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千年醉(盗墓,GL)+番外 作者:容十(下)

字体:[ ]

 
    ☆、第181章
    
    蒙筝此刻上半身几近半裸,双手被缚上拉。她个头矮,如今手腕被坠得疼痛难抑,只能垫着脚挺着腰拼命向上够。这种姿势将丰满与纤细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也让蒙筝分外感到羞耻。
    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这种羞耻不同于普通的羞涩,而是一种深深的羞辱。
    刻印在骨髓里的骄傲和人性的自尊战胜了脾性里的温顺,让蒙筝再也隐忍不住,咬着唇红着眼瞪着蓝醉嘶声道:“蓝醉,放开我!”
    “放开你?凭什么?”蓝醉冷笑,“你以为你还是那个身为贵嫔的夏若卿?没人能明目张胆的动你?你以为你聪明绝顶,就可以把我们都玩弄在股掌之间?好,上一世就算了,漪凰说得没错,换作我是你我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有可原。这辈子呢?谁亏负了你?你又有什么理由?白素荷口口声声说两世各不相干,但我看得出来,她还是念及旧情,把你留在身边。但是你可有半分念及旧情?我和你非亲非故你可以不顾,可以利用,可是你上辈子负了贺兰馥,这辈子还把白素荷置于今早那样的险境里,你就不怕她跟白英琰一样被啃得只剩一堆白骨吗?你眼里是不是只有自己,只有自己的利益,其余的是人是物你都不在乎?你这种东西--我真想捏死你算了,你还活着做什么?!”
    蓝醉越说越急,越说越怒,伸指就去抠镶在蒙筝心口处的魅,但那魅深入血肉,哪里是说抠就抠得出来。蓝醉气极,回手在灶头上拿起一把刀就比在魅周遭的皮肤上,恨恨道:“你费尽心机不就是想长命百岁,福贯一生吗?我现在就挖了它,看这东西是不是真像传说的那样能替人挡灾驱祸,把我灭了!”
    蒙筝刚刚振起的激愤在看到刀落在魅上的瞬间烟消云散,一边拼命躲避刀锋,一边哭道:“别动它!你别动它!你……”蒙筝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忽听到厅中传来一声门锁响动,厨房斜对面的书房门竟然开了。
    蒙筝把欲出口的话立刻全部吞回肚中,蜷缩身体拼命往内闪避,生怕被白素荷看到自己这副模样。蓝醉皱眉眼角瞥了下蒙筝光裸的上身又看看对面,觉得这情况解释起来实在麻烦,想了想就走出厨房,顺手把厨房门带紧。
    白素荷踏出书房,正好见到蓝醉站在厨房门口。她刚才在书房里隐约像是听见有人在哭喊,现在看厅里却只有蓝醉一人,不由奇怪,问道:“外面刚才在闹什么?”
    “闹什么?没闹啊。”蓝醉诧异扬眉,反问道,“怎么了?”
    “那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哭?”
    “就我在洗碗,我先声明我还没小气到洗个碗就哭的地步,你别乱讲。”蓝醉边说边作势理袖子,笑道。
    “你洗碗?蒙筝呢?”
