫。“是说凤首她正在……唉……”那几个字声音微小,盈歌有些无奈地撅起了嘴。
  允年的步子有些急,虽然知道荻秋一定会得到最好的治疗,但心中的担忧不减,仿有大手不断揉捏着心脏一般惴惴不安。越是靠近内阁,心就越往嗓子眼里跳。暖房留着碧蓝的色彩,绸带也非常轻薄,夏风穿堂而过,掀开了门纱的一角。
  允年止了步,门纱被掀开的那一瞬,她清楚地瞧见了王姐抱着荻秋的样子,荻秋虚弱地躺在王姐怀里,仿佛那里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在受了这么重的伤以后,她的脸上没有痛苦,却写着的是满足。允年看见了荻秋眼中的眷恋,小心翼翼地带着不舍和温柔,当然,也同样瞧见王姐脸上镇定自若的微笑。允年心头一酸,这一步是再也无法上前了。静静地站在了纱帘后,她的脸色沉了下来,气氛变得很不愉快。眼神飘移不定,一手按上了胸口乱跳的心。
  
 
☆、第一节 鸿雁相思(2)
 
  “你终于醒过来了,我也安心了。只是……”希缘凤顿了顿声音,长叹一声,似乎非常惋惜,“唉……都怪我自私。”
  “你说什么呢……”荻秋的声音仍旧很虚软,但语气却又那么肯定,“事故是难免的,又不是你的错。过阵子,再试一次不就好了么?”
  “每次都累你受苦,上一次,这一次……”
  “你别说了,”荻秋打断她自责的话语,伸手握住了缘凤的手,微笑道,“说好了一起面对,不是吗?”
  “好了,你休息吧。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处理。”希缘凤话到此处,忽然话音又转了冷,她把荻秋从怀里给扶了出来,靠在了床头,艳丽的脸孔露出一个莫测的浅笑,“晚点再来看你。”
  “已经日落了,你还有其他要忙的?”荻秋显然有不希望对方走的意思,门外的允年不禁紧了紧眉头,心道,你就多陪她一会,又如何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