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无可奉告 作者:诗人达达(下)

字体:[ ]

 
  ☆、第70章
 
周怡瑶刚刚离开她那新买的奥迪a6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出来了异样。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自从接手了博雅的案子以后,她就有了自己迟早难逃一劫的觉悟。却没有想到这么快。
    然而从法律角度来说,她现在顶多属于被人非法拘禁了,还不属于被绑架。
    因为面前这个女人既不要钱,看样子也没有想要她的命。并且似乎也并不打算利用她做什么。
    但她实实在在的是被人打晕了带到这个暗无天日的废弃仓库里来了,并且还被人用枪指着脑袋。
    多年的律师工作让她面对任何奇形怪状的违法犯罪行为都能出乎寻常的冷静和淡然。相比起周怡瑶的淡定,女人拿着枪的手有些发抖,利索清爽的短发下面是一张瘦削苍白的脸,连抖得厉害的嘴唇都没有血色。看起来是个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的生手。周怡瑶的关注点却不在她的脸上,而是盯着她手上的枪看了半晌,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她:“你是……警察吗?”
    女子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枪,乌突突的笑了笑,把□□放在一旁,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拨了拨额前的碎发:“周律师,果然目光如炬,观察细致入微。”
    这就算是默认了吧。
    周怡瑶心里松了口气,转而却又觉得奇怪,既然是警察,为什么要知法犯法的抓自己?她的目光这才定在对方的脸上,病态的苍白和瘦削,看起来是多天的劳累和没有进食类似于营养不良的那种。她动了动被绳子束缚住的身子:“所以,这位警察小姐,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吗?”她看着对面儿的警察,又说了一句:“要不,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咱俩也好沟通,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你是警察,应该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再这么走下去就是一条路走到黑,悬崖勒马才是明智之举。”
    讲道理,摆事实,心理战,唇枪舌剑,这是她周怡瑶身为一个专业著名律师的看家本领。但她并没有想过自己这平平淡淡的话语能够让面前的人回心转意。要是那么容易回心转意,之前就不会做出这种事儿来。
    她已经做好了舌战群儒口若悬河打持久战的准备。
    然而,对面的警察却低下了头叹了口气,跟她说了句:“周律师,对不起。”
    周怡瑶在听到这六个字的时候有些反应不过来,瞠目结舌的看着对方,一脸茫然迷离马虎的顺口说了句:“没关系。”
    说完她就呆了。她鬼上身了吗?老天有眼她不是想说这三个字的啊!
    没关系?!
    去你的没关系,怎么会没关系啊,老娘的后脑勺被你打的现在还隐隐作痛呢好吗!周怡瑶现在恨不得咬自己的舌头。场面上的套话怎么居然在这种时候蹦出来,这就有些尴尬了。在几秒钟之内她却又冷静下来,不由得在自己的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这三个字正好用来瓦解对方那并不坚实的犯罪堡垒,顺便跟这警官套套近乎,毕竟,现在没什么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了。
    “我叫陆萧潇。”警察低着的头慢慢的抬起来,并没有在乎之前周怡瑶说了什么,自然也没有洞悉周怡瑶的心理活动,自顾自的说着,低哑的声音浸满了疲惫:“抱歉周律师,我没有办法,只能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请你帮我的忙了。”她看了看周怡瑶身上的绳子:“我知道我这次做的很过分,我以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事急从权,我希望你耐心听我说。等我说完,你再决定帮我还是不帮我。”
    不让她说行吗?万一这刚刚勒在悬崖边儿上的野马一抽风脱了缰拽着她一块儿跳下去怎么办。周怡瑶刚刚过了二十九岁生日,还没找到可心儿的人,还没享受大好的生活时光,还没跨过三十岁,她还不想死。更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周怡瑶很想翻陆萧潇一个巨大的白眼。但她眉目带笑面色柔和的看着陆萧潇露了一个微笑说了句:“好。陆警官,你说。”
    “博雅的案子,你打赢了。”陆萧潇的眼睛看着周怡瑶,不得不说,她的眼神很清澈,清澈的丝毫没有杂质,但眼睛里却满是血丝,有些突兀的朦胧,似乎一眨眼就要滴下眼泪。周怡瑶微微蹙了蹙眉头,果然是因为博雅的案子么?她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是我办的。不过你为什么要关心这件案子?”