    “她肚子痛,跑洗手间去了。就两个碗,洗了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蓝醉耸肩。
    白素荷从蓝醉这边确实看不出异样,就揣测可能是自己这段时间太累幻听了。再一抬头看厅角摆设的摆钟,离她定的开会时间也没多久,白素荷便不再纠结,决定自己先过去。
    白素荷沉着脸刚走到大门前,蓝醉忽地“喂”了一声。
    白素荷闻声回头,眼神疑惑。
    “我们也算是出生入死的伙伴了,开完会不管好歹都给我说声结果,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总能想出办法的。”
    白素荷一直阴暗沉重的心情终于被这句话撕开一道裂缝漏入暖意,嘴角轻扯算是笑了,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随着关门的声响,蓝醉表情立刻由晴转阴,重新打开厨房门,反手锁紧。
    白素荷家的厨房进门左侧就是个7形的橱柜位,蒙筝又拼命往内缩,因此在门口是看不到橱柜拐角内侧的。蓝醉走了一步,转身就见蒙筝面朝墙内,双手仍悬在橱柜上,浑身颤抖,背心可见汗珠顺着肌肤缓缓滑落。
    “至于吓成这样?你在乎的是你做的事被她发现还是怕被人看到你这幅丢人的样……”蓝醉边戏谑说道,想伸手把蒙筝转过来,没料想蒙筝脸刚转过一半,就教蓝醉怔住。
    蒙筝的刘海尽湿,凌乱贴在她的脸上。从刘海和发丝间,蓝醉可见蒙筝的脸扭曲变形,双目更是紧闭,神情痛苦难当,牙齿已经咬破了嘴角显出几个破口,一缕血丝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蓝醉直觉就要帮伸手探查蒙筝状况,但动作又随即顿住。蒙筝的花招频出,她实在分不出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哪一步是陷阱,等着请君入瓮。
    一想到夏若卿过去种种和蒙筝之前作为,蓝醉心又冷下来,寒声道:“白素荷走了,你装给谁看?”
    蒙筝听到蓝醉的话,眼睛撑开一道缝,圆脸上竟露出欣慰,兀自轻摇摇头,软绵绵靠在橱柜墙上。
    蓝醉皱着眉心,仔细打量蒙筝,想找出蒙筝的破绽。破绽未曾找出,蓝醉却注意到蒙筝镶在心口上的那块原本色泽莹白的魅竟泛出轻微米分色,米分色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转红。而颜色越深,蒙筝神情越痛楚,到后来已经连呼吸都不通畅,脸色憋得青紫。
    “你怎么了?”这种程度的痛苦不是伪装得出来的,蓝醉不禁惊诧。转眼间这又是什么毛病?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魅为人延年益寿的样子吧,要是必须经历这种程度的痛苦才能延年益寿的话,估计身体弱点的直接就能回姥姥家了。
    蒙筝不答,只是埋头强忍,她心口的魅颜色如今已是深红,陷在因过度疼痛而显得青白的肉体上,就像是被挖出体外的另一颗心脏。
    蓝醉终于还是将人从橱柜上放了下来,不过双手仍没解开。蒙筝软若无骨的躺在地上,连动弹都没力气,遑论挣扎。蓝醉也不知要怎么处理,只得静默蹲在一旁。
    魅由深红又逐渐变渐,颜色褪去,回至莹白。
    蒙筝这时才像是重新活过来般,蹬了蹬腿,□□出声,扭头向蓝醉挤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苦笑道:“蓝……姐……你……现在……还觉得……这是……好……东西吗?”
    “这就是魅反噬?”蓝醉问道。按照蒙筝的说法,被魅反噬不是会变作白英琰那样吗?
    蒙筝无力摇头,委顿在地又歇了好一会,才缓过气低声道:“我拿魅……是为了给白姐续命。”
    蓝醉怔然,旋即怒道:“到了现在你还要拿白素荷说事?”
    “白姐为了君姐焚魄引魂,减寿……二十年,她又为白家做了……这么多年……事,你以为她……还有多少寿命?”
    蓝醉无言。
    她知道蒙筝这话是实话,也想帮白素荷。但这不是她能力所及的事,所以蓝醉这次与蒙筝合作,一方面是为君漪凰出气,另一方面则是想帮白素荷摆脱白家。
    但蒙筝既是为白素荷取魅,为什么不告诉她?难不成还怕她见财心喜,占为己有不成?
    蓝醉问出心中疑问,蒙筝却回以苦笑。
    “你会信吗?”
    “如果我直接告诉你我的目的是为了白姐取魅,你会怀疑我利用你,是我自己想要魅。就算勉强把魅拿到手,我告诉你魅要用人心头血为泉洗涤魅上的怨气,必须先用在我身上,你又会信吗?”
