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千年醉(盗墓,GL)+番外 作者:容十(中)

字体:[ ]

 
    ☆、第86章
    
    墓室里昏睡的人,都陆陆续续醒来。
    最开始清醒能动弹的自然是白素荷,紧接着是呓语不断的蓝醉,随即身体强壮的仲叔、豹子、榆家的伙计,一个接一个,迷茫的睁开眼,挥动着酸痛的身体坐起来。
    坐起来的人神智都还不是特别清醒,还沉浸在各自的梦境中,半梦半醒的样子,面面相觊,眼中透露出难以置信的诧异和对他们还能活着--甚至完整的、毫发无伤的活着的狂乱喜悦。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不知道是谁,爆发出那种劫后余生的大笑,一个跟着一个,不大的墓室里完全充斥着嘿嘿、哈哈、呵呵的傻笑声,刺得人耳膜发痛。
    “我们没死!居然没死!”任谁经历过在古墓中全身麻痹,以为中毒必死,完全陷入绝望中,然后突然发现自己脑袋和四肢都还安稳呆在本来的位置上,还能站起来,那种狂喜是无法形容的。
    笑了不知道多久,还是稳重的仲叔和王富贵,以及比较冷静的蓝醉和榆晨最先镇定下来。他们用力喝了几句,让其他还在大笑的人都恢复理智,一群基本恢复了行动能力的人重新聚拢在盗洞边上,商量对策。
    如今要面临的问题有两个,第一个就是——清人。
    布日古德的背叛,对于他们来说谈不上是好事还是坏事。说是好事,估计没人会这么想,说是坏事,如果没有布日古德,这里还能活着的人,不知道还有几个。
    布日古德和跟着他的几个人是死在了七星门的大火里,但是榆晨的手下伙计里并不止那么五个雇佣来的北蒙壮汉。吃一次亏是防备心不足,再吃一次亏就是一只蠢猪。
    榆晨和蓝醉都不想当蠢猪,于是统一了战线,冷冷的盯着余下的两个北蒙汉子,脑子里思索着该怎么处理他们。
    两个可怜的北蒙汉子,就在众人冰冷的眼光下,发出和他们壮硕体型不相符的求饶。
    “老大,我们虽然是你雇来的,但我们两和布日古德不是一路人啊!不然他动手不会不喊我们两个,还把我们一起绑起来的啊!”汉语说得比较好的其木格先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表明自己和另一个同族哈丹巴特尔的清白。
    榆晨仍旧不说话,只是保持沉默。
    其木格说的榆晨其实很清楚,因为其木格和布日古德本来就是两伙人——刚才死的那几个和没跟进墓里的苏合是一批雇来的,其木格和哈丹巴特尔是另一批。
    但是这也依然不能排除这两个人的危险性,墓中本来就是危机四伏,如果再加上人为捣乱,这日子就没法过了。更何况队伍里也不止自己这一队人,还有蓝醉这伙人的存在。
    从榆晨的角度来说,他是想把其木格留下的。如果把其木格排除在外,那榆家这边就只剩下了三个人,其中王富贵年龄大了算不上武力,万一出个意外要跟蓝醉对上,他是一点赢面都占不上。尤其在见识了君漪凰的能力和诡异之后,两相权宜,他觉得还是这两个混了二十来天的蒙人更靠谱。
    但是出了布日古德的事,他也必须要看看蓝醉那边的意见,至少现在,他还不想跟蓝醉翻脸。
    蓝醉想的倒是没这么多。
    对她来说,如果存了防心,两个人对她这边的队伍造成不了什么威胁性,而且墓里面,虽说不是人越多越好,但多一个人,至少多一份力。再往下说了,就算去掘土,也多了两个苦劳力。再说她一路上对这两个相对老实的北蒙人印象不算差,因此蓝醉只思索了片刻,就对榆晨道:“榆哥,布日古德的事跟他们两没关系,算了。”
    榆晨和两个北蒙伙计,闻言都暗中吁了口气。
    第一件事解决了,接着就是更重要的第二件事。
    既然没死,那他们是保命要紧果断闪人,还是继续前进。
    铜门背后是什么,他们已经见识过了。那种铺天盖地的火焰,他们相信不管是谁,进去都讨不了好。
    但是如果闪人,那一路上的损耗牺牲,等于就白费了。
    蓝醉有蓝醉的目的,榆晨也有他的打算,谁都不想放弃,但是不放弃,谁能保证不会赴布日古德的后尘?
