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影后gl 作者:柳自寒

字体:[ ]

 
 
娱乐圈的经纪人都有一个最初的目标:带出一个影帝/影后或者歌王/歌后。
往往,由自己完全经手的新人会让成熟的经纪人觉得更加富有挑战,
也更有在娱乐圈说话的权利。
 
林清越也不例外。
 
不管是初踏娱乐圈的新人还是混迹已久的艺人,
她们的终极努力是除了红透整片天外得到那个至高无上的加冕,
成为公认的影帝/影后,歌王/歌后。
 
柳清鸢是个例外。
当火红的嫁衣变成洁白的长裙,
她在将军府院的井里解脱,
在高楼林立的繁华都市“重生”。
 
她成了她的艺人,
摒弃了旧时的一切,
层层蜕变,步步煎熬,
只为了完成她要的终点。
她说:我从来不想是影后,
我只想有着最平凡的幸福,握着最喜欢的人的手。
 
她说:我失去了即将完成的终点,而你重新成了我的事业。
无论如何,我会让你站上最瞩目的顶峰。
 
本文为专一,纯属脑洞,如有雷同,实为巧合。
 
 
内容标签: 娱乐圈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清越,柳清鸢 ┃ 配角:陆小然,秦橙,苏梦颜 ┃ 其它:其他炮灰,坚决踹飞
 
