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笑傲之宁氏一白 作者:湮瑶玉

字体:[ ]

 
文案:
让一个人爱上自己很难,让一个心中有别人的人爱上自己更难!如果喜欢都有罪,那爱了,岂不是罪大滔天了?
 
内容标签:武侠 江湖恩怨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宁中则 ┃ 配角:令狐冲,任盈盈,仪琳,定逸 ┃ 其它:gl^ω^
 
 
  ☆、月下
 
  华山派,
  掌门房中,床上本是两人同榻而睡,一人便是华山掌门——岳不群,而一旁的女子则是掌门夫人——宁中则!
  两人睡的极是奇怪,虽是夫妻同榻而眠,却是只脱下了外衣,其余衣衫未解,分盖两被,相背而眠!忽的听外面更声响起,岳不群突然双眸猛的睁开了,从床上起了身,惊醒一旁的宁中则。
  宁中则见他的反应,及额头上都有了些虚汗,只当他是做了噩梦,从床上坐起,用手替他拭拭额头的虚汗,关怀地问道:“师兄,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岳不群面对自家夫人关怀备至的问候,却是极为别扭地避开了宁中则的如玉白皙的手,自顾自地起了身,穿上外衣就要向外面走去。
  宁中则见夜已经深了,同床夫君三更半夜还要出门,不由从床榻之上起来,看着他的背影轻声问道:“师兄,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
  “我有事要出去,师妹自己早些休息吧!”岳不群连头都没有回,只是停顿了一下,语气冰冷还有些怪异地道了一声。便开门离去,丝毫不曾理会身后伊人双眸中流露出的哀愁。
  宁中则只觉得心里难受的紧,不知从何时起,她与岳不群的感情冷到了这个地步。像今天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刚开始岳不群还会向她解释一下,可是现在连一句原由,他都已经是懒得开口了,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愿意与自己多说了?而且最近岳不群好像对床弟之事很是排斥,已有大半年两人都是空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甚至与自己同榻而眠,都是和衣而眠,就连被子也不愿意与自己合盖一床。
  “师兄,我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与你了,你告诉我可好。你这样,宁儿的心真的好疼!”想到这里,宁中则有些无力地捂住心口,靠在了床沿边上,想着往日的甜蜜,再想想今日的薄凉,两行清泪不由流了下来。
  想着岳不群这些日子以来对自己的冷漠,不禁想着,自己已是三十有五的年纪,莫非师兄会是嫌她老了?哪个女子不爱美,侠情柔骨的宁女侠也是不会另外的。
  想到这里宁中则哪里还会稳得住,紧忙来到梳妆台前,透过铜镜看着自己的容颜……
  都说是“女为悦己者容”,这些年她因为岳不群的缘故,是相当惜容的,保养的相当不错。虽已经三十有七的年纪,可是双瞳剪水迎人滟,风流万种谈笑间,眉梢眼角秀气流转,温婉之词,已是和她容为一体,英气之词,她亦有之。若是容貌她自是不输何人的,要不当年她怎会是五岳剑派的第一美人呢?
  看着铜镜里自己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的绝美容貌,反而因为岁月的沉淀更多了一分那些少女没有的少妇风情,更是迷人。她实在是想不通岳不群为何日渐疏远于她,莫非是在一起太久了,腻了不成?
  夜色越来越黑,理应歇息的时间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心中不由烦闷的很,披了件轻纱,迷茫地走出了房门口,想散会心,来到了房外的院子里。
  宁中则看着四周的围墙,都看了几十年了,从未觉得烦闷的她,此刻却是觉得这些墙碍眼的紧。好像将她锁住了一样,看了看围墙上宽大的红瓦,看了看脚下,竟是纵身一跃,轻功施展开来,稳稳地落在了那红瓦之上,坐了下去。
  她们的屋子正是华山主峰的较高层,坐在这虽然看不见华山全景,但也可以看见大半。从高处看景一向是美的,不美的都是美得,更何况是本来就很美的景。
  这时正值夜半,月牙儿正上枝头,淡淡的月色为这俊秀的华山铺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纱,更是显得神秘,美丽!
  看着这样宁静的美景,宁中则原本忧愁哀叹的心,竟然是一下子静了下来。也有了细想自己这三十多年的岁月……
  她是华山派气宗大长老之女,与岳不群是自□□好的,四岁时父亲便把她与师兄——岳不群定了亲,十八岁就嫁于岳不群为妻,十九岁生下一女……
  这般算来她与岳不群的感情应该是从四岁算起,如今已有三十多年了,莫非他真的是腻了?可是自己也非是平常人家的胭脂俗粉,他今时觉得腻了,莫非是在外面有人了?
  想到这宁中则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凉意,她自以为与岳不群相持相扶数十年,除了没为他生个儿子这事,她觉得有愧于他,其他就再无对不起他之事了。可是如果他真的在外面有了人,那他对的起自己吗?对的起自己父亲对他的信任吗?对的起灵珊对他的恭敬吗?
