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娇花映琉璃 作者:李宛(下)

字体:[ ]

 
  ☆、Geminate Flower
 
  
  之前跟魏然在一起的时候被私家侦探跟踪过,小天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父亲找人盯梢,但是问过之后知道不是,所以这件事一直让小天有点在意,自己就想找人调查,于是约了认识的人在酒吧见面,一个年轻的男生到了之后就坐在小天旁边,笑着说,“天儿哥闲着呢?找我什么事?”
  “我想知道有点消息,挺私人的,想你帮我盯着点。”
  “呦,什么事?抓赌啊还是扫黄啊?”对方开玩笑的说。
  “差不多呢。”小天也开玩笑的说。
  “我最近…也是手上没什么料,不好交差,哥你交友圈子那么广,有没有什么□□给我透露一点,我好也能继续活下去。”
  “我这不就是给你安排事呢吗?”小天喝着酒说,对方只好不说什么,也拿了杯酒喝。
  小天手机里存了一段视频,是和魏然床上动作的短片,内容相当隐私,也就是当初开玩笑说要给哲思看的那段视频,小天见过朋友之后,在车里看着这段视频,刚好魏然打电话过来,小天先是没有接,魏然就发短信来问,“你还好吗?”
  小天看了之后直接打电话回去问,“怎么了?我好不好你还能怎样?”
  “我在你家附近,可以见一面吗?”
  小天想了一会答应,“好啊。”
  小天开车回家,魏然就在小天家门口,小天看见魏然真在有点意外,然后不在意的说,“你还来找我?你老公不知道吗?”
  “我只是…想你知道,那天我说的话不是真心的,只是…没有办法不那么说。”
  “可以理解。”
  “对不起。”
  小天看着魏然想了一会说,“进来聊。”魏然跟着小天进门,然后在沙发上坐下,小天把桌上简单收一下,然后给魏然倒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说,“你有没有挨欺负?虽然是不对,可是如果他对你太过分了,还是不应该。”
  魏然拉住小天的手,小天就舒口气在沙发上坐下,魏然用冰凉的手拉住小天,有点颤抖的乞求说,“我很害怕,不知道胡言乱语了些什么,他说要和你见面,我没办法不答应。”
  “没事,其实见不见面我也不是很在意,就像我那天说的,如果你们夫妻还是要在一起,我无所谓,你回到那个人身边就好了,祝你幸福。”
  “你觉得能那么简单的回去吗?而且我对你的感情也不是轻易能忘记的,心里想着一个人却陪在另一个人身边,感觉太痛苦。”
  “所以你想要的是什么?已经被发现了,就明目张胆的找姘头吗?”魏然没说什么,小天略俯身,瞥着眼盯着魏然看,这种眼神和举动绝对不是正常心理状态的人该有的,简直像是着了魔一样,小天凝视着魏然说,“我虽然是第三者,可是我不至于到身败名裂才知道退出,你当我是多痴情的人吗?但是…对你,我确实想要试一试。”小天话锋一转握住魏然的手,魏然看着小天,眼睛里还是布满血丝,脸色不太好,被小天这么握住手,情不自禁的靠近小天怀里,小天抱着魏然,但表情却是那么冷漠,甚至不屑,刚才还口口声声说想要试着痴情,转瞬却是另一番嘴脸,小天关于人性的解读,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上过床之后魏然还留在小天家,帮小天做饭,小天迷迷糊糊的就在床上躺着,上衣还没穿上,随意的在后背垫了一下枕头,用手肘撑着床看着魏然问,“不回家吗?”
  “回去还能怎么样?气氛都已经那么糟了。”
  “我觉得你老公还算冷静,也还挺爱你的。”
  魏然回过头看着小天说,“感情是会变的,来吃饭吧。”小天随意捡了一件衬衫穿上,就从床上下去,走到餐桌旁,看着桌上的菜,安静的停留了一会没有动,魏然觉得小天有点奇怪就问,“怎么了?”
  “没什么。”小天说着就坐下,魏然把盛了饭的碗放在小天面前,小天完全就是大爷样,什么都不干,还一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样子,但仍旧少不了一丝孩子气。
  魏然走到小天面前,温柔的帮小天把衬衫散着的衣襟,一个一个纽扣都系好说,“像孩子一样,衣服都穿不好。”
