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一笺鸿信寄相思GL 作者:江焉(下)

字体:[ ]

 
☆、第六节 最美永恒(1)
 
  其实允年很久没有踏上过这片山土。原因多半是出自对樊湘的愧疚。可如今形势迫在眉睫,她无论如何也耽误不得。只想快快与樊涴儿理论一二,道明缘由。该补偿、该担当就去做了便是。
  允年急切地敲开樊家大门,很快就见到了年迈的樊家老主人樊音奇,这音奇老人当年也曾名动一时,只可惜后来在战中害了病,便一直退隐。允年朝他恭敬行礼,又将来龙去脉一一道来,她说:“前辈,希雁想与樊涴儿见面。其中缘由,我们应当当面理清。”
  音奇老人等待允年把话说完也一字不曾打断,知晓允年心急如焚,却慢条斯理地答:“涴儿自幼不喜政务,也不喜法术武功,只是养在闺中的普通仙族女子。樊家当家的是曾是湘儿一力挑起。自湘儿过世后,涴儿也仍旧鲜少出门。这一切事情与凤首描述不符啊。”
  “怎会?她日前还在我神寂岭居住长达三月之久。”
  “这不可能,迄今六个月来,涴儿一直足不出户。”
  允年心跳如鼓,面色都因紧张而绯红了起来。音奇老人是没有必要撒谎的,这里面哪一个环节不对?她抿了抿唇,恳求道,“可否让我与涴儿公主见上一面。”
  “当然可以。”
  樊音奇着人带允年往内殿走去,辗转几个回廊后,去到了一座小楼。樊涴儿容貌与之前无异,只是数日不见她的气息变得比之前微弱太多。丝毫没有之前的公主模样,怎么看都是脚步虚浮,毫无武艺的平凡散仙。她对允年礼貌微笑,声中底气不足、动作轻玄,一点儿也不干练。而这樊涴气质温润与当初的霸气外泄更是大相径庭。除了容貌以外,这个眼前的涴儿公主,跟在神寂岭高声立威扬言要杀掉希缘凤的那一个真真是完全不同。允年不需与她对话,已经明白这三个月潜伏在自己身边的,并不是樊涴真人。竟是有心人利用自己对樊湘的愧疚,而埋下的圈套。
  当下心中打击甚大,这样一来,人海茫茫,哪里去寻这贼人呢?找不到这贼人,又哪里去寻回神药凤血归,哪里找回荻秋?怎么才让秋回到身边,就要又弄丢了她。
  她昨日大伤元气,此刻连翻打击,让她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凤首!”那樊涴儿伸手扶住允年,眼中关切。又扶她坐下,急急倒上温水,递给允年。“凤首小心。”
  允年一手盖住半张脸,只感浑身松软,再无力气继续战斗。她也没有接过水杯,只感觉这一刻是站不起来了。
  “凤首,您感觉如何,还头晕吗?需要涴儿叫医官来吗?”
  “不不,我不需要。”“我一定要找回凤血归,一定要找回来。”她轻声地重复着。“不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樊涴眼中有些担忧地看着允年,“这凤血归这般重要?当初害哥哥丢了性命,如今也害得凤首这般憔悴。”