  其实在她的心头还有对岳不群的反常,更加合理的一个解释,只是她不敢往那方面想,她怕那会是事实……
  “咳咳咳!”寒风吹袭而来,感觉到凉意的她,不由小声咳嗽了起来,她出来的时候只披了件轻纱,她功夫高在剑法,而不是内力,如何能抵御寒冷。
  风刮的大了,宁中则不由地缩了缩身子,以寻求能暖和一些,可是心冷了,身子再暖又有何用?更何况现在她是哪里都是冷的。
  “咳咳咳咳咳咳……”这一咳,竟是停不下来了,就在她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一双手出现在了她的背后,轻拍着她的后背,为她疏通这气息。微弱的内力传来,温暖着她的身子。
  感觉到她好了许多,那双手又为她披上了一件红色的外衣,还随着响起一阵悦耳,满含戏谑的声音:“宁女侠,还真是好气魄啊。大晚上的穿着单薄的衣服就出来了,就算是不怕着凉,也该怕怕哪个不长眼登徒子占去了眼上的便宜吧。”
  宁中则心中一惊,她刚才还真是没有想那么多,可是这人虽是好意,可是话也说得太……又听这声音耳熟,不由看向了那双手及那声音的主人……
  蓝衫黑纹,长发简单的束起。浅笑吟吟,好似翩翩浊世白衣佳公子,风姿特秀,爽朗清举,笑起来额头上还有好看的美人尖,那种忽略了性别的美,好似谪仙下凡。眼前人,很美,美的分不清性别。
  宁中则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面容,有些不确定的唤了一声:“东方不败?”
  “嗯!”东方应了一声,看着宁中则。其实认不得东方不败也怪不了宁中则,毕竟她虽然见过东方不败不少回,可是回回见她都是女装打扮,这还是第一次见她男装打扮,没能第一眼认出来也不奇怪!
  “你为什么会在这?”宁中则没有丝毫怒气地问道。要是换做其他的魔教之人的话,以宁中则早已经是一剑刺过去了,哪里还会这样心平气和的与之交谈。可是偏生这人是东方不败,光冲着令狐冲喜欢她这一条,她也是不愿意伤她的。
  “你不想杀我吗?”东方不败看着她,有些不解地问道。要是平常的正道人士看见她这个魔教妖女,早就喊打喊杀了,可是这宁中则倒是不同,她唯一一次与自己动手,还是因为自己对余沧海等人,下死手之时。
  而且,她还为自己求过情,还不止一次,虽然每次都是因为令狐冲,她才开哪个口的,可是在东方不败的心里还是很感激她的。再说,这个女人,可要比岳不群那个伪君子看着顺眼多了!
  “冲儿喜欢你,我不想与你为敌!可是正邪不两立,我们注定是敌人,可是就算是敌人,杀你也不一定非我宁中则不可,正道人士千万,我又何必动这个手,让冲儿恨我!”宁中则看着天上的月景,低声说到。
  “令狐冲,喜欢我?哈哈哈,宁女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呢?”东方不败有些癫狂地笑到,自从令狐冲刺了她一剑开始她的心便就碎了。
  本来她还对令狐冲抱有些许幻想的,可是那日,她得到消息说,任我行还一直想要夺回教主之位,但现在黑木崖防守太严密,任盈盈要自己先上黑木崖探探情况,让任我行但没有得到她的确切消息前不可轻举妄动。
  于是当任盈盈黑木崖时,东方不败已经在等她。东方不败知道任盈盈救了任我行,可是不知道她如何救的,于是问她,她只说是自己救的,其他并未多说!可是东方不败不经意看到了任盈盈身上令狐冲的画像,问任盈盈为什么画令狐冲,任盈盈说自己喜欢他而且一直和他在一起。并且那日救任我行就是令狐冲帮的忙,东方不败就认定令狐冲是个负心汉。她说让任盈盈不再见令狐冲,她便不再与她计较私放任我行之事,还有另一条路就是吃了三尸脑神丹,任盈盈没做丝毫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从那一刻起,她也是看透了令狐冲的本性,你说若是他没有对任盈盈好,人家姑娘凭什么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呢?就比如自家妹妹——仪琳,当初令狐冲如果对仪琳不好,仪琳一个尼姑怎会动凡心呢?令狐冲的风流本性,她算是看透了。
  此时宁中则说令狐冲喜欢她,在她看来就是个笑话。
  本来今天来此,她就是来看看故地,怀恋一下过去的时光的,然后彻彻底底地忘了他的。可是刚好瞧见宁中则一脸抑郁地坐在屋顶上,嘴唇都冻得发白了,还是一层单薄的衣衫,想起她对自己的恩情,这才上来的。
  宁中则听了,就觉得她和令狐冲之间出事了,她向来是最疼令狐冲了的,连忙转过了身看着东方不败焦急地问道:“你和冲儿,怎么了?”
  东方看着宁中则秀丽的容颜之上写满了焦急两字,有些吃味地道:“宁女侠,你还真是心疼令狐冲啊!令狐冲有你这样一个师娘还真是他的福气!”她好羡慕令狐冲,令狐冲虽然被逐出师门,可是他的师娘还是一如既往地疼他,爱她,甚至可以无条件的信任他。
  东方不败永远都忘不了,那天岳不群拿剑指着她和令狐冲时,宁中则讲的“冲儿是我一手养大的,如果师兄一定要杀他,那师兄就先杀了我吧!”
  她其实真的好想也能有一个这样的人,陪在她的身边,能够爱她,疼她,甚至无条件的信任她,然而这一切早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算了算了,她东方不败何时也会羡慕起别人来了!心情很是不好,这些天的抑郁好像一下子都涌了出来,心情一下子复杂的紧,她突然想喝酒了!可是自从认识令狐冲开始,她就已经不习惯一个人喝酒了,看了一眼身旁的宁中则,突然开口道:“宁女侠,不介意陪我这个魔教妖女去喝酒吧!”
 