  小天自己吃了两口饭,吃了菜之后说,“菜不合我口味,以后不要做了。”
  “你还想着我以后能有多少机会给你做吗?”
  “没有也不觉得可惜的味道。”
  魏然看着小天,似乎对小天这么绝情的话有些意外和难以接受,轻微的冷笑了一下说,“你就这么一个人活吧,毫无所谓的,或许哪天会遇到一个女孩能改变你。”
  魏然说着就去拿了包准备离开,小天跟着过去,在背后轻轻吻了魏然脖子一下说,“你走了还会不会找我,我不确定,不过就按你想要的来,任何事。”说完就轻推了魏然一下,让魏然离开,自己往回走,小天这种表面把人推出去,却又魅惑着人心的魅力,让人上瘾般难以撇清关系,人格的孱弱和缺失,却极大的鲜明了性格。
  安娜待在城堡也没什么事做,整天除了散步、上午茶、下午茶,就剩下干待着,而且气氛并不好。安娜坐在房间里看手机,哲思刚好从门前经过,安娜就抬头说,“哎,我要回巴黎去工作。”
  “嗯,我明天也去,一起吗?”
  “不了,我下午走,你多和家人相处一下。”
  哲思没说什么,安娜就起身过去拍拍哲思的肩膀,把手搭在哲思身上说,“虽然我也看得出你不开心不情愿,但是不能总是这么回避下去,你做别的事总是执行力很强,为什么偏偏在家人这里不肯正直面对,加油,我挺你,谁欺负你就告诉姐。”
  哲思有点无奈是耸耸肩,把手□□裤子后面的口袋说,“OK,I will have a try。”
  “Good girl!”安娜摸摸哲思的头说,“By the way,I love here and your family,所以请你一定让我们之间变得亲密起来,首先你要以身作则,这是我给你的任务。”然后给哲思看一眼自己手上的钻戒说,“既然你都愿意给我一辈子的承诺了,总不能让我嫁给你之后受三姑六婆的委屈吧。”
  “嗯。”
  “谢谢。”安娜温和的含笑说,一路走来安娜确实成熟了不少,懂得该如何引导哲思。
  安娜简单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背着自己的一个白色流苏双肩包下楼准备离开,没有特意跟谁告别,哲思在后面跟着说,“我让人送你。”
  刚好董事长和Morange在楼下,董事长看见安娜要走就问,“要走了吗?”
  “啊,我在城里还有点工作,就先走了。”
  “让哲思送你。”
  “不用了,她在这陪着大家,你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多相处一段时间,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帮我跟Vivian告别。”
  “好的,路上小心。”
  哲思就送安娜出去,安娜回身轻轻拥抱哲思一下,然后说,“啊,你房间的那个玩偶好有趣,如果我没时间回来了,你走的时候能带着它送给我吗?以后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会守着那个玩偶,我们之间的秘密,OK?”
  “啊…没问题。”哲思犹豫了一下答应。
  “好老公,爱你呦。”安娜跟哲思稍微甜蜜的告别完之后,就上了男仆开过来的奔驰G级越野车离开,哲思一个人安静走回去。其实那晚在哲思接电话的时候,安娜偷偷把玩偶里搁置的纸条拿出来看过,只是看不同上面的法文,加上觉得这件事应该有别的隐情,不该通过第三者明说,就又悄悄的把一切回归原样,走的时候才引导哲思注意那个玩偶。哲思送完安娜上楼之后,想到安娜说的玩偶的事,就去床边拿起来玩偶看了一下,莫名的拆开玩偶后面的拉链,从玩偶的前面翻出一张写在硬纸上圈起来的小纸卷,上面用法语写着,
  “Petit Fancy(小范):
  Je ne te laisser seules(你不会再孤单)
  Puisque je vous accompagner(因为我会陪伴你)
  ternellement!(永远地)
  ——Grande sur(姐姐)”
  这或许是当年哲思被Vivian从古堡接走之前留下的纸条,之后哲思几乎没有回来过,至少没有回来自己的房间再碰过那个玩偶,才会一直留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机会拆开。
  
