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新婚快乐+番外 作者:LSF李李

字体:[ ]

 
文案:
少年时期的恋情只能长埋于心
最终 只留下一句“新婚快乐”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越瑟何茹 ┃ 配角:林丽章涛 ┃ 其它:校园纯爱错过
 
 
  ☆、再次相遇
 
  再见到她,是一个雨夜。已经独自住了很久的我,意外的听到敲门声。暂停看了一半的综艺节目,起身去开门,却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她略显狼狈,刘海被打湿,弯曲的泪水贴在额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浸满了泪水,委屈却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身上的衬衣牛仔裤也被雨浸湿,贴在她身上,她的两只手绞着衣角,也不知是用力过猛还是太冷她指尖微微发紫,一只不大的行李袋蹲在地上,脚边已经积了一小滩雨水,看来她在这儿已经站了不短的时间了。
  “我。。我。。”她脸色有些发白,欲言又止。
  “进来吧!”我让开房门,顺手提起她少的可怜的行李,往房间走去,她亦步亦趋的跟在我身后,脱掉鞋子,局促的团在沙发,一言不发的开始流泪。
  何茹是她的名字,这个名字贯穿了我整个大学生涯,也改变了我的生活。而这个“罪魁祸首”就这么人畜无害的蜷缩在我的沙发上。叹了口气,我还是去煮了一碗姜汤水给她端出来。人总是习惯性犯贱,还总是犯在一个人手里。这是天性,改不了也不想改。
  喝过姜糖水的她渐渐从寒冷中缓过来,脸上仍挂着泪珠,看起来那么惹人怜惜,起码我觉得这个时候的她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弱小的兽,拿过纸巾替她擦去泪水:“什么也不用说,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她这个时候倒是听话的很,乖巧的从行李袋里拿出换洗的衣服去了浴室,只剩下我还留在客厅,盯着电脑屏幕有些发呆。到底发生了什么?可随即,我又笑了,笑自己傻,傻的来想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无论她发生了什么,我都无权过问,而无论她想让我怎么做,我都会照做,我知道我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请求,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甚至多年后的将来,我可能只会甘之如饴。
  毕竟,她是给过我爱情的那个唯一的人。虽然结局有些惨烈。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源于生活,有很多人给我灵感。或许有人在里面看得到自己的影子,那证明,你也这无妄的爱里冲过,拼过,努力过,不管结局如何,这份感情这份回忆终究是你的。
 
  ☆、懵懂的豆蔻年华
 
  
  初中的时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这并不是说我的相貌多么出众或者
  家世多么显赫,而是我意识到我喜欢的人可能和其他人不同。
  每个经历过学生时代的人可能或多或少的喜欢过那么几个人。也许还曾经“轰轰烈烈”过,譬如因为早恋问题被叫过家长,勒令分手之类的。而我就是那少数中的一员,老师和我的家长几乎不曾见过我和男孩子单独出去玩过,进而放心的认为我不会早恋。呵呵,只能说他们太天真了,可能他们的世界从来没有过一个词,叫做“同性恋”
  刚开始,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的性向。直到别的女生都开始早恋,而我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同桌身上就有些不对劲儿了。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自我剖析,我开始上网查询,接触了很多网络上的新名词,也看到了很多像我一样迷茫的孩子,也有已经接受了自己的人发的帖子,这些故事有的充满了快乐和温馨,而有些则被名为“现实”、“家人”和“道德”的无形的山压垮。我想想我的家庭情况,实在是不敢和家里坦白,我怕挨打,但是更怕看到父母失望甚至厌恶的眼神。于是我决定好好的隐藏自己,哪怕多隐藏几年也好,我没有勇气面对别人异样的眼光,但是也不愿意抹灭掉真实的自己。
  那段时间唯一能让我开心的事就是每天都能见到她,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吃饭。穿一样的衣服,梳一样的发型,乃至于和她在一起上课都变得那么有趣。尽管她并不知道我对她抱有的心思。不过“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她也像大多数女孩那样,谈起了恋爱,是班上打篮球的男生,阳光,热血,最重要的是,他是男生,他们之间是一场正常的恋爱。那时候我的心情很低落,感觉失恋了,可我也明白我的“失恋”根本没人知道。可她忙着恋爱,顾及不到我的感受,再然后我的成绩一落千丈,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而我也无法向任何人倾诉,也就变得愈发沉默,故事的结局就是父母搬家的时候顺理成章的让我离开了这所学校,去了城市的另一边。开始了新生活。
  新环境新气象,我本以为到了新环境我会更压抑自己,没想到到了新学校才发现像我一样的人竟然不在少数。可能是那种同类自带的“雷达”吧,我总是能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得出谁是同类。而他们也在我来到新环境的第一时间分辨出我的存在。后来我就认识了很多同道中人,他们有男生也有女生,有还在上学的学生,也有已经步入社会的“大人”。不过他们都隐藏的很好,在其他人眼中,他们就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没有特别出色的外表,也没有异于常人的表现,相安无事,天下太平。直到毕业典礼的那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  基本每日一更,纯手打。。。木有存稿。。。。还要一边回忆一边写。。。请见谅。
 
