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那个CEO总看我不顺眼(gl) 作者:简嗣

字体:[ ]

 
HR好像看我不顺眼 怎么破@全体成员 在线等!
  @不穿内衣好舒爽:上了他,你就可以得到工作了!
  @淘宝挡寂寞:啊啊啊 楼上+1 这样就有money买买买了。
  @超人high high high: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jpg 
  郝以彤偷偷瞄了一眼 这都是什么室友咯 HR是女的好伐!!
  后来入职的时候,郝以彤才发现搞了个大乌龙!那是霸道总裁,不是HR!!
ps:此文慢热,后面暖宠 收藏、评论、专栏收藏过百会加更(虽然没有存稿)【认真严肃脸 2333~
小剧场
郝以彤背着手静悄悄的溜进书房,难以启齿啊QAQ
寇楠拿开书,“说吧。”
“那个,把你的衣服洗污了。怎么办!”白色衬衣混在和自己掉色的红色衣服一起洗,结果可以而知。
“哦,那肉偿吧。”寇楠放下书,奔向大床奔向她!
......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寇楠、郝以彤 ┃ 配角: ┃ 其它: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 百合完结==之 都市小白
文章进度:已完成
全文字数:178024字
 
  ☆、第一章
 
  “这边请。”招待小姐很尽职在前面带路,指引着应聘者。
  “谢谢。”郝以彤噙着微笑,很礼貌的道谢。
  轮到郝以彤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可想竞争有多激烈,只是一个秘书的职务,要不是妈妈克扣了她的生活费,可能她也不会走出校园出来实习吧。
  郝以彤仔细打量了一下,只有一台洁白简约大方的桌子配置三把椅子,应该是面试官坐的地方。还剩有一把软垫靠椅应该是供面试者坐的地方,只是为什么现在都没有人呐?难道是新型的面试考验,都不用面试官的么?这么高级,可是室友都没有普及!
  郝以彤踩着5厘米的高跟鞋,套装短裙还配着黑/丝,反正被打扮出来的时候是怎么看怎么别扭,但是也没法,出于对工作的重视,必须要穿得庄重得体一些,还化了淡妆。
  不管怎样,郝以彤还是一屁股拍了上去,因为怕腿会断掉,等面试官来了再起来吧。
  等了好久才等到一个手持文件夹的面试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进来的,短短的头发穿着白衬衣搭配着西装裤和英伦皮鞋,坐在中间的位置就埋头处理事务去了,中间只扫了她一眼,看她前面的介绍牌是HR。
  就是要晾着她就对了。
  郝以彤立马拿出手机刷微博求助,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们应该都在网上冲浪。
  HR好像看我不顺眼怎么破@全体成员  在线等!
  而且都是设的特别关心,应该很快就收到回复了。
  @不穿内衣好舒爽:上了他,你就可以得到工作了!
  @淘宝挡寂寞:啊啊啊楼上+1 这样就有money买买买了。
  @超人high high high: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jpg
  郝以彤偷偷瞄了一眼这都是什么室友咯 HR是女的好伐!!
