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千年醉(盗墓,GL)+番外 作者:容十(上)

字体:[ ]

 
    画中人,浅笑倩兮,妩媚妖娆;
    画外人,魂牵梦萦,茫然所失。
    千年前,她初入宫廷,拜见已高居妃位家世显赫的她,她与她日久生情,却相遇恨晚。宫内步步惊心,她们为了活下去明争暗斗,却终究难以长相守,阴阳永隔。
    千年后,蓝醉身为盗墓世家长女,为求财进入一座封闭了千年的古墓,零落的梦境,诡异的墓穴,飘忽的白影,千年的恩怨,她是谁?她又是谁?
    此文盗墓剧情流,1V1,主副双CP,结局HE(请相信作者的RP和脑洞……)盗墓历程为主,感情线为辅,慢慢慢慢慢热。
   
    内容标签:盗墓 前世今生 灵异神怪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醉,白素荷,君漪凰,蒙筝 ┃ 配角:容十三 
 
 
 
    ☆、第1章
    
    一灯如豆。
    黑暗中一个女孩举着蜡烛仰望几乎是她三倍高的白玉石大门。
    女孩看年纪不过十四五岁,柳眉星眸纤鼻菱唇,眉目之间尤带了几分稚气,却已看出未来必然是个美人坯子。
    不过此刻女孩的唇紧紧抿着,小巧的鹅蛋脸上挂了好几条擦伤,头发凌乱,显得分外狼狈。
    "总算到了。"女孩微吐口气,声音中带着一抹放松。
    历经艰辛,在生死边缘走了好几遭,她总算到了主墓室大门。
    女孩叫蓝醉,轮虚数今年不过十五。但她现在做的事情却不是一个平常十五岁女孩会做的事。
    没错,她在倒斗。
    倒斗是圈内的说法,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盗墓。
    蓝醉出身盗墓世家,这是她的家族对她成为下一任继承人的考验。
    这是第一次蓝醉独自下地。她的目的就是取得墓中最贵重的陪葬品,用以证明她的能力。
    白玉石大门上遍布浅浮雕云纹,触手生凉。蓝醉仔细摸索着两门间的缝隙,一般而言墓主人不会再在主墓室大门设置机关,这道门也并不如外间层层大门闭合严密。将撬棍探入门缝,蓝醉秀眉紧皱手腕用劲,一声闷响,左侧白玉石门缓缓向内移出一条细缝。
    缝内漆黑一片,那是沉寂了千年的亡者长眠之处。
    "咚咚,咚咚。"
    蓝醉既兴奋又有几分忐忑,自己似乎都能听到自己胸腔的急促心跳。等了好一会,将绳索上的麻雀拖出来,见还是活蹦乱跳的,蓝醉一侧身就进入了主墓室,直奔室内东南角。
    进入墓室东南角点灯,这是倒斗这行的规矩,一旦灯熄必须归还原物。虽然蓝醉知道她绝不会就此放弃,但既然是祖宗的规矩,就有一定的道理。
    蜡烛幽幽照亮一角,隐约可见室中央的棺椁,沉默的守护着墓主。
    蓝醉此行的目的并不为财,因此直接舍弃了耳室,来到棺椁旁。
    棺椁是木质,保存完好,即便过了千年表面在灯光下依然倒映出微微幽光。
    起楔开盖,椁内便是同色的棺。蓝醉待要继续开棺,目光却被放置在椁内下方的一个细长匣子吸引。
    匣子是金丝楠木所制,盒面空雕蝙蝠,单从做工和材质而言就所值不菲。
    蓝醉停下开棺的动作,鬼使神差的探手将匣子从椁内取出。
    匣子无锁,一抠即开,匣内只有一轴绢画。蓝醉侧身借着灯光将绢画抖手展开。
    并非意料中的名家作品,这不过是一幅宫廷饮宴图,有画无字,看图内人物发髻高耸,广袖长裙,均是宫廷贵妇打扮,想来应是贵族内眷聚会。画中约莫十数人,有人低头饮酒,有人侧首谈笑。宴中主位端坐女子一人,另有一人背对群芳,挽裙躬身,正举着酒樽向主位女子敬酒。