    “蓝醉,你怎么看?重新开门走,还是先上去再作打算?”这次榆晨主动开口问蓝醉。
    蓝醉看了看榆晨,再看看背后的铜门,脑中急速思考着。
    离开是不可能的,半途而废不是蓝醉做事的风格。
    那就只剩下两个选择,继续走这条木爷走过的老路,或者如仲叔所言,他们上去重新开盗洞,避开这道铜门和铜门后的七星门,走自己的路。
    从这次大家被墓中香味迷倒昏睡再毫发无伤的醒来,蓝醉相信榆晨的那个小黑药丸确实是很管用的——她不相信墓室的建造者施放的这种香味,仅仅只是为了让人全身无力睡一觉而已。虽然这香味结合那恐怖的火焰地狱足以致人死地,但根据她以前学习过的墓葬知识、防盗技巧以及朱远他们最后的结局来看,蓝醉不觉得建造者在一样东西上只会加诸一种功能。
    这就说明榆晨通过木爷的症状,制定了相对应的解药。这个解药虽不足以完全解决墓中弥漫的药效,至少对于致幻的功能,是有相当抵御效果的。
    第二,蓝醉也不确定她和仲叔是不是真能达到木爷的程度,把新盗洞的位置定得这么准,而且引沙爆破,途中不会出岔子。
    重新开盗洞意味着新的安全,但也可能是新的危险。不管墓中,至少爆破这一环就相当困难。合适的引爆点,合适的火药品种还有合适的爆破强度,这些没有强大的工程学和丰富的经验,是很难做到的。即便是仲叔,估计也很难办到。
    而在盗洞中,火药的数量即便只多那么一点点,也有可能把自己活生生埋进地底。
    第三,蓝醉猜测,榆晨对于这条木爷走过的路,是多少知道一点情况的。
    蓝醉注意到榆晨被绑起来后,看向布日古德的眼神,充满嘲讽而不是愤怒,就说明他对前方的危险有一定的认识。只是他可能也并不是十分清楚所有的机关和机关所在的位置,只有一个大概笼统的概念。否则榆晨肯定不会任由布日古德去触发火海机关,毕竟如果不是有君漪凰这个‘人’的存在,那火海不但会烧死布日古德那群人,也会烧死他自己。
    没人会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蓝醉猜测木爷回到家里后,就开始出现幻觉和迷乱状态,并没有系统的给榆晨介绍过他九死一生归来的兰妃陵。榆晨知道的情况,应该是趁断断续续木爷清醒询问,或者是木爷产生幻觉说胡话的时候拼接出来的。
    但不管怎么说,榆晨多少知道一些,这比一无所知要强得多。榆晨不是来找死的,那跟着榆晨,蓝醉她和她的伙计生还的几率也大得多。
    想通了这些环节,蓝醉当即做出了决定:“继续走。阎王要人三更死,不会留人到五更。”
    “但是……但是门背后那个火海……”被胁迫一起下来的没什么存在感的蒙田,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支支吾吾的插话道。
    被烧死那五个人的惨叫和那种遍地火焰的恐怖景象,蒙田历历在目。他虽然爱钱,但如果小命都没了,要钱来有个屁用!但偏偏他和两个同伴又不是自由身,想撤就撤,于是就陷入了一种很尴尬的局面。
    “当时我在铜门正门口,如果没看错那火应该是布日古德他们几个去碰七星门后棺材以后,才烧起来的。那就是说棺材才是起火的机关。我们进去小心点,别乱碰东西,应该没事儿。”蓝醉说完向榆晨求证道:“榆哥,你当时就在我旁边,是这样的没错吧?”
    “应该是,七星门刚打开的时候没有触发任何机关。是他们去掀棺材盖的时候七星门才开始合上同时烧起来的。地上淌的东西我估计也是棺材的机关被触发后才会流出来。”
    “行,既然你也是这个意思,就重新把门打开,我们进去看看。”
    “但是如果不碰棺材,那我们进去干嘛?”另外一个陈教授的手下道:“大家都知道,墓里最好的东西基本上都由墓主贴身藏着。再说这墓里的机关设计得这么厉害,你们怎么知道耳室里放明器的地方没机关?”
    “那棺椁里的尸体绝对不会是墓主。”最老成的王富贵终于开口说道:“没有哪个人会把墓主的尸身置于火中不断焚烧,尤其这种不是一次性摧毁墓室与盗墓贼同归于尽,而是反复焚烧设为防盗机关的。因为这意味着大不吉,等于诅咒墓主死后亡灵身陷十八地狱中的叫唤地狱,永受焚烧之苦,不得超生。”
    