  允年感觉坐了一会双脚有些力气了,便又缓缓站起了身,扶住了樊涴的手臂。“是我错怪了你,是我自己的疏忽。我竟如此不察,我怎对得起樊湘。”
  “凤首,你听涴儿说。你什么都不欠哥哥,万万不可再继续自责。哥哥为樊家而死,死于大道之上,凤首岂能不成全他的英勇?”允年想起旧事,抿着唇,顿时眼中神色复杂而又情绪万千。“凤首珍重哥哥,哥哥何尝不是看重凤首?请凤首打起精神,好好处理族中事物。自哥哥死后,樊家已无长男撑起能为。唯一的希望,就是……”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允年面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樊音奇说樊涴六个月没有出过大门,因为她在安胎啊!
  允年伸出一手,按住了她的肩头,“我……不知晓,我这都还没有恭喜过你。是……是谁人入赘了樊家?”
  樊涴低下头,苦笑了一下,“并没有谁入赘樊家。”
  “涴儿……”允年感到有些难过。
  “我不怨他,也早已想通了。此刻,我当要生下孩子,让樊家后续有人。”
  “这负心汉叫什么名字。姐姐去杀了他。”
  樊涴摇摇头,“凤首,不必的。是涴儿那夜诱他,他事后生气,说涴儿卑鄙。并不知孩子一事。”
  “你可爱他?”
  樊涴微微犹豫,眼眶一红,眼泪便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叫什么名字。”
  樊涴低下头,呜呜噎噎地哭着,那眼泪就从她睫毛里挨个蹦了出来,滴滴答答地落在她的裙摆上。“叫……叫……”
  允年耐心地等着她。
  樊涴抬起泪眼,“凤首,是四皇子——晴光殿下。”
  允年拧起了眉。声音不大,“涴儿……你有些糊涂啊!”
  “孩子是一定要继承樊家的,不能回轩辕家,不能将此事告之殿下。”
  “所以,你要自己受这委屈?”
  “殿下心里没有涴儿,也罢。”
  “不,我还是会帮你们,至少,让你们见上一面。此事,我要与嵇尊主商议,你介意吗?毕竟嵇氏与轩辕氏关系非比寻常。”
  樊涴抹了抹眼泪,“凤首……涴儿身份低微,但对殿下是一片真诚。樊家缺不得这孩子……涴儿没想过要委屈四殿下入赘,这也是……不可能的事。”
  “有可能的。我们想办法,让他入赘樊家。”
  “可凤首,樊家这些年在天界哪里还有地位……怎么可能让四殿下……”
  “涴儿,从现在开始。请你以四殿下王妃的身份去思考这个问题。”允年严肃地说道。
  樊涴惊了惊。“我……”
  “孩子即将出世,你还有多少时间犹豫?你想要樊家光伏门楣,你想要樊家后续有人,若得四殿下力量,你将如虎添翼。你此刻在我面前哭哭啼啼,这般软弱,如何肩负这些责任。”
  “凤首……”
 
