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攻略对象已上线 作者:柒兮兮

字体:[ ]

 
    起床睁眼看到沉睡的某人 心情值+50
    刷牙索吻失败有点小失落 心情值-10
    吃着某人亲制的爱心早餐 心情值+20
    车上再次索吻失败不开心 心情值-10
    告别某人主动献吻好嗨森 心情值+50
    工作开始即将见不到某人 心情值-50
    中途某人路过探班送温暖 心情值+50
    #心情爆表#
    工作完毕依然没见到某人 心情值-20
    深夜加班不能回家好失落 心情值-30
    某人突然出现在片场应援 心情值+50
    #心情再次爆表#
    到家鸳鸯浴企图无情被拒 心情值-30
    洗完发现某人躺平等自己 心情值+50
    #心情max+++#
    综上所述#某人在的每一天都是情人节#
    ↓↓辣么萌辣么萌的作者菌真的不收藏一发嘛↓↓
    驯服凶兽哪家强 延续多年的单恋 萌萌哒专栏菌 傻白甜是种田的田内容标签:娱乐圈 甜文 情有独钟 网配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轻语,时霏 ┃ 配角:乔沐年,叶一舟,羽甜 ┃ 其它:双向暗恋,甜文,宠文,傻白甜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 持续施肥放心吃之 蠢
    文章进度:已完成
    全文字数:291647字
    