  ☆、一记重击
 
  每个班上总有那么几对儿关系很好的闺蜜,她们形影不离,去厕所也要手拉着手一起去。这种让男生们接受无能的亲密行为在女生眼里司空见惯,全然不在意,因此班上的冉和灵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着她们的恋爱游戏。
  来这个新班级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她们了,两个人不仅是同桌,还穿的情侣装。那种根本插不进去第二个人的恋爱氛围让我当时直纳闷:新学校找对象找的这么明目张胆,老师都不管么?后来我才知道我误会了,人家根本不是早恋,人家是闺蜜!(而后来的事实证明,其实我才是正确的,班上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她俩真是一对儿!当然就算我知道了,也会保密的。)不过这不能怨我,看到灵的人都会犯和我一样的错误的。灵根本就是漫画书里走出来的男主角啊!她的头发剪得很短,细长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粉粉的薄唇,微尖的下巴,透白的皮肤,常常穿着白色衬衣和浅色的牛仔裤,一双板鞋永远那么干净,整个人瘦瘦高高的,打篮球很猛,笑起来还有一颗小虎牙超级萌!这不是男主角是什么?!抱歉。。间歇性吐槽属性又开启了。总之,自从去了新学校,我和她俩倒是处的关系相当不错,她们也以一种“前辈”的心态教育了我很多,受教良多。
  在前辈们的带领下,我度过了我的剩下的中学时光,就在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我们迎来了最尴尬的一天,也是那一天我真正明白了“人和人是不同的”这句话。
  事情的起因是班上有个单纯的男生喜欢冉,这件事全班都知道,问他他也很痛快的就承认了,可奇怪的是他从来不表白,看到冉经过的时候会害羞的躲开。而且冉和灵每天都黏在一起,几乎没有他插足的地方,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在意这件事了。谁能料到这孩子竟然攒了个大的等着我们。毕业照一拍完,大家就回教室收拾收拾准备回家了,我在搬桌子,视线的余光瞟到一大片红色,抬头一看吓了我一大跳,这个男生(以下简称炮灰男),穿着格子衬衣,还打了一个领结,满脸通红的抱着一大束红玫瑰,非常自信的冲着冉就冲过去了,然后开始表白,夸了冉一堆优点,还解释了以前之所以没能表白是怕耽误冉的学业云云。在他这么认真的告白下,冉迅速脸红,不过应该是尴尬造成的,因为围观群众太多了,几乎全班的人都在。。炮灰男告白后,询问冉的答案,冉不由自主的看向灵。灵也没有让冉失望,从两人中间挤进过,拉着冉就要离开。没想到炮灰男竟然推了灵一把,让她不要多管闲事,灵也不甘示弱的推了回去,就此,表白变成了打架,紧接着拉架人数增多,推搡间变成了群体斗殴事件,我们在场动了手的十几个同学都被带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
  班主任很生气,在毕业的节骨眼上整这么一出,让他有些下不来台。问起起因谁也不说话,最后全体被留在办公室写检查。接着班主任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办公室里有些沉默,谁都不说话。灵的嘴角挨了一拳,有些破皮,冉很心疼的拿出纸巾帮她擦。这时候炮灰男突然说了一句“恶心!你们两个同性恋真让人恶心!”
  像是一滴水滴进了油锅里,办公室顿时又炸开了,有些人上前阻止炮灰男,让他冷静点,别乱说话,有些人安慰冉,有些人却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灵和冉。我看到灵马上又要冲过去打炮灰男却被冉挡住了,她挡在灵身前,一下一下的抚着灵的手,让她冷静下来,然后转过身来,看着炮灰男,虽然她脸色有些发白,但还是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谢谢了他的喜欢,也坚定的拒绝了他。最后她冲着我浅浅的笑了笑,拉着灵走出了办公室。
  她们走后,还留在办公室里的同学开始议论纷纷,那些伤人的话一句一句的灌进我的耳朵,搅动着我的神经系统。我以前一直以为喜欢一个人是自己的事情,无论喜欢有些的是怎样的人,他有什么问题,其他人都无从置喙。可是现在听着他们肆无忌惮的辱骂着,指责着,昔日的同学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我觉得有些难过,也有些害怕,怕自己有一天也变成了他们炫耀自己非一般的中学生活的“笑料”。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下来,回忆暂告一段落,继续现在进行时,越瑟和何茹的进展又将如何呢? 敬请期待~~ *^-^*
 
