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尘夢語gl 作者:夜晓寒(中)

字体:[ ]

 
 
第五十一节
 
    “无论你多气愤也不能撒在无辜的人身上,我是绝对不允许你这样做的。”如果今日董明生一家因为这样而被杀害,纳兰梦会一辈子都内疚。无论安甯语是不是听了她的话重新振作,也无法让纳兰梦摆脱这份罪恶感。
 
    殊不知安甯语目无表情的说,“谁在意你的想法,把人轰出去。”
 
    接到命令的布朗于是命人好不容易才把又跳又闹的纳兰梦给请出了‘梨渊阁’。与此同时,一直候在门外的下人连忙进去收拾凌乱不堪的地面,并在屋子添置各种暖炉和铺设毛毯等一切能让安甯语感觉到暖和的事。
 
    听说安甯语终于肯吃东西,把厨子都给乐坏了,单是粥品就弄了好几个花样让下人给送过来,其他的都是一些开胃和容易消化的糕点,暂时不敢做太油腻和难咀嚼消化的食材。与此同时,他们也往姬舞的别院‘焉忞庐’送了相同样式的食物过去。?近,可被这两人都给折腾半死,过着担?受怕的日子,怕那日醒来发现其中的一人在珍馐百味中饿死掉。
 
    眼看被赶出来的纳兰梦是没办法踏进梨园,于是拦住了布朗的去路,义正言辞的说,“那是几十条人命,她现在是气头上才会让你去这样做的。”
 
    “无所谓。”布朗在乎的只有安甯语一人,其他人的死活与他无由。
 
    “无所谓?”纳兰梦简直无法相信,他们此刻在谈论同一个话题,在他们眼里夺人性命竟能如此轻描淡写,“你们怎能视人命如草芥?”
 
    “那是因为他们该死。”果然是主仆多年,连想法都如此接近。
 
    “一心想要伤害安甯语的是董明生,他的家人未必知道,你们应该先调查清楚,不然杀了他们无疑是累及无辜。”
 
    “无论他们是否有参与,只要能让甯语消气也值了。”
 
    “为了报复而滥杀无辜,那你们跟董明生又有何区别?今日我终于明白安甯语为何心灵如此扭曲,少不了你们这些人在推波助澜,纵容她随心所欲却从来不告诉她何为对错。”
 
    “请注意你的话,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当初你之所以找我来跟安甯语谈,是因为你知道她愿意也需要倾听别人的意见,这已经超出一个下人对主子的关心,你将她视为朋友,既然你如此重视她,你应该明白造成她今时今日一意孤行,在面对无法承受的事情上崩溃,与你之前一味的纵容脱不了关系。如果你继续对她都是惟命是从,无疑是重滔覆辙。”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应该在必要的时刻给予看法,而不是将所有的问题都丢给她决定,或许她可以承受更少。相信你也意识到很多时候她的一些决定到最后给安甯语带来了痛苦,打比方说,今日杀了董明生一家会让她得到一丝的快感和欣慰,但过后了,她会因为背负几十条人命而觉得良心不安。如果她手上沾满鲜血而不自知,那你应该觉得害怕,因为她真的成为毫无人性的魔鬼。”
 
    “我从未没有想过这些。”纳兰梦的一番话害布朗出了一身冷汗,也许连他也意识到如此下去对安甯语而言真的是一条不归路。
 
    “因为你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身上,而忽视了更多细节,而偏偏这些细节都影响着她的人生。”纳兰梦真的很聪明,她将责任归咎在布朗身上,让他汗颜羞愧之后更好的攻克对方。
 
    “但她已经说了,董家的人必须得死。”从来安甯语的命令如山,布朗从不违抗。
 
    “如果你真的想看着她受良心的煎熬,那好,你就去杀了他们。让她的心慢慢的麻木不仁,让她的人嗜血成性,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你就是亲手毁了她的凶手。”眼看布朗动摇了,纳兰梦乘胜追击,“虽说她让你下手,但并没有命你何时下手。所以请你在给我一点时间,我有信心可以说服她,而你也没有违抗她的命令。”其实纳兰梦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毕竟现在连安甯语的人都见不着,只不过事情迫在眉睫,若是现在放走了布朗,他们一家子铁定没命。
 
    “好吧,但你必须捉紧时间。我不想要违抗甯语的命令,这会让我感觉好像背叛了她一样。”布朗做出这样的决定十分艰难,他从来没有违背过安甯语的命令,这是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你今天做了一个正确的抉择,请你务必要相信,这一切做都是为了她。”纳兰梦送了个一口气,看现在的形势几十条人命暂时都搁在她手里。
 
    才发现好人不易做,说服了布朗之后才发现她连安甯语的面都见不着,还大言不馋的说能让安甯语改变注意。心神不宁的她在安府的后花园徘徊不定又迟迟不肯离开想办法的时候,有一个丫鬟走过来说,“纳兰小姐,我们郡主有请你过去一叙。”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纳兰梦顿时眼前一亮,看来如今在这府上能和安甯语说上话,而安甯语又会去听的恐怕也只有姬舞了,于是连忙说,“快带路。”如果纳兰梦知道姬舞还住在安甯语的别院,或许就不用下人带路,毕竟她对安府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原来之前,纳兰梦在梨园外大闹了一番还惊动了府中的侍卫,并成功劝服安甯语进食一事很快传到了姬舞耳中,讶异谁人都不愿见的安甯语偏偏愿意见纳兰梦。于是便也命人将纳兰梦给请了过来,想从她口中探听更多有关甯语的事。
 
    “民女见过郡主。”被领进门的纳兰梦见姬舞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好像随时都会滑落一样,气色也没有比安甯语好多少。想起了刚才安甯语提到姬舞也曾被误伤,心里也觉得不好受,诅咒董明生那王八羔子下十八成地狱。
 
    “梦姐姐,不必多礼,快起来。”实在太长时间没有进食,此刻姬舞浑身乏力。但为了表示礼貌坚持坐在椅子上实属勉强。轻轻挥了挥手让纳兰梦起身,并没有走上前去把人扶起来。
 
    虽说之前姬俞在的时候两人也见过几面也没有深聊,最多算是泛泛之交。不过纳兰梦一直都对姬舞有好感,可能是她贵为郡主平易近人的缘故,所以也觉得亲切,“不知道郡主找我来所谓何事?”
 