☆、第六节 最美永恒(2)
 
  “你怀着的,是天界四殿下的孩子,一旦四殿下知道这件事,这个孩子出世,就会是亲王。他也同时被寄予众望,将重振樊家。你能去思考的时间不多了,既然你爱四殿下,既然你已经有胆诱他与你一夜风流,你这就要做到底了,做到好。想办法得到四殿下的关爱,让他也爱上你。”
  “可……怎样才能让他爱上我?”
  “我刚才说了,你要用王子妃的身份去想这个问题。一个王妃能不能允许夫君不知自己身怀有孕?那般小家子气,是平民百姓做的事,不是王妃!一个王妃,能不能允许自己的孩子,不帮自己的娘家复兴家族?那是弱者的决定,不是你的。你有胆爱四殿下,定要拿出王妃的气魄来,不然他如此身份,你怎么配得上他。我言已至此,至于见面的事,我会为你安排。涴儿,你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但我觉得你前途更加光明。”
  “凤首!”樊涴跪下身,“涴儿……涴儿愿意,涴儿愿意去做!谢谢你!”她又拜了拜,“涴儿替樊家谢谢你。”
  “你身怀有孕,不要行这样的礼。”允年把她扶了起来,“既然生在了贵族,就要为天下请命,不能自顾荣华富贵。你此刻明白,还不晚。”
  “嗯!涴儿既已得他一夜长情,此刻不怕再见他一面。涴儿要听他亲口来说,未来的事,我们的事,樊家的事,轩辕家的事。”
  “好!”
  樊涴送允年出山。“荻秋姐姐的事,凤首,若需要涴儿帮忙,就请说。”
  “嗯。我还得再仔细想想这其中蹊跷。你快回去吧,不必再送了。”
  “凤首……”
  “你说。”
  涴儿笑了笑,“我逃避樊家家主的位置太久了。甚至把主意,打到了没有出世的孩子身上。让他去替我承受我本该承受的责任。所以,才会有了那么多的软弱。害怕四殿下不愿入赘,不想再见他,不敢承认孩子一事。”
  “你现在怎么想?”
  “哥哥死后,我就应该顺位称王了的。应该马上管起政事,上去天界参朝,去结交贵族,巩固我家势力的。”
  允年眨了眨眼,“现在,也不晚。”“我见过的,大哥死后,就称王的少女,丝毫不亚于男儿。”允年红眸动了动,心头一个名字浮现了出来。同样是大哥死在了希缘凤的手中,同样是仇恨希缘凤,有没有可能,化妆樊涴的,是她?可是……
  “若不是今日得见凤首,涴儿定还是那般窝囊。”樊涴朝她一福,“与凤首告别,涴儿会静心准备,等待凤首带来四殿下消息。也同时希望荻秋姐姐平安无事。”
  “嗯。那我走了!”
  “送凤首。”
  允年飞回神寂岭,站在宫殿门外,来回转了几个圈。直到斜阳落下,她才脸色有些苍白地推开大门,漠视一切守卫的行礼,径直往楚香宫走了去。“深入我凤焰族心脏——神寂岭长达三个多月。布局精密,知己知彼,能屈能伸。她颠鸾倒凤,满口谎言,却——毫无破绽。是不是她引诱希缘凤提前开战,而让自己巧妙避开大战,养精蓄锐。心思缜密至极,每每都快出我多少步。好一个聪明狡猾的王,我真的小瞧了她。比起她,我多么的愚蠢!是我无能,难怪她把手都伸到了我夫人身上去了。”
  “待我们细心分析线索,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肯定可以寻回她。”灵犀安慰道。
  “嗯。”
  允年来到楚香宫,“这间就是她让秋休息的房间?希云空,这些下人,你问出什么了吗?”
  “基本都回答一致,这樊涴公主除却使用她的手下,很少让神寂岭的下人做事。平日里就连洗脸水都让她贴身武侍去打。非常谨慎。”云空抬头看着允年。
  允年查探被铺之间,察觉了一块金饰。她眼神一黯,将那发饰捏在了手心。
  “这发饰我已经查过,想必只是荻神官落下而已。”
  允年看了他一眼,轻声道,“秋并不喜金色,这是我的发饰。我一直以为遗失了,不知是秋收着。”
 
☆、第六节 最美永恒(3)
 
  希云空英伟的眉头紧了紧,“凤首,真的对不住!属下当时就已怀疑了那公主,可属下犹豫不决,又见她救荻神官,而她似乎确实伤势稳定,沉沉睡去。见那公主也是劳累,也在休息。心想暂无大碍。所以,便耽误了。”
  “呼……”允年长长叹了口气。他们又重新回到了天穹宫。允年坐在大椅上,沉声道,“好吧,废话少说。我告之你我的想法。”
  “凤首请。”
  “樊涴儿是乔装易容的,我姑且仍旧称作她为涴儿吧。她潜入我族长达三四个月之久。知晓我处决柳沐灵、决意与希缘凤一战、也深爱荻秋这三件大事。可谓深知我的三个弱点。当然,她更是了解我与樊家关系,才会利用此点,化装成足不出户的樊涴,顶替身份容貌行事。”
  “嗯。”云空点点头,表示赞成。
  “她算计于我除掉希缘凤、夺取凤血归带走荻秋。凤血归对她来说,或许只是用作给秋治病。她对荻秋有情,然而三个月真的能培养出这么深的感情吗?再加上这三个月其实荻秋很多时间并不在神寂岭。我听承光报,在我去天界赴宴的那三日中,荻秋曾在冰湖救她性命。凤焰族所有人全部都瞒着我,不告之我秋因此事旧病急发,故而匆匆回了璞华仙境。秋执意离开,就是为了不让我与樊涴大战之前内部闹了不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