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寒刃 作者:那端米凉(上)

字体:[ ]

 
文案:
时代变了,丧尸来了。
动物不再温顺,植物不再无害,而作为人类的我们,似乎已经从食物链顶端跌落。
什么是未来?
她是羸弱的大小姐,性情婉约、聪慧善良,然而末世却教会她残酷。
活下去!
这是最真实的愿望。
她是冷面冷情的军人,胸膛却跳动着火热的心。
她为什么从未将她扔下?
难道仅仅为了责任?
 
 
内容标签:末世 情有独钟 乔装改扮 近水楼台
 
 
 
 
    第1章 末世降临
    
    公元二零二四年五月五日,一个很平常的日子,大街上人来人往,流浪歌手抱着吉他歌唱,偶尔有人驻足聆听,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散钱扔进地上张着嘴的硕大背包里。
    微生焰坐在车里敲着电脑,眉头时而皱紧时而放松,冷气开得很足,这有利于她思考。司机老王CAO纵着性能良好的轿车在车流中灵巧的穿行,走走停停中,没有一丝颠簸。
    突然车子来了个急刹,惯性使得微生焰向前一倾,膝盖上的本本滑落下去。她扶着靠背平衡身体,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老王怎么了?
    回应她的是一声巨响,像是什么撞击到铁板的声音。微生焰抬起头往前瞅去,立马睁大了眼睛。
    车前玻璃上一张放大的人脸出现在她眼前,这人脸上全是血浆,眼珠凸了出来,一张脸在车窗上挤得扁平。
    如果不是军用材料,估计玻璃就要碎掉。
    老王不愧是退役兵,在这种情况下很快找回了意识。他擦了把汗,握紧方向盘,语气凝重道:“小姐,看来是出事了。”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前面,不知发生了什么,前方一片混乱,汽车喇叭疯狂的鸣叫,像是走投无路的困兽,而这些声音也压不住人们的尖叫声。
    微生焰同样严肃的看向车外,她们现在处于车流拥挤的地段,恰好靠近隔离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街上的情景。人们疯狂的奔跑,张大嘴尖叫,一个人的尖叫没什么力量,但是当一群人一起尖叫时,那声音似乎要刺破人的耳膜。老王按向车顶的一个按钮,车里面的声音瞬间小了很多。
    微生焰看着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人突然掐住身旁人的脖子,对准肩肉咬了下去。被咬的人表情扭曲了,张大的嘴告诉微生焰他有多么痛苦。然而这种痛苦没有持续多久,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茫然,眼里慢慢爬上红色,最终,她不再尖叫,而是摇摇晃晃的朝其他人走去……
    微生焰惊恐的朝座椅靠了靠,声音颤抖:“他们……这……这是怎么回事!”
    老王语气干干的:“不知道。小姐,抓好了,我们先回去!”
    微生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照老王说的抓紧了车内把手,转瞬之间,轿车已经滑了出去,黑色车身在混乱的车流中穿梭,像极夜空中的鬼魅。
