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云上人家 作者:懒懒懒懒死算了

字体:[ ]

 
文案:
一个寡妇支撑起一个家有多难?然而最难的是家里的亲戚朋友全都处心积虑的谋夺家产。一次阴差阳错,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走在了一起,然而两个人能走到最后,过上幸福人生吗?
(ps:本文纯属胡编乱造,如有不妥,敬请谅解。)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玉秀,陈家望 ┃ 配角:柳绿 ┃ 其它:
 
 
  ☆、第一章:阴差阳错成女干夫
 
  旭日刚刚东升,云阳县便开始忙碌起来,小摊贩的吆喝声、莘莘学子的读书声、农夫的耕作声相互应和构成一曲绝唱。
  今日的吴家大院更是热闹,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急匆匆的赶往吴家别院的一间厢房。
  “哟!沈玉秀,我们家三郎去了不过三年,你就开始养野男人啦!”一位保养得宜、衣着富贵的妇人率先推门而入,看见地上凌乱的男女衣物、床帘后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影,暗地里松了口气,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
  “就是,就是,我们吴家没有这样的媳妇儿!”后面跟着的一大群人,也开始叽叽喳喳,指指点点。
  “各位叔伯婶娘,可否先移步去偏厅,等玉秀穿着整齐再去给各位一个交代。”沈玉秀悦耳的声音从床帘后响起,门口的的人这才意识到现下不是个说话的好时机,商量过后全都同意,一群人又鱼贯而出去了偏厅。
  “还不起来!”沈玉秀穿戴完毕,看见床上的人呆愣在那里不禁皱眉。如果不是发现这是个女孩子,她才不会如此客气,早就会叫人赶走她或许还要加上棍棒交加。不过这个意外发现让沈玉秀心中有了另一个计划。
  床上的人这才回过神来,她刚醒时发现在陌生的地方还以为自己又穿越了,然而那个闯进来的妇人说的话让她知道这是在云阳县里鼎鼎有名的大户人家吴家,而躺在自己身边的人则是吴家三房当家沈玉秀,也是一个夫郎死了三年的寡妇。
  她感觉自己摊上大事了,她穿越过来时明明是身穿却穿着陈家二郎的衣服,并且一张与陈家二郎一模一样的脸,陈家一直把她当作自己突然失踪的儿子,而她也将错就错做起陈家二郎陈家望,所以在世人眼中她是一个男人。
  她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她一个文科生,穿越到到古代,那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勉强在一家客栈做帐房维持生计。昨夜,客栈打烊后,她照常回家却在路上被人打了闷棍,昏了过去,再醒过来已经在这儿。
  她转过头去,看向那个支撑起吴家三房的女人,约莫双十年华,螓首蛾眉、肌肤胜雪,一颦一笑皆是大家闺秀的典范,最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双美目,漆黑透亮、睿智非凡。“你这是被人设计了?”她不经大脑说出这话后,又觉得是废话,赶紧补上,“你打算怎么办?”
  沈玉秀看着这个人迷糊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嘴角微微一勾,说道:“你在家准备好彩礼娶我即可!”说罢,便去了偏厅,所过之处带起了一阵香风。
  陈家望被这个笑容晃了眼,等人走了才反应过来。‘等等,她是要我娶她。可我是女的啊!可别人不知道我是女的啊!啊!啊!啊!我要疯了!’她思绪混乱,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咕!咕!”空着的肚子开始闹腾,她也不再想其他,打算先回家,填饱肚子。因着沈玉秀打过招呼,她出吴家的路倒是畅通无阻。