    “蓝姐,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的。既然这样,我何必多此一举横生枝节?不如我自己拿出来,自己处理。”
    蒙筝并不看人,话也说得断断续续,但蓝醉依然哑口无言,无法反驳。
    因为蒙筝说得对,如果她直言是为了魅,蓝醉不会答允。将魅先用在蒙筝身上?蓝醉更不会同意。
    蓝醉自从知道蒙筝就是夏若卿转世后,就生了戒心和恨意。蒙筝的每一句话都要反复猜度,再简单的话在她心里都会变样。
    蒙筝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蓝醉沉吟片刻,把蒙筝手上袋子解开,替人把衣服拉上,又倒了杯水喂在嘴边。蒙筝一口饮罢,精神振奋许多,强撑着墙站起,摇摇晃晃的就想离开。
    “有话不如一次说清。你不是说魅噬主后就会消失?你以前说的话究竟有哪一句是真的?”
    蒙筝停下,倚墙而立,许久才道:“魅不可能消失的。魅由怨结成,那些恶灵都是莫名死于非命,又被拆魂卸魄,再也不能入轮回,这么重的怨气怎么可能消得掉?怨气不消,魅就不会散。”
    “那那些恶灵呢?他们永远都只能那样?难道不能自己身上?”蓝醉是不太懂这些道道的,她只听说后来有半数死者的家属因为家人死因不明,遗体都还寄存在停尸间中没有火化。
    “这世上怎么可能真的有死人复活的事。君姐姐……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唯一能活下去的只有前天刚被白英琰引魂,还留有一魂一魄在身体里的那个人,其余的……永远都只能成为恶灵,直到被超度散到天地万物里。”
    蓝醉听到蒙筝的解释,再次觉得白英琰的作为真是伤天害理到极致,今天这种死法都便宜他了!
    “你说魅要用心头血洗净怨气,又是怎么回事?看你刚才那样,要是一口气喘不上来就嗝屁了,难道白英琰用魅也要经过这一关?我看他可不像会拿命去赌的人。”
    蒙筝不由失笑,说道:“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痛死了。不过白英琰用魅不是续命,而是他折寿时用魅中的寿数去折,不折他自己的,就不在意魅中怨气重不重。白姐不一样,是要用魅里的寿数去续命的,怨气太重她会性情大变,那她就……再也不是白素荷了。”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白英琰在炼魅,而你想要魅,所以默许了白英琰的所作所为,最后不用自己出力,就能拿到魅达到自己的目的?否则白英琰是从什么地方知道了魅的炼法,偏偏你们两个人都同样这么清楚,不是太巧合了吗?”
    蓝醉一路听来,仍不放松,逮着任何可能的遗漏都问得咄咄逼人。
    蒙筝这时脸上终于现出薄怒,沉声道:“蓝姐,我知道你对夏若卿有偏见,但是我是蒙筝,就算记起了夏若卿做的事,学会了夏若卿会的东西,我还是蒙筝。我是山里长大的野孩子没错,但我听过广播有长辈教诲,我会分辨是非。你当我想起了原来那些事,我的心就都喂狗了吗?白英琰从哪里学来的魇术我真不知道,知晓白英琰炼魅我也告诉过你原因。我的眼光没有那么长远,我只是知道的比你多,想帮白姐而已,我做错了什么?”
    做错了什么?蓝醉一愣,蒙筝娓娓道来,确实是什么都没做错,但她为什么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既然这么重视白素荷,今天早上你就不怕波及她吗?”
    “你不觉得今天鸡叫得特别及时吗?”蒙筝回道。
    “……”
    “蓝姐,你不用这么重的疑心了,我做事会考虑结果,白家也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等白家的事情处理完,我就帮你找君姐的魂魄,可以吗?”刚才经历了那一场,又说了这么多,蒙筝已觉得头晕眼花身体不支,再也无力应对蓝醉无休无止的问题,只好丢出手里最后的筹码。
    蓝醉本来就不打算再问了,没想到最后居然还得到一个额外奖励,不由大喜,再不为难蒙筝,侧身让开道路。
    蒙筝松了口气,手刚抚上门把,背后又响起蓝醉声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