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公主为妃+番外 作者:随云流水(上)

字体:[ ]

 
文案
为了牧开的野心,苏云染远嫁夜国,嫁给了皇帝夜慕天。最后亲手揭破了夜慕天女扮男装,害得夜国国破,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
夜慕天的死让她看清楚一切,她心心念念的爱人只是为了利用她,早早的就和自己的姐姐苏水韵勾结在了一起。她成了叛国的罪人,更是死于牧开之后,而苏水韵,却拿着她带回来的信息,登基成了女帝,瓜分了夜国的疆域,握有天下。
一朝重生,再次远嫁夜国,苏云染发誓,必定会让所有欠她的都还给她。至于她欠夜慕微的,她会用一生来偿还,成为夜慕微心底最重要的人。
内容标签:甜文 重生 宫斗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云染,夜慕微(夜慕天) ┃ 配角:想到一个写一个 ┃ 其它:重生,温馨,宠文,女扮男装,宫斗,gl,
 
 
    ☆、死亡
    乌云蔽月,狂风咆哮,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几道闪电划破天际,带来的短暂光明将漆黑的树林映照的越发可怖,明明灭灭的树影张牙舞爪着,更添了几分阴森。
    此时,苏国帝京郊外的孤鹜山。
    半山腰的树林里,女子狼狈逃跑的身影隐约可见。
    粉红色的罗衫裙早已经被树枝划破,肩膀上的伤口也因为逃跑数次裂开,鲜血淋漓,女子却恍若未觉,拼命的逃跑着。
    体力早就在之前的半个时辰的逃亡里消失殆尽,胸口就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双腿沉重的好似不是自己的,苏云染现在也就是凭着一股子恨意往前跑。
    她的身后,十几个侍卫正紧追不舍,步步逼近。
    盔甲和兵刃折射着闪电的余光,森冷迫人,不敢直视。
    不想死,不想就这么窝囊的死去,想要报仇,想要那两个贱人身败名裂的死去,想要他们一无所谓,想要用他们的血祭奠她……
    恨意几乎溢出胸腔,苏云染紧紧的咬住嘴唇,尝到嘴里的血腥味之后,速度竟然比之前快了几分。
    可惜老天似乎都不想让她活下去,离开树林之后,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座深不见底的断崖。
    万丈深渊。
    苏云染的心也好似坠入了万丈深渊,冰凉刺骨。
    这就是报应,报应!
    苏云染微微勾了勾嘴角,无声的笑了起来。如今死到临头,她反而可以很平静的看着侍卫将她团团围住,无波无澜。
    她害得夜国国破,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又因为她的愚蠢,害得那个人为了救她尸骨无存,活该落到现在被原以为是最亲密的两人联手欺骗背叛追杀,甚至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她的身上全是罪孽。
    闪电在苏云染身后划过,从悬崖下飘来的寒风吹的衣角飒飒作响。
    她微微垂头,长发舞动,遮住了她的表情。
    森冷的刀刃对着苏云染,似乎只要命令一下,持刀的人就能毫不犹豫的挥刀砍向她。
    哪怕是拼死一搏,她也要那两个贱人付出代价——哪怕代价如此不值一提。
    “云染,你还是束手就擒吧!”随着话音,包围圈分开了一个通道,身穿蓝色常服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微微叹息着,语调十分温柔,就像对着自己最心爱的人一般。
    可笑的是,就在三天前,苏云染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他最爱的人。
    “牧开,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苏云染抬头,泪水很自然的落了下来,看起来无比的可怜。
    牧开有些意动,苏云染也是美人呢,可惜她不能活着……
    荣华富贵瞬间就将绮念压了下去,他温柔的说,“云染,别闹了,和我回去。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会和女皇求情,保你不死,只是暂时圈禁。等风波平息了之后,我就接你进府,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保我不死?永远在一起?苏云染暗地里扯出一抹冷笑,是想利用我引出夜国仅剩的皇家御龙军吧!毕竟我是那个人……
    心中滴血,过往的事如潮水般涌上心间,和如今形成鲜明的对比,苏云染垂在身侧的手指收紧,神情却是激动惊讶不敢相信,泪满盈眶,“真的吗?皇姐真的会放过我么?”她语速飞快,牧开想要阻止都来不及,“我真的没有背叛云国,真的没有。云国的军事防御图真的是皇姐给我的,她说那是假的,让我引诱夜国进攻的诱饵,不是我偷的。”
    事情解决之后,这些心腹都留不得了!
    眼里飞快的划过一抹杀意,牧开不着痕迹的看了侍卫们一眼,恼怒的猜测苏云染是不是故意这样说得。
    他当然知道云国的军事防御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不这么做,他怎么能顺理成章的接手边疆几十万大军呢!
    他温柔的看着苏云染,“女皇怎么可能把军事防御图给你呢?一定是有人想要对女皇不利。云染,女皇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的。你可是女皇最疼爱的妹妹,她怎么忍心伤害你?圈禁只是一时无奈之举,女皇毕竟要给边关死去的数万名战士,给百姓一个交代。”