  她一夜未归,陈父陈母很是担心,到处托人打听,还让人去她做活的客栈给她告假。此时,见她安全无恙的回来,陈父陈母忙问东问西。陈家望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然后可怜兮兮的望着陈父陈母说自己饿了。
  陈母听见儿子喊饿,忙拉着陈父进了厨房给她做吃的。看着陈父陈母为她忙碌的样子,陈家望有些愧疚,也决定真的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以后好好孝顺他们。吃过早饭,陈家望闲着没事,又忍不住想沈玉秀那边是怎么个情况。
  沈玉秀这边的情况着实不算好,她一进偏厅就收到了无数凌厉的目光,好像她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沈玉秀,我就知道你这小贱人是个不安分的,这不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早先率先推门的妇人也就是吴家大伯娘,又翻着白眼骂道。
  “我们吴家的家产可不能随你嫁给了外人,可怜三郎去的早,三房没人打理!呜、呜…”吴家二婶娘拿着帕子哭哭啼啼,声音却尖锐有力。
  “好了!玉秀啊,三郎去了三年,你这三年也不容易,你要再嫁我们不会反对,可我们吴家的家产是绝不会让你带出吴家的。”沈家大伯一拍桌子,面色严肃,好似一个语重心长的长辈。
  可笑,这一切明明是你们安排的,现在到倒打一耙,真是我的好叔伯好婶娘,为了家产真是不择手段!她在心里暗笑,面上却安静乖巧。“大伯父的话,玉秀明白。玉秀当三房的家三年,不是为了个人私利,只是为了养活整个三房的人。现有各位叔伯照料,我想三房也不会没落,玉秀也该功成身退了。”
  沈玉秀轻缓的话语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这么简单就抢回家产了。果然女人就是女人,外面传的那么厉害,不还是乖乖交出家产了吗。这些人不过瞬间就暗自得意,觉得沈玉秀其人不过是虚有其表,在吴家男人面前什么能也逞不了。
  沈玉秀真的保不住三房吗?不然不!她在他们设计自己时就知道了,她不过是将计就计想摆脱吴家这个烂摊子。她早已对吴家寒了心,不想再替他们CAO劳了。达到目的,沈玉秀懒得和这些人周旋,寥寥数语过后就告退了。
  沈玉秀本想借着此事脱离吴家,回到沈家。不过回到家中,爹娘必然要安排她再嫁,虽然她能推脱一段时间,可推脱不了一辈子。没错,沈玉秀不想再嫁了,经历过吴家的事后,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为自己活一生。现在这个契机来了,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只要嫁给了她,一切都可以解决。沈玉秀想着,步伐都变得轻快起来,她要去把后事处理好,然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几个妇人,在院子里一边做着简单的活计,一边唠嗑,一派安详之色。
  “哎!听说了吗,吴家三少奶奶,在外面养了个小白脸。”一个年龄约五六十的老妇人,眉飞色舞的对身旁几个老姐妹说道。
  “是吗,也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小白脸,能攀上三少奶奶。”陈母在一旁也来了兴趣,随口问道。
  “啐!定是个勾人的胚子,跟青楼的小倌差不离。”另一个老妇人有些愤愤的说道。因着沈玉秀平日多有善举,在乡里的口碑甚好,乡亲们言语间都是对那个小白脸的讨伐。
 
