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尘夢語gl 作者:夜晓寒(下)

字体:[ ]

 
 
第一百零一节
 
    放完了烟火两人回到了小木屋里,纳兰梦坐在了安甯语身侧,头轻轻的依靠在她的肩上回忆刚才的片段。过去总觉得两人咫尺天涯,而今一衣带水,让人觉得不真实。安甯语细心的将滑落了的毛毯重新盖在了纳兰梦的身上。
 
    火炉里的干柴烧透,明火下的木炭刺眼的红色,偶然能看到弹出的星火,屋里一片安宁让人心静。纳兰梦望着火光突然问,“在想什么,”
 
    “你确定这不是梦,”话刚说完,纳兰梦于是捏了一下安甯语的胳膊,让她忍不住发出,“疼。”
 
    “装,我都没使劲。”纳兰梦已经手下留情,换做以前她怎么会轻易放过安甯语,挽着安甯语的胳膊不安的问,“你是不是后悔了?”
 
    “没有,只是…”安甯语害怕伤害也担心受伤,一直以来都不敢正视内心的渴望。即使当初对墨倪也是如此,而今面对着纳兰梦的表白,她不知道是否情绪的渲染还是真的被感动而爱上了对方。
 
    没有等安甯语说完,纳兰梦紧张的伸出了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不许说。”
 
    不曾想过纳兰梦还有那么小女子的一面,安甯语握着她搓暖后放回毛毯中,“纳兰梦,你的手好冷。”
 
    “你的心更冷,我知道你还是无法完全敞开心扉接受我对你的爱。但不足以让我畏惧和退缩,我会耐心的等待,你无须觉得有压力,好吗?”想不到在感情的问题上纳兰梦竟变得如此敏感,即使安甯语只字不提还是能读懂她的想法,“还有一件事,你以后能别连名带姓的叫我吗?”
 
    “休想让我唤你梦儿,你也不可以叫我甯儿,这么亲密的昵称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安甯语还是挺风趣。
 
    “至于嘛?”被拒绝的纳兰梦显得有点失望。
 
    “纳兰梦,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是不是小时候看中了我器宇不凡,于是从小就立志长大了要嫁给我?”安甯语放肆的调侃。
 
    “你去死,长得人模人样,怎么不说人话?谁稀罕你那副弱不禁风的家伙,本小姐是可怜你没有人要,才会勉为其难的接手。”
 
    “稍微服输一下你会死哦,难怪直到现在还嫁不出去。除了我,谁受得了你这大小姐脾气?”
 
    “所以我们注定要在一起。”自从和安甯语表白了之后,纳兰梦更大胆的陈述内心的感受,毫无掩饰的展露对安甯语的爱意,“语,我能感觉到你的不安,但并不能成为我们止步的借口。请你不要再转身逃开,我早已筋疲力尽了。”
 
    “对不起。”似乎被看穿的安甯语将纳兰梦搂在了怀里,低下头轻吻她的额头,不是她爱逃避而是一切来的太不真实,她不敢伸手去触碰,担心眼前的一切破碎不过是镜花水月的美好,“你真的不怕吗?”
 
    “我唯一怕的是失去你。”
 
    可惜存在她们之间的并不是两情相悦那么简单,如今的局面相当复杂,圣旨一下的赐婚是板上钉钉的事,暂且不提如何处理和姬舞之间微妙的关系,若她是男子可能一切都不成为题,偏偏她不是。
 
    甜蜜的依偎让纳兰梦想起了两天前的事,无论如何她都不希望让安甯语一个人独自承受所有,于是说,“过去的孤单已经够长了,接下来的路让我陪你一起走下去。无论你遇到任何不开心的事,我都愿意成为你的倾听者,让你知道你并不是一个人在面对。”
 
    一旁的安甯语纳兰梦完全搂在了怀里,获得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将下巴轻放在了对方的头上,双手抱着她的腰潸然泪下,“最近我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她因我而死。”
 
    “你是有意而为吗?”纳兰梦能清晰感觉到紧抱自己的安甯语散发的落寞。
 
    时间冲不淡忧伤,即使到现在姨娘在怀里死去的画面历历在目,痛彻心扉的安甯语已经无法言语,唯有摇了摇头回答纳兰梦的话。
 
    “你不该将责任都拦在头上,无论如何人死不能复生。唯一能做的事好好地活着,相信她也不会怪责于你。”纳兰梦也搂着安甯语希望她力量。
 
    “如果我当时能想的更周全,或许她也不会死。”
 
    “傻瓜,很多事情都无法预见,相比之下我们是如此的渺小。如果你当初尽力了,最后还是无法挽回她的性命,并不是你的错,不应该将所有问题都责怪于自己。”纳兰梦环着安甯语的腰,头依在了她的胸前感受她的悲伤。
 
    “姨娘是让我感受到亲人的温暖,让我觉得并没有被遗弃。虽然这些年来我们相见的机会不多,她却总能处处都为我着想,即使在生命尽头也从来没有怨恨加害她的人。”再一次想起姬俞下的毒手,残害亲娘让安甯语悲愤不已。
 