    画中人物不少,景致纷杂,蓝醉眼神却立即被这两人吸引。这幅画出自宫廷画师,画得极为传神。敬酒女子只有背影,但主位女子凤目轻抬,唇畔含笑,从面上看来与敬酒女子甚为交好。
    主位女子发挽朝天髻,斜插五凤簪,地位应至妃位。入画时似已微醺,朱唇半启,双颊生霞。虽不过寥寥数笔,却已尽书女子的绝世风华。
    好美……
    蓝醉怔怔的望着那幅画,不知不觉一滴泪滑出眼眶,顺着脸颊缓缓滴落。
    眼泪滴在手上,如烙火般惊得蓝醉一颤,猛地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了!
    蓝醉敛了敛神,将绢画重新卷起,眼神却仍追逐着主座上的女子,在即将把画卷彻底合上前,心口竟涌出一阵不舍,泛起抽搐般的酸疼。
    "该不会这个墓室的空气有问题吧!"蓝醉思及此,心中微凛,立刻收敛心神专注她的正事。
    开棺一切顺利,墓主是个女子,历经千年早成了一具干尸。棺中陪葬物最珍贵的一般都在握于棺主手中。蓝醉掰开女尸手掌,拿出一块完好的鸡骨白玉珏,盖上棺盖就欲举烛离开。当她方走了一步,心中就生起一丝犹豫,视线重新落回椁内的那方木匣上。
    "美女,妹子挺喜欢这幅画,你要不介意我就拿走了啊?"蓝醉举着蜡烛装模作样跪地问了一句,棺中人自无响应。蓝醉轻笑一声,伸手入椁捞出画匣,一溜烟就窜出白玉石门。
    室内重新恢复了永恒的黑暗和寂静,仿佛不久前的一幕从未发生过,只有那微启的门缝诉说着蓝醉曾经的到来和离开。
    蓝醉爬出盗洞的时候,外面又是夜晚。
    繁星如洗,银河遍洒天空,蓝醉深吸一口夹杂清新草木香味的空气,被墓中浑浊空气闷至萎靡的精神顿时好转不少。
    帐篷还保持着她下地前的样子。地处深山,蓝醉连掩藏行迹都懒,直接把东西全大喇喇的甩在地面。
    "被老妈知道了肯定又是一顿骂。"调皮的吐吐舌头,这倒是方便了蓝醉不用重新搭盖帐篷,直接钻进去就能睡。她毕竟还是第一次独自下地,在下面的一天两夜里片刻没敢合过眼,早困得不行。此刻任务达成,蓝醉在帐篷里横着滚了一圈,真是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辛苦得到的鸡骨白玉珏被蓝醉装入置物盒后就随意的丢弃在一边,倒是那个木匣子里的画蓝醉却是爱不释手,躺在地上借着灯光一再细看。
    终于挨不住袭到眼皮底的睡意,蓝醉握着绢画不知不觉沉沉睡去。
    这是哪里?
    蓝醉疑惑的查看四周,她似是身处一个花园之中,奇花异草遍地,远方却是白雾茫茫,混沌不清。
    倏地感到身边有异物,蓝醉一惊看去,竟是一只仙鹤站在草木中偏头望着她,并无惧人之意。
    动物园吗这是?还是散养的?
    重新环顾一遍,就在蓝醉琢磨自己怎么突然从深山跑到动物园的时候,远方的迷雾中隐约传来一连串的惊呼。
    自幼与普通人不同的经历导致蓝醉胆子出奇的大,她这年龄又是最好奇的时候,此刻初到异地听到声音,蓝醉不但不惧,还立即举步向着发声处快速赶去。
    路是用石板铺设而成,平坦易行,蓝醉循着小路一路前行,庭院中路径弯绕,她也不知走了多远,才从树木缝隙间瞧见人影。
    这一看,却让蓝醉惊呆了。
    大树那头是一片修剪平整的草地,草地中央修有一方小亭。此刻亭前亭后,草地之上,有无数身穿襦裙,头梳半月髻的女子奔驰来往,似是极为惊慌。
    隔着浓雾,蓝醉隐约能分辨出这些女子从各方奔来后大多齐聚在三处。只是雾气太浓,人影摇晃,蓝醉想看清那三处究竟有什么不同,却怎么都看不分明。
