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凡尘不做仙gl 作者:花子焚(上)

字体:[ ]

 
仙界爱美成癖的九一尔上仙千算万算都没有想过一天会灰头土脸出现在凡间,重伤得一姑娘所救,于是仿效古人,以身相许,可耐姑娘不吃这一套……兮成柒看着面前走投无路的上仙,就脑热的给带在了身边,这不需要点报酬吗?于是,她扑倒了九一尔,强吻,强抱,强各种...“唔!
救命啊!”九一尔捂脸
 
兮成柒:为何配角都在啪啪啪,我的戏份怎么没有
作者君:你家攻君太猛烈,怕你承受不住
九一尔:我的设定不是高冷吗,怎么变得这么呆萌
作者:因为你家小柒喜欢重口味
猪脚:我们要罢演,呜呜呜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九一尔兮成柒 ┃ 配角:莫翎宁裁尘嗷布喵 ┃ 其它:逗逼
 
 
 
 第1章 兮成柒生气了
 
    仙界规:“仙凡不可恋,仙魔不可恋,仙妖更不可恋。”
 
    “这仙界这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吗?”一个酱油仙看着刚出来的仙条规定,拂袖而去,而一旁的另一个酱油仙看着仙界规的另一处,顿时脸都黑了,“仙与仙不准谈恋爱,违此规定,打入凡间,万劫不复。”
 
    看着一个个酱油仙生无可恋的离开这伤心之地,莫翎抬头望望天,大叫:“苍天啊!多少年了,我还是单身,你这是逼我出柜啊。”
 
    自从颁布这条规定来,几百年来仙界相安无事,可是,问题早不来,迟不来,可是还是来了。
 
    “就问你最后一句,兮成柒这个人,你爱与不爱”,吾爱紧盯着在一旁已经傻笑几日的九一尔,径直走过去,挡在那人面前,问你话呢!
 
    “别给我装傻,还有一日,你若是这般下去……”摇晃了那人的肩膀,可是那人偏偏不理自己,顿直飞毛腿飞了过去。
 
    “不……”瞧也没瞧眼前摇晃自己的人,“疼,干嘛你”,好聒噪,好想踢飞这人。九一尔心中这般想,却没有实质性的动作。
 
    瞧着面前要死不活的人,抬眼,却看到一影晃了过去,那不是……”
 
    躲在一旁的兮成柒的指甲早已侵入手心,原来还是那般,一瞬间眼睛失去了天地繁华。失态的走出了这个地方。
 
    “成柒,没事吧!”回来的花子焚便看到一脸失神的兮成柒,漫无目的的在此处转悠了许久,急忙走过去,焦急的抓住了兮成柒。
 
    “……没事。”兮成柒垂下眸,无声的扳开了花子焚的手。
 
    看着走得踉踉跄跄的兮成柒,想着去扶她,却看见迎面走来的吾爱,刚准备去问。
 
    “让她们俩静一静,情这种东西让她们自己去悟”。吾爱含笑着看着刚回仙界的人,调笑道,你家的小家伙去哪里了,今日怎么没粘着你。
 
    还未睡醒,懒着呢!虽说的是责怪之意,唇间那抹笑意却充满了宠溺,可是,你说,“九一尔和兮成柒俩人怎么……”
 
    “明日只会见分晓,他们俩人看缘分……”
 
    “你不去阻止他们,还想着戳和,你就不怕,司法治你个疏忽之罪。”花子焚点了点头,瞧着那人。
 
    “那我等着他来治我的罪,如今我也要去寻我家那位了,”便先行一步。
 
    第二日,天庭之上,司法莫翎瞧着眼下那位天资绝色之女子,如今怎么几天未见,便成了如此沧桑,看了看时日,咬了咬银牙,又要当一回绝情之人了,这身份果真碍事的紧,自家那位似乎很讨厌自己的身份,特别瞧不起,不过该有的威严还是要做出来。
 