    “我就知道,皇姐怎么会要我的命呢!”苏云染喜极而泣,似乎已经看到自己的好日子,她向前走了几步,半是撒娇半是抱怨的说,“牧开,我都被你骗了,你追杀的也太像了,那些侍卫一点都没有留手。哼,等我躲过了,本公主一定要他们好看!”
    牧开无声的嗤笑,苏云染还是这么蠢,真不知道夜慕天喜欢她什么!
    苏云染一步一步的朝着牧开走去,垂在宽大衣袖里的手已经出汗,她收紧手心的匕首,带着天真的笑容。
    这把匕首,是那个人送给她的,也是她最后的武器了。
    她知道自己一旦动手,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她活着,对御龙军就是无形的束缚。
    只有她死了,御龙军才能无所顾忌的展开手脚!
    牧开看着苏云染,心里松了口气,如果不是夜国最神秘的御龙军躲藏的太深,要利用苏云染找到他们,他才不会来见这个女人!
    苏云染脚步一崴,倒向牧开,等牧开接住她之后,寒光乍现,匕首直接刺进了牧开的小腹。
    “你!”牧开神色狰狞,一掌拍开她。
    苏云染重重的摔落在悬崖前,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咳咳……”苏云染咳出几片带血的碎块,很愉悦的说,“我下了毒哟!无药可救哟!”
    “贱人,快点把解药交出来!”牧开拔出匕首,按着伤口,厉声道。
    “哈哈!”苏云染擦擦嘴角,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开心的大笑,“我恨不得你死,怎么可能给你解药?”语气里充满恨意,“牧开,是我苏云染有眼无珠,看不清你和苏水韵的丑陋嘴嘴脸!以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这是我活该!是我活该!”
    此时此刻,快意大过了身体的痛苦,“苏水韵踩着我成为女皇,我却成了叛国者?哈哈哈哈……,多么可笑。”她突然收了笑容,“牧开,苏水韵坐拥天下,可你却要死了,这个滋味如何?”
    “云染,这些都是假的,是有心人挑拨离间的,你千万不要中计。乖,把解药给我!”牧开自以为温柔的说,可他扭曲的神情完全出卖了他。
    苏云染闻言更是大笑不止,泪水却不断滑落,“挑拨离间?挑拨离间?”曾经那个人也说牧开和苏水韵不是真心对她,是欺骗她,可是她不相信,一心闹着那个人要回云国,如果不是为了她,那个人怎么会来这里?又怎么会死去呢?都是她害得?都是她!
    牧开却以为苏云染动摇了,连忙说,“对对,就是挑拨离间,你可千万别上她们的当!云染,我是爱你的,把解药给我……”
    “我在下面等着你!”苏云染勾起唇角,“牧开,我在下面等你和苏水韵!”
    苏云染仰天大笑,纵身跃入悬崖,将红尘中的一切都抛之脑后。
    都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冰冷的风迎面扑来,身体不断的下坠,苏云染淡淡的想到,你看,你曾经那么努力的想要保住我的命,我却亲手解决了她,是不是很失望?你会不会生我的气?不,你不会生气的,你会原谅我的,你从来都没有生过我的气,不是么?
    苏云染甚至有心思给自己翻了个身,正面朝上,牧开的毒就算及时解开身体也会逐渐虚弱,到那时他还怎么掌握兵权?苏水韵肯定要收回兵权,牧开为人自私贪婪,一定不会答应,两人必定会发生冲突。哈哈,我等着看他们闹起来呢!
    再深的悬崖也有落底的时候,砰的一声,苏云染重重的落在地上,脑后鲜血直流,视线很快就模糊了,苏云染朦朦胧胧的睁着眼睛,似乎看到那个人穿着大红的嫁衣缓缓的向她走来。
    微儿,是你来接我了吗?
    手指微动,胳膊轻抬,然后无力的摔在地上。
    苏云染缓缓的勾起一抹笑容,真是太好了呢,微儿,还能最后见你一眼。
    我一直都想对你说一句,对不起……
    下辈子,不要爱上我这样的人……
    我不值得,不值得……
    大雨倾盆而下。
    作者有话要说:  呵呵哒,作者君又作死的开新坑了,一切都不多说,虽然更新不敢保证,但是作者君绝对不会坑的希望能看到熟悉的面孔,么么哒
    早安,大家
    ☆、重生
    春雨绵绵不断。
    暖阁里,清醇幽雅的檀香静静地燃烧着。
    镂木花窗微微开着,雨水伴随着冷风吹了进来,夹杂着几片桃花瓣。
    斜靠着云纹锦塌,苏云染神情恍惚的翻着手里的书籍,怔怔的看着地上的桃花瓣出神。
    这是怎么回事?她,她不是跳崖自尽了吗?怎么,怎么突然会出现在这里?还是以这种姿势?
    想起生命力流逝时的冰冷,苏云染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那么现在是怎么回事?是有人救了她吗?是御龙军吗?
    难道是牧开救了她?然后将她囚禁了?
    不,这不可能!先不说她从那么高的悬崖跳下去必死无疑;就说牧开睚眦必报,哪怕真的救活了她也只会让她待在水牢里求死不得。
    苏云染环顾四周,越看越觉得惊骇,这里的摆设她非常熟悉,分明是她住了十六年的落桑殿!
    可是落桑殿早在她嫁给夜慕天不久就被一场大火给烧光了。
    各种猜测浮现又被否决,苏云染心慌意乱,一片烦杂,最后,一个令人不敢相信的念头悄然浮现在脑海,深深扎根。
    略带惊慌的扔掉手里的书,手软脚软的苏云染踉踉跄跄的绕过屏风,趴在书桌上,胡乱的翻着上面的书,目光落在打开的扉页上,指尖发白,许久未动。
    扉页上:壬戌年初春赠予小公主。
    壬戌年,苏云染十六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