    第1章
    
    将扎成马尾的辫子打散,对着电梯间的镜子拨弄头发的时霏极力扯出一个职业化的笑容,披着头发感觉似乎成熟一些。脸上虽然化着精致的妆容,却依然难以掩盖未脱的稚气,娃娃脸的人说得好听是冻龄,在上司和合作方眼里则被称为不靠谱。
    毕业三年,在家待业三年,在母亲即将撩扫帚赶人时,时霏通过大学时的小伙伴进入一间不大不小的经济公司,成为见习经纪人一枚。作为菜鸟中的战斗鸟,时霏的表现简直可以用感人来形容,签了几个训练生陆续被淘汰,硕果仅存的一个在出道前夕被换人。新人培养不顺畅,对外接洽方面也没有进展,不少明明就差盖章签字的通告,莫名被通知不用再见。
    反观同时期进公司的其他人,不少人手下的艺人已经独当一面,成为公司不可或缺的人物。而一起进公司的室友郝萌,虽然同样没有发掘有用人才,却成功向编剧转变,公司自制剧本里都有她的名字。
    再签不下一个合同就打包走人公司不养闲人,这是时霏进入公司第三个年头得到的最后通牒。手下没有一名出道艺人,没有独立谈妥过一份通告,连训练生都是小鸟三两只,时霏觉得自己混得真是惨惨的。然而世道艰难,就算拿着基本工资,至少能养活自己,尤其是在母亲明确表明不会再给自己接济之后。
    对着镜子拍了拍脸,默默对自己说了声加油,时霏进入电梯,按下楼层号。
    位于20楼的蓝山传媒,从注册到启动不超过五年,却是现今业内数一数二的传媒公司。从影视制作到广告拍摄,自制戏剧到综艺通告,有独立的网络电台和收费频道,业务领域概括极广。谁曾想,一个办公区域只有一层楼,听上去毫无特色,资历也只有短短五年的传媒公司,居然是业界中流砥柱,各种光辉事迹历史资料能填满整整一册a4纸。
    最重要的是,蓝山的剧本和通告总是出奇制胜,从十代学生仔到六十代退休工,有各种选择供各个层次的受众群体挑选。换句话说,如果自己的艺人能被蓝山传媒看中,平步青云只是时间问题,而时霏这个经纪人,也能从人人轻视的老菜鸟,变成慧眼识珠的新晋经纪人,分分钟名利双收。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蓝山传媒四个烫金大字在射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刺得时霏一阵头晕目眩。透过落地玻璃看向里面,目光所及之处每个人都在忙碌,能干且老练。莫名一股自卑的情绪涌上心头,一面玻璃仿佛隔绝了一个世界,里面的人成熟精炼,自己即使精心装扮,依然像是孩子玩着过家家一样幼稚。
    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无视如雷的心跳,时霏向前台走去。
    据说蓝山旗下大导演乔沐年近期有一部电影要开拍,虽说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样,传闻当下最炙手可热的某天后愿意零片酬甚至带薪入剧组,某新晋影帝也表示对此剧很有兴趣随时能排出档期加入。即使不知道消息真伪也没有具体点名,能凭空放出这两个震撼的消息,也绝对能猜出此剧绝对良心精品之作。
    而且就时霏看来,蓝山之所以有今天的成绩,土生土长的乔沐年功不可没,至少在电影版图中的江山都是由乔沐年打下。一年三部电影的高产量完全没有影响质量,偶尔还抽空拍个广告大片,乔沐年从一个小小的摄影助理变成大导演,在业内不可谓一个奇迹,却也是得益于蓝山给的机会。
    蓝山和乔沐年相互依存,所以打上乔沐年标签的东西,即使混个几句台词的配角,也是能拿出去说事的资本,要知道乔沐年是出了名的强迫症,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别人,都是高标准严要求,不少大牌被他气得一边喝凉茶一边拍戏,只为了借助乔沐年出品,以影视奖项提名的身份走上红地毯。
    时霏的目的很明确,找到乔沐年的制片人,软磨硬泡毫无节操的求下一个角色给自己签下的练习生羽甜,毕竟这是这孩子跟着自己的第三个年头,经历过出道前夕被换角依然毫无怨言的留在了公司,等待下次机会。
    虽然嘴上不说,时霏没少见羽甜训练结束一个人在漆黑的训练室里暗自抹泪,尤其是年纪越来越大,因为当艺人的梦想几乎放弃学业,也放弃了和同龄人一样课后闲暇玩耍的时间,每天训练室学校家里三点一线。尤其是看着后辈们陆续出道自己却没有动静,任由谁心态再好也很难忍受。
    在同期训练生中,羽甜的努力和实力有目共睹,却因为某些原因一直被搁置,没有强硬的背景或者财力当后盾,这让时霏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把自家艺人挤走的人们,无外乎关系户和带资进组,明明不是自己的原因但必须背锅,这却是现实。
    在羽甜十八岁生日前,将一个机会作为礼物送给她,这是时霏长久以来的心愿,也是目前必须完成的事情,否则继续失业,羽甜也将继续沉浮在大批训练生中。
    “请问您有预约嘛,公司规定必须先预约您才能进去。”前台小姐第三次的询问,把时霏从神游中拉回现实。
    “有的吧,我之前和吴添主任打过电话,我肯定在约见名单上。”时霏回答得有些心虚。吴添这个名字是时霏临时瞎编出来的,似乎在乔沐年的某部电影的职员表上看到过这么个人,至于电话什么的,大概只有在梦里才能知道并且打通。
    “吴制片的访客嘛,请告知您的名字,我这边需要查询一下。”瞎掰成功,前台小姐一本正经的敲着电脑。
    “呃…”名字,是个大问题,时霏一时语塞,查询不到一样进不去,更别提找那个所谓的吴主任。正当时霏一筹莫展眼睛乱瞟时,一名工作人员抱着一堆东西从自己身边匆匆走过,怀里一本剧本一样的东西封面上写着一堆名字,隐约看清楚一个,时霏小声说,“我是夏轻语。”
    “啊?”前台小姐瞪大眼睛,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来人。腹诽这家伙是疯了嘛,这年头居然有人敢自称是夏轻语,难道自己的眼睛长得特别小还是脸上贴着盲人两个大字,那可是这几年火得不要不要的天后夏轻语哎,她怎么敢冒充!作为女神的脑残粉真是叔叔和婶婶都不能忍,前台妹子决定怒瞪以示抗议。
    “…的经纪人。”自知失言的时霏心虚的补充。从前台小姐的表现看确实是有夏轻语这么个人,而且人家还认识,估计是个不大不小的角儿,不然自己怎么也觉得耳熟。
    “经纪人?”前台小姐疑惑。天后来了这么多次,连助理小跟班都没带几个,经纪人这种东西更是见所未见,难不成是最近新招了一个,怪不得完全不认识了。天后居然找了这么个看起来就很不靠谱的经纪人,前台小姐表示不开心了,这样的人能录用,只怪自己没有渠道收到消息,不然自己也去应聘一个。
    “嗯嗯,我是夏轻语的经纪人。”时霏点头。心里默默分析当前的情况,目前似乎没有被识破的危险。
    “这样啊,夏小姐正在乔导办公室,进门左手边顶头那间办公室。”说着,前台小姐将时霏的个人信息做了简单登记便放行了。
    走进蓝山传媒的办公大厅,里面忙碌的气氛让时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寻找那个叫吴添的制片主任的办公室。自己今天运气真是不错,这么容易就混了进来,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抚着逐渐恢复平静的小心肝,回想起前台小姐说的话,见鬼的夏轻语居然直接同乔沐年勾搭上了,目测是自家羽甜的竞争对手之一,自己也要抓紧时间了。
    围着20楼所有办公室绕了一圈,时霏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大无神看不清路,居然没有看到一个办公室门上挂着吴姓的人。另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蓝山传媒果然不走寻常路,连制片主任这么重要的人都坐在大厅和大家一起办公。
    改变查找路线,时霏在离乔沐年办公室不远的墙角边发现了插着吴添名牌的桌子,一个看上去略显壮硕的男人正趴在桌上思考人生,俗称打盹。
    “您好,请问您是吴制片吧,我是日月星的时霏,这是我的名片。”出于礼貌,时霏在坐下之前先自报家门。
    “日月…星?”打盹的男人似乎没有预料到会被突然吵醒,思维明显慢了半拍,接过时霏的名片看到见习经纪人五个小字抿嘴一笑,态度变得傲慢,“我们和日月星似乎没有交际。”
    “是这样的…”
    “坐下说话。”吴添粗暴的扯了张椅子打断时霏的话,示意时霏在自己身边坐下。这小经纪人长得不错,略施粉黛的样子胜过很多小明星。
    