    陆萧潇叹了口气,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按照程序,方伟波会被无罪释放,是吗?”
    其实博雅的案子从表面上看只是一个简单的刑事案。一切证据就跟放在白纸上的黑点儿一样各个明显,本来这个案子并不是由周怡瑶处理的。她的专项不是刑事案件,她的专项是民商案件。当然,她很忙。但处理这件案子的律师于思雨突然出了车祸,于思雨是她从大学开始一直到研究生毕业的好朋友,又是她律师行的合作伙伴,这事儿于情于理她都必须两肋插刀。
    在接到于思雨电话的那个夜里,周怡瑶辗转反侧了很久,她不知道该不该接这一单case。尽管从表面上看这些证据极为明显,打了无数民商官司的周怡瑶却知道,博雅在商界虽然颇有实力,口碑却一直不好。尤其是博雅的老板方伟波,那是业界数一数二的渣男。而这件案子的导火线,是一个叫做张筱雅的女人。事发前的一个月,博雅正在跟其他的公司角逐一块极具潜力的地皮,方伟波对这块地皮志在必得。张筱雅是方伟波的大秘,每天从她手里传来送往的机密关系着整个博雅的经济命脉。然而在半个月前的投标大会上,中标的并不是博雅,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
    之后不久,博雅的数个股东联名把方伟波给告了。告他强-女干张筱雅。
    周怡瑶深谙其中的弯弯绕,这些商业巨子身边没有几个情人情妇谁敢说自己是成功人士?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从来没有谁会把这种事情当成罪名抖落出去。这事儿她看的很明白,这是这些股东被方伟波惹毛了,□□罪可不是小罪名。要是没点儿真凭实据,谁也不会突然发难。看来方伟波已经让他们不满意很久了。果然,股东们交上来一个视频和聊天记录,视频里面很明显的张筱雅被下了药,并且在尚且清醒的时候极力挣扎,聊天记录虽然只是边缘证据,但视频的力度已经很大。按理说,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这件案子根本没有必要查。
    但方伟波有钱。于思雨贪财。
    方伟波出了大价钱。五百万。让于思雨帮他翻案。
    周怡瑶劝过于思雨不要接这个案子。当律师再爱钱也要分清是非黑白不能违心做事。
    但于思雨并没有听。
    在周怡瑶接手这件案子之前,于思雨几乎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工作。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张筱雅和数个公司老板上床的视频,视频里面的张筱雅一反常态的对那些人极尽勾引之能事,而且还找来了不少证人,证明方伟波和于晓晓之间并不是方伟波主动,而是张筱雅故意自己吃了要勾引方伟波,用这种变态的形式他上钩。周怡瑶需要做的只是出庭,呈上证据,带上证人。总结陈词。然后,于思雨会给她一些酬劳。
    要说周怡瑶不爱钱,那是假的。她也爱钱,但她也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可于思雨告诉她,方伟波不好惹,自己已经接了这个烫手山芋,如果做不好,□□这种事情方伟波是做得出来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方伟波万一报复心起,他就算身在监狱里照样也有一万种方法弄死于思雨。
    周怡瑶就是在这种纠结的心境之下百般无奈的答应了于思雨。
    五天前,这个闹剧终于以方伟波无罪落下帷幕。她听说那个叫张筱雅的女孩子好像是疯了,但这件事情已经跟她没有关系了。
    可她在答应于思雨的那一刹那,就知道,自己迟早要遭报应。
    现在报应来了,就是面前这个叫陆萧潇的警察。
    她以为会是那些股东找的人来寻她的麻烦,她甚至怀疑于思雨那突如其来又万分巧合的车祸就是这些人找人干的,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陆萧潇会突然杀出来。她不解的看着陆萧潇:“你要找我帮什么忙?”