  ☆、习惯,还真是可怕的东西啊
 
  “小越,我洗完了”不知何时,何茹已经洗完澡,挨到我身边,她的头发散发出我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也打断了我的回忆。
  “你坐一下,把头发先擦擦,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她在我身边,我无法集中精神。“恩,好。”她的乖顺让我感觉回到了过去。那时候的她也是这么的听话,我说什么她都无条件的说好,即便是最后要分开的时候,我说让她好好的去过正常的生活,她也全盘接受。
  取出剩下的米饭,在边上备着,三颗鸡蛋加盐加胡椒粉搅拌均匀,再加一点水,火腿、蒜苔切丁,葱、蒜切好。我和她都不吃姜,还是算了吧。锅里热油,先把鸡蛋炒出放在一旁备用,再把火腿粒、蒜苔丁煸香,最后在炒米饭,把配料都放在一起翻炒。炒饭的香气慢慢散开,腰上多了一双手臂环着我,我知道是她,以前她就喜欢这样粘着我,以前她还说想这样一辈子吃我做的饭,只是没想到她说的“一辈子”竟然那么短。短到我连从回忆里逃脱都来不及。
  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开,把锅里的炒米铲到盘子里,我还是妥协的伸出手拉着她离开厨房,回到客厅。炒米的香味很浓郁,但她的胃口却并不好。草草的扒拉了两口,就有些恹恹的拿着筷子戳着盘子里的米粒。虽然不再哭了,可是她的眼圈依旧红红的。
  “怎么吃这么少,吃这么点身体扛不住的,再吃点吧。”还是忍不住劝她,听到我这么劝她,她明显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我吃不下了。”“再吃三口!就三口。”“我真的就只吃三口哦。”曾经的对话又被我们说出。她的脸色也因为这熟悉的对话变得稍稍红润一点。然后满满的扒拉了三大口米饭,腮帮子鼓鼓的蠕动着,咀嚼着,噎到了。唬的我赶紧给她又倒了点水,这才把米饭冲下去。这明显紧张她的行为显然极大地满足了她,抿着嘴冲我笑。还是敌不过她,扯了纸巾给她擦了擦嘴,打发她去看电视,我收拾桌子。  
  回来的时候,她正龇牙咧嘴的梳着头发,她还是不怎么会梳理头发,每次沐浴完都会在梳理头发上花费很多时间,也常常没有耐性的薅下来很多头发,疼的她直哼哼,可是等下一次又会这么折腾自己。看不下去,把她板正,她自然的挪挪屁股,给我让开了点地方,然后点开了我刚刚暂停的节目。是RM,以前我们每周都会在一起看的节目。李光洙又一如既往地犯规,被金钟国“狠狠的惩罚”,着,她看的哈哈直笑,我在她身后给她梳理着头发,她的头发依旧修剪的不太长,刚刚及肩,烫着微卷的发型,因着她刚刚的“□□”,变得像一只鸟窝,我只能用手指一点一点的解开缠绕在一起的发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