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盛世红妆GL+番外 作者:铃九

字体:[ ]

 
五年前,盛瑶是当朝丞相的嫡长女,被肃仁帝内定作太子妃。肃仁帝南幸,盛瑶与家人一同随驾,路上救下一名无依无靠的孤女。
五年后,明徽帝登基,盛瑶身着凤袍,母仪天下。而明徽帝下江南之后带回来的那个女人,是她此生魔障。
一句话简介:大概就是一群宫妃相杀相爱,皇帝撂一边的故事。
原来,你就是当年那个……
★主CP:盛瑶×江晴晚,冷心冷情的皇后×外表娇软内在心狠的宠妃,无攻受。
★HE,HE,HE,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开坑了】
PS.作者小学生,架空架的特别空。
PS2.内有副CP无数,BG有,非全民搅姬。
肉肉子GN给做的专栏图~点击一下来包养我吧QAQ!
内容标签:宫斗 宫廷侯爵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瑶,江晴晚 ┃ 配角:好多人 ┃ 其它: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古色古香-爱情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 然而也并没有什么系列的百合之 盛瑶×江晴晚 
文章进度:已完成 
全文字数:153089字
 
  ☆、荣嫔
 
  明徽五年,夏初,帝南幸。
  位处北方的国都长乐城中,春日的气息尚未完全褪去。而在遥远的南方,云梦湖岸早已一片花红柳绿。
  湖上有画舫,舫内有贵客。
  登基刚满五年的天子尚不到而立之年,容貌极为俊美,长眉入鬓,一双眸子漆黑似晨星。只是约莫因为喝了酒,让那星光变得朦朦胧胧,不甚分明。
  天子下手坐着云梦郡郡守,那是个贯好奉迎的主儿,此刻见天子微醺,拍拍手,便有一群女子鱼贯而入,在不大的船舱里跳起舞来。
  所有女子皆是身段妖娆,容貌清丽。云梦郡郡守看得十分满意,暗地打算起等天子挑了人出来,自己也挑一个回去尝尝……
  一面想,一面对天子低声道:“陛下,这些都是良家子,尽可放心。”
  再没有什么事物能比女人更快地起作用,云梦郡郡守对此十分自信。何况天子尚年轻,登基五年,也不见使出什么雷霆手段,可见是个和软的,更没必要担心。
  就在洋洋自得的时候,那郡守倏忽听到一阵响动。他转眼朝天子望去,却见原本被明徽帝拢在掌心的酒盏已滚到地上,而明徽帝一手撑着桌案,站起身,睁大了眼睛,望着船舱里的一个舞女。
  ……效果居然这么好?
  郡守正啧啧称奇,忽见天子连仪态都顾不上,匆匆走入一群舞女之中,站在其中一人前。
  众舞女只知道今日要去服侍贵客,却并不知那贵客的真正身份。饶是如此,仍有眼尖的认出坐在台上的人中正有这云梦郡最大的官儿,而连那人也要对最上首者恭恭敬敬……结合一下天子南幸的传闻,不难猜出那人是谁。
  于是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又夹杂了一些隐晦的妒忌,悄悄望向被天子看中的人。
  那人便是江晴晚。
  此时此刻,江晴晚的下巴被贵客捏住,痛得她几乎要流下泪来。偏偏那贵客更是一副将哭不哭的模样,看得江晴晚一时不知如何才好。
  半晌后,贵客终于说话了。
  说的是:“阿婉,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有第二句:“阿婉,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江晴晚眨了下眼睛,泪珠儿到底是滚落下来。而贵客看着她流泪,便露出些无措的模样,手上的力气也松了许多,呐呐地问:“阿婉,你怎么了?”