    陆萧潇疲惫的抹了一把脸:“我知道这件案子之前不是你负责的。我想问问你,你相信方伟波真的无罪吗?”
    “有罪或者无罪,不是我相信不相信就能断定的。”周怡瑶摇了摇头:“法律讲求证据。我们只能按照证据说事。”
    “证据可以作假吗?”陆萧潇追问。
    证据可以作假吗?
    周怡瑶愣了愣,证据当然可以作假。她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你怀疑那些有关于张筱雅的证据是假的?如果是假的,张筱雅一方为什么不提出上诉?”
    “周律师。”陆萧潇似乎并不愿意说太多,她叹了口气:“我看过你的报道,你并不是专职打刑事案子的。你跟那个叫于思雨的律师关系很好是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陆萧潇低垂着眼睑,沉闷的点头:“但我跟张筱雅关系很好。她不是那样的女孩儿。这事儿,里面是有隐情的。”
    周怡瑶愣了,闹了半天,是私人关系。她冷笑了一声:“老实说我对于张筱雅并不是很了解,我对于这个案子也不是非常的了解。我只是帮我的朋友出庭而已。而在此之前,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被认定了。陆警官,如果你要了解这个案子,真是找错人了。”
    “不,”陆萧潇抬起头看着周怡瑶:“我很了解这个案子,在整个过程中,张筱雅一直在被人欺凌陷害。”
    “如果她真的被人陷害,完全可以站出来替自己说话。”周怡瑶的声音提高:“但事实是她一直没有提出异议。陆警官,我希望你明白,法庭不是过家家,辩护也不是小孩儿吵架。证据和申辩都应该摆在明面儿上。而这些其实并不是我应该处理的范围了。于思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如果你们有充足的证据,你应该带着张筱雅去找……”
    “张筱雅已经死了。”陆萧潇低沉的语气如一道利剑一般生生的把周怡瑶接下来想说的话斩断。
    张筱雅死了?
    周怡瑶张着嘴半天没有合上,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看着陆萧潇。
    陆萧潇兀自点了点头,眼里面闪现出无限的悲伤:“对,她已经死了。自杀。昨天,在她的家里。”她顿了顿,颓废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舒了一口气,看着周怡瑶悲伤的又补了一句:“用菜刀,抹了脖子。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第71章
 
陆萧潇被周怡瑶一巴掌打的蒙了。比起脸上火辣辣的疼来说,她更加看不明白周怡瑶眼睛里那分明的泪光之中夹杂的愤怒。
    周怡瑶瞪着眼睛气急败坏的吼:“陆萧潇,你说好的要照顾好自己,都是放屁吗?你是不是就想用这种方法逼我!”
    然后陆萧潇明白了。
    周怡瑶在对着她大吼大叫的时候,身子都在发抖。如果不是担心急了,她不会这样。陆萧潇心里被一股巨大的温暖包裹的柔软异常,瞬间忘了身上的疲惫和脸上的疼,怯怯的抬手试探着去拉周怡瑶的胳膊,却又被周怡瑶甩开,周怡瑶侧过身子,别过头,似是掉下了眼泪。天知道她在看见新闻里陆萧潇和张慧悬挂在半空中的照片的时候那一颗心揪的有多紧,她几乎都没有勇气继续翻看下面的文字和图片;天知道她在给陆萧潇打电话的时候听到对面是冰冷的提示关机的声音的时候承受着怎样翻江倒海的担心。
    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吵架,还管什么误会,陆萧潇恐高她是知道的,一个恐高的人在面对高空的时候那种无力感和毁灭感,别说她身上绑着绳子拽着什么栏杆扶手之类的东西,她就是仅仅站在栏杆里面,都会有一种要一头栽下去的错觉,然而陆萧潇,陆萧潇是真的掉下去了!对,在陆萧潇心里面,即使对方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害死张筱雅的恶人方伟波的老婆,她也会咬着牙不要命的去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