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卿若不娶,何以家为(gl) 作者:君下蔷薇

字体:[ ]

 
文案:
霸道总裁的柔情之路,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此生相守。
一面新时代的彩虹旗冉冉升起【HE】
本文已完结,新坑《我以龙的名义守护你(gl)》,慎入,狗血!作者完全本着挖坑自填的信念码字。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女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歆浅宁,南宫棋爵(叶之棋) ┃ 配角:随蓝兮,南宫凌凡(叶之凌) ┃ 其它:gl,总裁,甜宠
 
 
  ☆、第一章
 
  五月的天气乍暖还寒,习习凉风抚上脸庞令人好不惬意,吃完晚饭,太阳并没有全部落下,迎着余晖坐于沙滩旁,与爱人携手共品一壶好茶,看那潮起潮落,心与远处的海鸟踏云飞翔,听那浪拍礁石、风吹树叶的合奏曲,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
  可这番宁静却被远处赛车的轰轰马达声打破,七八辆各色跑车呼啸着穿越金色的黄昏驶上沙滩,溅起层层沙浪。而遥遥领先的是一辆紫色的法拉利,高调的车型,炫酷的车技,引得周围人不住地观看,心惊之余忍不住发出阵阵赞赏的惊叹。
  如此对比之下,其他的跑车便失了光彩,速度纷纷在沙滩上降了下来,行驶得颇有些吃力。
  “啊,大姐的车来了,第一,又是第一,哈哈!”一个身着蓝色T恤胖乎乎的男生高高挥舞着手臂呐喊道,在场的所有人都闻言站起身来举目张望,立马有人欢喜有人忧,场面分明。
  紫色法拉利轻轻松松一个漂移转过弯道驶过终点,在高调的欢呼声中,车门缓缓向上推启,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条修长白皙、令人垂涎的美腿,银色的高跟鞋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这是位女子,一头淡酒红色大波浪的头发在阳光照耀下显得狂野,配上那精致的身材又不失女性阴柔之美,一副棕色的墨镜遮去了大半的脸,加上一袭黑色中袖风衣更是显得神秘莫测。
  “大姐,大姐,大姐.......”场上响起了一致的欢呼声。
  “嘿嘿大姐出马就是不一般,把那些所谓的高手通通甩了不知道几条街。”胖乎乎的男生凑到这位女子跟前毕恭毕敬地递上一瓶水,十分得意地望着其他黑道组的人:“我们大姐可不是一些小喽啰就能比的,我们伐道组也不是一些鱼龙混杂的小组能比的....哎哟。”
  正当他得意洋洋说得带劲的时候,被倚在车门上休息的女子打了个爆栗。
  女子理着秀发,带着难以捉摸的眼神低声呵斥:“大龙,谁是你们大姐啊!”
  胖胖的男生浑身一颤,被女子凌厉的眼神一吓,浑身猛地一震,试探性地小声说:“大姐...大姐就是您.....”
  “恩?!”女子似漫不经心的一声,浑身却透着一股不容侵犯的气场。
  胖胖的男生这次连她的眼神都不敢看了,心一横说:“茌老大的女朋友,就是我们的大嫂,但是茌老大说您这么年轻,叫大嫂委屈了.....”
  “茌.....迟..”女子几乎咬着牙吐出了这两个字。
  其他的人见状纷纷不敢说话,在这片区域敢如此喊他们老大的名字的人,恐怕也就她了。
  此时所有的车辆都陆陆续续赶到,赛车手都像只落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不敢直视他人。
  其他组的老大除了露出凶狠与不甘的眼神也不再多说一语,哪怕被伐道组的人羞辱,也只能忍气吞声,本来就是他们迎风堂伙同着黑井组、尖扇组一起来挑衅伐道组,想着给日益壮大的伐道组一击羞辱,没想到遇到了一位赛车高手,顿时脸上无光,带着一伙小弟气冲冲的离开了。
  唯独茌迟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远远的喊道:“各组老大走好,有时间再到茌某这儿喝茶,哈哈,茌某必定好生招待。”
  一个爆栗打上茌迟的头,跟刚刚胖胖男生的遭遇如出一辙。
  “哎哟好疼,你个小魔头要干嘛!”茌迟捂着脑袋躲得远远的,避免再遭遇毒手。  
  场上的小弟各个见怪不怪的见势散开了,从十六岁出来独自闯荡江湖的茌老大别看长得跟个白面小生,天天笑呵呵的跟个弥勒佛一样,做起事情来在黑道里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如今二十九岁的他便坐到该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黑组老大,除了最顶上黑帮老大外,与迎风堂、黑井组、尖扇组平起平坐,甚至有超越他们的趋势,就是这样的一位男子,也只有这位不知来历的女子能治得住了,大家不把她往大嫂身上想都难。