  察言观色是舞女的基本功夫,几句话听下来,绕在一圈的姐姐妹妹们心里大多有了谱。江晴晚更是在最近的距离看尽贵客眼中情绪,无论是醉酒的茫然还是重遇故人的惊喜。她心下划过许许多多,最终,朝贵客笑了笑。
  能被云梦郡郡守手下人挑来在这种场合露脸的女子,各个都是长得极美的。而江晴晚,哪怕是在一群舞女中,都是容貌十分出挑的一个。
  当晚,她留了下来,陪在贵客身边。
  除此之外,江晴晚也知道了贵客的身份……居然是皇帝,离她原本那么远,那么远的皇帝。
  皇帝第二日醒时,已经不大记得醉酒时发生的事情。可在看到江晴晚的脸后,他的反应与醉酒状况下如出一辙:“阿婉?!”
  江晴晚适时露出一个茫然与无措交织的表情,怯生生道:“陛下……”
  皇帝恍惚了一瞬,一眨不眨眼地看着她,轻轻地问:“你今年多大了?”
  江晴晚答:“十五。”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正是这个数字,真正带她走入了宫闱。
  在听到这个答案后,皇帝眼中迸发出一阵喜悦的光芒。当日,他就拟下诏书,封云梦郡郡守献上的一个民女为荣嫔娘娘。
  有几个宫女被拨给江晴晚,其中一个在为江晴晚梳妆时讨好地说:“据说陛下起初是想册娘娘为妃呢,后来不知被身边人提醒了什么,这才改了主意……不过依奴婢看,陛下这么看中娘娘,娘娘有的,不会比那些妃位的主儿差呢。”
  江晴晚当即皱起眉头,想想自己毕竟毫无根基,便只把说话的语气放软一些:“这些话,以后还是少说吧。”
  那宫女当即道:“娘娘说的是。”
  江晴晚扶一扶自己头顶那只陪伴了自己整整五年的簪子,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居然要入宫了……
  也不知到了长乐城后,有没有机会,遇到她。
  这大概是唯一让她有些期待的事情。
  ……哪怕她并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但那样温柔的轻声细语,直到现在,都时不时地回响在江晴晚的心扉里。
  半月后,长乐城中。
  正是清晨,所有宫妃都聚在皇后的凤栖宫内。明徽帝在云梦郡内新纳了个女人的事儿早已传回,南幸途中有地方官员献上容貌姣好的平民女子本是惯例,然则这些女人哪怕好运地被带回皇宫,也至多是被封作婕妤,更多的则是没品没级地被留在地方行宫里。
  荣嫔……?
  哪怕不论嫔位,就是这个“荣”字,便足以让许多宫妃胆战心惊。
  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
  元贵妃重病在榻,德妃被皇帝带在身边到了云梦郡。原本宫中诸妃还对德妃颇有点小心思,可到了这儿,再多小心思都只剩下同情。
  当初争了那么久,总算能被皇帝带上……可到现在,似乎还不如留在宫里,好歹不用眼睁睁看新人承宠。
  除了元贵妃和德妃外,宫中分位最高的就是贤妃与淑妃。淑妃向来是个不爱说话的,只和家中是故交的昭嫔能聊上几句。如此一来,找皇后套话的任务,就落在贤妃身上。
  盛瑶端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诸妃互相做小动作使眼色,终于推出一个人来问自己:“娘娘,妾听闻圣上在云梦郡新封了荣嫔……像是对荣嫔妹妹百般宠爱的样子。”
  一句话说完,盛瑶的神情几乎没有波动,淡淡道:“是。”
  贤妃想了想,又道:“也不知荣嫔妹妹是生了怎样一副好样貌,妾还真想早些瞧瞧。”
  此话一出,众妃之间登时传来好几句应声的。而到这回,盛瑶仍旧是等她们讲完了,才波澜不惊地开口:“荣嫔妹妹的相貌如何……圣上喜欢,也就是了。”
  一直到众妃嫔离开,皇后都没说出什么有用的讯息。
  而在凤栖宫终于清静之后,盛瑶看了看自己的贴身大宫女静嘉——后者立刻识趣地走上来,揉起盛瑶的肩膀——问:“二皇子怎么样?”