    “她让你放弃报仇是出于保护,无论是你还是那人对她非常重要,她不愿意你们都卷入残酷的复仇之路。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不仅是因为她是你尊重的人也是你爱的人,正是如此你应该努力履行她的遗愿。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心,不要让黑暗支配你的行为,不要让愤怒侵蚀你的理智。”纳兰梦知道安甯语年幼丧父,更不理解为何她娘罗兰将她擅自改变了她的命运,将她女扮男装抚养成人,背后一定隐藏着悲伤的故事,造成了安甯语偏执性格。
 
    在纳兰梦认知以来都觉得安府在扬州异常的神秘,好像笼罩在一股强大的气息之中,让靠近的人感觉到压抑窒息。小时候只能站在遥远处眺望在众人拥护下出入的安甯语,稚嫩的年纪脸上却看不到童真,冷若冰霜的脸看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听大人进场谈论安府的传奇,安泰娶了罗兰不足一年诞下了大儿子安晋言,外界盛传是早产儿,却有人传出不一样的声音,说罗兰下嫁给安泰的时候已经怀孕,安晋言实则是别人家的孩子,此人高居庙堂权倾朝野却从来没有人知道是谁。
 
    风波一时在扬州掀起了涟漪,但后来陆续出现有谣传的人相继被暗杀之后,所有人都不敢在私下交头接耳的谈论安府的任何事宜。安府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不久之后罗兰怀上了第二胎,那便是后来出世的安甯语,也是纳兰梦之后爱上的那个人。
 
    “语,不如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浪迹天涯。我没有办法假装没事,看着你娶别的女人。”思前想后纳兰梦觉得唯有这个办法能完全摆脱一切重新开始,她不知道安甯语的过去有多恐怖,但纳兰梦期望可以给安甯语不一样的未来。
 
    “吃醋了?”
 
    “我没有。”
 
    “不承认就算了。”
 
    “十三郡主是女子,你怎能和她在一起?”
 
    “那你也不是男子,为何会喜欢上我?”
 
    “你就不能正经点,现在要讨论的不是我们之间问题,而是你根本不可以娶姬诺为妻。”
 
    “为什么我不可以娶她为妻?”
 
    “明知故问。”
 
    “我真的不知道。”
 
    纳兰梦又气又恼深呼吸了一口气紧闭着眼睛说,“你们成亲之后要洞房,若是让姬诺知道了你是女子的事情告知皇上,那你便是犯了欺君之罪要杀头论处。”一口气说完之后,纳兰梦用双手捂着滚烫的脸,姬诺和安甯语洞房的不堪入目的火辣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为何洞房会让她识破我的身份?”
 
    “安甯语,你是故意要气我的对不对?”
 
    “冤枉,我又没有成过亲,又如何得知洞房花烛夜为何物?难不成我们纳兰家大小姐知道其中的奥妙,那不如略讲一二,也好让我长点知识。”其实之前礼部已经派人送来了春宫图和文献,上面生动具体的描绘了如何行房。
 
    “我怎么会知道?”纳兰梦明显能感觉到身体的燥热,近距离的窝在了安甯语怀中被她身上的气息包围,连手脚多不太听使唤,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却要强忍着镇定。
 
    担心稍不留神会克制不住心中的欲望,并非她不想要和安甯语有更亲密的接触,而是她担心两人的关系刚确认并不稳定,若是操之过急只怕会把安甯语给吓跑。
 
    “我暂时还不能离开,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弄明白。”最后安甯语还是决定违背姨娘最后的遗愿,她不能不明不白的活着,势必要弄清楚过去的来龙去脉。
 
    “究竟为何让你如此执着?”
 
    “这件事改变了我一生,无论付出任何代价势必要弄清楚。”安甯语已经卷进过去的纷争中,眼看局势紧张恐怕隐藏多年的秘密要大白于天下。
 
    无论如何纳兰梦还是无法假装,她不愿意看着安甯语束缚在痛苦的过去,“那你曾想过,或许你在坚持的时候不经意的伤害了爱你的人还有你自己,即使让你知道了原因又怎样?也无法挽回失去的一切,不如放手反而能获得自由。”
 
    纵然人在身边,纳兰梦举得安甯语在远离,无论她多用力紧抱着对方,还是无法弥补内心的空虚,看似刚才一番话还是戳中了安甯语心,让好不容易开启的门又重新关闭。
 
    两人虽然都没有说穿,一路走来纳兰梦看着安甯语无数次身陷在泥沼中,无论何事牵引着她的探知,不过一定是极具危险性。无论纳兰梦多努力,也无法阻挠她前进的步伐。
 
    与此同时,布朗屹立在寒风之中遥望着黑暗中透着亮光的小木屋,任由天上的飘雪落在身上,染白了头发眉毛,寒冷无法驱散他离开的信念,默默的承受。那么多年来他永远都躲在安甯语背后,守护着她化不尽的背痛,直到这一刻终究换不来她的一次回眸。
 
第一百零二节
 
    王府里姬舞坐在了安甯语空荡的房间里,桌子上摆着她精心准备的饺子,放得太久都凉了。昏黄的烛光她一个人默默的在等候中睡着,不知不觉已经深夜突然门被推开,灌进屋内的风吹熄了将要烧尽的烛台,房间顿时被黑暗包围。
 
    惊醒的姬舞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模糊的人影,她冲上去用全力环抱着对方,忍耐已久的泪在眼眶。这段日子没有安甯语的日子,心好像被掏空一样绝望。直到如今抱着她才感觉活着,她哽咽的说,“求你不要离开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