  “没事,就是提醒你该谦虚一点。”南宫棋爵露出一个优雅的笑容:“还有,你再乱说我是你女朋友,我就要揍你了哦,我可不想跟你们黑道混到一块去。”不然被她爷爷知道了还不乱棍打死。
  “好了小祖宗怕了你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茌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凑到紫色法拉利跟前,眼睛里闪着光:“对了小祖宗,你这车到底是不是法拉利啊,这个型号的车子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你说,是不是请什么高手改装过了,要不引荐引荐,正好我也有辆法拉利.....”
  南宫棋爵揉了揉脖子,缓解了一下酸痛,她经常赛车赛马,久坐捯饬电子设备,导致经常腰背脖子酸痛,等轻松了下来才道:“什么改装不改装的,都是我技术高超好不好。”这辆车确实改装过,那是她嚷着爷爷手下的技术团队偷偷帮她改的,说出来也没什么,只是她出生于南宫家族,不同寻常人,不能随便暴露了身份。
  “不说算了,小气。”茌迟酸酸的将眼神离开紫色法拉利,正打算请这个小魔头进去喝杯茶,却被她拒绝了:“闷,不去。”
  南宫棋爵从车里掏出一个银制铁盒,从中抽出一根烟,倚着车门,优雅地抽了起来,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将她的影子拖得很长,金色的柔光照耀在她脸上,形成了一副美丽的画面,令周围的一切都混沌了起来。
  黑道的人各个竖直了眼睛,从来没有见过谁能将香烟抽得如此优雅大方,仿佛那手中握不再是香烟,而是一件艺术品。
  啊咧!!
  本想着抽完就回家的南宫棋爵突然感到后背一凉,那是一种由心而发的恐惧,她知道,她来了,那种冷艳的香水气息,除了她还有谁。
  一瞬间想躲起来,可无处可躲。
  “哎,疼疼疼疼疼.......”一只手从身后掐住了她的耳朵,吃痛得紧锁眉头,立马讨饶:“姐,我错了,我错了。”
  “吸......”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惊呼:“大姐的大姐!”
  “说多少遍我不是你们大姐!”
  “嗯,还有心思搭话,上车,交钥匙,我来开,你给我安分的坐到车上去!”南宫凌凡身着米色针织衫,黑发披肩,不同于南宫棋爵给人的气质,她显得十分沉稳与干练。
  南宫棋爵揉着耳朵,很不情愿地慢慢踱回车内,然后车子便同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留下茌迟一干人在原地惊讶:“好厉害的女子!”
  回到家里,面对任然怒气冲冲的南宫凌凡,南宫棋爵不得不可怜巴巴地站在墙角不断讨饶,声音甚是委屈:“我错了姐,我不该偷开车子出去,不该飙车,不该与黑道的人混在一起,不该.......呃,没了,就这些错,我都自首了。”
  南宫凌凡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以后还跟他们混么!”言下之意只要棋爵回答不了,一切就结束了。
  谁知道这货思索半晌,嬉皮笑脸地点了点头,气得她差点吐血。
  —————— 吼:“南宫棋爵!今晚别给我吃饭!”
  “姐,姐,我饿了。”于是这句话便成为了南宫棋爵一晚上的唯一的一句话,跟个粘人的橡皮糖死死缠着南宫凌凡:“姐,我找到工作了,所以我要吃饭,你烧给我吃嘛。”
  “找到工作跟你吃饭有什么关系吗,你错了就是错了,你真是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别求我.......”南宫凌凡突然一愣,回味着刚刚那句话,喃喃道:“找到工作了,你竟是找到工作了!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好了,快告诉我哪里的工作,什么工作,公司名字,职位。”
  这实在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个小祖宗天天就只知道赛车赛马,偷跑离家,从来没有见过干过什么正经事情,这也就是爷爷为什么狠心断绝所有的钱与关系,让她成为普通人。
  “额,歆氏!”南宫棋爵嚼着一包真空包装的鸡腿吃着正带劲,一个突如其来的巴掌狠狠扇到她的后脑勺。
  “歆氏!。”南宫凌凡气得快要炸了,这么多好的企业,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家公司。
  南宫棋爵一看情况不对,嘿嘿一笑,立马叼着那包未吃完的鸡腿一个箭步飞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满身怨气的南宫凌凡在身后飘摇。
  “南宫棋爵!你、活、腻了!”
  
