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霜照青城 作者:竹寺水吉(下)

字体:[ ]

☆、第80章 风起
 
  烛火早已燃尽,仅剩一缕青烟缭绕在微暗的藏书阁之中。
  沈霜照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手臂的酸麻令她睡得极不安稳。她闭着眼晃了晃手臂,才后知后觉怀里的人不见了。困意顿消,她慌张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醒了?”有些低沉又不乏磁性的声音毫无预兆地从她身后传来。沈霜照转身,见陆清容还没走,慌乱不安的心逐渐静了下来。
  沈霜照疾步走到她身边抱住她:“我以为你走了。”
  陆清容抚了抚她的背,用手捧起她的脸:“我的确要走了。方才见你还睡着,我不忍心叫醒你。”
  “来去匆匆的,你在青城究竟在做些什么?”沈霜照轻蹙起眉,眉间染上了一丝失望与不悦,“与凌烟有关吗?”
  陆清容笑了一下,从她双臂间脱离出来,背过身去摆弄她的剑:“确切地说与凌烟无关。我同你说过,她病了,近日我在青城为她调理身体。况且——”说到这里,她似有犹豫,可很快她又道,“霜儿不是一直关心她吗?为了她我在青城多久几日那又如何?”
  沈霜照大拇指的指甲重重地戳着食指指尖,她说:“我与赵越瑶、我师父与赵越瑶是何关系你应该清楚,你若是与她走得太近……”
  后面的话沈霜照梗在了喉咙里,话说到一半她觉得有些不妥,却不知如何将话圆回来。
  “我若是与她走得太近,霜儿会怎么样?与我断绝关系?还是又贸然跑去青城刺杀赵越瑶?”
  沈霜照摇头,却无法给陆清容一个确切的回答。
  “不会的,我与她走得并不近。”陆清容无声地叹气,“其实若说起对立,我与你从出生开始就是敌人。霜儿,虽说我与赵越瑶不会有过多牵扯,但是莫要忘了——迟早有一天你也要面临选择。现在,你还有时间好好考虑。”
  越说越伤感,越说越心烦。沈霜照一直不愿去想的心事就这般毫无征兆地被陆清容亮了出来,她难过得闭上了眼。
  陆清容放下剑,又来抱她:“我始终选择自己最想要的。”
  沈霜照抬头,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陆清容突然笑了,笑容一如既往地妩媚与艳丽。她附在沈霜照的耳际,吻了吻她的耳垂,声音魅惑又令人毛骨悚然:“你若是敢弃我而去,我就剜了你的心送到你师父面前。”
  闻言,沈霜照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瞪大了眼睛望着陆清容。
  “不信?”陆清容伸出手指如游蛇般沿着她的唇际慢慢移动。
  沈霜照一口咬住了她的手指又松开:“若真是如此,但愿你说到做到。”
  陆清容从她唇间收回自己的手指,发现上面多了两道齿印,她抿唇扬起笑容:“狠心鬼,下口真重。”
  沈霜照扭过头,心里莫名地不舒服:“咬的就是你。”
  “罢了。今日才不同你计较这点事,我们三日后再见。”陆清容拿起剑,“天快亮了,你回清霜殿小心些。尤其是——”她眯起桃花眼,眸中一片冰冷,“尤其是你床上还睡着别人。”
  一大段话,沈霜照只听见了“三日后再见”,她问:“三日后你还来吗?何时呢?”
  “还是子时,在这里见。”陆清容戴上面纱,开了窗,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外边的情况,然后身手敏捷地跳了下去。
  沈霜照看着她的身影逐渐隐入还暗着的天色中,心里对三日后子时的再会充满了喜悦。她也从窗口跃下,谨慎地从景峰苑偏处绕回清霜殿。
  她走后,桑榆才从假山后走出来。桑榆与唐梦璇吵了架,她一夜未眠,习惯性地到这幽静的偏处冷静,却不想看到了鬼鬼祟祟的沈霜照。
  桑榆转了转眼珠,又想起这几日从主殿侍女口中传出来的话,思忖片刻心中有了想法。
  ……
  回到清霜殿,早起的侍女已在准备早膳,沈霜照费了好大的劲才溜回了自己的寝殿。
  她脱下外衣刚要躺到床上,就被彩儿的声音吓了一跳。
  “霜儿姐姐你去哪儿了?”彩儿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我……”沈霜照平复着心情,说,“方才忘了关窗,风吹进来有些冷,我去关窗了。还有,你的手为何这么冰?”
  彩儿扑到她怀里,似乎还是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我身体虚寒,天冷了到夜里就手脚冰冷。你回来了就好,我还以为你不见了……”她断断续续嘟囔着,很快就没了声音又睡了过去。
  沈霜照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彩儿冰凉的手,看着她的睡颜心下不由地泛起一阵心疼。她用手掌去温暖彩儿的手,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陆清容穿得那么单薄,回去的路上会不会受寒?她有些后悔,方才应当将为陆清容多披一件衣裳。
  彩儿动了动,在睡梦中皱紧了眉,像只怕冷的猫缩在沈霜照怀里。沈霜照低头看她,唯有一声叹息。
  -------------------------------------------------------------
  “最近霜儿私底下可有异常?”沈婉蓉问。
  若蝶道:“霜儿这几日除了与城主在主殿处理政务外,其他时间都带着彩儿,教她读书识字。若说异常,属下倒觉得没有。”
  “霜儿的确乖了许多,她走到哪里都有彩儿跟着,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前几天属下听说彩儿还与她同睡同起,有彩儿在,她兴许是收心了。”雪青接过话茬。
  沈婉蓉冷笑了一下,话语里饱含着无奈:“她呀,若能收心便是最好。可是……”她欲言又止,养在身边这么多年,又是自己的孩子,沈霜照什么脾气她会不了解?