    ☆、第87章
    
    “那你的意思是,铜门后面的不是这个墓的主墓室?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个虚冢?”那个陈教授的手下露出将信将疑的神情,同时还流露出了强烈的失望。
    以为目标近在眼前,现在突然有个人告诉他那玩意儿是个赝品,根本就不值钱——就像用勺子把美食喂到嘴边,却突然发现美食变成了一勺便便,这种感觉简直是糟透了。
    王富贵看了他一眼,说道:“虚冢不至于,估计就是个假主室,墓里这种手段多去了,不差这一个。按照常理推断,一般真正的主室就在假主室的附近,毕竟风水龙眼就只有那么一个,不管哪个墓主或者他的亲人都不会好心到把风水龙眼让给替身。我们进去找找,别乱碰东西,应该有通往主墓室的通道。”
    这一番话,马上激起了在场众人的热情。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当面临恐惧甚至死亡的时候,总会怨天尤人各种后悔,认为自己不应该这样或者那样,就不会遇到危险。但是如果运气好,逃过了这一劫,而前方还有巨大的诱惑等着时——那刚才遇到的危险就会潜意识的自动被无视,认为既然自己能过得了上一关,那下一关说不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死也是死别人。
    而现在墓室里的众人,就是这种状态。
    白素荷一直都是坐在人群的最后一排,因为在场人里,大概她和蒙筝是对古墓结构最懵懂无知的两个人,所以不管是继续还是离开,她们两页都是最没有发言权的两个人。因此白素荷并没有特别关注场中的讨论问题,她的关注点放在了同样坐在最后一排,她旁边的蒙筝身上。
    蒙筝除了承受了墓室中的香味以外,还承受了白素荷的一针。因此神智清醒得格外晚一些,而且即使到了现在,也还是有点朦朦胧胧的状态。也因为这种朦胧的状态,让她脸上没了平常常带着的笑容,圆圆的脸蛋被周边跳跃不定忽明忽暗的火把光线映照,显得有些阴沉。
    “蒙筝?你到底醒了没?”白素荷看着蒙筝的表情,心里多少有些觉得不着调。毕竟一个总是阳光天真烂漫的脸上突然出现阴沉,总是感觉特别违和。她生怕是她中着迷药手里拿不准劲道,一针把这个本来就傻乎乎的女娃扎得更傻了。
    “啊?”白素荷连喊了两遍,蒙筝才露出如梦初醒的样子,半张着嘟嘟嘴,傻不愣登的又变回以前的蒙筝。
    “我说,你到底醒了没?”
    “哦,醒了醒了。”蒙筝嘟嘟囔囔的应付道,脑子里却还在想她做的那场梦。
    梦里面,四周一片漆黑,只有闪电不是打破那令人窒息的黑暗。她就置身在这片黑暗中,盯着远处一栋灯火通明的院落,带着锥心刺骨的恨意,恨不得将院落里的人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
    蒙筝想起这个最近从书本上学到的成语,全身打了个寒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