  虽然她胸很平,从头到尾都没有女性的特征,不像自己,S曲线,蜂腰细臀,从上到下散发着知性美。(要是HR知道此刻郝以彤的想法,应该就不会这么镇定了,绝对会让她滚出去。)
  郝以彤把热搜都刷完了,面试官们才就位。都是一些很常见的问题。什么郝小姐为什么会选择我们公司?郝小姐为什么认为可以胜任我们公司的工作,有什么特别的才艺可以展示么?
  肯定是要把公司夸得天花烂坠了,虽然她连公司名称都记不得,全程都是尊称贵公司,至于什么条件可以胜任,郝以彤就摆出自己是社联部的协助部长,处理部门大大小小的事务拿来説事!(此处的偏差之处是大大小小的事务全推給学弟学妹了,美名其曰是锻炼他们的个人能力,当然下面的人都很乐意,可见洗脑功夫了得。)
  特别的才艺,郝以彤想了下,弱弱的问了一句:“打游戏算么?我擅长打辅助。”
  坐在两边的面试官都闷笑出声,只有严肃的HR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
  郝以彤也不在乎,反正她准备了好多份简历,这家不行就换别家,实在不行就回家啃老,爸爸是永远不会嫌弃她的。
  “感谢郝小姐过来面试,等有了消息我们会派人通知,请耐心等待。”稍稍年轻的男子对着她説道,心里还是很希望有这样美丽的小姐过来做同事的,只是CEO都没有表态,看样子是......
  郝以彤也知晓这只是推脱之词罢了,心底也早有准备,刚点头就要起身离开,发现由于她的好动,黑/丝好像卡在收缩椅的螺丝上,有些着急想要蹭开,却发现破了......
  “后来后来呐?”超人high high high 拿着薯片凑了过来,欲知后事。
  郝晓彤简直醉,想要掩面哭泣,第一次面试居然会出现这样的乌龙事情,可怕!“后来我白皙的大腿都露出来了,好尴尬,早知道就不穿那些麻烦的东西了。”
  淘宝挡寂寞根本不敢讲话,只能装作津津有味逛宝贝店铺的样子,怕怒火牵连到自己,因为那是自己帮她搭配的。
  “没人帮你么?”难道都是只会看热闹的人,不是吧?这样的公司不去也罢。
  “有啊,那个HR过来扒了我的衣服,帮我挡助理乍泄的春光。”
  “噗,我还以为是他自己的衣服呐!”
  哈哈哈,三人笑作一团。不过説实话,挺有霸道总裁的风范。
  “刚刚那位郝小姐挺有意思的。”左先生捂着嘴笑着,看了看手里的资料,还是自家学校的学妹呐!
  寇楠只是睨了他一眼,若不是为了躲避爷爷,她才不会过来面试新人呐,还是这样一个话唠新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刚刚走过去帮她掩住春光的时候,鼻子快要疯掉了,到底是喷了多少香水!
  女人真是可怕。
  不得不説,寇楠对她的第一印象差到极点。
  “专业成绩不错,导师评价很淳朴,但是赞赏有加,这可是我们学校最刻板的经济学老师哎!”左先生有些不可思议,想当初他只是逃了几次课,明明最后的考核很好,但还是被他挂了,真是同人不同命啊!寸照应该是素颜,反而比刚刚来面试化着妆还要耐看。一味的在寇楠耳旁夸耀,就是想要她松松口,把学妹招进来,反正她面试的就是秘书的职位与自己的位置很相近,都是为了总裁服务的,这样就可以近水楼台了,暗暗搓了搓手。
  右先生也表示很满意,对于她刚刚的乌龙的事件心里笑翻了,要真是招到公司里来,波澜不惊的职场生活肯定要变得不同寻常了。本来这件事他就可以做主,毕竟他才是HR,谁知道今天总裁今天吹的是什么风,居然过来插了一脚,所以这次录用还要她过过眼啊!
  寇楠:“下一个。”
  左右先生都有些泄气。
  