    第1章 NO.1梦回
    
    一张大红盖头,一轴红线绕裹。
    鞭炮噼啪炸开,声音自街头传至巷尾。唢呐声热热闹闹,一路随着迎亲的长龙出了知府的府邸。街道已经肃清,几个扎着小辫儿的孩童挑着没点亮的小灯笼在路中间唱着童谣,直到有大人过来把他们撵走,迎亲队伍继续欢欢喜喜的迎着喜轿随新郎官儿回府。
    她就坐在轿子里,手里缠着那一团解不开的红线。
    四个轿夫脚力惊人,稳稳的控制着轿身,没有丝毫颠簸。她丢了魂儿似的倚着轿身,睁开眼睛,明艳的大红刺痛了她的眼睛。她又哭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喜轿稳稳的落了地。她知道,一辈子的命运恐怕成了定局。
    绣着成双成蝶的喜红轿帘被掀开,气宇轩昂的新郎官儿挺起胸膛,摆正了头上的帽子,再去依着喜娘的吩咐,扯着红线的一端,把她从凄苦中拽进了另一个冰窟。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她的耳边是老管家洪亮的声音,等到喜娘把她牵进新房等待新郎官儿过来,她的心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安稳。“沈郎。”两行清泪滑下,她攥紧了手里的红线,心如死灰。
    外面是热闹的酒宴,屋里的她突然有了轻生的念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她对不起双亲,也怨他们生生的扯断了自己的姻缘。谁说两情相悦就要门当户对。她扯掉了头上的大红盖头,甩开了那一轴缠绵的红线。
    什么知府千金,她不要;什么将军夫人,她受不起。她要的,不过是和倾慕之人相好到老。哪怕他只是个刚刚考取功名的秀才。
    “新娘子,你这是要去哪儿!”
    屋子里是两个喜娘慌张的呼喊,她一路在不熟悉的将军府邸放肆奔跑,几次被拖地的裙摆绊倒,她忍着满身泥土,在刚下过雨的泥泞里不停歇的逃着。前面是看不清的道路,后面是被惊动的家丁和喜娘。她自知不能逃脱,终究在井口停下,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
    夜风阵阵,落地窗帘随着凉爽的微风轻轻扬起。
    漩涡般的噩梦悄然退去,快的叫人抓不住痕迹。她睁开了眼睛,微弱的灯光自客厅的方向透了进来。她转了个身,偌大的床上,只有她规规矩矩的躺在其中的一边。“沈郎。”她摇了摇头,说服自己放弃那漫长无望的可能。
    “伊人远,相思苦,几番离别,不忍盼归路。十年相思百年渡,百年相思不忍顾。”又一声叹息,她坐起来把及腰的长发用模样朴素的橡皮筋扎起,小心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过了会儿,大概是始终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她踮着脚走出了公寓里唯一的卧室。原来,客厅的灯并没有被打开,那隐约透过来的灯光,是阳台的暖灯。
    一个女人在那儿。她慵懒的倚着栏杆,望着外面的斑斓灯光,独自喝着浓醇的咖啡。
    女人穿着宽松的衬衫,刚好遮住她细长的大腿边缘。她的头发刚刚烫过,每一卷波浪都尤其的细致。女人的五官精致且细腻,尽管美的并不惊艳,却极具古典的韵味。今晚的月色不错,女人望着星星点点的天空,深邃的眸子看不出情绪。
    “林姑娘。”她轻轻走到了女人的身边,带着一丝腼腆,小心的窥探着女人脸上的表情:“这么晚,姑娘还不歇息吗?”
    女人似乎很早就发现了她的存在,听到她又称呼自己‘林姑娘’,难免皱起了眉头。“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这里不是你生活的那个年代,直接叫我清越就行。”女人把手里没喝完的咖啡递了过去,并没有在意这是她刚刚喝过的。“嗯?要尝尝吗?味道不错。”
    浓郁的咖啡味随风飘散,她接过林清越递过来的咖啡,看着杯沿处留下的咖啡渍,脸颊微微发烫。“我,刚来这里不过几日,所以总是改不了那般习惯。林,不不,是清越。这是什么茶?瞧着颇为古怪。”她尝试着抿了一口,只觉酸涩浓苦,当即皱起了眉头,把咖啡递还给林清越:“好苦。”她抿着唇说。
    见她眉头深锁,林清越笑了起来。灯光微暖,将她的侧颜映的稍显迷幻。“这不是茶,是咖啡。”她轻轻晃了晃手里的咖啡,丝毫没有忌讳它有没有被别人的唇碰过,端起来又喝了两口。“咖啡这种东西,提神醒脑。像这种黑咖啡,醇香味浓,是种不错的享受。”
    “我,我喝不惯。”她追逐着林清越的动作,把手放在栏杆上面。高楼下面的车笛声隐约传来,她望着这座城市的夜景,霓虹闪烁,点亮了她眸子里的光泽。“想不到,这便是百年之后的光景。若放在旧时,当可媲美仙境。”
    听了她的话,林清越不可置否的勾起了唇角,不像在笑,又似是笑。“百余年的变迁,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怎么可能想象呢?人生数十载,哪里经得起百年的沧桑轮变?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既然因为命运出现在现代,就该习惯这里的生活。”
    遇到她之前,林清越是名副其实的唯物主义者,她从来不信所谓的穿越时空,更不相信神明的驱动。直到把她带回家,林清越相信了缘分,也相信了小说里的穿越的说法是真实存在的。“柳清鸢,清越清鸢。我们俩的名字,如果不认真区分,还真是挺像的。”她看着身边的人,随手抹去她脖间的碎发,“我说过,你是古代人这件事,是天大的秘密。千万不能被其他人知道,任何人都不行。本来,你连我都不该说的,既然说了,我会替你保守秘密。”
    她没有过多的思考,只是非常听话的点了点头。“我并未想过太多,方才对你透露全盘。你也说我们有缘,我名唤柳清鸢,而你是林清越。咱们的名字,当真像极。不过我也知道,你是好人。”她的语调轻柔温软,像一片不起眼的绿叶,在湖水中浅浅摇曳。
    “我不是好人。”林清越喝光了杯子里最后的咖啡,望着她的时候,时远时近,抓不住应有的情绪。“这段时间,我会尽快让你习惯这里的生活。你的身份证会在明后天办好,到时候就可以把合同签了。”
    柳清鸢对她的话懵懵懂懂,目光里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疑惑。“合同?”她抿着唇,轻轻疑问:“那是什么呢?”
    “嗯…”林清越短暂的思考了一会儿,做出了自己的定义解释:“合同,就是你们那里所说的契约,和卖身契有些相像,又并非没有自由和利益。换言之,它比卖身契不知好上多少。详细的,我会在合同里做出完整的描述。放心,这份合同对你没有坏处。签了它,我将带你走上明星之路。”
    “明星对我不重要。这份合同,我会签的。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让我当牛做马,也是应当。”柳清鸢小心的握住了林清越的手,看着她,满脸的诚意:“你是唯一一个知晓我秘密的人,我相信你。”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还是说,古代人,都这么单纯。
    林清越不可置信的望着柳清鸢,试图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丝破绽。可是,结果是让林清越失望的。四目相对,她仿佛回到了最初遇见柳清鸢的那个晚上。
    那个大雨磅礴的,悲伤的夜晚。
    