    第2章
    
    椅子摆放的位置很微妙,坐上去稍有不慎就能顶着对方的膝盖,造成一种故意勾引的假象。无奈有求于人,时霏只能假装毫无心机的坐了上去,坐姿端正得像在小学课堂上。
    “说吧,什么事。”制片人的手顺势搭在座椅靠背上,成功在两人之间圈出一小块空间,一副生人勿近熟人勿扰的样子。
    强忍着心底的悸动,时霏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把持住,这可是事关饭碗的大事。
    “听说您和乔老师最近正在筹备新片,我们公司旗下有位很有潜力的新人,如果能受到您的点拨,那真是三生有幸。”时霏极力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摆出谦逊的姿态。
    “好说好说。”吴添脸上绽开一朵满怀深意的菊花,整个人侧过身子面对时霏。
    几乎能感觉刚睡醒略带腥味的口气射了自己一脸,时霏尴尬得想直接起身落荒而逃,明明已经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几年,衣冠禽兽也见得不少,依然不能习惯这种场面上的交际。而且最近某种迹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比如一有男人靠近自己就想逃,再离近一点就会有种难以遏制的摔东西砸人的冲动,毕竟这么些年看到的都是男人丑恶的一面。
    无论台前幕后,只要和男性搭上边的生物,几乎都是表面衣冠楚楚背后满目苍夷,连公司楼下公园里散养的那只公狗,都一天几个伴的换。别说相信爱情,连异性都不能好好相处的时霏表示,初恋还在的自己吃了这么多年狗粮上瘾了,就不换了吧。
    内心叹气一声,不能折腾人家只好折磨自己,时霏紧紧抓住座椅扶手,企图把自己钉在凳面上,被摸一下也不会少块肉,少块肉权当减肥,虽然自己真的不需要减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