 
  ☆、第二章
 
  “宝贝,今天的面试怎么样啊?”郝妈还在美滋滋的看着手上刚做的美甲,突然想起今天是女儿要去找工作的日子,特地打电话问候一下。
  恰巧郝爸从外面拎着从菜市场买来的新鲜蔬菜,准备給亲亲老婆做水果沙拉吃,原谅他只会做这个,谁叫帮佣小姐有事回去了呐,老婆又不愿意去外面吃,唉!
  郝以彤满肚子的抱怨刚要脱口而出,就听到妈妈这厢叽叽喳喳説什么水钻掉了,要回去找她们麻烦,重新做美甲什么的。
  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了。
  “彤彤,我是爸爸。”郝爸接过电话,有些心疼女儿,明明不缺那些钱,还要被逼着出去受别人的气,但是老婆大人一声令下,他也没法不听啊!只能在口头上安慰安慰郝以彤。
  郝以彤只説了几句就挂断了,因为爸爸着急要去煮饭,心疼爸爸十秒钟。
  郝以彤一直怀疑是不是妈妈亲生的,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放养式教育,临了临了,却想起要管教起她来了,还拿生活费来威胁她。虽然爸爸会偷偷給她,但是一旦被妈妈抓住,想必全家人都不好过。
  “叹什么气?”室友伍宁儿走在打水的路上,听到郝以彤走一步叹声气,哀叹连连,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妈逼着我一定要去找工作,要不然下个月就只給我500,哦多尅,让我去死。”郝以彤好无奈,也没有想过找哥哥来接济,毕竟他的零花钱自己都不够。
  打水房离四栋女生寝室不是很远,天气炎热,体感温度都达到34度,郝以彤扎着高高的马尾,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穿着白色百褶无袖雪纺连衣裙长及大腿,脚踩韩版镶钻一字拖,修身显胸,微微轻轻起,裙摆晃着过往男孩的眼睛。郝以彤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没有顾及到旁人的眼光。
  伍宁儿是注意到了,刚开学的时候就觉得这样的女孩必定是万人迷,人美心地好个子高挑,就是有点迷糊,情商低。可是不乏有人追求啊,但是那些凡夫俗子愣是都没有入得郝仙女的眼睛里,不像自己,长得这么娇小,160都没到还不美,人家是不想找男朋友都有一卡车的人在排队,自己则是想找,等了四年都没有找到慧眼识珠的人,只能在微博昵称里找到点成就感,所以取名超人high high high。
  “没事没事,总会找到的,毕竟我们学校有声望,而且老师还这么器重你,只要老师写张推荐信就可以了。”伍宁儿一点都不为郝以彤担心,这个世界有颜值的美女到哪里都是香喷喷的,再説了她不只是花瓶而已,还非常有能力。
  “希望如此吧。”郝以彤在心底暗暗打气,毕竟手里的钱已经撑不了多久了,都被她拿去浪完了。
  郝以彤早早的打完了一壶水,等在一旁,手里捏着快要被蒸发的湿纸巾擦拭着汗珠,百无聊赖的用右手扇着微弱的风。
  “走吧。”伍宁儿也是打一壶,但是她的位置老是被别人占据,稍稍用时多了些,看了看郝以彤微红的脸,有些过意不去,遂催促着她早点回去吹风扇。
  郝以彤点了点头,拎起放在脚边的热水壶,刚迈开步子,旁边距离一米不远的地方水壶突然炸裂,郝以彤被吓了一跳,恐惧布满全身,后知后觉才发现脚腕被溅了热水,蹲下身呼痛,周围的同学都围了过来。
  “呜呜呜,好痛。”泪珠聚在眼睛里,晶莹剔亮萌了众人一脸血。裙摆翘起,露出白色的安/全裤。
  郝以彤被众人簇拥着到了医务室,幸好医务室离开水房很近。
  “赶紧把她拉到外面水龙头那里把脚腕冲洗十分钟,等下再回来涂点药就好了。”医生显然身经百战,这点小伤根本难不了他,只是被郝以彤杀猪般的叫喊有些头痛,现在的孩子就是金贵啊!想当年自己爬树摔下来手臂骨折了,都没觉得什么,啧啧。医生回想起自己童稚时的趣事,嘴边噙满笑容。
  恰好郝以彤从外面冲洗完回来,捕捉到医生的笑颜,在心底记下一笔,看来测评的时候要反映这个情况,虽然她就要走了,但是为了日后的学弟学妹也要告诫他一声。
  医生丝毫不温柔的翻着她的脚,看了一眼脚踝,只是起了几个水疱,跟自己预测的情况一样。欲用酒精消毒针挑破,放出水来。熟知郝以彤看到那么长的针,连忙摆手:“等等。”看着就觉得痛。
  抓着医生问着:“会不会痛,呜呜,能不能不搞破!”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一一挑破,挤出水来,涂好烫伤膏,医生拍了拍手,大功告成。
  伍宁儿搀着郝以彤走回宿舍楼,才回头去提还在热水房的水壶。回到寝室的时候,郝以彤还在呼痛,毕竟她从小到大被保护的很好,那些磕磕碰碰都被小心的避过了,郝妈虽然马大哈,但是对于这一方面还是挺关注的,因为不想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女儿身上留有疤痕。伍宁儿当然知道她痛,因为自己的手臂都被要抓的青紫了。
  飞来横祸,郝以彤正好挡住了那些热水,否则现在受伤的可能是自己了。伍宁儿翻出自己的薯片塞給她用以慰问,其余两个室友也纷纷奉献出自己的零食。寝室里温度本来就很高,实在听不得她鬼哭狼嚎,徒增烦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