  ☆、第二章:协议初成见岳母
 
  “二哥,怎么啦?”正在教陈家小妹写字的陈家望听见院子里传来的声音,不禁手一顿停了下来。陈家小妹学在兴头上,自家哥哥停了下来自是不乐意,故而有此一问。
  “没事,我们继续。”陈家望捏了捏小妹的鼻子,继续教她写字,却是心不在焉,思绪飞到了今日午后。
  今日午后,陈家望想着今天不用做工,闲着也是闲着就去了集市打算买些生活用品。
  “你就是陈家二郎吧?”“正是在下!”听见声音,陈家望放下手中的物件,回头答道,见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衣着打扮像是大户人家的丫鬟,有些疑惑接着问道:“不知姑娘找在下何事?”
  “我们家小姐在明月楼天字一号间恭候二郎。”小姑娘的眼神在陈家望身上一转脆生生地答道。
  “你们家小姐是?”陈家望面露疑惑,心里却在吐槽千万别是我想的那个人。
  “沈!”小姑娘笑意盈盈地吐出一个字。陈家望此时想四十五度忧郁的抬头望天,然而现实是她不情不愿的随小姑娘走了。
  磨磨蹭蹭的到了明月楼,陈家望想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倒是干脆起来推门而入。陈家望进门后,沈玉秀只瞧了她一眼就不急不缓的品着茶,小姑娘也径直走到沈玉秀身旁伺候,主仆二人姿态怡然好像房间里再无其他人。陈家望好不尴尬,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整个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躁动不安。
  “扑哧!”小姑娘没忍住掩面笑了起来。“柳绿!”沈玉秀训斥的看了小姑娘一眼,又招呼陈家望坐下。陈家望这才松了口气,乖乖坐下。小姑娘柳绿也止了笑容,安静的站在一边。  
  “今日我说的话,你可还记得。”沈玉秀缓缓吐出话语,声音婉转动听。
  “额!记得是记得,只是这不过一场误会,何必搭上小姐的终身幸福。”陈家望想起早上沈玉秀说的话,又是一阵尴尬,极力辩解试图打消她的想法。
  “哪有你这样的道理,占了我们家小姐便宜,还想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不成。”柳绿一听陈家望的话,忙为自家小姐鸣不平。沈玉秀也不搭话,只静静地看着她,似是询问她还有什么话说。
  “不瞒沈小姐,在下实为女子,为谋生计才装作男子。”陈家望在沈玉秀的目光下无所遁形,只好道出实情。
  此话一出,柳绿瞪大双眼瞧着陈家望,像是要在她身上看出个洞来。沈玉秀眼中则毫无波动,一双明亮的眼眸看向陈家望轻轻说道:“陈家二郎何时变成了女子,还是你根本不是陈家二郎。”
  沈玉秀今早事后,便去查了陈家望的背景。本以为陈家二郎是女扮男装,然而查到手的消息告诉她,陈家二郎是个实打实的汉子,并且陈家二郎在一年前失踪了,没多久之前才回来,那回来的这个人就绝不是原来的陈家二郎。不过正好,有把柄在手不怕这人不听话。沈玉秀想借此事逼迫陈家望答应与她的婚事。
  “你想做什么?”陈家望不知她心中打算,一听此言脸色一白。
  “很简单,来我沈家提亲。那么你的身份,我自会守口如瓶。”沈玉秀终是向陈家望说出心中所想。
  “沈小姐何苦为难在下!”陈家望不明白沈玉秀既然知道自己是女人为什么还要与自己成亲,还抱有一线期望。
  “算不上为难!我听闻陈父陈母已经在为你张罗亲事了,与我成亲也算是两全其美,解了你的后顾之忧,不是吗?”沈玉秀又列出一件事直让天平全倾斜到自己这边。
  “好吧,我答应你,只是若来日我遇到意中人还望沈小姐放我离去。”事已至此,陈家望别无他法只得同意,但还是希望为未来的自己留一条后路。
  “可以。”沈玉秀爽快的答应了,未来的事谁说得准,反正她沈玉秀有百般手段让这人听命于自己。两人的再次谈话,以一个心满意足、一个无可奈何而告终。
  思绪拉回陈家,陈家望教完小妹写字,几个妇人的唠嗑这时也已散场。在陈父陈母的催促间用完晚饭,陈家望踟蹰着向父母开口:“爹、娘,儿看上了一位姑娘,还请爹娘前去提亲。”
  “是哪家的姑娘?”陈母脸上的笑意早已爬上眉梢,她想着自家儿子已经十八也该成亲了,前两天还让人帮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现在儿子就自己提出来了,心里乐呵呵的。
  “唔!沈…家,沈…玉…秀。”陈家望犹犹豫豫的回道,她有些怕见着陈父陈母翻脸,毕竟,在他们心中沈玉秀是个菩萨一样的人,而自己就是那个勾引她的小白脸。
  “沈家,沈玉秀,好啊,娘马上…等等,沈玉秀,你个臭小子,你就是那个小白脸,你把我们陈家的脸都丢光了,以后我们在三少奶奶面前怎么做人。”陈父陈母先是未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陈母一把揪住陈家望的耳朵训斥起来。
  “哎哟!娘,疼!人家已经不是三少奶奶了,以后你们就是她的公婆,她不敢给你们脸色的看的。”陈家望一边讨饶,一边不满的嘟囔。不过陈家望也就沾沾嘴上便宜,等人家沈玉秀真成了自己媳妇儿,她可不敢把她当媳妇儿使唤,说不定得当姑奶奶一样供着。
  “臭小子,米已成炊,你娘我和你爹也不做恶人。等玉秀进了门,你给我们好生伺候着,要有一点怠慢之处,我和你爹就把你赶出家门,不再认你这个儿子。”陈母听着陈家望的讨饶声无奈的松开手,却也顺着她的意思改了口叫“玉秀”。陈家望知道此事算是成了,只是心里很不快活满是叫嚣着要不要这么狠,谁是你们的亲儿子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