    “三天前甯语浑身邋遢的回来,之后更是闭门不出也不见人,让人着实担心之极。听闻刚才梦姐姐刚见到她人,不知她人可好?”虽然不能第一时间看到安甯语,但还是希望得知更多安甯语的事,至少这样能让她更为安心。
 
    “她没事,可能没吃东西的缘故,看起来身子有点虚弱。”
 
    “郡主这几日也陪着少爷不吃不喝,好在纳兰小姐你劝服了少爷,要不然郡主有什么差池,我们如何向王爷和少爷交代。”服侍于左右的丫鬟给纳兰梦上了香茶和糕点,给姬舞乘上了的却是之前厨房送过来的粥食说,“郡主,如今二少爷也肯吃东西,你多少也吃点,不然怎么会有力气。”
 
    “说的是,郡主一定要保重身体才好。”纳兰梦没想过姬舞跟着安甯语不肯吃东西,心里暗想安甯语这家伙上辈子烧了什么好香,今生何德何能得郡主这般高贵儒雅温柔娴淑的女子所倾心。
 
    “我没事,只是没有胃口才没有多吃。”姬舞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开口说,“梦姐姐,三天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甯语回来的时候一身狼狈还失魂落魄?”
 
    总不能告诉姬舞说安甯语求爱被拒,而且爱的人还是她嫂嫂,最讽刺的是嫂嫂还怀了杀千刀的董明生的种吧。实在故事太曲折离奇而且十分的诡异,说出来恐怕不妥,纳兰梦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件事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清楚,如果郡主真心想知道或许有一天你问安甯语,她会告诉你整件事的始末。至于我是外人,不应该评头论足。”
 
    “既然梦姐姐不方便说,那我也不好勉强。但我还是感谢你为甯语做的一切,她能重新振作你功不可没。”这番话十足安家女主人会说话,姬舞已经无意识的将自己设定在安家特定的位置上。
 
    当然这种强势的语气,纳兰梦怎么会没感觉,姬舞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有意无意中宣誓主权,为了避免误会纳兰梦保持低调,“说实在我其实也没有做什么事,即使今日我没有来,过不了多久安甯语也会好起来。”虽然纳兰梦并不知道姬舞为何将她视为情敌,明显她跟安甯语八字不合,每次见面都是不欢而散而且两人的观念和想法都差天共地,成为死对头的几率可能更高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纳兰梦脑海飞窜。
 
    当然姬舞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那么多人安甯语一个也不见,偏偏纳兰梦能随意进出,而且之后还愿意吃东西,她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所见的那般简单,“梦姐姐过谦了,你对甯语而言很特别。”
 
    如果真的要说纳兰梦和安甯语之间有什么联系,或许是藏在安甯语心中很久的其中的一个秘密和那份对墨倪的爱意。毕竟纳兰梦见证了她人生重要的一幕,虽然并不美好,并没有对安甯语而言纳兰梦当时存在的角色很重要,这也是安甯语愿意见她的原因之一,纳兰梦让她更能看清自己的心。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求长评!!!
 
    真的厚着脸皮求得。
 
第五十二节
 
    几日都没见安甯语有动静,再也坐不住的姬俞亲自登门讨说法。换下之前那身威武的戎装之后,换上金丝绣牡丹紫色的长袍,领口和衣领的四周有黑色绒毛,头戴束发紫金盘蛇冠,身材高挑魁梧威武不失小王爷的尊贵。一走进屋便也自行坐下,“甯弟,小王帮你摆平了雷坚,如今却避而不见,也太不厚道了吧。”
 
    之前来了一个纳兰梦没能拦住,如今又来了一个小王爷,又往屋里闯,跟上来的下人统统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说,“少爷,小人已经禀告小王爷说你身体不适暂且不宜见客,不过…”
 
    “你们先下去。”安甯语轻轻挥了挥手遣走了屋里的人,她很清楚在扬州就没有姬俞去不了的地方。勉为其难的站起来俯首行礼,但姬俞迟迟不让安甯语起来,腿一软差点跌落在地,得身后的丫鬟机灵上前搀扶才得以幸免。
 
    “原来甯弟真的病了,小王还以为你如此不待见是打算河拆桥呢?”眼看安甯语不像是在装的,姬俞心里才得以舒坦。
 
    当然,安甯语又岂会听不出姬俞的是反话,“怎么会?草民既然答应了小王爷就一定会办到,决不食言。”
 
    要来的总会来,想躲也躲不掉,当初在走投无路之下与姬俞达成的契约,如今看来方觉远比想象中要棘手。无论是娶姬舞为妻也好,还是助姬俞成为世子也罢,都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要命的活。还有劝服纳兰梦那牛一样倔的家伙,嫁给姬俞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果然当初牛皮吹大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