    第2章 NO.2情断
    
    那是个最开始只有冰雹的夜晚。
    沙砾大小的冰雹噼啪的落在城市的每个角落,打痛了行人的脸,打响了来往的车辆。冰雹消失以后,接着是豆大的雨点。行人们匆忙的在路边招呼着迎来的出租车,实在打不着车的,拔腿在雨夜里奔跑。
    这样的天,对每个商家的生意都是一种挑战。
    冷清清的酒吧里,林清越坐在最里边的角落,低头咬着杯子里的吸管。她的对面坐着一个打扮怪异的女人,哪怕在如此昏暗的空间里,她还是用墨镜和口罩遮掩着自己的面容。女人的面前放着一杯加了朗姆酒的冰咖啡,她偶尔用小勺搅动咖啡,等冰块全部融下,却把咖啡推到了桌子中间。
    “我已经和星娱那边儿签了合同,至于盛皇这边儿,既然合同已经到期,我也不打算续签。清越,我们分手吧。”女人靠着舒适的皮靠背,借着柔和的灯光,望着林清越没有表情的脸:“你带了我那么久,从刚出道到现在,我很感谢。至于感情,到此为止好了。我需要更大的舞台,你给不起,盛皇更给不起。”
    分手这个词在情侣之间总是最绝情的结果。
    林清越似乎早就对这个结局有所察觉,她努力克制着心底的痛苦,却掩饰不去眼底的一抹悲伤。“挺好的。”她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冰冷而绝然。也许,经纪人本来就不该和自己的艺人恋爱。这是圈里的忌讳,尤其是两个女人,如果被发现,失去的将是两个人的未来。
    桌子中间的咖啡酒被林清越一饮而尽。“小颜,希望没有我,你可以走的更远。”她招呼酒保过来,示意他换一首歌曲。
    “您有想听的歌曲吗?”酒保微微弯腰,视线扫过林清越对面的女人,见她的打扮过于遮掩,心里不禁猜疑。
    林清越看着对面的女人,抬手归拢自己的发,说:“苏梦颜的新歌,归去莫回来。”
    苏梦颜,这个几乎街知巷闻的名字,她是大红大紫的代言,也是票房的保证。她是大部分男人的梦中情人,也是女人们所向往的偶像。有关她的新闻,永远没有情感的话题。所以,她是清纯的玉女,是大众眼中的神仙姐姐。
    然而,只有她自己清楚,她不是没有感情,而是她的感情,没办法暴露在阳光之下,更不可能被媒体和粉丝知道。
    酒保依着林清越的要求换了歌曲。听着酒吧里播放的略带伤感的歌曲,林清越对面的女人不禁出神。她似乎在回忆着某些深刻的片段,连呼吸都带着微痛的悲伤。“我一直都不知道,你会喜欢这首歌。我以为,你会更喜欢我新专辑的另一类歌。”她不遮掩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是的,她是苏梦颜,由林清越带领成长的天后巨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