  静嘉道:“奶娘说二殿下这两天睡的好,吃的也好,还会念上几句三字经了。”
  盛瑶的眼里多出一点笑意,轻轻地说:“这就好。”
  静嘉继续道:“是呀,二殿下这才两岁。奴婢可是听说,那位小主子,可是到四岁才会背三字经的。”
  盛瑶这回却摇了摇头:“适可而止的道理,你们应该都懂。”
  她当然知道,新晋的“荣嫔妹妹”为什么能一步登天。
  不只是荣嫔,整个皇宫中有多少鲜活的女子在,只是为了让明徽帝找到一点薛婉的影子?那些女人中爬得最高的,在此之前,不过宜嫔罢了,而那还是看着她是大皇子生母的份儿上。
  荣嫔到底是长得有多像薛婉,才让皇帝这么按捺不住?
  盛瑶的疑惑在两天后送来的一封密信中,得到了解答。
  她出身当朝最大家族,父兄门下有数不清的人脉可用。画一张皇帝妃嫔的肖像这种事,对旁人来说或许是不可能,但对盛家而言,不过是稍微麻烦了些罢了。
  再说,皇帝现在出巡在外,荣嫔的容貌更是早被无数人看到。
  盛瑶一点点展开那张夹在密信中的画卷,等她看清上面女子的容貌时,不由怔住。
  良久后,静嘉端来一盏灯,盛瑶将那画纸扔进灯火中,这才悠悠地摇了摇头:“如果薛婉能长大,恐怕确实是这个样子。”
  静嘉屏息不言,就见皇后又取出密信中的那封信函,细细看了下去。
  如果说看到画卷时,盛瑶还只是惊叹上苍太过神奇,居然让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有那般相似的样貌。那么,在看到信纸后,盛瑶根本就是无话可说。
  “十五岁,居然是十五岁!”
  不过比她小五岁罢了,虽然的确是个好年纪,却也不至于让盛瑶那般诧异。
  她揉了揉眉心,再三回忆,终于确定:“没错!如果薛婉死后立即投胎……那到了这时候,她就该是十五岁。”
  静嘉努力地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
  盛瑶将那信纸也烧掉,心中盘旋着许许多多件事。
  长得像,年龄对得上,连名字里都有一个“晚”字。
  她已经能隐隐看到,那女人与自己针锋相对的一天。
  哪怕那女人不愿意,明徽帝也会把她捧上那个高度。而到那时,面对泼天的富贵,还有什么不愿意呢?
  在此之前,盛瑶一直觉得,自己出身大家,家族势力深厚;与明徽帝虽说没有太深的感情,但夫妻之间该有的敬重也从来不少。加之两年前二皇子出生,有嫡子在,自己这一生总能好好过下去。
  却不曾想,半路会杀出这么一个女人……                        
作者有话要说:  夜深人静,徒手捏死蚊子x2后,第一章诞生了……
1.不出意外的话会是15W上下的短篇……希望不要出意外(躺。
2.前期相杀
3.不知道宫妃的设定会不会让有的GN触雷……
差不多就这样,作死地双开=。=
 
  ☆、入宫
 
  明徽帝子嗣稀薄,活到今日的孩子只有三个。
  大公主聂滢七岁,长相肖似生母贤妃,任谁看到都要夸一句是个美人胚子。又是天子唯一的女儿,颇受宠爱。
  大皇子聂澄则出自宜嫔。宜嫔周燕回在宫中算是个传奇,她原本是清平郡郡守之女,出身不说是极好的,总归不错。然则随着清平郡郡守贪污事发,全家入狱,一切都成了泡影。
  这事儿发生在宜嫔入宫之前。
  清平郡郡守一案牵连甚广,最后还是肃仁帝本人下了判决。郡守被斩,一大家子或随着家主身死,或被发卖为奴。周燕回那时不过及笄,最好的年纪,在各种因缘巧合下,随姐姐一起被充作宫婢。
  姐妹俩的来历在宫里不是秘密,很快就被踩到宫女间的底层,每日做无数脏活累活。周燕回的姐姐心疼小妹,又代她做了很多,很快累病。周燕回求助无门,只得眼睁睁看着姐姐的病情急转直下,直到再也睁不开眼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