 
  ☆、第二章
 
  第二天,南宫棋爵吃过午饭顶着一个包来到歆氏,想起昨晚,她姐得知她来到了歆氏,毫不犹豫地出手“殴打”了她,想还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姐可是武术上的一朵千古奇葩,想打倒她这辈子也是没戏。
  虽然知道她姐阻止她来歆氏都是为了保护她,但是一些事情早就奠定了她对歆氏的好奇心,来歆氏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早些年的某些恩怨,歆氏开始处处针对南宫家族,南宫家族纵横各个领域,非单单商业,但是歆氏给予南宫氏的打击也是不小的,但非动到南宫家的根基,南宫恪也就是她的爷爷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与其交锋,对于这点,南宫棋爵也是很好奇的。
  像她爷爷那只老狐狸,做起生意来都是雷厉风行,从不会吃亏,计谋手段老谋深算甚至毒辣,也就是这样,南宫家族才能在世界富豪榜的前三内立足脚跟,但是这样的人竟然会对歆氏一次次的明晃晃报复视而不见,一旦问起来,只会得到恶狠狠的一句不关小孩子的事情不要多问!
  哼,叫我小孩子!那就自己亲自来看看好了,看看到底是什么大佛连她爷爷都不敢出手。
  “叶之棋。”突然的声音打断了南宫棋爵的所有思绪。
  “啊?哦,吴秘书你好。”对于她爷爷给她安排的新身份,她一直都不太习惯。
  “叶助理跟我来吧。”吴秘书不冰不冷地引着叶之棋往电梯上走去,摁下了二十层的电梯。
  叶之棋倒吸一口冷气,她面试的时候最多就是到了这栋大厦的第十层,目所能及的公司规模已然很宏伟,没想到总裁的办公室竟然是在二十层。
  越往上,电梯里就只剩下吴秘书与叶之棋两人了。
  “叶助理,从面试中我知道你谈吐不凡,年纪轻轻还是毕业于高级学府的博士,你能征服得了在场的考官,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太过骄傲与张扬,还有我希望你能将头发染回正常人的颜色,虽然公司对于头发并没有规定,但是根据我在总裁身边这么久时间,我很了解总裁,你肯定不会被认可!”吴助理头也没回的冷冷说道。
  叶之棋尴尬一咧嘴,我哪里骄傲与张扬了,还有这头发挺好看的嘛,又不是鲜艳的小混混那般的红,只是在阳光下红些,平时远观也不过黑色而已,真是的,太伤人心。
  一路来到二十层,吴秘书停在一扇红木雕琢的大门前,盯着叶之棋说:“进去吧,歆总在里面。”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她的办工桌就在总裁办公室门前。
  “哦。”叶之棋应了一声,吞了口口水,以前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今天有些紧张起来了,外面对于歆氏的总裁的评价就是简单的三个字———女魔头,十年间横扫了数十个企业,也不乏一些大型企业并入麾下壮大自己的企业。
  到底里面坐着个怎么样的女子,不会年纪轻轻就是老态龙钟的样子了吧,叶之棋不禁打了个寒噤,反正此刻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但是又说不上来到底忐忑些什么,可能害怕里面是个怪物吧。
  咔哒一声,门便打开了一条缝,一股淡淡的熏香气息让叶之棋莫名的感到放松,叶之棋轻轻敲了两下门,得了许,便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