    车道已经被死死堵上,一路上不乏翻倒的车,车里人在呻.吟、尖叫,能够行动的跑出车门拼命的奔跑,而受伤的只能眼睁睁看着怪物扑上来。微生焰随着车子的左移右拐不停摇晃,但她丝毫感觉不到,她死死盯着车外,眼里只有那些人伤口处喷出的大片鲜血和绝望的眼神。
    如果车子不是完全用特殊材料打造的防弹防爆车,不管老王车技有多好,也做不到在如此艰难的情境中安全退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微生焰一口气喝下一杯凉水,这才稍微平复下来。老王在阳台上打电话,他必须保护好微生焰的安全。
    打开电视,微生焰终于得知发生了什么事。
    她根本不用费心跳台,每一个频道都在播放着同样的新闻。电视里着一张标准国字脸的大叔用他那浑厚标准的普通话向公众叙述着那些东西,关于怪物、关于感染、关于牺牲者……
    “据悉,截至今天,全国各城市不约而同的出现感染者,这些感染者完全失去意识,只知道疯狂的咬人,一部分市民被吃掉了,另一部分则感染成新的感染者,这种怪物和传说中的丧尸很像,目前国家已经将其命名为“丧尸”。电视前的观众朋友请不要害怕,政府已经调集警察、军队对丧尸实行歼灭,目前取得良好成效。另,据研究发现,丧尸对声音与血味尤为敏感,请幸存者留在室内,尽量不要发出声响,等待政府将丧尸完全歼灭。”
    “下面播放一则国际新闻。就在Z国发生‘丧尸’之乱的同时,国外多个国家也出现类似感染例,各地均发生多起暴乱,除丧尸造成的破坏外还有浑水摸鱼的歹徒的打砸抢掠。目前国际社会对此抱有广泛关注,各国均表示,会尽一切力量以最快速度遏制事态。”
    “接下来请国际著名病毒专家王衡教授为我们讲解丧尸的由来……”
    而与此同时,微生焰父亲的电话终于接通,威严的中年男人在听到微生焰声音后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你电话怎么总打不通!想死了是不是!”
    微生焰握着老王递过来的手机,眼泪忍不住流下:“爸……”虽然已经二十六岁,接触家族事业也有五年了,然而突然遇上这样的事,说不害怕怎么可能。她一直强忍着,在听到熟悉的、可以依赖的人的声音时终于爆发。
    电话那头的男人叹了口气:“唉,小焰,你听我说,这次事件不是那么单纯,说是很快就会控制好,实际上国家方面根本没拿出有效提案。你听爸爸的话,呆在家里不要外出,家里还有没有吃的?”
    微生焰点了点头,随即想到她爸看不到,于是说:“恩,有的,周嫂每天都会送菜来,冰库里水果也充足。”她看向周嫂,周嫂会意:“大概还能用七八天。”
    微生守闻言松了口气:“那就好,你等着,我已经派人去接你,大概三天后就能到。你记住,一定不要外出,家里的防护措施都开启,等着我的人去接你!”言语间,尽是父亲对女儿的关心。
    微生焰放松了些:“恩。”她知道会来接她的是些什么人,以她爸在部队的职位,来的一定是军方的人。有这些人在,她不会有事。她再喝口冰水,让老王和周嫂先去休息了。
    而她上楼,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她需要洗一个澡,洗去身上的冷汗,只是,那些可怖的场面仍旧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睁开眼来看看手机,这天是公元二零二四年五月五日,一个本应平凡却极不平凡的日子。
    就在这一天,世界各地的丧尸浪潮无法压制的爆发开来,很久以后,人们把这一天称作末世之源。
    末世,降临!
    