  沈霜照表面上看似乖巧,若真是倔起来,她闷在心里的执念比谁都深。沈婉蓉只怕沈霜照这几日的听话只是一时的表象,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城主莫要担心……”雪青说这话都觉得格外无力,依据她调查的结果来看,霜儿与陆清容是脱不了干系了。如今对沈婉蓉而言,就只差抓一个现行。
  “启禀城主,桑姑娘求见。”侍卫突然进来通报。
  沈婉蓉正头疼着,哪有心思见桑榆,推脱道:“你让她回去吧,今日我身体不适,有什么事改日再说。”
  侍卫有些为难,想了想还是斗胆说出来了:“启禀城主,桑姑娘说她有一些有关沈姑娘的事想向你禀报……”
  一听与沈霜照有关,沈婉蓉就抬起了头,想了想:“让她进来吧。”
  桑榆进来行了礼,又将那日早上在景峰苑遇到沈霜照的事说了出来。
  沈婉蓉说:“是吗?可是我怎么听说那夜霜儿是与彩儿一同睡的?好端端的,霜儿去景峰苑做什么?”
  桑榆道:“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那时时辰尚早,小师妹鬼鬼祟祟地从景峰苑出来。我觉得……小师妹定有古怪,兴许是溜出城了。我又听说,近日师父在查某些事,所以……”
  “哼,”沈婉蓉冷哼,“你的消息倒是灵通,连我在查什么你都知道。至于霜儿那日是否去了景峰苑,我去问一问彩儿便知。”她冷下脸,且不说桑榆说的是真是假,光是打小报告这点就让她觉得桑榆不是个能担大任的人。
  桑榆大惊,急忙跪下,看师父的反应她似乎适得其反了。
  “师父,我只是担心小师妹,怕她一时糊涂就……”
  “雪青,把彩儿带过来。”沈婉蓉打断了她的话,“桑榆,你若是心存疑虑,我们找彩儿求证便是。”
  桑榆紧抿着唇,一言不发,顿时很后悔趟了这趟浑水。
  今日沈霜照要去外城办事半天,彩儿只好一人待在屋子里。她正看着书,雪青就带人进来将她带去了主殿。
  彩儿站在主殿里,望着坐在上头的沈婉蓉,又惊又慌,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
  沈婉蓉:“彩儿我问你,三日前的晚上听说你是与霜儿一同睡的。”
  “是……”彩儿战战兢兢地应道,都不敢看沈婉蓉一眼。
  “那我问你,那夜霜儿可有出过寝殿的门?”沈婉蓉问,“你要如实回答。”
  彩儿颤抖着,说:“我怕冷,一整夜都是抱着霜儿姐姐睡的,霜儿姐姐唯一一次起夜也是为了关窗。”
  “言下之意就是霜儿未曾离开过寝殿?”沈婉蓉放松了神情,她不愿沈霜照被人揪住小辫子,尤其那人是桑榆。
  “是。”
  桑榆摇头:“师父,彩儿来历不明,又是小师妹带进城的,若是小师妹真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她定是帮着小师妹瞒着。她说的话的真实性,师父你要三思啊!”
  沈婉蓉单手撑着额角:“罢了罢了,我头疼得紧。至于霜儿做了什么、出不出格,我自有判断,也会调查清楚,此事就到此为止。你和彩儿都退下吧。”她又对雪青说,“雪青,霜儿若是要出城,你们暗中多派些人跟着。”在内城里,沈婉蓉倒是放心些,毕竟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桑榆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可见沈婉蓉明显偏袒着沈霜照,她明白多说也无用,只能含恨退下。
  彩儿是与她一同出去的,只敢现在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桑榆感受到她的目光,眼刀立刻就飞了过来,彩儿急忙避开了她的视线。桑榆打量了她几眼便离开了。
  彩儿自觉受到了委屈,扭头飞奔回自己的住所,关上门打算哭个痛快。
  临近傍晚,沈霜照办完了公事回来了,不见彩儿她便问了侍女,侍女说彩儿已经一个下午没出房门了。
  沈霜照觉得不对劲,放下剑便去敲门。
  “彩儿你怎么了?我听侍女说你你一个下午没出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沈霜照贴在门边好言好语劝道,“现在该用晚膳了,你出来好不好?”
  彩儿说:“我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我想早些歇息了。”
  沈霜照蹙眉:“哪里不舒服?我叫大夫过来给你瞧瞧。”
  彩儿婉拒了,只说想一个人睡一会儿。
  沈霜照拿她没辙儿,让人把晚饭放在门口,嘱咐了几句就去忙自己的事了。她手头上还有事没做完,可子时又要与陆清容相会,她得抓紧些。
  -------------------------------------------------------------
  “主上……”仍旧是几日前的男子,只不过那夜坐在马车里的女人站在了他面前。
  女子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月光从她的一侧照下,只照亮了她的侧脸。不过,从曲线分明的侧颜来看,女子定是有一张美艳的脸。
  “事情办完了?”
  男子应道:“是。主上交代的事属下都办完了。”
  “很好。”女子的声线听起来很轻很软,可她的年纪其实比陆清容还要大些,“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主上请吩咐。”
  女子戴上斗篷的帽子转身离去,只留下一道冰冷的命令:“今晚……去内城杀了沈霜照。”
 
 
  ☆、第81章 意外
 
  清霜殿——
  夜深人静,侍女做完了最后一些活儿,又看着沈霜照寝殿里的光亮熄灭了,才安心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等一下。”
  侍女刚转身,就听见沈霜照的寝殿里传出声音叫住了她,她弓着腰又走回门边:“沈姑娘,可有什么吩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