  ☆、信任
 
  “啊?”宁中则一愣,刚想拒绝。可是东方不败哪是会给别人拒绝她的机会的人啊。一把拽住宁中则的衣袖,轻轻一带宁中则就落入了她的怀中,顿时一阵清香扑鼻而来。东方不败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抱起来感觉不错。
  又飞快地点了宁中则的穴道,这才道:“宁女侠看你心情也不是很好,就当是我陪你散心,你陪我消愁了好吧?”看似询问,可是你都已经把人家穴道都点了,这是询问的意思吗?
  被点了穴道的宁中则哪里能回答她,东方自顾自地答道:“嗯!宁女侠,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废话,人家被你点了穴道,怎么说话!
  宁中则满眼无奈地看着东方,她从没想过东方不败竟然会如此无奈,还有点小孩子的感觉,很是可爱!哎呀!她在想什么呢?她怎么能将可爱这个词与这个魔教的教主联想到一起呢?心中一惊,连忙把这个想法甩出了脑海中。
  东方定是不知道宁中则心中所想,她现在可是也没有空去猜。东方也难得体贴一回,为宁中则穿好了外衣,整了整秀发,看着自己努力的结果,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搂着她向华山脚下奔去!
  她怎么看着宁中则无奈,幽怨的眼神这么开心呢?心情都好了不少呢
  东方的轻功一向是极好的,虽然带着一人,可是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就不仅下了山,还越过村庄进了镇。在一家花柳街停下了脚步,解开了宁中则的穴道。
  “你带我上这干嘛?”宁中则是个极为传统的女人,哪里来过这等花柳之地,看着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搂搂抱抱的。只觉得伤眼的很,又觉得东方不败诚心消遣自己,于是满面怒气地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