    第2章 雨夜之血
    
    在家的第五天,微生焰坐在房间里看书。窗外熟悉的鸟鸣已经消失,周围是那么寂静,死沉死沉的,压抑得很。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事,然而一个上午过去,手里的书也没翻过去几页。
    那日之后又有一些后续报道,爸爸也陆续打过几个电话来。她知道了丧尸咬伤的人会很快变成食物或丧失,而被抓伤的人则发作的慢些,大约两个小时也会产生病变。微生守特意叮嘱她,将门窗锁好,和王叔、周嫂呆家里,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这会吸引丧尸。
    好在她的别墅在城郊,人烟本就稀少,周围游荡的只是些零零星星的丧尸,暂时没有威胁。
    然而食物很快就会吃完,三个人三张嘴,在没有食物供给的情况下最多还能支撑两天。微生焰担忧的望向窗外,柔美的眉染上了愁绪,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来接她们的人却始终没有出现。从昨日开始,爸爸的电话也打不通了,一切的一切,都让这个性情温顺柔和的女人感到担忧。
    还有,恐惧。
    第七天,下起了小雨,雨水淅淅沥沥的落下,打在窗户上蒙上一层轻纱。微生焰坐在客厅里,同老王商量着。
    老王神色间还看得出年轻时的刚毅,他是微生守的亲兵,从部队退下来就一直守在微生焰的身边,是保镖兼长辈一样的存在。他不赞成再等下去,正劝说微生焰离开:“小姐,早就过了约定时间,人还没来。也许他们在路上牺牲了!我觉得还是离开吧,趁着郊区还没有多少丧尸,我们直接上高速,车库里除了跑车还有几辆性能优良的军用越野,我们走快点,直接赶去B城和首长会合!”
    微生焰有些犹豫:“万一他们来了,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老王着急的站起来:“我们给他们留个条,告诉他们去向。他们应该很快就能追上来。小姐,不能再等了,丧尸迟早会来的,即使我们藏得隐蔽,可我们也得吃饭不是?食物已经没有了,再等下去也许会饿死!”他的职责是保护小姐的安全,不能再作无谓的等待。
    外面的雨势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入客厅,像倒豆子一样,清晰可闻。微生焰紧抿着唇,美丽的脸在客厅柔和的光下显得如梦似幻。她仔细思考后下了决定:“再等一夜,这么大的雨,外面也无法赶路。等雨停了,如果他们还没来,我们就走!”
    她的身上,涌现出一股魄力,让人不自觉的信服。
    老王点点头,他再去检查了一遍门锁,放心道:“小姐你快去休息吧,很快就要长途跋涉了,要养好精神才行。我在这儿守门。”说着,他在客厅里铺起了地铺。
    微生焰已经习惯,她点点头,柔声说了句:“王叔,你也早点休息。”就上楼了。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微生焰就着雨声进入了梦乡。
    她的睡眠很浅,很容易被惊醒,何况是那么大声的呼喊。猛的睁开眼睛,微生焰迅速开了灯,刚才是,王叔的声音?
    她搭着拖鞋下了楼,客厅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好像还夹杂着花瓶落地的碎玉音。她握紧手中的棒球棒,有些紧张的脱下鞋子,无声的走到客厅。
    客厅里有四个人,三个都是陌生人,染着红色黄色的发,穿着不伦不类的衣,显然是混混流氓之类的人。另一个人是老王,此时正和这几人打作一团。他的身手很好,招招带风,是典型的铁汉风格。然而却被打的连连后退,这实在太过蹊跷。
    微生焰觉得很疑惑,她咬紧牙关,轻轻走过去。走得近了,才发现老王的腹部插了一把刀,刀口很深,鲜血不断流出,滴落在地上。他的脚步有些踉跄,失血过多放到年轻人身上都够呛,何况他已不再年轻。他看到了微生焰,又马上把目光移开,自喉间喷出一口鲜血,小姐怎么下来了?该死!
    微生焰眼眶红了,王叔看着她长大,就像半个爸爸一样,这时候受了这么重的伤,她怎么能不担心?
    一个箭步冲上去,手里的棒球棍狠狠敲在离她最近的混混头上,直接将他打晕了过去。那人的另外两个同伙这才发现微生焰,撤下一个人朝她袭来。
    老王又气又急,他想去帮助微生焰,却被一个红毛缠上,红毛十分狡猾,不和他过招,而是左躲右闪,找准机会就朝他腹部伤口下手,几分钟下来他腹间的口子开得更大,站都站不稳了。
    而微生焰也陷入险境,她的棒球棒太笨重,对她来说显得有些吃力。而对手却是身手矫捷的青年,几个回合下来,她已经挥不动棒球棍,只能举在胸前格挡。她此时很后悔,为什么之前拒绝去军队历练?学得一招半式也好啊,不至于这么被动!
    混混逼得很紧,微生焰反而不再慌乱,她冷静的挥舞着棒球棍,却有虚有实,不再一味浪费力气,而当混混放松时又狠狠敲一棍下去。如此一来二去,她渐渐占了上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