    背后忽然又有动静,蓝醉反应敏捷,立即侧身挥肘摆出防备姿势。与此同时,一个与那些奔跑的女子穿着打扮相同的女人撩着长裙,也是匆匆经过蓝醉身边,循着小路奔往亭子所在。
    "喂等等,请问这是哪啊?"
    蓝醉伸出手去想拉住这个打扮怪异的女人,却是慢了一步。这次离得近了,蓝醉看得分明,觉得这个女人的衣着很是眼熟,凝神一想,忽然恍然。
    这不和她刚才看到的那副画里,侍立在那些贵人身边的宫女打扮差不多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蓝醉的脑子有片刻卡壳,难道睡了一觉,她就穿越到片场了?
    稍一思索,蓝醉就决定跟过去看看。不想刚走几步面前的雾气就像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壁,将蓝醉挡在原地,寸步不能再进。
    蓝醉很是郁闷,那个女人可以轻易穿过的路径,她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接近。气闷的向空墙踢了一脚,蓝醉只能咬着唇继续仔细观望,希望能看出点端倪。
    不知为什么,蓝醉越看这一幕,越觉眼熟,似是曾经见过,让她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亭中人影恍惚,一个遮挡在台阶上的宫女移开身形,露出一点缝隙。蓝醉凝目眺望,也只能看到一把散乱的发髻,以及发髻上插着的一根五凤簪。
    蓝醉胸前突然如遭重击,五凤簪……五凤簪!画中那个主位女人发髻上插着的,不也是五凤簪吗?!
    难道……是她?
    但是,她是谁?
    究竟是谁?
    蓝醉突然头疼欲裂,双手忍不住抱头,啊的一声蹲下。远方的白雾迅速向近处涌动蔓延,漫过小亭,湮没了女子与人群,最终将蓝醉裹入其中。
    "啊!"
    蓝醉一声惊呼,猛地从睡垫上弹坐而起,头碰上帐篷顶的支架,'咚'一下让蓝醉捂住□□出声。
    打开探照灯开关,蓝醉愣愣的坐在帐篷中央,看着被她挥到一边的置物盒和绢画,有片刻怔忪。
    原来是梦。
    脸颊上凉凉的,蓝醉伸手一抹,全是湿意。
    再没了睡意,蓝醉坐了半晌干脆爬出帐篷,点亮篝火望着天空繁星发呆。
    难道是看到那幅画心生迷恋,才会做出这么奇怪的梦来?但刚才的梦真实如斯,而亭中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她?她又是谁?
    胸内闷闷的疼,蓝醉捂着胸,即便是周遭的草木香也缓解不了她的不适。
    这一年,蓝醉十五岁。
    
    ☆、第2章
    
    江南正是烟雨朦胧季,蓝醉窝在软绵绵的榻榻米上,眼睛半睁半闭的盯着窗外的小雨发呆。
    丢在电脑桌上的手机‘叮咚\'响了一下,蓝醉也懒得理。昨夜做了一晚的梦,比通宵不睡更累,正在蓝醉迷迷糊糊就要入眠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声,这一惊顿时把蓝醉的瞌睡虫惊到了十万里之外。
    “谁啊,这么烦人!”嘟嘟囔囔的爬起来,蓝醉不耐的解开屏幕锁。
    发信人:容五。
    蓝醉的神色立刻正经起来,点开短信内容,只有寥寥数字:十三有事,望援手,我在外不便,谢。
    落款,容五。
    第二条是一模一样的内容。
    蓝醉果断按下了拨号键。
    那头响了好一会才有人接听,传来有些淡漠的声音:”小……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