    “来人,五棘邢台开启”。闭上了眼睛,不想让人瞧出眼中的不忍心,却忽闻一声音,顿直睁开了双眸。
 
    “莫翎,你敢动她,以后你就给我睡床榻”。如此直白的声音,一听便会看不了,那人便是自己一直纠缠的宁裁尘,紧了紧袖里握紧的手,淡然无情的话从嘴里出来。
 
    “宁裁尘休得胡闹,下去”。威严不失分寸,却半点也不给眼前人机会,哪怕自己很喜欢,仙界有的东西却是不是自己能动的。
 
    “不下去,放人,她没错,为什么责罚……”宁裁尘决绝的望着执行台的人,丝毫无半分惧怕之意。
 
    莫翎有点招架不住宁裁尘的眼光,移开视线,用沉默来掩饰不忍的心。
 
    “如果是我在这里,你是不是也会毫不留情的罚我”宁裁尘才不管什么天地之道,仙界之规定,声声质问着上面那人,想将那人逼入绝境。
 
    “胡闹,来人,将这人带下去。”显然莫翎是动了怒火,只有自己知道,其实是怕自己狠不下心来执行下面的任务,而对自己生的闷气。
 
    第一棘邢,天雷之怒,立即行型,闭上了双眸,看见被带下去的那人决绝的背影,也许这次这人真的是生自己气了。
 
    天雷愈积愈浓,汇集成手腕粗的大小,齐刷刷的穿入兮成柒,所有人都以为这人怕是要毁了,唏嘘不已,却都在抬头的那瞬间都震惊了,因为邢台上却空无一人。
 
    “人呢!”所有在场的人都在相互的问着,却无一人知晓,究竟发生了何事。
 
    “对啊!人去那里去了。”莫翎瞧着棘邢台,喜优参半,人是走了,可是自家那位可麻烦了。
 
    “你个傻女人,不是那么聪明吗?怎么不躲,为什么不躲啊!九一尔匆匆忙忙赶来邢台那瞬间,看到那女人后,什么都觉得不重要了,尤其看到那天雷之刑快要贯穿那人的时候,心突然静止了,感觉一切都不重要了,立马将早就准备好的万物控制,将那女人带离了邢台,奔向了凡间。
 
    “躲什么,你不是会来吗?还需要做那傻事吗?兮成柒望着那人,用手擦去那人眼旁的泪水,盯着那双秋波,说道。
 
    “你就不怕我不来,那么信得过,不怕万一……”
 
    “你不是来了吗?这下我可要好好和你算一笔账”放在九一尔脸上的手逐渐往上,兮成柒越来越低,眼睛一直看着九一尔的眼睛,唇慢慢贴上了九一尔的唇。
 
    九一尔呼吸逐渐有些困难,九一尔轻推了推还在纠缠自己舌头还不肯放开的兮成柒,好不容易挣脱开那人的怀抱,喘着气,还不忘瞧了瞧四周,没看见什么人,轻呼了一口气,缓了一下。
 
    “什么呀!对了,花花约我去喝茶,有事晚上在说,先走一步。”九一尔满脸通红,不敢在此地呆片刻,怕眼前的女子兽性大发,把自己给……”想了想也觉得可怕,随意搪塞了一个理由,便准备伺机而动。
 
    “想走,今晚你在下,我在上”瞧出九一尔打得小九九,不客气的说道,就这么说好了,晚上异阁等你。
 
    “不要”,连忙摆了摆手,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片刻。
 
    “你说不要就不要,今天可由不得你……”话可给你说到这里,若是定时没瞧见你这人,意味深长的看了那人一眼,便不做停留,走了。
 
    那晚,红烛摇晃,床榻上俩人,卧榻而眠,十指相扣,“小柒,我们约定三生怎么样。”
 
    “三生,怎么够,生生世世你都是我的。”
 
    “那……”
 
    以前我穷尽所有来逃离你,
 
    现在我穷尽所有来追上你。
 
    话说,故事是从这里开始的。
 
    在人间是这样,死后会经历鬼门关,黄泉路,奈何桥,忘川河,然后步入轮回。
 
    有人讲过凡间一个凄美的故事,是这样,
 
    一个人与相爱之人约定,他们不喝那孟婆汤,要生生世世不相忘,二人若谁先死,要在奈何桥上等着另一人,然后携手跳入忘川,千年后带着此生的记忆轮回转世。
 
    仙界的姻缘阁仙主看着那对青釉色的青果,暗叹道,“轮回几世,你们千百次的回眸,也许终有再见之机,可是若是做为仙者,你便只能无心。
 
    仙界的人拥有着令人眼馋的长生不老,与世卓绝,拥有百余世之感,却无半世之情,因为一旦当上仙的那刻起,便会被吾爱封印情根,只是封印的尺度也将据人而异。
 
    吾爱是谁,想必仙界之人都如雷贯耳,她是月老的徒弟,月老轮回转世多年,去偿还那一段他曾经错过的爱情,在凡尘俗世中,若要再次的突破“情痴”一关,若要再次重回仙界,那么月老就得彻底抛弃情爱,也就是再次将那位女子伤的体无完肤。
 
    奈何月老在仙界每日守着那些红绳,一根绕一根,拴住了多少人的遇见,剪短了多少人的离别,可是几千年来,自己却在这里等着,看着,望着,别人的爱情被自己一手促成,可唯独自己这一生赢得了情王称号,奈何自己却终身无情,不是不爱,是自己无法爱。
 
    吾爱,是月老给他徒弟起的,也许大家随意一想,便知是我爱,月老一直在思考,这么多年来,他真的爱过吗?他有一天终于堕入了凡尘,据仙界传言,月老入凡尘的那天,有一个孟姑娘也去阎审判哪里,提交了申请,据说是真是假,无从考证,孟姑娘走的那天,听说奈何桥岸俩边,彼岸花开得正盛,看着孟姑娘的背影,判官摇了摇头,这些年苦了这个丫头,在这个鬼地方一呆便是千年,那个喜欢她的那个榆木疙瘩,不知道今世是否开窍,这俩人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果真是天生一对,罢了罢了!让她们年轻人自己去追寻,还是回家看媳妇要紧,话还没说完,就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
 
    月老这一走,便是凡尘多年,于是姻缘阁便由吾爱接管,在仙界这几百年,吾爱除了封印情根外,就在情谷终日的忙碌着什么,没有人过问,也不想去问,找她不是封印就是封印,谁那么无聊去找虐呀!这样也好,无人也罢,天天如此,在哪里拆着什么,不觉厌烦的做着这些,从来没看到她脸上出现过厌倦,就在那里弄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