 
  ☆、总有些话难以开口
 
  
  安娜去巴黎是应邀去秀场看秀,作为新鲜的东方面孔还是吸引了不少媒体的注意,安娜也是抛弃礼服加身的固定模式,一身高街打扮参加,穿出个性,很好的为P&N打了一次活招牌,在场外就有时尚编辑抓拍,而且男编辑温和的对安娜报以赞许的笑容,安娜也可爱回以微笑,并调皮的眨一下眼,作为大龄模特来说,难得的活泼与灵气十足。
  小天和魏然的照片被贴上八卦杂志,直接指出“新晋设计师徐小天插足别人婚姻,第三者角色坐实”,工作室的同事把杂志默默藏起来,但是小天怎么可能不知道,即便没看见杂志,网上的新闻也是时不时的弹出来,只是没表现出来,佳语看了小天一眼,小天也没在意,只是在办公室看着新品发布会的视频和照片,视频中有安娜出现,魏然还不知死活的打电话来,小天看了一眼没有接。
  随后自己离开工作室,小天走了之后大家才略微松了一口气,小天直接找到杂志社去,走到总编办公室门口,职员拦着问,“您好,请问您找谁?”
  “汪总编在吗?”小天说着就直接过去敲门,推开门之后职员只好尴尬的跟总编点头示意,然后默默离开了,小天走到办公桌对面坐下说,“汪总编,好久不见。”
  “小天,怎么过来了?”
  “贵社都快把我捧上头条了,我能不来道声谢吗?”小天笑着说。
  “这话严重了,其实我也是刚看见,最近一直在出差,底下人写点小消息,杂志社不就靠这个赚点钱嘛,你要是不高兴,我马上把报道都撤了,保证明天你看不见一条。”
  “不用了,见了光还撤有什么用?显得我更虚伪。”
  “那你是怎么个意思?需要我做点什么补偿精神损失吗?”总编笑着问。
  “这必须的,不然我今天来找您干什么?”
  “你说怎么办?”总编向后靠在椅子上审视着小天问。
  “我是不在意,但是人家女孩子,有老公的人,被你们这么一说,变成什么事了?贵社记者手里是还有其它留藏版呢?还是就这些?如果这些就算是厉害的了,我看也没什么,不就一起吃个饭逛个街,开车送一段吗?走得稍微近一些,发个声明澄清一下就好了,说是朋友关系,认识的熟人,我和对方的老公也是认识的关系。”
  “这不是打我自己的脸,有点…说不过去。”
  “我就是这个要求,您看您能不能做得了主,说白了,娱乐新闻吸引消费者的不过是一时的噱头,这两天也赚到了,还不够吗?”
  “我跟同事开会商量一下。”
  “嗯,可以,没问题,我希望能得出我想要的结果,乱七八糟的标题就去了吧,您也知道我这个人,虽然我是不肖子,但我毕竟还是我父母的儿子,您为了这一条报道,毁了以后多少条路,自己想想值不值得,我不是威胁您,是劝告。”小天说着笑了,那副无赖的样子让人恨却说不出什么。
  总编也只好忍着气含笑答应,“你说的有道理,这件事我会好好处理,这周之内让你见到答复,娱乐报道是没有必要据理力争。”
  “那我就放心了,谢谢汪总编,以后有什么事,咱们勤联系,说不定还有需要您提携的时候。”小天说着就起身离开了,然后回身说,“啊,汪总编换手机号码了吧?我还没有呢,介意给我留一下联系方式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